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在一片純愛女同志電影中,巴西電影《血色搖籃曲》(Good Manners,2017)可謂一股「清流」,出乎意料的驚人劇情轉折,更令本片成為一部結合許多類型元素的獨特佳作。

克蕾拉是一名住在巴西聖保羅郊區的單身女子,她到城裡應徵照料獨居並懷孕的安娜的看護,安娜起初對並非來自仲介的克蕾拉抱持懷疑,但安娜突然感到不適,使成功安撫安娜的克蕾拉立即被雇用。比起主雇關係,安娜對待克蕾拉的方式更像朋友,v!gOScxm6npu0B5+X!&!zJ&zegHsPQO8o4*0WU00OTXqmEu_gI她對克蕾拉訴說自己的一切,甚至主動對她示好,但也開始產生詭異的行徑。


《血色搖籃曲》劇照。(圖/GagaOOLala)

本就身為女同志的克蕾拉抵擋不了安娜的再次誘惑,兩人激情交纏,但之後克蕾拉跟蹤夢遊的安娜,並目睹安娜做出令她驚恐的駭人行為。安娜得知自己的情況後,開始卸下心防、對克蕾拉透露自己遇見陌生男人因而受孕,該名男QHxMIh5o#WOrH8JO_e1d%t(yrp1q(@kzHuC(SO2t-6NL)8DyHH人在兩人激情過後消失無蹤,卻出現一隻詭異的巨大動物。

本片的上半部是一部情慾流竄又撲朔迷離的女同志片,下半部則是暗潮洶湧又真摯感人的親情片,形成在劇情急轉直下後一分為二的巧思。克蕾拉身為住在郊區窄小租屋的黑人,和安娜身為住在城裡自有高級公寓的白人形成強烈種族和階級對比,兩人的相戀代表少數族群和不同種族的融合,後續@@[email protected]*-9I8*b2M^QIGg1w_gKodq1jK!G8ZQ8_NcvzVB1si的劇情發展更隱喻同志、女性和有色人種在社會上難以避免的歧視和弱勢。


《血色搖籃曲》劇照。(圖/GagaOOLala)

《血色搖籃曲》的中文片名自然是發想自同樣有親情和恐怖元素的《血色入侵》(Let the Right One In,2008),意為「良好禮儀」的原文片名則更深一層帶出善與惡的灰色地帶,表面上的善可能隱藏著惡,表面上的惡也可能有善的本質。這則社會寓言在在都呼應了影響本片的經典怪物電影,也傳遞出一個始終如一的主旨:任何人和生物在異於常態並被邊緣化時,都有對於被愛和獲得歸屬的需要和渴望。

《血色搖籃曲》預告

作者:喬治鎊

想看《血色搖籃曲》嗎?歡迎至GagaOOLala屬於你的故事欣賞

風流成性、旅居邁阿密的伊內絲決定回到馬德里,探視多年來在她心頭縈繞不去的異女密友蘿拉,當年伊內絲正是因為對蘿拉無法抑制的強烈慾望,而在婚禮當天承諾恐懼症發作,拋棄當時已借精懷孕的未婚妻薇若妮卡,但她不知道蘿拉如今與薇若妮卡及她未曾謀面的「女兒」同住,當天大夥兒正準備慶祝女孩初經來潮,伊內絲的意外造訪吹皺一池「春」水之餘,也吹響了對當代同志婚家生活形態的探討。

30秒註冊,馬上看《我的萬人迷女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