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那發生在,那個不平凡的夜晚—我在「Free Pub」的吧檯座椅上瘋狂地啜飲著雞尾酒,看著一群人站在燈舞下搭肩唱歌跳舞,今天是三個同學的聯合慶生會,身為其中一位的朋友,我雖-pr%rn7%i)$ciYUNLqD1(%SUn1yIcDqy_nJlCKIU0ANKE^0R+v然不是很喜歡這種場合,但還是來了。

我看向被圍著團團轉的李映楓,正好對上她清澈的雙眼,她彷彿看見了我的不悅,和旁邊環住她的女生們講了幾句,見女生們悻GKuOVki9eL1#*A2_AfLD-M+HVO7(_=35hsB_pn4A_DybD4#RKF悻然地放開了她,並讓開了一條路,李映楓朝我走了過來。

今天是她的生日,她卻仍是一貫的外面是牛仔背心,裡面是捲起七分袖的白色襯衫跟鴨舌帽下俐exp*81v-)uR7(QKkdJPnHN=u&d0kV01$cj#[email protected]^q落的馬尾,雖然不出乎人意料,卻頗有她的風格。

「慕荷」,她湊近我,我故意忽略從她頸間傳來的熟悉氣味,撇過頭,「幹嘛?要什麼酒我跟酒保說」彷彿看出我的小小吃醋,她笑開了,「我們出去吧!我快喘不過氣了。」我跟著喝了微醉的李映楓從Pub走了出來,沒人注意到我們溜了出來,晚風輕輕地吹拂著我們的臉,因為剛剛的豪邁叫酒,看著月亮總認為它有兩個。幸好,走了不少路之後,我才終於有辦法清醒地看著我身旁的這個人,帥氣的側臉,有些迷茫地望著遠方,彷彿是k1EthNROMXQWrg!2kg3PidzQoAiv)F!Gk1ax0NHZ%*8C#eqKvH在思考,又或者是放空,我永遠猜不出是哪一個,因為那雙眼睛,即使是在發呆,卻總是如此迷人有神。並肩走著,我癡癡的盯著她的臉,心想著怎麼會有一張如此令人心醉的面容。

「怎麼了?」她突然望向我,那烏黑的瞳孔望進了我的雙眸,令我猛然一驚,

「沒…沒事!」我連忙收起那曾被形容成花痴的傻笑,想掩飾我剛剛的思緒,她表情雖然滿是狐疑,卻仍cBO8zJ+TN&4#23Sys+X$b*pgj^!RKwdrOD9bZ5eGTprkGI1ZqQ是轉回了頭,

風將專屬她的氣味吹了過來,那麼具安全感又浪漫,我貪婪地嗅聞著,多想把它占為己有,忍不住朝她湊近,「慕荷。」我一驚,原本想著是不是自己的行為4v6xXU&V$=^D$yfW(53%tJPKnL&+nMo^fMwl2tqoFdPhxz&$Eo曝光了?!只是見她微微勾起嘴角,

「謝謝妳,那張手作卡片。」她的微笑,伴隨著柔和的月光,映入了我的眼簾。

「啊—那個沒什麼……」明明該開心的,我腦袋看見的卻是她對著別的女孩d)iUw(a2g+A_y-IwvI%(nfR-_ECV%T!*s-WiGI%leW84xB4*fE笑的模樣,就想說些什麼,卻開不了口。

緩緩地走到宿舍,我看著白色的走廊,腦中揮之不去的還是那個我以為只在我面前展露的燦爛笑容,我低頭看向她那雙手,看似厚實且溫暖,抱著一絲絲想嘗試的心情,本來我自認已經醒酒的腦袋,X2kjC^OcNGF47QbcrbOB=)0XJvF3g0uFJ==5no#[email protected]_EEHN8Q又不禁昏沉了起來,情不自禁的牽住她的手,一觸碰到陌生的掌心,她彷彿被電流電過般,突然一震。

「慕荷!—」

「拜託,今天就好…」我看著前方,不自覺的用著甜軟的嗓音請求著,

她嘆了口氣,順著我握著她的手。

我們走到了房門,她伸出另一隻空閒的手掏出鑰匙,她彷彿看出我還是喝太多了XID^xlK)+_L#O2TUJB_tVeSkIHz!2Y^V4pSm1ptAsyo7Ny^*8y,便扶著我走了進去,讓我雙手攀在她的脖子上,邊替我脫下那雙黑色高跟鞋。

「慕荷,你等等給我趕快去洗澡睡覺—」話還沒說完,我竟循著那氣味,在酒精的作用下,不由自主的往她的頸間落下一吻,李映楓愣了一秒,反射性地用著最大的力氣推開了我,我硬生生地撞向了牆壁,本O+W39D8jeb++RFQo4Zn!zZF&6Er!5e^$lLNtN0U7mWa^Fo6JC^以為會迎來她怒吼的我,緊閉著眼睛,淚水從我眼眶中潰堤,模糊之中,她把我壓上牆,猛力的—往我的雙唇強吻了上去,甚至用著充滿貪婪的力道吸取著我的氣息,使我幾乎無法喘息,充滿溫度的舌尖在我口中肆虐著,她的氣息包圍著我的呼吸,那一刻,我才體會到,天地間只有彼此,原來是這種感受。

我們跌跌撞撞地邊互吻著對方,邊進了臥房,李映楓大力地關上了門後,我又被壓上了牆,她的每個吻之間只間隔了不到一秒,滿是繭的手指撫上了我的雙頰,粗糙的觸感摩娑著我,我順著她從背後向前攬住她那厚實的肩膀,在多次的激吻下,我湊近她的耳旁,軟綿綿的說道,「手離開我,親愛的,」趁著她垂下手,我伺機替她脫下背心夾克,她也沒有愣著,零誤差的在我脫下她的夾克之後,伸手扯開我小禮服的拉鍊,我則[email protected]+sG)o2$&)S7j_OnBA9(*[email protected]!Y(V_bAhtpmy1omt7E%是邊吻著,邊將她推倒在床上,伴隨著酒精,她的氣味就猶如那香醇的陳年紅酒,性感得令我如痴如醉。

我離開她的唇,用著跨坐的姿勢,往她的頸窩間進攻,她的喉頭發出了微微的SkLlP)IaWb4R&HKp=#NhG11)p5ELL=1U#iI)!kIq8Fag7e-$kL呻吟和喘氣,雙手則是剝開了那近似碎片的小禮服,撫摸著我的腰部;我把她襯衫的鈕扣一顆顆解開,用著半是輕咬又半是吮吻的方式探索她的鎖骨。

「慕—荷!嗯—」她渾厚沙啞的嗓音,在我耳中彷彿催情劑。

「呼—看來妳很喜歡不是嗎?這種位置—」我彷彿完全變了一個人,揚起調皮得逞的dCA#I)rfQ07urtR8yf+h^n7%X%GkrxsO6)[email protected]!^4Rf5c=語氣,在她耳畔輕喃著,她上一秒還似乎很享受在下的位置,下一秒,攻守交換!

「妳說呢? 小野貓—」她的沙啞逼近了恐怖的極限,彷彿小懲罰般的輕咬著我的耳垂。

「才放縱妳一會兒,就想爬到我頭上來了?」說完,又用著雙唇封住了我的,邊解開了我身上殘存衣物背後的扣帶,我不是會任憑主控權奪走的人,即使頭GV!ibw#L&uRwk#3kxxsX$uVu#(aYN)VL%AusMtY4TE^&hUneVo腦早就熱得昏沉,一使力又趁機把她壓到底下。

「嘿嘿!」我甜甜的笑了笑,毫不猶豫地褪去那件礙眼的最後一道私密防線,

ta*dgesNUE9yPWLODkd4EE!rBP1tdgF%h+0^g^Bpa*[email protected]就是爬到你頭上。」我在她鼻尖落下一吻,「有這個大好機會」你說,我模仿著她,也小力地咬了一口她的耳朵,「我怎麼會白白放棄呢?」

她看著我,那好看的五官突然牽動笑了起來,我愣了一下,這...這氣氛正好的說,幹嘛突然打斷啊!!

「好吧!我就再縱容妳這一次,但是,「  她本來臥躺的姿勢,突然起身往我臉頰一吻,「啾!」

在我耳旁吹氣,「讓我們的第一次有美好的回憶,可是你的責任喔」 這話一出,我發現我之前的大膽完全被她那qxKcX#K$^[email protected]&ETjNoiHf5eax^[email protected]口氣吹走了,只留下滿身的燥熱和一張燒紅的臉。

「回答呢?」 她挑眉問道,手指[email protected]+^QoJ6W!iY#E4Brgu*[email protected]==uZn!GT(^EI^hJsIHY$則不安份的玩弄搓揉著我,那和我臉脹得一樣紅的那雙小紅莓,「知...知道了...」 我用著極小聲的聲音回答著,她露出了平時一樣魅惑人的微笑,

「那就來吧!」我渾身顫抖地看著她爽快地脫去被我解到一半的襯衫,除了那雙稍嫌略小的雙[email protected]*!=3#egkpdIpEr6NfZqIY%WzOnO=etjq!1KX6%bp峰,結實的馬甲線和腹肌,更是讓我嚇傻了,以前就覺得她和布靈的身材真的很好,完全不輸偶像劇那些讓少女尖叫的男主角,但是頂多只有透過衣服欣賞,也沒有實際看過,今天竟然...竟然......。

李映楓把我的驚慌失措看在眼裡,一邊的嘴角微微勾起,手捏起了我的下巴,從下往上抬起了我的臉。

 「果然,還是我來示範? 」她玩味的眼神,另一隻手則往我底褲包覆的私密處探去。

 「嗚!別...別...」我羞恥到只能抓著她的肩膀。原本攻人的氣勢頓時消失得無影無蹤。

 「呼!唉呀!」 她撕開那層所謂的「障礙」,修長的手指在出口附近探索、撫摸著,私密處P1!y&b2d3qh79y94-x__IMFk$cgzI6P5#Lsv#ol8qc3-uQUQ=i因她綿密的愛撫而不停的發出「咕嚕」之類的水聲。

 「原來你早就在期待了?」 *orH5mtueSEVbzQ(CTvv(WmQBv23Sl*n%_u6F*3OBXGAzx*y6*我看著李映楓那張寫著「抓包了」的臉,拼命地搖頭,但是我的身體完全不在意我在腦中的抗拒,反而很契合地隨著她的手指擺動腰肢,我整個人欲哭無淚。

 面對著表現出和我心情完全相反的肢體語言,李映楓似乎打開了她的腹黑開關。

 「妳這隻不誠實的小野貓!」 她手指離開了我的花園,雙手掐住我的腰部,奮力起身在我的腰間咬了一口。

 「嗯...啊...!!!」我驚叫一聲,她的齒痕就這樣印在了我的腰上, y7IZjlSP%#)lSw&akVUzHyfQTx^BDC2ZpT2YTz-x_XBKE9+X1#她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將她的舌頭移至我的花園下方,我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固然一定會有害怕,卻更多的情緒是不希望她停下,完全...不想!

 果然,她伸出了那粉嫩的舌尖,用著濕熱的觸感挑逗著,被她這樣一弄,我因刺激一重心不穩差點癱軟,危急之下連忙抓住床頭板, 這一y=C7w4$I6tb)gs%mD5a8x*(kX0nG1Zox5_wnagmfVQJxMbV$!(切的動作都被她看在眼裡,她停下動作,輕笑了一聲,那口呼吸拂過了我的花心,讓我一陣顫慄。

 「這麼快就承受不住了?」她輕柔的磁音,沙啞穩重卻又乾淨圓潤,這也@YIjV&zch=XS1#IJfHd3C8o1DAiaNw9WC2qvCt5W81)yKepAx7是她令我著迷的地方,她的聲音彷彿春藥般,我全身開始發燙起來,我很不習慣被別人奪走主控權,卻也矛盾的很著迷於此狀態,更何奈她緊扣著我的腰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抓緊床頭板,什麼也做不了,她完全不間斷的重複的舔吮著最敏感的花核,排山倒海的快感朝我席捲而來,簡直快要把我淹沒了。

 「嗯一呼一啊哈一嗯一啊!啊!我...不...行一嗚一」 我LdHLS)[email protected]($M1sD=D9IO(brMli^8Mn完全不自主的嬌聲求饒,在被聽見了之後快感反而越加強烈,我完全腦中一片空白,就只是迎合著她的抽動,嬌喘呻吟。

 終於,在最後一次的高潮之下,我再也承受不住的倒下,李映楓反應迅速的攔腰扶助了我,讓我躺下。

 「天...天啊!李映楓,我差點以為自己要被你玩壞了!」 我Sg*t+_v*TZFXdZan*$Z+!tLIIDJh_yH0cnuYfR!porsS1lY1o4勉強地露出微笑,她也笑了,原本以為自己聽見她的輕笑會鬆了一口氣,卻覺得背脊一涼。

 「可是我看妳也挺樂在其中的,不是嗎?」 我心頭一驚,啊啊她的E075H8U4k-GfWDa=JKjhna2zV!HQ+xo=Tib1fVNdDxE-6!tRSF「腹黑」模式還沒關閉啊! 果然我一抬頭,對上的就是她那邪魅的笑容,瞇起眼,配上剛好的上揚弧度,我心中一陣小鹿亂撞,啊啊救命!誰來救救我?!」

 「放心吧,她們今晚不會回來的,夜晚還很長的。」 她靠著我的耳根,輕呼出了一口氣,還順勢往下在我背頸輕咬一口, 我快dL!z^qfT4hS+LF4bz9HN3dYT*X(cz4BUbOE3dzE2NpCPu(=&Q#不行了,真的,我摀著我那怦怦亂跳的胸口。

 等等!我腦筋一轉,為(b+I$PD4OkMb#qzsD&&^Tm0T8k#qV-Ilr$*eZXJTrDW-hG2nJz什麼李映楓有「腹黑」模式,慕荷就不能有「騷貨」模式? 頓時,我整個人豁然開朗,我真是太聰明了!

 「李映楓」,我拋棄羞恥心,主動地環抱住她的脖頸,直接往她的嘴唇堵去。

 「唔一」李映楓原本有些不知所措,但是她很快地就回過A2rEx6$POtbt)iO3TumP6QkIAgXjr1k-UrvKwBND_yujo3yg%j神,雙手撫弄著我的纖腰; 我熱情地回應著她,手情不自禁地往她的髮間深入,我喜歡她,甚至喜歡到願意為她獻出我的第一次,既然如此,我是在和我喜歡的人做,何不直接展現我自己?

 在一陣激吻之下,好不容易才分開了彼此,我用著妖嬈的聲音輕聲問著: 「李映楓,我幫你做好不好?」

 等不及她的回應,我便把她拉離了床板,待她一站好,便著手解開她牛仔褲上的皮帶,不理會她的阻止,在剝開她最後一層防線之後,E!jaMZRPUMQjs=M&0+nhpFzn2Do^frYD%[email protected]我的小指細細地撫摸著她那珍貴的禁地,彷彿在檢視一件藝術品般, 我在心中輕聲地讚嘆著,真的很美麗!

 忍住如雷震鼓的心跳聲,我將舌頭伸入[email protected]&h^(U1w+(W8&DPO%(f+M&$=3(tb&9中,逐漸的只聽得見自己的呼吸以及她渾厚又不失性感的喘氣,多麼不一樣的她,在此時完全只屬於我。

 「唔一嗯一慕荷一別....別用Q5I-eOqDhD5crKjQMG2LR=5X46du4Gms)xZI_Wsqy#_xCeOA1=那裡」! 我露出得逞的微笑,心中開始興奮起來,她越是高亢地反抗,越是證明那裏是她的敏感點。

 「不舒服嗎?Darling?你明明都濕了一片了」 我很壞的以柔聲駁回她的抗議,小小的報復意味,接下來每一下我都很賣力的特意去頂到那個點。 在細細巡禮過每處後,我才稍微放過她,停了下來, 看著她喘氣,ZBjEZ_FE62F6zjsHl^W$7K^[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P我突然浮現了個更壞的念頭。

 「你還想更舒服嗎?」我舔WT5Rb-X0oTXQ1DB6Rf$heL%k5xUM%pi9kY67WLuvaxBMYum(WA了舔嘴唇,她因為我的這個動作呆住了,我繞至她的背後,手指在她的穴口探路,她馬上反應過來我要幹嘛。

 「慕荷!」我對她的叫喚彷彿聽不見,性急的我直接往濕潤的裡面一滑,李映楓瞬間呼吸一滯,我用著規律的節奏抽動著,還順道撫摸著她充滿皺摺的內壁,她的呻吟也跟著我上下起伏,1Z87#(eE9jsTo6s0DC6iwmdZI&n([email protected]她被我壓在落地窗上,身體攀著玻璃,我真慶幸那片窗面對的只有一片翠綠的山巒以及微微閃爍的街道燈光。

 「唔呼一呃啊」隨著她近乎顫抖的身軀,我加快加[email protected]&lsyU4ML&V5H2BBfW#8S3!el62_U*Mk3*1*c^jLSFwm53重了插抽的力道,在她一陣筋攣,我才滿足的抽出手指,看著扶著窗喘氣的李映楓。

她在呼吸稍平穩一些之後,那瞪向我的眼神好像S&G)u4sFwkqp7y4biVC94pq!fFweGQF0rk+29tVIc(2k(ODeW(要殺人般,我還沒反應過來,她便把綁著馬尾的髮圈扯了下來,只將兩耳前的髮絲束成姬髮式,沒有更加柔美,反而是增添了一股英氣,她快步地走向我,手硬是扣抓住我的手腕,把我推回床上,

 「那.gm5rhpOFYvC#IBV*=P1mQfS6Wi6z3^EzkbUR)8VUqC(wk5vds&..那個...對不起...我剛剛好像太超過了......」我有些後悔地低下頭,氣氛一陣沉寂,我在心中罵了自己無數遍,什麼「騷貨」模式嘛!真是爛主意!

 卻聽見了她嗤之以鼻的輕笑,我全身又開始發冷,一抬頭,果然,李映楓微微的瞇起眼,笑著道: 「知道錯了m=CqnBKz39WU6U5mm!e$_!buB-exy_$VMYyCfraXzRk&S4t8H=?」

這種情況,為了保住我甜美的睡眠時光,我當然只能乖乖的點頭,卻只是聽見她咬牙切齒的一字一字說: 「那.你8&sJmM$G^RFRS8QgyQ(9wyWsWtkFu+3O8FAZ8Kk$YPMdNnWETX.怎.麼.補.償.我?」

 「咦?嗚一」唇被堵住,我們的良宵這才開始。

作者:J&J的Jin

看更多徵文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