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主要索引標籤

百合劇不夜城創作小說《想起妳時我會心痛》2:妳是世界上最傻的傻子!

(圖/MBC) 晚上的應酬,李世真喝得特別兇,或許是因為稍早找不到徐伊景,或許是昨晚想念徐伊景想到心很痛很痛,或許是徐伊景……怎麼什麼都是徐伊景? 旁邊的合作對象看著李世真一杯一杯地灌下去,忍不住拿走了她的酒杯:李代表!今天是怎麼了? 喝成這樣? 李世真笑了笑:因為見到安社長很開心啊! 安社長無奈著:世真xi嘴巴很甜,好了,真的別再喝了,...

口交讓妳高潮一波波!5個從背後來的性感女女口愛姿勢

你試過口交嗎?女女性愛花樣多,不是僅如外人想像的指交,畢竟君子動口不動手,厲害的口技也能讓另一半得到前所未有的滿足。以下是六個從背後來的女女口交姿勢,適合所有口不饒人的妳! 1.翹翹板式 (圖/Sofiminine) 這是十分性感的口交姿勢,躺下後讓伴侶跨騎在妳身上,讓她的陰唇對上妳的嘴,便能盡情舔陰,還能壓住她的大腿施加力道。 2.一波未平,...

百合小說《22》:甄凱琳身邊的位置,只能是我的!

(圖/123RF) 「力量。」一個好聽的女聲說。 塔羅牌總共有78張,但是最常使用的是稱作大阿爾克那(Major Arcana)的22張塔羅牌,而她今天占卜的結果,就是名為力量的11號牌。 「本意是力量、堅強、勇氣、柔和的控制……」她輕聲的說:「由於你的勇氣與信心,全心全意的付出,你得到了大家的信賴,表現活力充沛。」 只見她一隻手拿著那牌子,...

認識台灣的多元友善!輔大學生打造IG大富翁帶你遊超夯LGBT景點!

我們都知道臺灣以多元文化聞名世界。然而,身為台灣人的你,有留心過身邊不一樣的聲音嗎? (圖/YouTube) 2019年正式通過同性婚姻專法, 是性別平權議題的一大突破。日前,輔仁大學廣告系的學生參加推廣台灣的創意競賽,運用新奇的創意方式,從台灣北部蒐集了7個性別友善的景點:包括供同志祈求姻緣的威明堂、新興地景西門6號彩虹,...

百合劇不夜城創作小說《想起妳時我會心痛》1:為什麼我想起妳時會心痛呢?

李世真躺在沙發上,眼眶滿是淚水。 長長地嘆了口氣,我們已經多久沒有見面? 這樣一廂情願的守著,真的有意義嗎? 我喜歡妳,是我的事情,但我多麼希望那也是妳的事情,一直以來都是我誤會了吧? 那些妳對我的霸道與溫柔,並沒有愛情的成份...... ​(圖/MBC) 李世真拿起自己與徐伊景唯一的一張合照,想將它丟了,卻下不了手…… 照片裡的徐伊景笑得很美,...

(18+)百合小說《心上的公主》番外篇:她忍不住想偷嚐那種歡愉的滋味

「祝妳生日……快樂……祝妳……生日……快……樂……」艱澀女聲音,唱著不成曲調的生日快樂歌,昏暗的房間內,有種奇怪詭異的氣氛。 周子雪有種迷惑,我在哪? 但她在昏暗的房裡,只看到芊婧學姐的唇帶著壞笑。 許芊婧開口喊了她的名字,「小雪……」但接下去的話,卻是聽不懂的亂碼,「@#%(@……」 「學姐妳說什麼?」周子雪迷糊的問。 但眼前的許芊婧張口...

女同志情侶小步&Enzo:「不論何時與妳相遇,都還是會再愛上妳!」

造型師濱小步與職業軍人女友EnZo是 今年「海軍聯合婚禮」上的首對同婚伴侶 ,當時小步說「不管什麼時候與她再度相遇,都還是會再愛上她」,雖然後來因新聞遭酸民攻擊,兩人退出了聯合婚禮,但仍不減她們愛情甜蜜程度。拉拉台邀請小步、恩卓來分享她們的愛情故事。 (圖/小步&Enzo) 1. 請問你們是怎麼認識對方的呢? 小步:...

(最終回)百合小說《心上的公主》11:「等妳好了,我們就在一起好不好?」

(圖/123RF) 周子雪看著醫院的白光燈發呆。 沒想到她還可以活著! 她一直在注意吳婷盈的動向,她害怕吳婷盈知道自己把隨身碟給會長。 但也因為這樣,她才發現了那個鬼鬼祟祟的鄭學長,應該被停學的他卻出現在人群,而閃動的光亮令她皺眉。 他又不是表演者,怎麼會拿反光的東西,但周子雪馬上反應過來,那是刀子! 他要傷害學姐! 幾乎是本能的,她衝上前,...

百合小說《心上的公主》10:因為,她是我很重要的人。

周子雪混在人群中看著許芊婧,那個學姐,在舞台上揮舞著槍,將槍上那朵紅纓甩成了一朵花,盛開在彼岸無法可及的花。 當學姐的眼神在人群掃視跟自己對到眼時,然後又馬上移開,讓她心裡一寒。 像是墜入冰窖,一點一點的冰冷起來。 但這是我應得的,周子雪苦笑,誰叫自己沒有說實話。 沒想到自己會有這樣的一天,一向淡然的自己,會被一個人的眼神傷到無法動彈、心口脹痛...

百合小說《心上的公主》09:她自己好像真的喜歡上周子雪了!

(圖/123RF) 已經一週沒有去看周子雪了。 許芊婧看著手機,她們的對話,「今天還是要自習!討厭期中考!」她傳了一個趴在地上,沮喪的貼圖。 周子雪傳了一個我懂的貼圖,然後她們互道了晚安。 躺在床上許芊婧思考著,學妹還是這樣守禮,那她到底是什麼意思呢? 時鐘滴答的走過,當凌晨三點,許芊婧突然從床上起身! 「當然不一樣,婧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