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教練我想打籃球最終回:如果自己是那個可以讓學妹喜歡的人就好了

「不,我果然…」她吸口氣,對上學妹的視線,抑制住聲音裡的顫抖。「最後還是討厭你了。」 「什麼啊我才…」學妹瞪大眼看著她,剛剛那個勉強的笑臉不意外的瞬間垮掉,畢竟那麼假。 我才是討厭你的那方好嗎?徐茗望著學妹帶著怒意的表情,幾乎可以生動的想像學妹這麼說。 但她沒預料到學妹竟然會氣到出手。 那隻短了自己一截的手就這麼往自己伸過來,在那猝不及防的一瞬間...

教練我想打籃球 15:「不,我果然…最後還是討厭你了。」

「那難道,我說我喜歡你,你也相信嗎?」 「…」徐茗瞪著眼前的學妹兩秒,最後垂下頭,輕輕笑起來。「好,現在我知道你的話不能相信了。」 「呵呵,對吧。」羅琳禎看她,勾起一邊嘴角,眼底一點笑意都沒有,並不帶惡意,卻很冷。 冷的徐茗覺得,自己似乎又做錯事了。 我們可不可以和好?你可不可以不要生我氣?徐茗望著那個一點都不真誠的笑臉,心底有 股衝動想這麼說,...

教練我想打籃球 14:「那難道,我說我喜歡你,你也相信嗎?」

「…」狹窄的走道口突然變得太擁擠,不知道是不是這樣的關係徐茗瞬間覺得無法呼吸 ,她瞥了一眼隊長,又將視線放回自己的胸前,微微側身面對剛才突然跑出來的陌生學妹 。 「那,學妹你想說什…」 話還沒說完,那道聲音又硬生生地打斷,一隻微涼的掌心用力抓住她的前臂,把她給結實的嚇了一跳。 詫異的徐茗下意識地轉頭,正中羅琳禎的視線,此刻正笑得好甜美好虛偽,...

教練我想打籃球 13:即使會被討厭,她還是會做出相同選擇

一切都發生的太快太意外,徐茗在大家的歡呼與笑臉緩緩走下場,中喝完水瓶裡的水, 教練還在場邊接受訪問,笑得合不攏嘴,眉眼飛揚著好像剛才那意外的最後一擊都是他的布局。 旁邊有個拿著相機的人大聲問她問題,但徐茗充耳不聞的搖了搖頭,她只知道自己累得快要死掉了,連慶祝一下的力氣都沒有。 (圖/Wikipedia) 為了接下來的比賽,場地已經開始淨空,...

教練我想打籃球 12:那是她人生最光輝的一刻

「…什麼啊?」羅琳禎詫異的仰頭看著她幾秒,然後笑了起來,伸手拍了拍她的臉頰。 「你是在撒嬌嗎?當學姊的可以這樣撒嬌嗎?」 「…我才…」不知道為什麼,學妹的溫暖的手掌拍在她的臉頰上感覺好熱,熱得好像全 部的血流都衝到臉上一樣,讓徐茗一時間無法言語。 「好啦我知道了。」羅琳禎了然的望著她驚慌的表情笑起來,了然的讓徐茗瞬間放鬆下 來,...

教練我想打籃球 11:「…等等,徐茗,你現在敢看我了?」

徐茗從不覺得學妹需要證明什麼-她的身體素質好,組織進攻的能力優秀,在場下也有凝聚隊友的能力,即便羅琳禎常常表現出對這些特點的不自覺,徐茗相信很快的UBA大學也會找上門來,尤其是在她們打進四強之後。 如果說她真的有什麼需要證明的,那大概是對徐茗這類邊緣人的同情心還有為了大局不計前嫌的包容心。 那些本來就有的特質讓她成為一個好球員,...

教練我想打籃球 10:你聞起來很香,笑的時候很可愛。

「因為,」在羅琳禎像是期待的眼神中,徐茗有些僵直地挺起背揚起頭背誦似的快速開口。「你聞起來很香,笑的時候很可愛。」 徐茗並不覺得這個理由特別怪,但學妹卻露出一副看到鬼的樣子,一張臉迅速竄紅,瞪著她說不出話來,過了幾秒之後又觸電一樣瞬間撇開視線,垂下肩膀,雙手掩面。 「你…講這什麼亂七八糟的?」想要發怒卻有些氣弱的聲音從指縫傳出來。 講錯話了嗎?...

教練我想打籃球 9:那如果你再也不用聽我的呢?

日子就這樣無知無覺地過著,徐茗本來就是對單一事情特別投入的人,至此生活更是只剩練球跟吃飯睡覺,而練球氣氛的提升更讓她屏除雜念,團隊的默契和個人的球技也就有了可見的進步。 「很好很好。」如果說這些改變要有個指標的話,那肯定就是教練笑的頻率了。此刻教練坐在場邊專屬的折疊椅上翹著二郎腿,從她和隊長學妹開始練擋拆開始嘴巴就沒合攏過。...

教練我想打籃球 8:「什麼鬼啊?你心裡難道就只有籃球嗎?」

「你今天早上說不討厭我,是真的嗎?」 「我早上解釋過了,而且我不會騙人。」徐茗被弄得有些困惑,她知道一般人不喜歡這類冗贅的定義或闡述,並且難道這樣還不夠有特異性嗎? 她努力使著今天一直都成糨糊狀態的腦,半晌才輕聲開口,連她自己都沒發現自己沒來由地小心翼翼。 「你對籃球很執著,是個好對手…或許,如果我不是這樣的話,我們也有機會成為好隊友的。所以,...

教練我想打籃球 7:「你今天早上說不討厭我,是真的嗎?」

出乎意料的,那天下午練球時,羅琳禎對她的態度完全恢復正常,像是早上的一切都沒發生過那樣,大抵就是視若無睹,偶爾必要時才喊個聲,幸好受了傷的羅琳禎大多是站在場邊幫忙教練盯練球或是窩在重訓室裡,讓她們之間的接觸機會降到最低。 或許是因為隊長不在場上,練球時稍微少了一點壓迫感,幾個比較小,還搞不清楚隊上微妙氛圍的高一學妹還會跟她一組練習跑位或做菜單,...

教練我想打籃球 6:其實這個討厭之下還有第二層涵義

「這個就是害羞啊,嗯,這就是窘。」早上第一節課過完,同班的盧巧婷聽完她的煩惱 之後這麼說,一貫不正經的表情,倒是很耐心的在徐茗的課本空白上寫了個潦草的窘。 「就是呢,如果你做出你自己覺得丟臉的事然後被別人發現就會這樣。」 丟臉是丟臉,可是徐茗一天到晚都在做丟臉的事,也很少這樣過啊。或許是學妹那個瞪 大眼的表情太嚇人了吧,反正盧巧婷在這種事上不會錯...

教練我想打籃球 5:那晚意外後,她們之間的相處起了很大的變化

莫名微妙的生活模式於焉展開。羅琳禎使喚徐茗使喚的極上手,張羅三餐、洗衣、寫作業無所不包,雖然徐茗並不是特別勤快的人,但好歹沒感到自己被刁難於是也就聽話的做著。 總之,她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卻覺得那晚的意外之後,她們之間的相處起了很大的變化 。 像是說,她以前從來沒想過自己會這樣趴在羅琳禎的床欄邊,靠這麼近。 (圖/visualhunt) 「羅琳禎,...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