Back to top

日本導演西原孝至(Takashi Nishihara)1983年出生,畢業於日本早稲田大学藝術及電影系,以電視紀錄片作品為主要作品。他執導的女同志電影《愛的原點》(Starting Over),在2014年東京電影節的聚焦日本獨立電影單元上放映,並且同時被10多個國際影展邀請,其另一部作品《關於自由》則曾在加拿大國際紀錄片影展上放映。


日本導演西原孝至。(圖/GagaOOLala)

近期他的原創LGBT影集《酷兒亞洲 -日本》在「GagaOOLala屬於你的故事」上映,自我認同是異性戀者的他,也令人格外好奇其背後的創作靈感來源,拉拉台邀請西原孝至導演來分享他創作的過程,也讓人一窺日本LGBT社會的面貌!

1. 你的作品、女同志電影《愛的原點》是如何構思而成的?

我 25 歲時,恰巧與前女友在分手一段時間後相遇,當時她身邊有另一名女子,前女友以雙性戀的身份向我出櫃,她們兩人看起來很快樂[email protected])34=bKVy)i3%YlVK0MD,而那個畫面始終在我腦海中縈繞,於是我便試著創作一部女同志電影。

《愛的原點》預告

2. 你對日本 LGBT 社群的看法為何?

日本的同婚尚未合法,雖然在部分縣市有伴侶制度存在,但系統仍不L#6WL)[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S%6&iXyDJH%1=5%=dx完整。彩虹意識於較大的城市如東京與大阪中正逐漸茁壯,但小城鎮仍存有偏見,我希望能改變此現狀。


女同志電影《愛的原點》。(圖/GagaOOLala)

3. 拍攝完酷兒電影後,對日本 LGBT 社群的看法是否改變?

我還沒有感受到太巨大變化,但《酷兒亞洲 -日本》中所提及的女同志夜店「Tipsy」,其派對參與熱度似乎正逐漸提升。

4. 身為一名異性戀男性,你是如何對 LGBT 社群開始感到有興趣?

當我還是國中生時,我就有一些同志hIOnb3E%fcSapZ4F8EZ&VW)wbujyn7%ocWJzG6ycQn-vetIi*&朋友。以我來說,我的祖父是韓國人,這樣的身份在日本算少數族群,所以我想我應該是因兒時經驗,對此類議題產生興趣。

5. 拍攝兩部片時印象最深的事是什麼?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所有拍攝人員皆充滿熱情,並且享受當下,我自己也被此人生態度感動。

6. 在日本拍攝 LGBT 電影時有否有遇見什麼困難?

我們沒有遇上特別的困難之處。

7. 能與我們分享 LGBT 朋友們的動人故事嗎?

女同志夜店「Tispy」創辦人 Yu harada 的故事、日本Gogo舞者Yumika的經驗都感動我心,我也以《酷兒亞洲—日本:第三集 Go-Go 舞者的舞動人生》訴說這份感動的心情。


日本Gogo舞者Yumika。(圖/GagaOOLala)

8. 未來您希望與哪位演員合作,原因為何?

我喜歡楊德昌的作品,曾演出其作品的張震則是我最喜愛的演員。

9.導演能說說《酷兒亞洲 -日本》的創作理念嗎?

在日本,同志議題並不是被廣泛討論的。儘管如此,有些人還是為了個人自由努力著。酷兒日本想藉這個機會介紹漫畫文化,以及訪談在各個領域的酷兒跟舞孃們。 希望^[email protected]&eUSGz6m$7X5)SfDGm(r^Hp5AHA2*W#&(boN53lO這個計劃能夠替尊重自由的社會提供一點服務。

10.您未來會製作更多LGBT電影嗎?

是的,我希望能再度嘗試拍攝更多LGBT電影。自從了解日本國民的彩虹意識還有許多面向需要進步後,我在拍攝《酷兒亞洲 -日本》時得到機會與更多相關人士交流,希望能繼續藉由電影的世界更了解LGBT族群。

想看更多導演的作品嗎?小編送上《愛的原點》《酷兒亞洲 -日本》傳送門

看更多《酷兒亞洲》文章請點這!

2019年香港同志共融指數暨頒獎典禮即將在5月14日於尖沙咀Hotel ICON公布及舉行,也為當週即將到來的2019「國際不再恐同日」提前暖身。

快加入300位以上的LGBTQ盟友,一同慶祝過去一年為香港同志共融所做的努力,欲瞭解更多或購票參加,請至Community Business網站 #IMPACTxAsia #Time4ChangeHK

單純而天真的挪威女孩席瑪,內心有著堅強的信仰與管教嚴格爸媽的諄諄教誨。入學後,席瑪與非常美麗的同學安雅建立深厚友誼,但卻在一次圖書館癲癇事件後,她開始發現自己擁有令她爸媽向來畏懼已久的超能力。隨著學期持續, 席瑪對安雅的好感也越來越強烈,但突如其來的神秘事件越來越多,席瑪開始發現她的超能力與家族的祕密有關,必須被迫去面對她過去悲劇性的秘密,以及那駭人超能力的後果……

30秒註冊,馬上看《魔女席瑪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