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經歷去年的人生低潮後,鄭宜農再次接受《LEZS》專訪,暢談這一年來的心路歷程。全新創作專輯《Pluto》是她在歷經生命掙扎與酒精的醞[email protected]+WJgv!K0AHQXh^ZBzcb+G*KQ0FNrFY%but!L0a釀後而成,在遠離媒體追逐、爆料私事的陰霾,新作像是一段關於生活的濃縮,「那時完全不想知道人類在想什麼,很封閉。然後我開始創作音樂。那段時間做音樂真的是很療癒的過程,我就是用音樂要讓自己好起來。」她以「冥王星」做為專輯名稱,象徵老舊事物的毀滅,匯集全新能量。


鄭宜農接受《LEZS》專訪,暢談這一年來的心路歷程。(圖/頤創藝)

第三度接受《LEZS》專訪,鄭宜農已經歷過各種關於音樂、人生的起伏,她直率地說,自己得要走下去,求生本能讓她長出另一種新的態度,「我自認有變得比較幽默,並不是不在意,而是說在意過後,發現這件事沒什麼好在意。」從前嚴肅正經、對許多事情都相當在意的個性,如今也都不再相同,她說:「以前被罵、被批評都相當難過,現在覺得DYVJ2([email protected]_yVP-JIM!yJuYbs5)NT4uaf)[email protected]_kkP反正也是種觀點。」我們透過鏡頭看見成長過後的鄭宜農,就像手中的彩虹氣球時時散發著快樂的氣息。


成長過後的鄭宜農,就像手中的氣球,散發著快樂的氣息。(圖/頤創藝)

「我覺得愛情只是一種界定,我想把所有界線都模糊掉。」就像楊大正、山東之間所展現的愛的BhqL+BSp*b&nYqJ9+^GxXzG*$aW(X$&Knq8l=YwBoB57H15wbh另一種樣貌,愛情並不是非黑即白,也如同她曾在臉書回應媒體的一句話:「我們共同建立一個開闊且溫暖的家。」直接且明白地說明他們就像是家人一樣,彼此相愛。至於自己的感情,鄭宜農則冷哼了兩聲,笑了笑說:「愛情這東西我個人認為,在我經歷過這一系列的事情後,我想要有一天就算我自己還沒意識到,它就來了。我不想去急這件事。」發表了對於愛情的全新見解,鄭宜農更想將自己重生後的想法與能量,透過新專輯傳達給每一個人。


鄭宜農說:「我覺得愛情只是一種界定,我想把所有界線都模糊掉。」(圖/頤創藝)

Source:頤創藝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