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

近日小學生因戴粉紅口罩被嘲笑的事件,不僅讓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陳時中與團隊做出暖心舉動,自己與團隊皆戴上粉紅色口罩,希望改變性別刻板印象的偏見,許多企業與名人亦紛紛共襄盛舉,將粉絲團的首頁圖改為粉紅色,臉書掀起一片粉紅潮。

(延伸閱讀:《小男孩不敢戴粉紅口罩 陳時中部長率團隊示範:「不論顏色大家都可以戴!」》

現任社會民主黨籍台北市議員的「阿苗」苗博雅,在臉書上發表從小受性別規範的經歷。身為qGwMRtV7&T$HMVChvdLM1r)Rv=TKs%J$yQHBrHM-SvIPjVaaEv女同志的她,自幼便喜愛短髮配褲裝示人,在意陽剛氣質的苗博雅當時也受社會文化的影響,排斥粉紅色。


​(圖/苗博雅臉書)

而如今反思,她認為顏色的性別意義是被人類賦予,以二分法限制了每個色彩的定@e8YCpp)zD%+c-dfVqGgpjk*q(FS7Th42PG%Ld+cpuA1Sml0vd義,人亦是。苗博雅直至成年後,才願意嘗試以前從不喜愛的粉紅色衣著,且發現格外適合自己。

苗博雅鼓勵大眾勇敢挑戰刻板印象,無需為懼怕輿n0#NjrMzJ!c6mFUkc)cUjCGX3VutCg!B+yYijJYQP%aFJkf+v#論而隨波逐流,雖然忽略性別羞辱是件難受的事,但每個人都能一同努力試試,發現撇除遭受限制的思維,將更加開闊。

苗博雅臉書全文:

我從小就喜歡剪短髮、著褲裝,玩機器人、樂高。討厭別人叫我留長髮,不喜歡媽媽硬要我穿洋裝。家裡有別人送t%roWviV-B4O&yk(Qhe__kSzWzb%$Fvd*65dX7yDdj9RMMpWIR的芭比娃娃,都被我四肢分解成研究人體結構的模型。像我這樣在意陽剛特質的孩子,當然也不喜歡用粉紅色,因為「那是女生用的顏色」。

顏色有性別嗎?所有的顏色原本都沒有性別。顏色的性別意義,是人類社會賦予的詮釋。粉紅色並不是天生就7Q)[email protected]()AoSbo1Y-Wca8J7#-HX)uDY!wx241&8是女生的顏色。是在成長過程中,大眾流行文化、媒體、家庭教育、學校教育,身邊的大人和同儕為小孩子建立了「粉紅色是女生的顏色」的概念。這就是潛藏在社會各個角落、充斥著我們的生活的「刻板印象」之一。

「刻板印象」有什麼不好?我想,刻板印象最大的壞處,在於它僵硬地限制了每個人原本無窮的可能性。一直到成年之後,我才開始逐漸接受穿粉紅色的襯衫。原因是,我意外發現,穿粉紅色襯衫比我想像中的好看。在一些特別的場合,粉紅色比白色、黑色、藍色更能展現我的心情。

刻板印象,讓我用了近20年的時間,拒絕一種其實沒有不適合我的顏色。「沒有道理地限制人生的選擇權」就是刻板印象最大的壞處。刻板印象可能讓小女生/小男生選擇其實不適合自己的科系、勉強配合不喜歡的工作、對不合理的磨難忍氣吞聲,甚至更嚴重的,選擇一段不適合自己的關係。

女生就應該多穿粉紅色/照顧小孩/不適合讀理工科/學會做家事/溫柔/體貼/不能太強勢/⋯⋯

男生就不該用粉紅色/不能哭/應該賺大錢/應該養家/應該很堅強/⋯⋯

這些基於「性別」而來的「應該/不應該」其實都是無謂的束縛,讓我們的人生錯過了很多機會與可能性。如果我的孩子說他不想戴粉紅色的口罩,我會跟他說:「孩子,每個人都有權利決定自己的樣子。你可以決定自己喜歡哪些顏色、討厭哪些顏色。如果你不喜歡粉紅色,我希望那是因為你自己討厭粉紅色,而不是因為別人說男生不能用粉紅色。如果有人因為你戴粉紅口罩而欺負你,那是他有問題。我們一起解決,不要對惡霸忍氣吞聲。不要只因為別人的眼光,就放棄自己的選擇權。將來也不要任意用你的眼光,去評斷別人的選擇。」

我們生活在社會裡,不可能對別人的眼光完全不在意。即使像我這樣的人,被幾千條留言性別羞辱的時候,還是會覺得有點煩。完全不在意別人的眼光,真的很難。但我們可以一起努力試試看。世界是彩色的,我們沒有必要只因為別人的閒言閒語,就讓人生失去一半的顏色。如果別人的選擇,沒有傷害到其他人,我們也不用對別人指指點點、閒言閒語。當我們為了保護自己和別人,不得已需要戴上討厭顏色的口罩時,或許可以試試看,說不定沒有你原本想的那麼糟。勇敢用口罩顏色挑戰刻板印象的孩子,人生一定會更精彩。

Source:苗博雅臉書

作者:Moon

(延伸閱讀:《台灣議會出櫃女同志議員首度誕生!苗博雅、林穎孟皆當選台北市議員》

(延伸閱讀:《《LEZS》七周年特刊 苗博雅隔空傳愛 温貞菱:「為妳游回台灣!」》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任何合作提案、廣告刊登、贊助,請來信至

資深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數位行銷及業務經理 [email protected]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