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日本導演西原孝至(Takashi Nishihara)1983年出生,畢業於日本早稲田大学藝術及電影系,以電視紀錄片作品為主要作品。他執導的女同志電影《愛的原點》(Starting Over),在2014年東京電影節的聚焦日本獨立電影單元上放映,並且同時被10多個國際影展邀請,其另一部作品《關於自由》則曾在加拿大國際紀錄片影展上放映。


日本導演西原孝至。(圖/GagaOOLala)

近期他的原創LGBT影集《酷兒亞洲 -日本》在「GagaOOLala屬於你的故事」上映,自我認同是異性戀者的他,也令人格外好奇其背後的創作靈感來源,拉拉台邀請西原孝至導演來分享他創作的過程,也讓人一窺日本LGBT社會的面貌!

1. 你的作品、女同志電影《愛的原點》是如何構思而成的?

我 25 歲時,恰巧與前女友在分手一段時間後相遇,當時她身邊有另一名女子,前女友以雙性戀X3aTyafOHc(=gA#BK(YDs!awOi#+XXGtSZ(&7tQpNwgKZzb4Hm的身份向我出櫃,她們兩人看起來很快樂,而那個畫面始終在我腦海中縈繞,於是我便試著創作一部女同志電影。

《愛的原點》預告

2. 你對日本 LGBT 社群的看法為何?

日本的同婚尚未合法,雖然在部分縣市有伴侶制度存在,但系統仍不完整。彩虹意識oT0xS&sO*[email protected]&WyPD3SvdloTw=6c4to8oybmQdE-Le7stcCa於較大的城市如東京與大阪中正逐漸茁壯,但小城鎮仍存有偏見,我希望能改變此現狀。


女同志電影《愛的原點》。(圖/GagaOOLala)

3. 拍攝完酷兒電影後,對日本 LGBT 社群的看法是否改變?

我還沒有感受到太巨大變化,但《酷兒亞洲 -日本》中所提及的女同志夜店「Tipsy」,其派對參與熱度似乎正逐漸提升。

4. 身為一名異性戀男性,你是如何對 LGBT 社群開始感到有興趣?

當我還是國中生時,我就有一些同志朋友。以我來說,我的祖父是Gt%4vy_Rn4t7!!Rn^2oeANzU$GY7G9QKP+c3rKDwW1uX(7UM5g韓國人,這樣的身份在日本算少數族群,所以我想我應該是因兒時經驗,對此類議題產生興趣。

5. 拍攝兩部片時印象最深的事是什麼?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所有拍攝人員皆充滿熱情,並且享受當下,我自己也被此人生態度感動。

6. 在日本拍攝 LGBT 電影時有否有遇見什麼困難?

我們沒有遇上特別的困難之處。

7. 能與我們分享 LGBT 朋友們的動人故事嗎?

女同志夜店「Tispy」創辦人 Yu harada 的故事、日本Gogo舞者Yumika的經驗都感動我心,我也以《酷兒亞洲—日本:第三集 Go-Go 舞者的舞動人生》訴說這份感動的心情。


日本Gogo舞者Yumika。(圖/GagaOOLala)

8. 未來您希望與哪位演員合作,原因為何?

我喜歡楊德昌的作品,曾演出其作品的張震則是我最喜愛的演員。

9.導演能說說《酷兒亞洲 -日本》的創作理念嗎?

在日本,同志議題並不是被廣泛討論的。儘管如此,有些人還是為了個人自由努力著。酷兒日本想藉這個機會介紹漫畫文化,以及訪談在各個領域的酷兒跟舞孃們。 希望這個計劃能夠替尊Z43Y(mwGWagRY1(Ox7KJ_u5j2d^eL3whCB_KBWE6iJytdsD#O7重自由的社會提供一點服務。

10.您未來會製作更多LGBT電影嗎?

是的,我希望能再度嘗試拍攝更多LGBT電影。自從了解日本國民的彩虹意識還有許多面向需要進步後,我在拍攝《酷兒亞洲 -日本》時得到機會與更多相關人士交流,希望能繼續藉由電影的世界更了解LGBT族群。

想看更多導演的作品嗎?小編送上《愛的原點》《酷兒亞洲 -日本》傳送門

看更多《酷兒亞洲》文章請點這!

旅居倫敦的已婚女同志情侶榕心和絜安正準備迎接他們的第一個孩子,然而當榕心得知尚未出生的孩子已被私下協議送給捐精的男同志好友時,她們的關係面臨嚴峻的考驗,榕心憤而獨自回到台灣,絜安則緊追在後企圖挽回她。片中運用大量的倒敘手法,挖掘許多同志家庭所遇到的問題,是繼李安導演經典作品《喜宴》25年後的同志題材力作,也是繼《滿月酒》又一台灣同志探問家庭與小孩的當代之作。

30秒註冊,馬上看《親愛的卵男日記》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