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教練我想打徐茗13:你是最好的人

羅琳禎當然不是覺得藍隊是可以輕鬆打的對象,畢竟在歷屆邀請賽的內戰戲碼之中,白隊從來沒有贏過,她只是更期待明天與日本隊天才後衛高田的對決罷了。 而中華藍大概也沒有準備中斷連勝紀錄的打算,第三節開始隊上的主力陸續上場,甚至派出兩名球員看管上半場攻擊火力旺盛的羅琳禎。幸好她們在中場休息的時候和好了。 球過半場傳給羅琳禎,她運進內線又繞了出來,...

教練我想打徐茗12:怎麼這麼大了還撒嬌啊?

那之後的隔天羅琳禎果不其然的陷入嚴重的尷尬之中,比賽前的練球她們沒說上一句話 ,可怕的是整個球隊不知道是看誰的臉色一樣,氣氛也變的很怪,唯一對此無知無覺的大概就是當事人巨怪。 當然比賽還是要打,位照跑球照傳,羅琳禎畢竟不是三四年前那樣任性不禁風的小妹妹 ,何況教練是無辜的(?)。 於是只好更加賣力的裝沒事,整晚沒睡憔悴還是撐著眼,...

教練我想打徐茗11:這一局無論如何她不會贏了

「我喜歡你這樣。」徐茗笑起來,在那腦袋空白的一瞬間,只見對方長了繭的指尖在她眼前慢動作放大,然後輕輕點在她臉頰。 「你剛回來的時候看起來好累又垂頭喪氣的,現在的你,比較像我認識的那個隊長。」 我喜歡你這樣。 我喜歡你這樣。 我喜歡你這樣。 …振作點啊羅琳禎!她只是在說打球的事啊!…我喜歡你這樣。 我喜歡你這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教練我想打徐茗10:你才是我的獵物看不出來嗎?

「羅琳禎,警告你,球隊不准談戀愛喔。」 「講些什麼亂七八糟的啊!」她被這突如其來的轉折嚇得瞪大眼,心虛之下還是要強撐 起氣勢於是瞪得更兇。「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有談戀愛的樣子啊?!」 「少裝了,我誰啊?想瞞我?你一臉就咿咿喔喔的樣子。」 教練對她瞇起眼睛,笑得很猥瑣,眼底卻帶著狠意。「把你們排同一間寢室是要你們和好,不是要你們分心,...

教練我想打徐茗9:「警告你,球隊不准談戀愛喔。」

這次的邀請賽並不算是非常盛大的國際賽事,卻是少數會在台灣舉辦的比賽,今年女子組也會有七隊參加,雖然說在沒有亞運等大型賽事的年幾乎都是讓年輕好手以賽養賽,練兵的機會,但羅琳禎仍然是相當期待這次的比賽。 她這次,想要跟學姊一起,跟其他高中交手過的球員們,好好打一次精采的比賽。 (圖/Double Pump 女子籃球誌)...

教練我想打徐茗8:如果你當我的Kobe的話,我也會當你的O'neal啊!

所以她從來沒想過學姊還會把那張報紙貼在置物櫃裡。上面的字沒被劃掉,也沒有被加上新的字,一切跟她在那個下午看到的一樣,裝著報紙的塑膠資料夾甚至還是當初她連著報導一起還給學姊的那一個。 「你知道,Kobe後來跟O'neal 鬧翻了吧?」羅琳禎勉強的勾起一邊嘴角。那是個失當的比喻,但跟現實比起來,其實也沒比較悲慘到哪裡去。...

教練我想打徐茗7:「我果然最後還是討厭你了。」

「咦?這是你的幸運物破報紙嗎?」 徐茗看了看她,臉上沒有表情卻掩蓋不住眼底的不自在,也不回話,只是逕自從上頭摸出一個塑膠袋。 (圖/visualhunt) 「…脆皮蛋餅紅茶吃不吃?」 「…」那包熟悉的塑膠袋讓羅琳禎措手不及的瞪大眼。 「不吃我吃。」只給她一秒考慮,對方一臉正經的瞬間拉高那袋早餐,故意地吊在超過二點五米的高度。 「…」不,她錯了,...

教練我想打徐茗6:「咦?這是你的幸運物破報紙嗎?」

雞飛狗跳地開始一天的訓練,等到下回喘口氣喝水的時候都已經是早上十點。以羅琳禎的身高在她美國大學球隊裡只能改打控球後衛,雖然本來就算是雙能衛,但回來之後改回得分後衛的打法她還是一時間不大習慣,也因此在已經集訓幾天了的隊員之中顯得有些吃力。 休息時間更衣室裡場面有些混亂,大多都是聊天嘻嘻哈哈的聲音,起碼表示球隊氣氛還 不錯。羅琳禎好心情的勾起嘴角,...

教練我想打徐茗5:「我沒有隨便被人家摸胸部,我媽說......」

當天晚上羅琳禎以為自己會失眠的,沒想到跟徐茗擠在一張單人床上,手臂貼著徐茗的背,聽著她規律的呼吸聲,竟然一下子就睡著了,而且還睡得很沉。 也因此,當她在一陣輕微的晃動之中醒來,感覺到溫熱的鼻息噴在她臉上的時候,她還 以為自己在作夢,或者是家裡的狗想出去上廁所。 「波克比…」她下意識地伸手想把狗抱到懷裡,卻莫名其妙地打到一個…...

教練我想打徐茗4:學姊身上的木質香味竄進鼻間

「到底搞屁啊?」急診室蒼白明亮的燈光下人影幢幢,到處都是走動的人影與噪音,消毒水的味道讓受傷的羅琳禎的心情更糟糕。 (圖/Healthline) 討厭的巨怪去上廁所了,而教練插腰在她面前繞了一圈,趁著沒人的空檔對,不悅的低吼。「羅琳禎,你搞什麼東西?」 「…」明明就是那個巨怪害的,為什麼是自己要被質問?羅琳禎看著已經被打上石膏的手,...

教練我想打徐茗 3:任何人都不要來阻止她暴打徐茗一頓!

「嘿。」顯然剛洗好澡的學姊就站在浴室門口,看起來似乎比印象中白了一些,顯得原本就立體的五官更分明,剛洗好的頭髮搭在額前,對她眨了眨眼,像是某種溫馴的大型犬 。 徐茗對她的毫無反應似乎不大在意,只是相當波瀾不興的小幅度揮手權作招呼,轉身又過去繼續把髒衣服放到臉盆裡,長長的睫毛在燈光下投射出陰影,從高中穿到現在的運動褲已經有些破爛,...

教練我想打徐茗 2:我第一次喜歡人的結果就是被討厭

往後回想起來,撇除掉自己不端正的心思帶來的各種煩惱困擾,徐茗讓她成熟了不少。 可惜的是,自己卻不是那個讓徐茗變得更好的人,她唯一的小確幸是,從後來的發展看 來,自己起碼不是毀了徐茗的人。 為什麼會突然想起這些事情呢?或許是因為,她們即將又要見面了吧。 畢竟不是假日,訓練中心附設的咖啡店裡人潮不多,但還是可以感覺不時投往自己這裡的目光,...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