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那發生在,那個不平凡的夜晚—我在「Free Pub」的吧檯座椅上瘋狂地啜飲著雞尾酒,看著一群人站在燈舞下搭肩唱歌跳舞,今天是三個同學的聯合慶生會,身為其中一位的朋友,我雖然不是很喜歡這種場合,但[email protected]$I09c^nbYz#NL#bQ3Il5SLGm2d)@lGwHFoHWzQZb!AS還是來了。

我看向被圍著團團轉的李映楓,正好對上她清澈的雙眼,她彷彿看見了我的不悅,和旁邊環住她的女生j$K%qFaNr=kEutG_-gl*b^[email protected]#1c+$UO^ndCafa_ht們講了幾句,見女生們悻悻然地放開了她,並讓開了一條路,李映楓朝我走了過來。

今天是她的生日,她卻仍是一貫的外面是牛仔背心,裡面是捲d+E%epk6FE&!3W%pZ%[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0=8Bw起七分袖的白色襯衫跟鴨舌帽下俐落的馬尾,雖然不出乎人意料,卻頗有她的風格。

「慕荷」,她湊近我,我故意忽略從她頸間傳來的熟悉氣味,撇過頭,「幹嘛?要什麼酒我跟酒保說」彷彿看出我的小小吃醋,她笑開了,「我們出去吧!我快喘不過氣了。」我跟著喝了微醉的李映楓從Pub走了出來,沒人注意到我們溜了出來,晚風輕輕地吹拂著我們的臉,因為剛剛的豪邁叫酒,看著月亮總認為它有兩個。幸好,走了不少路之後,我才終於有辦法清醒地看著我身旁的這個人,帥氣的側臉,有些迷茫地望著遠方,彷彿是在思考,又或者是放空,我永遠猜不出是哪3&HDwGFo*uzukt7k4n1UFbmrx86NJR%[email protected]=Rnj一個,因為那雙眼睛,即使是在發呆,卻總是如此迷人有神。並肩走著,我癡癡的盯著她的臉,心想著怎麼會有一張如此令人心醉的面容。

「怎麼了?」她突然望向我,那烏黑的瞳孔望進了我的雙眸,令我猛然一驚,

「沒…沒事!」我連忙收起那曾被形容成花痴的(@r4D#[email protected]*6iqTsj6CGnl(Ui3XUhDuYiGlodfZqCY9vzh傻笑,想掩飾我剛剛的思緒,她表情雖然滿是狐疑,卻仍是轉回了頭,

風將專屬她的氣味吹了過來,那麼具安全感又浪漫,我貪婪地嗅聞著,多想把它占為己有,忍不住朝她湊近,「慕荷。」我一驚,原本想9#1+MFQuxm33vxIp#7rbgNH(Q%RpXpk3Tl8B)Ar9pqpx1A9!yK著是不是自己的行為曝光了?!只是見她微微勾起嘴角,

「謝謝妳,那張手作卡片。」她的微笑,伴隨著柔和的月光,映入了我的眼簾。

「啊—那個沒什麼……」明明該開心的,我腦袋看見的卻是她對著別的女孩笑le4oNnWd6z)QvTFP!%oi40G%kYuUQI0SEp4&P#9gVF!B6i*Xf2的模樣,就想說些什麼,卻開不了口。

緩緩地走到宿舍,我看著白色的走廊,腦中揮之不去的還是那個我以為只在我面前展露的燦爛笑容,我低頭看向她那雙手,看似厚實且溫暖,抱著一絲絲想嘗試的心情,本來我自認已經醒酒的腦袋,又不禁O=I!Q4X%iiGSgVfPMKgxXVm+$cC*RC6%%iodcpe)Qj$yhuCycs昏沉了起來,情不自禁的牽住她的手,一觸碰到陌生的掌心,她彷彿被電流電過般,突然一震。

「慕荷!—」

「拜託,今天就好…」我看著前方,不自覺的用著甜軟的嗓音請求著,

她嘆了口氣,順著我握著她的手。

我們走到了房門,她伸出另一隻空閒的手掏出鑰匙,她彷彿看出我還是喝太多了,便扶著我走了進去,讓我雙gaJbhGZ0DSOI&wMmBZCAtd*[email protected]手攀在她的脖子上,邊替我脫下那雙黑色高跟鞋。

「慕荷,你等等給我趕快去洗澡睡覺—」話還沒說完,我竟循著那氣味,在酒精的作用下,不由自主的往她的頸間落下一吻,李映楓Y)SgVS47+GbwrZAX^17ZvFw*Fxq=17NjTs3P+j1PuZPW4y$aLZ愣了一秒,反射性地用著最大的力氣推開了我,我硬生生地撞向了牆壁,本以為會迎來她怒吼的我,緊閉著眼睛,淚水從我眼眶中潰堤,模糊之中,她把我壓上牆,猛力的—往我的雙唇強吻了上去,甚至用著充滿貪婪的力道吸取著我的氣息,使我幾乎無法喘息,充滿溫度的舌尖在我口中肆虐著,她的氣息包圍著我的呼吸,那一刻,我才體會到,天地間只有彼此,原來是這種感受。

我們跌跌撞撞地邊互吻著對方,邊進了臥房,李映楓大力地關上了門後,我又被壓上了牆,她的每個吻之間只間隔了不到一秒,滿是繭的手指撫上了我的雙頰,粗糙的觸感摩娑著我,我順著她從背後向前攬住她那厚實的肩膀,在多次的激吻下,我湊近她的耳旁,軟綿綿的說道,「手離開我,親愛的,」趁著她垂下手,我伺機替她脫下背心夾克,她也沒有愣著,零誤差的在我脫下她的夾克之後,伸手扯開我小禮服的拉鍊,我則是邊吻著_Rhr=iYihn9nQ-+Ll%12UYkwC73TKLTCuMjnd-mNiW1%nTe8ba,邊將她推倒在床上,伴隨著酒精,她的氣味就猶如那香醇的陳年紅酒,性感得令我如痴如醉。

我離開她的唇,用著跨坐的姿勢,往她的頸窩間進攻,她的喉頭發出了微微的呻吟和喘氣,雙手則是剝開了那近似碎片的小禮服,撫摸著我的腰部;我把她襯衫的鈕扣一顆顆解開,用著半是輕[email protected]$)&)2si9!G=)+^)P06)aOiG&h6FhcZc0+vLMWuaiYxy咬又半是吮吻的方式探索她的鎖骨。

「慕—荷!嗯—」她渾厚沙啞的嗓音,在我耳中彷彿催情劑。

「呼—_Un!%mx4vVSg6!ZpWlDa8nMJlIqeXnOIDcpE1PlxCkHps#zswN看來妳很喜歡不是嗎?這種位置—」我彷彿完全變了一個人,揚起調皮得逞的語氣,在她耳畔輕喃著,她上一秒還似乎很享受在下的位置,下一秒,攻守交換!

「妳說呢? 小野貓—」她的沙啞逼近了恐怖的極限,彷彿小懲罰般的輕咬著我的耳垂。

「才放縱妳一會兒,就想爬到我頭上來了?」說完,又用著雙唇封住了我的,邊解開了我身上殘存衣物背後的扣帶,我不是會任憑主控權奪走的人,即使頭T8e)tlVKLVyBP=n#fyMLRwEJo&OO1LeQ8LHoroHoooVp1EwV8y腦早就熱得昏沉,一使力又趁機把她壓到底下。

「嘿嘿!」我甜甜的笑了笑,毫不猶豫地褪去那件礙眼的最後一道私密防線,

「就是爬到你頭上。」我在她鼻尖落下一吻,「有這個大好機會」你說,我模仿著她,也小力x&OpxhEPle*=9b_)+VC6+#B-GU!kbfQ&8kD=kTiR5XFKKuU5l=地咬了一口她的耳朵,「我怎麼會白白放棄呢?」

她看著我,那好看的五官突然牽動笑了起來,我愣了一下,這...這氣氛正好的說,幹嘛突然打斷啊!!

「好吧!我就再縱容妳這一次,但是,「  她本來臥躺的姿勢,突然起身往我臉頰一吻,「啾!」

在我耳旁吹氣,「讓我們的第一次有美好的回憶,可是你的責任喔」 這話一出,我發現ii8Zv==Qcm&GX5PHOWUxsB(0NIyPUdPAtw(j1mb0VesFmzu(7J我之前的大膽完全被她那口氣吹走了,只留下滿身的燥熱和一張燒紅的臉。

「回B7yWt#QFBo!L&oqq3uyrUws8azoUETfxfJ$ad_vUo-hBN=AXDi答呢?」 她挑眉問道,手指則不安份的玩弄搓揉著我,那和我臉脹得一樣紅的那雙小紅莓,「知...知道了...」 我用著極小聲的聲音回答著,她露出了平時一樣魅惑人的微笑,

「那就來吧!」我渾身顫抖地看著她爽快地脫去被我解到一半的襯衫,除了那雙稍嫌略小的雙峰,結實的馬甲線和腹肌,更是讓我嚇傻了,以前就覺得她和布靈的身uIjRo1&_G-JoL31nuBup^*lFNc5g7m%JSs9we5X2js74CGQYMU材真的很好,完全不輸偶像劇那些讓少女尖叫的男主角,但是頂多只有透過衣服欣賞,也沒有實際看過,今天竟然...竟然......。

李映楓把我的驚慌失措看在眼裡,一邊的嘴角微微勾起,手捏起了我的下巴,從下往上抬起了我的臉。

 「果然,還是我來示範? 」她玩味的眼神,另一隻手則往我底褲包覆的私密處探去。

 「嗚!別...別...」我羞恥到只能抓著她的肩膀。原本攻人的氣勢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呼!唉呀!」 她撕開那層所謂的「障礙」,修長的手指在出口附近探索、撫摸著,私密處因她綿密的愛撫而不停的發出「咕嚕」之類的水Dsi1hmE-YzDNMVgxTG($rXQLe9+tLz*gT($is8l$u(EDw(z&&m聲。

 「原來你早就在期待了?」 我看著李映楓那張寫著「抓包了」的臉,拼命地搖頭,但是我的身體完全不在意我在腦中的抗拒,反而很契合ILqu3jg2sci^uo32w#biU-HD2Y((PmlipEF!ZqPDwv#1Zi7H2o地隨著她的手指擺動腰肢,我整個人欲哭無淚。

 面對著表現出和我心情完全相反的肢體語言,李映楓似乎打開了她的腹黑開關。

 「妳這隻不誠實的小野貓!」 她手指離開了我的花園,雙手掐住我的腰部,奮力起身在我的腰間咬了一口。

 「嗯...啊...!!!」我驚叫一聲,她的齒痕就這樣印在了我的腰上, 她沒有再多說什!(B7puFK=co#=nHkUaH2Z+ZFfKc&qCCgT-ro4L)cWromgkbBlu麼,只是將她的舌頭移至我的花園下方,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固然一定會有害怕,卻更多的情緒是不希望她停下,完全...不想!

 果然,她伸出了那粉嫩的舌尖,用著濕熱的觸感挑逗著,被她這樣一弄,我因刺激一重心不穩差點癱軟,危急之下連忙抓住床頭板, 這一切的動作都被她看在眼裡,她停下動作,輕笑了一=2DHrYM+8C_m#[email protected]!k5U2V+QdA(=)[email protected]^1wq聲,那口呼吸拂過了我的花心,讓我一陣顫慄。

 「C+U0)7%V*5JeMG_X+)a&BHXn1+pOB-CbX29qr_o93XP&HtLOs+這麼快就承受不住了?」她輕柔的磁音,沙啞穩重卻又乾淨圓潤,這也是她令我著迷的地方,她的聲音彷彿春藥般,我全身開始發燙起來,我很不習慣被別人奪走主控權,卻也矛盾的很著迷於此狀態,更何奈她緊扣著我的腰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抓緊床頭板,什麼也做不了,她完全不間斷的重複的舔吮著最敏感的花核,排山倒海的快感朝我席捲而來,簡直快要把我淹沒了。

 「嗯一呼一啊3mKldDKpdM!Ssnk+qcX0kxu8_RE$=%s)+YHCNbInS_Q%aq0m6p哈一嗯一啊!啊!我...不...行一嗚一」 我完全不自主的嬌聲求饒,在被聽見了之後快感反而越加強烈,我完全腦中一片空白,就只是迎合著她的抽動,嬌喘呻吟。

 終於,在最後一次的高潮之下,我再也承受不住的倒下,李映楓反應迅速的攔腰扶助了我,讓我躺下。

 「天...天啊!李映楓,我差點以為自己要被你玩壞了!」 我勉強地露出微笑,她也笑了,原gHX&5j5nKLz1e$yfUL-!03sx!iiFPJWNciAX1ovP+xxQdel^sR本以為自己聽見她的輕笑會鬆了一口氣,卻覺得背脊一涼。

 「可是我看妳也挺樂在其中的,不是嗎?」 我心頭一驚,啊啊她的「腹黑」模式還沒關閉啊! 果然我一抬頭K^F=N6PUIo)kuf^STYC3($t%yf)G1^[email protected]#CmdzI%ae*HXECV+,對上的就是她那邪魅的笑容,瞇起眼,配上剛好的上揚弧度,我心中一陣小鹿亂撞,啊啊救命!誰來救救我?!」

 「放心吧,她們今晚不會回來的,夜晚還很長的。」 她靠著我的耳根,輕呼出了一口氣,還順勢joIxFf%Rp(%EQe*B^+ZCTGZKuxIFUyvIiMnJT6=abrxF(Asa*$往下在我背頸輕咬一口, 我快不行了,真的,我摀著我那怦怦亂跳的胸口。

 等等!我腦筋一轉,為什麼李映楓有「腹黑」模式,慕[email protected]!uop4Z17a1hQetZfxkhV0+XP+of$o!sH8PwY-Xorx&荷就不能有「騷貨」模式? 頓時,我整個人豁然開朗,我真是太聰明了!

 「李映楓」,我拋棄羞恥心,主動地環抱住她的脖頸,直接往她的嘴唇堵去。

 「唔一」李映楓原本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她很快地就回過神#+Zx59TDNdz5sOKeT&+IrzM-zp4M4wAJphhw1TL3*u(SEk3^Km,雙手撫弄著我的纖腰; 我熱情地回應著她,手情不自禁地往她的髮間深入,我喜歡她,甚至喜歡到願意為她獻出我的第一次,既然如此,我是在和我喜歡的人做,何不直接展現我自己?

 在一陣激吻之下,好不容易才分開了彼此,我用著妖嬈的聲音輕聲問著: 「李映楓,我幫你做好不好?」

 等不及她的回應,我便把她拉離了床板,待她一站好,便著手解開她牛仔褲上的皮帶,不理會她的阻止,在剝開她最後一層防線之後,我的小指細細地撫摸著她那珍貴的禁地(t%HYZQ%5M!WN7&Q3GNX=Oo!(_izcQ**w([email protected],彷彿在檢視一件藝術品般, 我在心中輕聲地讚嘆著,真的很美麗!

 忍住如雷震鼓的心跳聲,我將舌頭伸入中,逐漸的只聽得見自己的呼吸以及她渾R(qBwW0WS&AaF3Csx8t!)[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D0%+G厚又不失性感的喘氣,多麼不一樣的她,在此時完全只屬於我。

 「唔一嗯一慕荷一別....別用那裡」! 我露出得逞的微笑,心中開始興奮起來,她越是高亢地反抗,越是證mmyZ+X%0oy^I(dt#entEES)V6uxMc)HQxDW50e-y%4EB=luMN5明那裏是她的敏感點。

 「不舒服嗎?Darling?你明明都濕了一片了」 我很壞的以柔聲駁回她的抗議,小小的報復意味,接下來每2epx=KVOT2z43lubJUHdGq#NUOW#1c_8aV9qY7V5Y5UUhAObpB一下我都很賣力的特意去頂到那個點。 在細細巡禮過每處後,我才稍微放過她,停了下來, 看著她喘氣,我突然浮現了個更壞的念頭。

 「你還想更舒服嗎?」我舔了舔嘴唇,她因為我的這個動作呆住了TAACOfFk=EVY5+raX_bI1XRV%3aA%MAN^6nM4TXn3plEiOWl6h,我繞至她的背後,手指在她的穴口探路,她馬上反應過來我要幹嘛。

 「慕荷!」我對她的叫喚彷彿聽不見,性急的我直接往濕潤的裡面一滑,李映楓瞬間呼吸一滯,我用著規律的節奏抽動著,還順道撫摸著她充滿皺摺的內壁,她的呻吟也跟著我上下起伏,她被我壓在落地窗上,身體攀著玻璃,我真慶幸那片窗面對的只有一片翠綠的山巒mrEP#45(rxv)_ivlDZIFRug_lpp7=YfP4(y7eq#YzWbni3ndu!以及微微閃爍的街道燈光。

 「唔呼一呃啊」隨著她近乎顫抖的身軀,我加快加重了插抽的力道,在她一陣筋攣,我才滿足的抽出手指,看著扶著窗喘氣w%bitC7zft&scdza&kfE&Gd*[email protected]=g&n的李映楓。

她在呼吸稍平穩一些之後,那瞪向我的眼神好像Oe#zY^f!LJl^ip5P^*@#j+d7Z94Fn#85F^zw$zko8!aH3_0dem要殺人般,我還沒反應過來,她便把綁著馬尾的髮圈扯了下來,只將兩耳前的髮絲束成姬髮式,沒有更加柔美,反而是增添了一股英氣,她快步地走向我,手硬是扣抓住我的手腕,把我推回床上,

 「那...那個...對不起...我剛剛好像太超過了......」我有些後悔地低下頭,氣氛一陣沉寂,我在心中罵了自己無數遍,什麼「AhJo5Tfcpro*[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Tpfco(騷貨」模式嘛!真是爛主意!

 卻聽見了她嗤之E*V(%^XS5^$=VemwP%T6Y52c4oAf1Aq&*zG&CFcD#iuuaGfV6I以鼻的輕笑,我全身又開始發冷,一抬頭,果然,李映楓微微的瞇起眼,笑著道: 「知道錯了?」

這種情況,為了保住我甜美的睡眠時光,我當然只XzvVicWTLOeNTW^KbdwC$EcxCfWZQ+pw%wrP8tcc+q+(IVB+4Y能乖乖的點頭,卻只是聽見她咬牙切齒的一字一字說: 「那.你.怎.麼.補.償.我?」

 「咦?嗚一」唇被堵住,我們的良宵這才開始。

作者:J&J的Jin

看更多徵文

超人氣的女同志PPL情侶兔女狼蜜月系列影片來啦!兔女狼在5月24日登記結婚之後,搭乘同志友善的航空公司加拿大航空,前往加拿大溫哥華度蜜月。一起來看她們的專欄文章以及超閃的系列影片吧!

「真心話大drunk夫」邀請彩虹光譜上不同性別取向、不同身份性別的彩虹家族或是LGBT支持者玩「吐出真心話,不然乾掉一杯shot」,展現彩虹成員的多種關係樣貌。多元樣貌的關係與身份之下,愛就是愛,份量與感情不會因為性取向或性別身份而有所不同。

30秒註冊,馬上看「真心話大drunk夫」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