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和J相識在高一開學午後的第一堂體育課,我們坐在司令台上,J正氣憤地滔滔不絕地訴說著國中時期那些D*Ek0qDth1nYFodThO8Y%m88R9G8^ZVkI#Lk$D2-N+seHC+*8k對她們校犬不友善的人們,甜美的外貌帶著正義凜然的眼神,夕陽映輝於J的側臉,一旁的我出神地望著J,於心底讚嘆著J實在好美,好美。


 (圖/Yahoo)

J是我上高中認識的第一位同學,也是我第一個愛上的女生,一見鍾情,這四個字從此之後不斷在我的人生上演。

當時的我歷經對自己性傾向的種種疑惑,分明喜歡過異性的我,怎麼會莫名其妙對同性感興趣了?雖然國小似乎隱隱察覺,但國中後便漸漸忘卻這件事,直到高中遇到J,才發現,我從來就是個天生的同性戀d5=Wn(B)I#Q-5r-5dr+aFkhh3Kp)pXQTfz+=NQDtL=$f1H*yvT

自從知道自己愛上J,我不斷尋求管道來了解自己究竟是什麼,對女同性戀的角色停留在T、P之分,我很惶恐無助,知識+盛行的年代,我上網發問求助,為什麼長髮女生會喜歡另一個長髮女生呢?我該壓抑愛戀嗎?還是該穿起束胸剪去長髮成為T呢?可我實在做不到,我還是愛穿裙子、愛化妝、不想剪短髮的女生呀!


(圖/Visual hunt)

幾天後突然有人回應我,「其實是有PP戀的唷!或者KkJo5&3UI(oP6ItYCt1IAPiib!bsR!u5r85lh+=d8+5Nhk6t^C妳也可能是個不分!」不分?啊!不分!我突然豁然開朗起來,原來我一直無法將自己歸類的原因在此呀?於是我欣然接受了自己喜愛J的樣貌,開始有意無意地試著找出和J的共同話題,叫J家的早餐,小說一到手就先借給J看,和J一起吃午餐,有時候J對我發脾氣,我仍覺得她可愛至極。

某天,一同坐校車時,不曉得哪根筋不對,我突然試探性地問J:「妳會喜歡女生嗎?」

J思忖了一陣,「嗯⋯⋯我應該還是會和男生在一起吧!」最後勾起最美的一抹微笑,回答。聽到這句話,我泛起苦笑,轉移話題-X+8bqEeyL_dZtyc5712*!sJa(SB)D1Ma8%BLtL4F8UbU-Rwn#,也曉得,我該放棄了。

高二分班,我們漸行漸遠,偶爾和朋友在走廊上遇見J,我連眼神交流都不敢,低著頭匆忙離去。我經常夢見J,夢裡的J總是笑著,而我O=hDJUsY*2&tiJe*nj&LhLMJG=^b^gPq$Ox4!lI$0cSlV5kurC總在哭,接著驚嚇醒轉,如此反覆度日。

高二下,從朋友口中得知,J和隔壁班的中性女生在一起了,我終於明白,不是不喜歡女生,J不過就FXoeNpkgmg0l%UUlVLc&wfw8FT#*vlB92O7b#G7p6HXrVg*wTO是不喜歡我而已。不過是,不喜歡我而已。最後我告白了,就算知道將猶如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我依然告白了,為了不讓自己的青春留下遺憾。


(圖/千趣網)

-

嘿!J!我是Fish,妳好嗎?

我很好,和現在的伴侶註記,2019年要結婚了。希望妳也過得好[email protected]!KZ9vm8qQ3M,不論妳是否還在圈內,都要健康快樂的生活。

謝謝那時妳接受了我對妳的關心,也不覺得問妳這問題的我是個異類,謝謝妳,我愛過的妳。

作者:Xenia

15歲的拉娜以『老人』之姿進入芭蕾舞蹈學院,在充滿競爭壓力的環境下,為的是以精湛舞姿昂首站立於舞台,而不斷苦練卻也讓她的身體承受不住。原因是『她』是一位住在『男生』身體裡的美麗女孩,正在接受漫長變性手術的『他』,雖然有著疼愛他的父親與友善的醫療團隊,但也似乎看見他對他們暖心關懷,是在故作接受。而進入女性賀爾蒙療程開始時,卻也產生嚴重的身體不適應,為她的芭蕾舞生涯埋下未爆彈。在接二連三世俗眼光與身體的種種挑戰下,拉娜決定做出一件驚人之舉,為她的人生放手一搏。

30秒註冊,馬上看《芭蕾少女夢》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