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我喜歡她的長髮,及肩,黑得發亮的長髮。喜歡到17歲的記憶,只剩下她長髮的背影。

那是乾淨的年紀,和每個人愛戀初次萌芽時一樣是那般的青澀。我們擁抱,我們牽手,但我們從來不說愛,我們都明白彼此爛在心底的答案會是某種催化劑,催化感情的升溫,或者彼此的破碎。但我是自私的,自私的人渴望安定的擁有,一個真實的親暱,或者實名的關係。她不知道她在耳邊細碎的呢喃,還有靠在她柔軟stbbUgoSzIYe*R(Q3f+mL5fYh8qmLCddpgYx*hZtesrkP15RC9肩膀時飄散的髮香,以及眉間到唇珠的好看角度,都慢慢侵蝕著我對她友情界線的理智。

一個人要花幾分努力才能壓抑澎湃的情感?

她牽起我的手,她怎麼能如此平靜的牽著我,我看著她的眼睛試圖望進她心底,但什麼都沒有,她眼裡只有秘密。


(圖/彼岸桌面)

「妳在牽起我的時候,妳在想什麼」?我以為我這麼問了,但這句話結果只是不停的繞在心底,最後和那些說不出口的陪葬品一樣死掉。也許就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那些死掉的話語是強而有力的,在對她的情感日漸增生之下越發茁壯,恨不得頑強地從喉間脫口而出。在LINE還不普及的年代,我敲打著鍵盤,看著螢幕的那串字點擊發送,像是明知葬送,卻仍撲火的K_c-1z5DRKx#gkmM*0_ZFUslqm+a7+O+rcm)w(y7irUeu)-PDJ飛蛾問了她:「所以,我們什麼關係?」

「所以,我們什麼關係?」

「你希望我們什麼關係?」

「情人?」

「不是早就是了。」

「不是早就是了。」看著螢幕這麼顯示妳回應的對話框,在那瞬間,有著什麼在瓦解彼此的保留,內心瘋狂旋轉般跳耀,這是不是就是愛,不再只是單方面的猜疑捉摸,這是不是就是愛,對於17歲的夏天,那是如此的美好燦爛,擁有17歲的愛人,17n$HK0j8L%#7Q)Fn7dnAP2L^kPm([email protected]歲的她。

但是為什麼呢,美好的事物對於人們總是如此匆促,例如我們的擁抱和親吻即便再久都無法滿足過剩的慾望。在一切都穩穩的,我們以為所以談及的未來都有自信去實現時,什麼aA(iIU0=IHxZSq^w+j+s0ZBp9aj%[email protected]#%Q0s&0k3ah4yJ^3l%又都壞了。一切步調都來得太快,而我什麼都還來不及準備去面對,18歲的生日那天,我許下之後的每一天都可以越來越好、我會越來越快樂的,但老天一定沒有聽到我的願望,我想祂是怪罪我愛上一個女孩,和我一樣是女孩的女孩。

我看著坐在我對面的愛人以及她身旁的她父母,媽媽坐在我旁邊但我不敢看她,我聽見她在哭,爸爸和老師在爭吵但我聽不見他們說什IEPZ5GPV)+$W-61V$5hQ^&hwa9hV-H)WtkQl_pi%N7Qn-&Cc=x麼,我不想聽見,在那一刻我多麽希望自己是個聾子或是啞巴,這樣一來我就可以有理由逃避了,但我不是。我仍舊必須去接受他們給予的怪罪還有他們的譴責,卻沒有人過問我們的感受我們的心情,他們只是強力哭喊他們的失望,我不知道我做錯了什麼我只是討厭這樣的我自己。

到了晚上的時候,我打給了愛人希望她可以聽聽我壓抑的快爛掉的眼淚,但接起的卻不是她而是她媽媽,她說都是我的錯,都是我害她女兒變成這樣,她希望我和她女兒可以不要再見面了,她說著說著便哭了,我的眼淚也不受控制地不停掉,眼淚溢滿了耳朵,我終於成了聾子聽不見,身邊的人都在為此哭泣,但我沒有資格去談論悲傷,我是個有罪的人。8hLE8are2MNj-AW(z881g#[email protected])HZ6*kEHUtCLj%jRTd2#qC我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不斷想著《逆女》裡的那句話:「我們沒有傷害別人,為什麼他們要傷害我們」,那是清清最後對丁天使說的話,隔幾年清清就自殺了,我閉上眼讓自己藏進黑暗,多麽希望自己也可以就這麼睡下去,別醒來了。

  「她的黑裙子,我的黑裙子,被燙得筆直尖銳的摺痕,如同一個女生與另一個女生之間,一百道等待跨越的界[email protected])C4txu_&zetcHPR4&bNW8FIo*X%$QUT98+N8S1OLuz(E線。」

李屏遙在《向光植物》裡我最喜歡的一句話,那已經是好久好久的以後,在看到這句話時,我只想起她。


《向光植物》。(圖/Readmoo電子書)

我們跨越那一百道界線,在那個同志愛戀還不怎麼接納的年代我們相愛,這是多麽不容易的事,^HLU*[email protected]&mR8mP2czbIW&Z8yPmq=MKBf#=WZ然而都還是結束了,在那之後我們不說話,還是見面,卻不再彼此交流,她不再面對我。

幾年後她把長髮剪了,俐落的短髮像是某種指標性的標籤,看見她臉書的頭貼R1oP_B(!HJoqSovJLCdzM*Dy(E0$Adpo4QpUNmOK6%NU9rSQNP,我多希望自己能夠像老朋友般,問候著為何剪了去長髮,在打了又刪之後,卻索性關掉視窗,然後在心裡嘲笑自己的沒用。

妳把長髮剪了,連帶我們之間的感情。

作者:許默

「真心話大drunk夫」邀請彩虹光譜上不同性別取向、不同身份性別的彩虹家族以及LGBT支持者玩「酒醉版賓果X真心話大冒險的微醺遊戲」,遊戲規則「吐出真心話,不然乾掉一杯shot」,展現彩虹成員的多種關係樣貌。多元樣貌的關係與身份之下,愛就是愛,份量與感情不會因為性取向或性別身份而有所不同。

30秒註冊,馬上看女同志情侶X&S、女同志情侶簡琳&刺刺、跨性別男性何星冉&女友凱畢的真心話!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Han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