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AfterEllen)

迪卡(D card)上時有創作文,但這篇親身經歷的掰彎異女記,激起了拉拉[email protected]#(W8yCoFI4YtU(N3Dslm03F-cxs0)@G3dpCqReIim3DZ6們的信心,再次證明朋友也能變女友、直的能變彎的、夜店也能追到好媳婦,只要好好宣導性向流動的可能性,相信大家都能成功脫魯,不過,前提是對方要對妳有意思,不然真的會被上手銬呀~


(圖/Pittsburgh)

原po是一名T學姊,原本和學妹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直至情愫加溫,曖昧讓人TO9wDhW(ny4muyZfS%1Kyk0zcl*XuiG3%(w6yt5ROURCOKBrP(受盡委屈後,終於在衝動下在夜店裡與學妹告白,而且激情也沒少,直接先吻了幾輪後才說:「欸,當我女朋友。」


(圖/The Advocate)

女主角以為自己在演「霸氣總裁逼我嫁」,甩甩頭後斷然拒絕,但是又與內心的情慾拉扯,明明喜歡原po卻無法突破性別的關卡,而原po也苦惱自己破壞了彼此友誼的平衡。所幸經過她三寸不爛之舌的勸說,女主角終於答應交往,原先設定交往到原po畢業後為止h=$**n8WFCGBjVDlxw-w-(ypdKU$elvwXnB+8H32W2(x^78#Az,但這對女女情侶如今已交往七個月了,原po畢業後也沒分手,這不是勵志故事是什麼?

拉拉們來看看原文吧!

「Her answer turned out to be yes.」1

「欸,當我女朋友。」有點輕浮地撩著她的髮絲,夜店裡閃爍的燈和酒精讓人有點暈眩,而那是故事的開端。回想起來可能略顯隨便,但她不知道我故作輕鬆的問句,其實參雜了很重比例的緊張。直至現在#rba6a6SN(r9rV8)gD$3WV0h$aozKTzs9s^@[email protected]&cX0yj-我仍記得,當時自己有多害怕失去這傢伙。要從好友跨越到情人,好難。

「要不要啦?」我笑著。

『妳一定要現在問嗎?』

她微微一笑,又喝下一杯酒。逃避了。

「妳很困惑,怎麼他媽的喜歡上女生是吧?」

『我就不是同性戀啊!』她又笑了,飄開眼神。

妳笑起來真的超迷人,妳知道嗎?真討人厭的話,性向太FJ52Xfa1kdSd1F8-v6ezsi=Dh*(qrQZD_7MPtN586jlOKh_P14難了,我不懂。於是我不讓她做多餘的解釋,再次吻上她。一直是彼此滿buddy buddy的存在,不可或缺的好朋友,也不知道是從哪時候開始,曖昧佔據了我們之間的空隙。

剛注意到這樣的變質發生時,我不敢做太多揣測。只是一直很zF^[email protected]+D%!ve^NiFJkvT6mnv6cwR5Z=Y(SLiTPe^=mTC2需要個人空間的兩個 人,開始幾乎天天形影不離,手機的對話紀錄也常常不間斷。那陣子適逢我手機壞掉,常常聯絡不到我。隔了幾天終於借到二手手機後,先回了她的LINE:

「欸欸,我有手機了,哈哈哈哈哈!」

「終於!!!」

「妳一直不回我訊息,我都要變自閉症了!!!」

「我好高興喔,我不知道怎麼表達!!!」

「我是妳的手機成癮症喔?太誇張了啦。」我回覆。

『因為平常真的沒有人跟我聊天啊!』明明是她自己不愛回訊息。我覺得我們好像怪怪ST0Jw7&hDN6y*hJdKNDKvQ^bWt&^[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的,但我說不上來。應該沒事吧,就是很好很好的好朋友吧。

「欸等下下課妳要幹嘛?走我們出去玩。」我抓住她的背包,晃呀晃的。

『妳不是剛剛說要去讀書?』她回答,『我要回家耍廢。』

「不要了,」我說,「天氣超好,我們騎車出去晃!」

那天說走就走,(c%%qf-^+Xt3W22sxoOTRkpqerNRcw813u$Erjzok!1B6m6rdp我載著她一路騎了好遠,一如往常的話題不間斷,不同的是,我開始在意起她和我的距離。好像有點近?她的頭幾乎在我肩膀上,停紅燈時,我的手也很自然地放上她的腿。後來換她載我,停紅燈時她往後靠在我身上,我輕輕摟住她的腰,側著頭和她說話。我繼續裝作不知道這些改變,深怕顯得自己太多疑。我是T,她又是標準異性戀,一定只是把我當女生好友吧?

接連幾天我們每天都見面,用各種千奇百怪又看似合理的原因,儘管兩人都是相當需要個人空間的個體。

『欸,我們去吃宵夜,陪我!』她LINE我,我說好。

「我洗髮精沒了,想去家樂福逛哈哈阿!」她LINE我,我說我也要去。

『欸我心情不好,陪我晃晃。』那天我LINE她,說我去接她,十分鐘後見。她說好,騎車小心。那陣子因為同志婚姻鬧得沸沸揚揚,每看到一則新聞我便撕心裂肺,因此心情真的很差,不過其實,我LINLZ=#@NcKkjvOncJun%[email protected]*2mq%ydsO(zms*$=t3NE她更大的原因只是想見她。

我載著她去海邊,一路上沒什麼交談。在海邊她很可愛的把腳埋到沙子裡,然後動彈不得。

「這樣我如果突然強吻妳,」我動著歪腦筋,「妳躲不掉吧?」

『吃屎啦妳!』她一邊笑一邊掙脫沙子。我那時候想,她那個笑容,真的有夠可愛。

之前關係還很單純時,我常鬧她說妳那麼正,讓我親一口,來陪我睡覺,我給你錢喔。當時當然是開玩笑,但這次我突然有點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在講玩笑話了。後來那天我只有摟一下她的腰,手還不敢多作停留,很快就收回來。載她回去後,還在她家樓下聊天到很晚才回去。我發現自己捨不SS6GxhD+a%j#+u&_!YT^v4OOams*u2eqWKtryd$b2(PYuzOg()得走。

再接下來,我們好一群朋友約去夜店玩。她白天時嗆我:『欸妳如果抽那麼多菸,嘴巴臭欸,怎麼喇機?』

「啥阿,哪有人要跟我喇機,妳要嗎?」我刻意挑釁,「要的話,我今晚帶牙刷牙膏去夜店阿,哈哈哈!」

『帶牙刷太狂了啦哈哈啊哈啊!』她的回答?就這樣?不知道是否是我太敏感,我總覺得她跳掉了很重要ZJR(c$)^pez=bzLB+4PFPvfQpz$_Ax75P9Gd*hpgY$DD!q*Sio的問句。所以我又說:「欸,不是阿,不要就說不要喔。妳不回答,我當作妳說好喔,我是不會客氣的。」她還是對這個問題避而不答。不正面拒絕,也不正面接受。我更忐忑了。

到了晚上,她很漂亮的赴約了。我們倆個都算會喝酒,所以幾杯調酒下肚後,夜晚才正式開始。「欸,」我主動,「親一個。」她笑著,卻仍舊避而不答。而儘管看似迴避了的她,整個晚上卻o#IQdoFy&O-l0tXIclcgJqaJZ%d7FRKQ2pWv_8j#JVVeN8Clpt也幾乎都在我懷裡。我略略傾著身子靠近她的臉,她躲過。畢竟是一群朋友來玩,所以又經過幾輪social後,我才又繞回她旁邊,她和我對到眼。

『幹嘛?』她笑著看我,眼裡滿是嫵媚。

「親一個阿bI-mDV+tm1(#TPMqJBKkQ_G^Pqpk2gRNyaEPda!6gDCdNppUwe,為何不?」我又說,同時手抬起她的下巴。她沒有拒絕。後來又吻了她的唇好幾輪,時不時把她抱入懷裡。其中一次輕輕地吻她,她抓住我領子將我拉近。我知道她沒醉,但這一切代表什麼?

「欸,當我女朋友。 」我覺得夜店告白超爛,但我忍不住脫口而出。後來醒酒後,我載她回家。在我離開前,她說她也不確定自己對我的感覺,不想要太隨便地給我答案,怕自己搞錯了什麼造成傷害。我說不會有傷害的,妳可以選擇當我女朋DaRSw8=PO39i33vMi_1cLWO8rE0WjU8O4dehJ7hgDz!Z+$%&rv友,或回去當我的好朋友。其實我那時說謊了,我真正想說的是,不要考慮了,我要妳當我女友。

最後她慎重的考慮了一整個禮拜,這整整七天,我感覺得出來她對我、對自己都很為難。她有時會見我,有時卻躲著我。躲著我時又多半顯得憂鬱。而我看出來了,她D!+s$uJYXBM2%[email protected]#ej1tAy3)[email protected]&(r8t1Yhtvb喜歡我。

『我覺得妳知道答案。』其實她的臉上有剛哭過的淚痕。

「當朋友嗎?」我故作鎮定。

她搖頭,『我沒辦法這樣子跟妳當朋友。』

「那過來我抱,好嗎?」我說完。她慢慢靠近我,然後抱著我大哭。

「我知道你喜歡我,我真的知道。」那刻,她拒絕了我。我想知道原因。

--------------------------

對,會有第2集,畢竟這女子現在4我的老婆大人。

我不會富姦的,我只是現在真的想先睡了而且已經好長了XD

 

「Her answer turned out to be yes.」2

從那天夜店的「當我女朋友」,到一週後的『我覺得妳知道答案』,等待的過程其實很難熬,我們時近時遠,我清楚她難熬著性別的問題。而我最難熬的大概是在於,在這一週內我越來越確定她喜歡我,卻一直別無他法能幫ULHz5q^iT#e0MdM%Kx_E5=Fg#bgE#8#[email protected]*4f4bb3N她跨越同性的那個門檻。

那陣子我每天晚上都重複著這首歌:「總有些話是不能提,怕你會掉入選擇題,我把情感自私的那一面,隱藏在黑夜裡」,有時候我也想,是不是當初不要讓她知道我對她有意思,我們就能繼續裝作相安無事?是不是我們可以不D^Mcq^vZlzqkI=(TatcrGY+g6qMmrmzbnp427neCB24WgNRhhU要破壞這平衡?有時候我質疑自己太過自私才會問她要不要當我女友,讓她回頭去當異性戀是不是比較體貼?

「妳在幹嘛?」早上我一Fim$FRt3kLtE^HE-5-KHxz&YeE4*&&EyK7!XXK(o!07IH&7VCF邊哼著歌,一邊LINE她,其實有點不習慣,這幾天沒有人找我到處晃晃。『沒阿。』這句話回傳時已經隔了幾乎半天以上。怎麼可能沒。怎麼可能。本來無話不談分享心事的我們,竟衍變成彼此心事的原因。我很自責,也很無奈,總覺得那天的告白好像真的來得有點太衝動了。

夜店完的周末她去台北玩,回來時坐夜車,約好了我去客運站接她。先載她回我家,再讓她騎自己的車回自己家。到我家門口時,她拿出一個蛋糕說是剛好買的,給我。我滿心疑惑,哪裡來的剛好?本來想笑她,但想說還是維護一下她少女的尊嚴好了,就草草說了謝謝,然後趁機pcE!u*k$+WN!PbyUCYP6Pw(4eZOF3-n_AzAJL=76$U2B+EKece又親了一下她的臉頰。

「怎麼樣?」我再次用開玩笑的語氣掩飾,

「要來當我女朋友了沒?」

『不要啦,妳很盧欸。s7d0-7DbMZ72G^T3$yHo98#PguZxR+3m5k!C_5f(mDeHLFXMzY』她坐上自己的摩托車,打了我一下。我又摟住她,不讓她走:「不要就算啦,也可以不要給答案阿,我們維持這樣,哈哈。」

『不可以那樣啦,』她靠在我肩膀,『這樣很像在玩妳,我不要。』

「沒關係啊,」我說,「我知道你沒有在玩我就好。」

『很煩欸,我真的不要這樣,我要走了啦!』她說,我點頭,掰掰。

「欸欸!等一下!」我又拉住她,她回頭,我再次深吻了她。

『到底幹嘛,我要回家了啦。』

『再讓我想啦,妳不要逼我。』

她整個人都好燙,好可愛,真不知道是誰在玩誰。

「如果妳真的要拒絕我,就不要跟我說答案了,好嗎?」

我難得誠懇,「我不想聽到我不想聽的答案。」

『好了啦,』她發動機車,『我真的要走了。』

咻—的一聲,她騎離開我家的巷口。

「ㄝ...那個,你該不會在哭吧?到家了跟我說一聲喔!」她回我說到了,要去洗澡了。感覺逼問她也不妥,但我真的很[email protected]=Y6A9MyUgN5sV4Ptbpgeq3hzeAELqP-7sKxy擔心她,所以等她洗完澡後才又傳了訊息:「妳洗完了?還好嗎?」

『妳早點睡啦。』安安,妳的回覆可以再答非所問一點。

「...我去找妳,10分鐘後下來。」那我也要答非所問。

『不要!』

『不准!』

『不要鬧喔,我會生氣。』

「妳在哭嗎?」我一邊用訊息詢問,一邊拿了鑰匙要騎車。

『沒有,妳不要過來。』她繼續答非所問。

「我到了。」我LINE,「妳看是要下來接我,還是要放我在這?」

『妳回去好不好,妳來了也沒用。』

「妳不來接我嗎?樓下很冷欸。」

來啊,來比誰答非所問第一名啊!!!

然後她下樓,和我對視了一會兒:『妳要上來?』我點點頭,我們不發一語的回她房間。她不太回我話,甚至背對我:『所以你來找我幹嘛?』我沒有正面回應這句話,自顧自地告訴她一些同志的故事,講了我自己出櫃失敗的經驗,也講了些gLwZji3=C&#!EU9kS1VT%&uQl7(v)e!n)M=xvh(DQoNEvRho=*性向光譜的觀念給她。

「妳能理解愛是愛人,而不是性別嗎?」她點頭。

「妳可以接受性向是流動的這件事嗎?」她點頭。

「可是妳還是不懂,為何發生在妳身上,是嗎?」她點頭。她背對我躺著,我從她身後想把她攬進懷裡hK^-)9X_=FO*V9pnqSh#JHTVp7h3c+HI9qTS$NFxKQmN-GNbB%。她有點抗拒。

『妳要過夜嗎?』她聽完我講了一XxtMa5)%[email protected](bMJTD1d9cK堆話後問我。「看妳介不介意啊?」我左手硬鑽進她脖子下,右手輕放在她腰上。她撥開我的右手,然後沉默良久後說不要讓我過夜。我說好,然後吻了她的額頭後乖乖離開。我回家後想著,看來我的存在真的讓她很苦惱呢。

「欸,等下一起吃午餐啦。不要躲我喔。」我訊息她,她答應了。一起吃了飯,又一起晃晃,晃完後去她家耍廢、聊天。一切自然到我以為她要答應我了。在她家樓下時,我主動牽了她的手,她拍掉我,『不要這樣啦,會被看到。』她不是覺得跟女生在一起不能被看到,只是wD0mOCkSo#%(#WpamES$WTVLwx^dt-3^5uBd^^^Ujvmp!MgJFf她怕被看到後萬一沒交往真的解釋不完。

上樓後,我們一人坐椅子,一人坐床板。『欸,在我想的期間,我們不要有太多互動好不好?』她問。「不好。」我伸手要把她抱過來,她不理我,「為何?」A#XebVv08%(GV4_f#1q8WCJ-mouxT&PBLQjN(u([email protected]!1f*w『因為妳只要太靠近我,我就會覺得心裡很亂,沒辦法好好想。』我笑了出來:「那答案很明顯了吧?」

『不要鬧我啦,』她說,『我真的不想這樣。』

『萬一最後我們沒在一起,我會覺得自己很賤啦,真的。』

「妳就不要拒絕我就好了啊。」我站起來走向她,緊緊抱住她。

『我就說不要這樣了。』

「我真的很盧吼?」一zC5pV!DPzCw4^[email protected]=dg&d(2G8_(jRpeVWMykKDaJqIz8_!邊說,我一邊拉起她的手,要她也抱著我。她抱著我,再次警告我,這天會是她給出答案前,最後一次有這些肢體接觸。我笑出來,那我現在當然要瘋狂的親妳啊,白癡。我溺愛的揉著她的頭髮,然後一次次的吻她。好香啊,真的好喜歡妳啊。

隔天,她真的幾乎對我不理不睬,看到她的instagram錄了一段只有海的影片。她最喜歡海了,但我猜她下定決心要拒絕我了。QjrIpG&8oFFhzB#7&1iIZcZIoLeEr6g-g7VglllrQRY^V&zsyK不要問我為何這樣覺得,我也是有女人的第六感的。我知道她在哪個海邊,但我沒去找她,我去了另一個海邊,和一個朋友一起抽菸看海,打算做個準備放寬心胸接受結果。

-------------------------

欸結果我又打了2000多字,所以先斷在這哈哈,之後再繼續補下去。怕打太長會很不易閱讀RRRRRRRRR 然後我竟然還沒接回去她正式拒絕我的那段嗚嗚,真失敗。話說女主角原本@KIMeCbRM6RTt6J4d78pM%h0qR87T7^RpvTK-b27w_U#I2wFes沒發現我PO文,因為她沒帳號,我自己本來也很少在滑狄卡,颱風天沒事做才想說來打打文章的哈哈。於是剛剛講電話時我告訴她這件事,然後念給她聽,結果她說她快哭了,哈哈哈87。

「Her answer turned out to be yes.」3

好的,%RL&NG)0KAG97oBgKFOtU*[email protected]^ndAUikz&XhOQANu+&%[email protected]這真的是完結篇了!在今天開始講故事之前,我想透漏一件很可憐的事情,就是其實我電腦鍵盤早就壞掉了,我每天都是克難的用營幕小鍵盤打的。那天下午看到她的instagram,心情其實滿複雜。

畫面就是一片海水而已,夾雜很大的海聲風聲,其餘什麼線索都沒有,但我就是知道她在哪裡。因為那是我們一起去9VIMdc++WdL$0iYDgW*3n4LmbCziD2&%IzfFIOaCZNKmwh-)9I過的海岸,除了釣客沒什麼觀光客。那時她說她沒去過,所以我帶她去,和她在那邊聊天、閒晃,從下午待到傍晚,再到太陽下山,到很晚。

她說她不記得了,但我一直記得那天我們ntAf!hxDZ8%Av_2j&ga7Lr([email protected]+o^kS&R要走時,兩人的手一直碰到彼此。我一邊裝沒事,一邊維持那樣不近不遠的距離。而越是回想,再加上當天訊息她都沒有回覆,就越確定她的答案會否定。隨意訊息了一個男生朋友,去了另一個海邊抽菸聊天。我想,我不去同個海邊刻意碰見她,就已經是我能給的最大最大的溫柔了。而那時我最忐忑的是,晚上我們約好要討論報告啊阿阿。

到了晚上,我訊息她說:「欸去妳家找妳嗎?」她一直沒回,我直接去她家樓下待著等她回。半小時後才告訴我抱歉睡過頭,鬧鐘也沒聽到。「沒關係啦。」我一邊說一邊觀察她的模樣,看來她是自己哭太累才睡死了。她不太回我話,就先讓我去她房間JgTe0%Pe5FABKnryDiYgNpK#QJV%TA!SKmf%Uh$^VS%-NMIuz0要討論報告。

「妳心情不好吧?妳應該有話要跟我說?」單刀直入一向是我的風格。

『先把這個用好再[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ZEYe40m1moH說。』她一邊說一邊開了電腦。而下午時看她心情不好的我,其實根本已經偷偷把報告弄好了。畢竟我覺得我們之間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討論。

「欸其實我資料查得差不多了,」我說,一邊用她的電腦登入我的FB下載了一份檔案,「妳看這份word吧,看需不需要補充什麼?」一起盯著電腦螢幕一下後,她說,嗯跟她查到的資)PA3U#!RcM_awNH!(K_90f%7JVcY-WA_MzdDIToJvxnN4MclC1料也大同小異。稍微整理了一下傳出去繳交後,我直盯著她看。

『妳盯著我幹嗎?』

「美麗的事物我總想多看幾眼,」我又講了不少幹話,但我當下真的害怕到歪掉,請原諒我,

「不是啦,妳有答案了,是吧?」

『我覺得妳知道答案。』這句話她講得慢,她的臉上有剛哭過的淚痕。「當朋友嗎?」我1iERHQd)%GiJ=I$+Vk2Dib*K4RIkviOuk^zg6j(Y%[email protected]!1+故作鎮定。她搖頭,『我沒辦法這樣子跟妳當朋友。』

「我可以尊重妳的決定,只是所以,我們再也不能當朋友嗎?」

『可能可以吧,但不是現在。』她說,『畢竟我現在也很喜歡妳。』

我們坐得很遠,氣氛很令人焦躁,所以我開口:

「所以現在可能是短時間內我們最後一次這樣相處嗎?」

她沒回話,我繼續說:「那過來我抱,最後一次也好,過來我抱。」

她遲疑了一會兒,然後很慢的靠近我,我一把抓住她。她開始在我懷裡大哭,我抱著她,一手輕拍她的背。好心疼,看妳哭,比我自己哭還痛。我不記得我後來又問了哪些問題,說了什麼話。後來我們一起躺在床上,我讓她枕在我的肩膀,我們的視hS1!jF8aTIKs9f!L8w4tqJNMS(WCEqvB!TslL#bBj0GN!gV(Cj線都不在彼此身上,有默契地迴避了,然後盯著天花板,她開始說了一些最近發生的瑣事。我猜是這禮拜內沒跟我講的話,她憋了很久哈哈哈,連考試考得不錯這種廢話也拿出來講了。

「欸。」我突如其來地打斷她。

『啊?』

「真的要拒絕我了?」

她又緩緩地說了原因,比如家人、還有真的不知道自己會不會突)r9v5#18rcmzaf0SzJ6r*5OQKlyTmEe*b-&cWahc47^cAtEgu2然又覺得不喜歡女生了,會不會到時候造成更大的傷害。我也慢下語氣,一句一句的反駁她。

「妳覺得我有在怕被妳傷害嗎?能被很愛的人傷害,也是滿幸福的。」

「現在拒絕我也是傷害啊,之後分手也是啊,那不如先在一起看看,」

「搞不好不會分手啊?」

「怕分手就不要在一起的話,那妳以前為何要跟其他人在一起?」

最後我笑了一下:「搞不好之後是我傷mQkxsp#[email protected])HIcnMx+b&8fkq^P$3IhuQW0t7P害妳啊?怕什麼?我哪會讓妳輕易的傷害我啊?」她被我逗得似笑非笑的,我總覺得我好像要贏了,啊斯。但她還是說不要鬧,不要。

「欸不然,」我開始講些鬼點子,「先交往到我畢業啊,畢業後再說。」

『妳根本沒有想清楚啊!』她反駁我,『什麼叫之後再說啦?』

「妳才沒有想清楚。」我捏了她的臉頰。

「以後的事情誰都說不準,好嗎?妳現在喜歡我,我也是,既然之後什麼都未知,那現在有什麼好不把握的?之後剛好我畢業,如果這半年交往發現彼此很契合,那就繼續走下去,一起克服困難;如果發現彼此根本沒那麼愛,那就分開,反正我畢業後也不在這裡了,不是也剛好可以給彼此距離嗎?」(備註一下,我今年畢業,她小我一屆。所以才扯畢業一說。)我她媽講超多話。真的超多。然後她不說話。

「欸,」我很無賴,「給妳三秒拒絕我,不說話我當妳答應了。」

『…』她說,『等一下啦,妳真的很無理取鬧。』

「三,二?」我戲謔了起來。

『好,好啦,好。』她答應了。她答應了。

「妳說好?妳答應了?」我半撐起身體,盯著她看。

『對啦,不要煩我了啦。』她整個人又發燙了起來。

她-答-應-了-!我直接坐起來捧住她的臉,問:妳確定吼?真的?耶!!!她說我真的無賴到不行,我=Qo*9_z8!$zSI55V8em+bN2BEmPhFlcPSt91Gd_([email protected]!psl回嗆說這整個禮拜都白白哭了吧哈哈哈阿?被重重打了幾下,但不痛,好爽。我跟她說我愛妳,然後再次吻了她。然後後續沒什麼好交代的﹐交往到現在七個月左右。我也畢業了,也沒因此分手,呵呵呵,繼續穩定交往中耶。

另外補充一下,在我女友交往前HRaSf*yL*ogkQUR8%[email protected]%w4P1gKbxar的空窗期我菸抽很兇,現在已經為她完全戒掉了。那時候說會為她戒菸她還不相信呢哈哈!

感謝部分粉絲看到這裡,非常感謝。感謝你們對我文筆與霸氣的肯定,也感謝你們跟著文章心情起伏的部分?

打這也沒啥意義性啦,就是沒事jdt1cfHfU91YR2wVfbMRnc*[email protected]&5LltuKNJls5PM-dN91做紀錄一下,但如果有人本來要因為性別打槍對方的話,看完這篇可以三思嗎?哈哈哈哈,畢竟不是每個人都那麼能言善道,可以試著接受我的思維哈哈啊!

然後我本來也沒想到短短一個月內發生的事,可以打成三篇XD而且也已經是半年多前的事情了,我還都記得好鉅細靡遺哈哈!好啦這[email protected]@Ltwfs0v$oIuvTT^$ocak&X_OiMR)v)jwqXyiXW-Qx就是完結篇囉!敲碗的各位希望沒失望。

大家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我啦!好奇什麼或是想學把妹的(?),不牽涉到太多個資的話我都會盡量回的。謝謝大家,88。

 

分為三集的「Her answer turned out to be yes.」原文出處

Source:Dcard

作者:Moon

「真心話大drunk夫」邀請彩虹光譜上不同性別取向、不同身份性別的彩虹家族或是LGBT支持者玩「吐出真心話,不然乾掉一杯shot」,展現彩虹成員的多種關係樣貌。多元樣貌的關係與身份之下,愛就是愛,份量與感情不會因為性取向或性別身份而有所不同。

30秒註冊,馬上看「真心話大drunk夫」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