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星座專家薇薇安(本名陳佳瑛)去年11月30日因乳癌病逝,身後留下上億元遺產,日前卻爆出經紀人Ne9_*3rbFt)*es$AnZCpQgOj*Vfpi0kn(^q*LRjL2QSeW8SHSOfemo(本名張秀芬)與薇薇安父親、聲寶總經理陳連春爭奪財產官司,讓兩人之間10餘年的同志情曝光。Nemo提出自己與薇薇安交往、共同生活10年的相關證據,但薇薇安上億遺產,Nemo卻一點也分不到,全部由薇薇安父母依法繼承。昨她更發出聲明,曝光薇薇安的最後遺言:「對不起,我已經盡了我最大的努力了,我多希望能陪你更久一點。」盼能證明彼此的伴侶關係。


星座專家薇薇安。(圖/薇薇安微博)

薇薇安喪禮上,可以見薇薇安父親、聲寶公司總經理陳連春旁,站著一位中性短髮女性,她就是薇薇安經紀人Nemo,和薇薇安父親一同向前來弔謁的親友致意。薇薇安過世後,也由她來擔任俗稱「捧斗」的捧靈位工作,顯示兩人深厚情x$VojEL&w*VC=-4Hq8XcnUCvYM2F_6zlKMw*[email protected]^5誼。


薇薇安經紀人Nemo(右)。(圖/YouTube)

台北地院昨下午首度開庭,Nemo向媒體發出紙本聲明,文中公開承認了兩人的伴侶關係,並透露薇薇安病逝時的狀況,當時兩人曾討論:「如果薇薇安真的過世該怎麼辦?」雖然她不願正面面對這個話題,但她相信父親不會賣掉兩人共同居住的家,甚至她$WIyoH2NJtpc)(+bWnKPiL1(M5UMf_23sBqef!=$RZ!JU9X0UX的父親也多次對Nemo說:「你放心,我不會虧待你。」


Nemo(繫黃絲帶者左)和薇薇安父親(繫黃絲帶者右)曾一同向前來弔謁的親友致意。(圖/YouTube)

Nemo也說,自己不願和伴侶的父親對簿公堂,在薇薇安在世期間,便已因工作以及個性關係,隱瞞兩人關係,但事到如今為了拿回兩人共同o78qTpCDxhAU3bN1Ikmsn(OUh2J2ha8RWUxi!zu9ZkAJHX78HA打拚存下的家產,她只得選擇走上法律途徑,因女友的父親認為「我只是貪戀他的錢財,這對我來說這是一種人格羞辱」。

據《聯合報》報導,法官在審理時表示,此案乃家事案件範疇,將不會調查同性伴侶權,倘若要爭產主張同志伴侶權,要到家事法庭,Nemo委任的許秀雯律師受訪時說,本質上對於Nemo來講是一個家事案件,兩個人之間的伴侶關係等同於配偶,卻不受法律保障,釋字748出爐後,司法機關應有必要體認,如何積極*LMlw6bXzDqM4U#RFBbKnlC^jYov$8Nnau%bF9oH)4tvQEtFMa去用公平原則補正,個案中仍可補救,尊重法院審判職權,未來不排除將會另向家事庭提出訴訟,要求夫妻剩餘財產分配請求權。

相關聲明如下

各位媒體記者朋友大家好,我是Nemo,薇薇安(佳瑛)的經紀人,也是佳瑛16年的親密伴侶。

2014年8月19日,醫生[email protected]%_KxVsB*%_NNvTu3#I-CG74B!_zDX宣告佳瑛得了癌症,我們開始了兩年多對抗病魔的日子,篤信佛教的佳瑛深信我們終將等到奇蹟,但很遺憾,奇蹟沒有發生,在佳瑛2016年11月30日辭世時,當時身邊只有我一個人,她對我說:「對不起,我已經盡了我最大的努力了,我多希望能陪你更久一點。」

佳瑛走後的這近一年來,我在生活上H8c8dI=ZDai47S8c3ZmEK$UL0T([email protected]=#Jqc與心情上都承受極大的痛苦,除了憂傷佳瑛的逝去,我也被迫搬離我們共同居住的家,而我曾以為那會是我跟佳瑛白頭偕老的地方。

佳瑛住院時,我們曾討論過如果她真的過世該怎*VMlyap)1uMWlu9W#%*6NWw*pKAs((1RKz*==is(oiIUFMye9Q麼辦?她雖然抗拒這個話題,但她相信她的父親會善待我,不會賣掉我們的家。她父親也在佳瑛生病期間不止一次的跟我說:「你放心,我不會虧待你。」

佳瑛說如果她的父親真的賣掉我們的房子,她無論如何都不會原諒他,因此,佳瑛沒有留下遺書,而噩夢就在佳瑛走後開始。我和佳瑛的父親為了房子的事0naeogQbJvudUWRfZlY)Y+PBtiiD+KxX7rl2*0SWWk7zDavTQX情協商多次,很遺憾,我沒能守住我們的家,佳瑛的父親拒絕承認那是我們共同所有,也拒絕正視我倆的伴侶關係,雖然他以為他已寬容對我(一個女兒的助理),但對我來說,身為佳瑛相伴16年的伴侶,他認為我只是貪戀他的錢財,這對我來說這是一種人格羞辱。

和佳瑛的父親對簿公堂,索回我和佳瑛共同打拚存下的家產,這應該是佳瑛和我從沒想過的結局。佳瑛因為工作性質和個性,從不願讓人知道我倆的關係。在外,我就是經紀人;在內,我們才是相偎依的情侶。雖然知道一但訴諸法律,就有可能將我倆的關係置於公眾,但我在一無所有與別無[email protected](67*pz3=ElzIkhW2&vCTo*[email protected]=^yCyl*選擇的情況下,我只能做我最不願意做的決定:拿回屬於我的財產和尊嚴。

我了解我的處境有可能再次提醒社會同性伴侶缺乏婚姻保障下的艱難處境,但顧慮到佳瑛想保留住她生前在世人眼中的形象,我與律師商量,[email protected])pk3XPLl$2odQRfg7N_ME+p(E_A7希望案件不要曝光於媒體,我們也一直沒有對外主動發布任何訊息。無奈不知何故,還是驚擾了各位,我甚感惶恐,僅能將事情始末簡單交代。

我十多年來和佳瑛一起工作,名義上我雖受雇於佳瑛成立的「薇冠有限公司」,但就像許多夫妻共同打拚事業,我並未實際支領報酬,而是在2006年把我們共同所賺的一起買下共同居住的房子,當時我們的存款不夠,我還向家人借了一筆錢當作房子的頭期款。佳瑛沒有安全感,又不想讓人猜測我倆關係,因此雖然房子是兩人的錢買的,卻只Zt$T5w1jmF-^4cbREYFiEo36KjmgIg1B#z64T=1zmJU6J5ptyt登記在佳瑛一人名下。

在佳瑛父親迫我離開房子後和律6F0Sm-4aQ^[email protected]%uxqV+a8^[email protected]&9)SHq5bXTUXIeGQ師討論,我決定向佳瑛的繼承人,也就是佳瑛的父母要求返還這多年來的工作所得,雖然留住我倆家的機會已經渺茫,但至少,不要讓我落得一無所有。

我不是個擅長在鏡頭前表達自己的人,盼能用這信件表達心聲,期望媒體朋友見諒,也誠摯感謝大家的關心。

source:聯合報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15歲的拉娜以『老人』之姿進入芭蕾舞蹈學院,在充滿競爭壓力的環境下,為的是以精湛舞姿昂首站立於舞台,而不斷苦練卻也讓她的身體承受不住。原因是『她』是一位住在『男生』身體裡的美麗女孩,正在接受漫長變性手術的『他』,雖然有著疼愛他的父親與友善的醫療團隊,但也似乎看見他對他們暖心關懷,是在故作接受。而進入女性賀爾蒙療程開始時,卻也產生嚴重的身體不適應,為她的芭蕾舞生涯埋下未爆彈。在接二連三世俗眼光與身體的種種挑戰下,拉娜決定做出一件驚人之舉,為她的人生放手一搏。

30秒註冊,馬上看《芭蕾少女夢》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