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一位住在美國紐約快樂街(Gay Street)的居民,米該亞拉特(Micah Latter)說在復活節前的耶穌受難日這天,有人在她家附近街上的柵欄綁上了巨大的木製十字架,很顯然作出此舉動的人有4Fl%jt4i^&7([email protected]^jb=gOWG0MGDYw_1B8H!([email protected]@yi)98iHEC話想對同志說。不過這也相當莫名其妙,因為快樂街(Gay Street)是在1833年的時候被命名的,那時候「Gay」可不是指同性戀。

拉特在自己的ItQM7zu!DOkdY)OOvCva%zV8fNRbkC&tBGlLEyDxT)Eu_0BXSr(nstagram上貼出了這個十字架,並解釋,起先它被鎖在她的公寓大門口,然後該十字架的持有者在接下來幾天不斷移動它。於是在上週末,拉特以及她的鄰居們聚在一起準備讓該十字架的主人下次回來的時候收到驚喜。

他們用彩虹顏色,把整隻十字架塗成了「愛的十字架」。


(圖/Instagram)

厲害吧!有沒有目瞪口呆?


(圖/Instagram)

接受採訪的時候,拉特也解釋他們這麼做的原因。

「身為一個基督徒,十字架對我來說是博愛25_9V(NuI([email protected]@azOCUJW^EQsj*7uBVR0ZG(0Teu%=N&_=9RT_、和平與希望的象徵。而且很顯然的,這個十字架的主人並不認同這些價值觀。令人更擔憂的是這個人根本不懷好意。」

拉特的友人則建議她,與其繼續放任這個十字架傷害人心,不=!-SQzDZjse4VIB-2UTJaFcs5RgVlLOcU!b6My3ZPhK+)CYWcr如反過來運用它。於是在禮拜六,她傳簡訊給每個和她一樣因為這個十字架心煩的鄰居,並說出她的計畫:「我想把這個十字架塗上彩虹,我會帶著油漆跟香檳給到場的每個人。」

當日拉特發現參與者超過50人,有些甚至還不是街頭巷尾的鄰居。

「當天最讓我愛的一件事就是我們和外地人分享這些經驗。那天有兩個來自巴西的旅客參與了整個活動,也有溜滑板路過的小朋友停下來一起塗漆。許多的異性、同性、跨性別情侶一起坐下來、塗漆、閒聊,站在街頭上分享他)B8$*TFVFSZefO_^tOR5u^rnp_-lM!rb3^Dv_bAcR-Pr3mgQPf們的故事,這是一個非常魔幻的紐約時刻。」

而拉特也自己加上塗上愛心的鎖,所以該十字架的主人也沒辦法搬走它了。

拉特說:「這個十字架現在屬於快樂街了。」

source:distractify

作者:Matt

風流成性、旅居邁阿密的伊內絲決定回到馬德里,探視多年來在她心頭縈繞不去的異女密友蘿拉,當年伊內絲正是因為對蘿拉無法抑制的強烈慾望,而在婚禮當天承諾恐懼症發作,拋棄當時已借精懷孕的未婚妻薇若妮卡,但她不知道蘿拉如今與薇若妮卡及她未曾謀面的「女兒」同住,當天大夥兒正準備慶祝女孩初經來潮,伊內絲的意外造訪吹皺一池「春」水之餘,也吹響了對當代同志婚家生活形態的探討。

30秒註冊,馬上看《我的萬人迷女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