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鏡象電影)

以《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擄獲影迷的挪威導演尤沃金提爾推出新作《魔女席瑪》(Thelma,2017),敘述生長在與世隔絕封閉家庭的主角席瑪,在上大學後並接觸外界後,開始出現一連串奇怪的身體反應,並發現自己對一名女同學產生慾望,進而導致一發不可收拾的局面。


(圖/鏡象電影)

本片表面上是向1976年的原版《魔女嘉莉》致敬,雖然沒有該片強烈的家庭壓迫和同學霸凌,仍有同樣深刻諷刺宗教束縛人性的意味。本片[email protected]&5l+8和才在前一年問世的《肉獄》其實更互通聲氣。兩片的主角都是一名出身管教嚴厲家庭的大學新鮮人,本來被家庭壓抑的本性也都逐漸被喚醒。


(圖/鏡象電影)

北歐的女巫傳說是本片的靈感來源,其實女巫是被社會排斥的女同志,只能聚集在與外界隔離的森林之中相互撫慰,卻在被發現後被視為離經叛道的女q7vg3ZmFnF+)+2k3K(#[email protected]%NhwS03_u!vC巫。本片的背景是已摒除這種迷信的現代,主角卻是真正身懷超能力的「女巫」,更加深對歷史和人性反諷意味。席瑪因年幼時無法控制自己的意外,被家人視為異類而疏離,暗喻即使時至逐漸開放的現今,女同志(和所有LGBTQIA族群)仍被北歐天主教(和幾個其他宗教)壓迫的可笑與可悲。


(圖/鏡象電影)

席瑪的魔力即便可怕,卻又詭異地勾起人內心感同身受的慾望,甚至想擁有和她一樣能夠控制別人的超能力。但真正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與至親形同陌路、甚至對自己的生存構BgieSa3)kN7_65BuN1thSbB^z*Gd2)tD7dpd_j&!DwzvwyRt9y成威脅的無限孤寂和恐懼,無法突破心結的可悲人性,才是造成悲劇的主因。女同志的設定當然有為同志族群發聲的意味,也和其他同志片一樣傳遞自我認同的重要,不過尤沃金提爾的這則人性寓言比起一般同志電影更為獨特深刻,維持他冷冽中帶著一絲溫暖的風格。


(圖/鏡象電影)

本片亦可和同檔上映並同為驚悚恐怖類型的《噤界》對照觀賞,父母和子女之間的愛和信任,在兩片中有令人d6IPjA7HiG^EiG#gmB%1KSIY(7AIKw8odZsvKA-C5!St*eMQ$_深思的描述和對比。席瑪雖然經歷了一場天人交戰的內心風暴,本性卻也終於得以突圍而出,不再害怕自己被視為禁忌的能力和感覺,撇開戲劇化的黑暗故事,這何嘗不是所有人或多或少都有過、苦盡甘來的成長?

《魔女席瑪》預告

作者:喬治鎊

想看《魔女席瑪》嗎?歡迎至GagaOOLala屬於你的故事欣賞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