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捐精者喬治:「我只希望幫助人們。」(圖/Mirror)

對於不孕症患者或同志情侶而言,試管嬰兒及精子銀行不是選擇,而是必經過程,但如今網路提供另一選項。他們透過線上履歷及臉書社團搜尋適合的捐精者,而許多候Vfe-g1oVyzLxu^a#wcb9-a_6LtJHhj3ks=po*VbGtPVoMbxVyG選人的「後代」們遍及國內,高比例的捐精者們並無告知伴侶們此舉,甚至一部分的人提供「自然授精」。

此項行為不受法律管制,雖無安全措施,但卻是個能使不孕或同志情侶們受惠的經濟方法。一名匿名捐精者透露,他已投入捐精活動15年了:「當妳發現丈夫不只有6個孩Z(3BgYy^^ZRvbGKgu=Lcl1co$26RaK88HP0I+j0gedSrg_TlIf子,而是有60個孩子,那事情就大條了,所以我決定將秘密帶到墳墓裡。」


捐精者喬治。(圖/Mirror)

而喬治(George)已捐精長達五年,幫助了許多同志情侶受孕,他道:「我夢想能留名青史,但本人並無特殊才能,所以只能不斷孕育後代了。我希望能[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幫助人們,診所治療的費用過高,甚至達至數十萬元的金額,我認為這是在佔想當母親的女人們便宜,於是我只收取車馬費。」


喬迪(Jody)與女同志伴侶莎琳(Charlene)。(圖/Mirror)

喬迪(Jody)的女同志伴侶莎琳(Charlene)[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uKDg3Vx(正在嘗試受孕,她道:「我的父親以為自己無法抱孫子,因為女同志們不能懷孕,但我告訴他另有管道,雖然部分人士認為這是錯誤的行為,不過結局終是由我們承受,而我們夢想著擁有一個家庭。」


莎琳希望能以人工受孕方式懷孕。(圖/Mirror)

她們選定一位捐精者,他表示十分樂意進行人工受孕,但經歷幾次失敗後,喬迪與莎琳便與他失去聯絡,不久後發現他於網路上徵求願K-bRXV6CZt)yXNQJ$33w^SHMf3^xwtgQm%[email protected]#n9e意體內受精的女性,不孕症患者及同志情侶們皆需特別留意自身權利,以免遇上不必要的麻煩。

Desperately Seeking Semen | Sex Map of Britain

Source:Mirrior

作者:Moon

2019年香港同志共融指數暨頒獎典禮即將在5月14日於尖沙咀Hotel ICON公布及舉行,也為當週即將到來的2019「國際不再恐同日」提前暖身。

快加入300位以上的LGBTQ盟友,一同慶祝過去一年為香港同志共融所做的努力,欲瞭解更多或購票參加,請至Community Business網站 #IMPACTxAsia #Time4ChangeHK

「真心話大drunk夫」邀請彩虹光譜上不同性別取向、不同身份性別的彩虹家族或是LGBT支持者玩「吐出真心話,不然乾掉一杯shot」,展現彩虹成員的多種關係樣貌。多元樣貌的關係與身份之下,愛就是愛,份量與感情不會因為性取向或性別身份而有所不同。

30秒註冊,馬上看「真心話大drunk夫」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