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男同志若要擁有小孩,如果不是透過領養,則要經由代理孕母的幫助。在台灣,代理孕母尚未合法,必須出國辦理,但人生地不熟,相關資訊難以取得,也無人能夠請教,因此難度大大增加。Nick是來自中國的男同志,他自小原先不明白自己性向,後來於美國找到自己的伴侶Bryan,並且成功透過代孕與自己的三個女兒相遇。在代孕過程中,他提到其中男同志互助組織「孕嬰爸爸」給他很大的幫助(「孕嬰爸爸」將在3月9號到10號在台北舉辦「2019生育選擇國際論壇」)。透過Nick與Bryan的故事,也許我們能更了解男同志的代孕故事。


Nick(左)與Bryan(右)
(圖/Nick He)

嘎:Nick什麼時候發現自己喜歡男生?

我出生在湖南湘潭,小學四年級搬到廣州,大學去了上海。一直在搬家的生活,讓我永遠學習怎麼融入新的群體。我從來沒有問過自己,到底喜歡女生,還是男生。中國的學習壓力大,所以我能做到的就是好好學習,要最高的分數,取得最好的名次,那是讓我融入新群體的最好方式。[email protected]_95)U%6Tne_kFel#DcP_c9puPyJA-63U)@4##f&CtTCy長大的過程,父母和老師一直說不能談戀愛,所以這自然地對我性取向的問題蓋上了一個很大的保護傘。我不需要去探尋。

2000年,我從廣州去上海交大讀書。突然減輕的讀書壓力和1000多公里的離家距離,讓我非常想家。那段時間開始憂鬱,度日如年。同寢室的一個男同學提供了一個聆聽的、可以依靠的肩膀,我們迅速成為了好朋友。我們每天都在一起,走在路上的時候還會牽手。那種感覺讓我覺得非常的舒服、安全。直到有一天,路人看到我們牽手,大聲叫出「同性戀」,我們的關係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他是直男,我是一個還不知道自己是什麼的人。但是跟他在一起的感覺,讓c%ZP$pCkww^fXXlQ_(EGeT%tRe1ECiFthsO8SeAENGXapja$B4我知道我喜歡男生。也讓我想起來初中、高中的時候,那種時不時看到帥氣男生的緊張和興奮感覺。


Nick(右)與Bryan(左)
(圖/Nick He)

嘎:Nick何時跟父母出櫃,他們的反應是什麼?

2007年,我來到美國杜克大學讀MBA。2009年畢業以後,我搬到了西雅圖在微軟公司從事戰略工作。漸漸穩定的生活,utJXJuU_j0Pf2__3eSle7h5NF+l13ee-)Fol*u5gfD()[email protected]$&6S讓我第一次可以靜下心來,挖掘那個被埋藏得很深的另一個自己。2010年,我經歷了一段時間不停地去gay bar,去have fun、be myself的過程。在那個過程中,我認識了Bryan,幾個星期後我搬到Bryan那裡去和他一起居住。我父母當時訂好了那年冬天來美國看我的機票。他們如果來了,會看到我已經不住在家裡,所以我要不不讓他們來,要不搬回家居住,要不就是做我自己,讓他們認識真正的兒子。

qI!cQ_lrDXukS==XOE=+cSC(kdXX2%ofOJVrUN9_8oG7gbH$mN寫了一封很長的電郵給他們。2個星期後,她們簡簡單單地回覆他們還是會來西雅圖看我。我知道他們很震驚,不知道怎麼反應。我爸爸的心臟一直不好,我擔心這新聞會造成任何他身體的傷害。但是在那個情況下,在過了29年虛假的自己之後,我選擇了真正的自己。

Nick父母與他們全家人合照
(圖/Nick He)

他們那個冬天來美國的過程就像西雅圖的冬天。媽媽每天以淚洗面。我不住在家裡,爸爸媽媽和室友住在一起,覺得非常沒有意思。他們#CyCUWyG!IIt8^[email protected]%m0khtPm&G(vz2Kc9YgLIt決定要提早離開西雅圖,我幫他們改了機票。在機場,媽媽痛苦地跟我說她再也不會來西雅圖了。

之後,我們和父母經歷了很多磨合,從分享我們生活的點滴,到一起去公路旅行,再到帶著Bryan去中國,最後父母還是接受了我v3-q7Yms7-)3=hdk!7A5ERMWEw7fEU0k9*f1K_&eM)R)pmsg^k們,選擇了愛。如果感興趣這個過程,可以看我的自傳《兩個爸爸和三個女兒》。


Nick的三個女兒
(圖/Nick He)

嘎:Nick與Bryan如何認識彼此?

在2010年,我開始面對自己是同志時,一方面不停地去gay bar,一方面在網路上認識人。在Match.com上面的效果總不是很好。我不是一個會包裝自己的人,而且總認為長相繼承了父母兩方面最差的地方,所以連一個自己的好照片都沒有。於此同時,我也在Craigslist上面找人,但很快我發現,上面都是找一夜情的,真正想找QTZ-)N&O3BA1-coC&u34ruhoNyszi3a1cbEUyLRzcuJ02eF^w0人生另一半的並不多。而當時的我,更多的是想探尋同志的話題,例如對方什麼時候知道他是gay,父母反應怎樣等等,就像這個訪問一樣,呵呵。所以很多時候從Craigslist上和我見面的人都是失望的離開或者讓我離開。

可能是我在Criagslist上面認識的第5個還是第6個人吧,Bryan非常不一樣。晚上10點半我帶著一手Blue Moon啤酒到他家XQmzR4(QfMO8ibX&nzYFNWcz(pb(KB!*MaOJV^-J6P9gLl)Sn!,他那大大的眼睛,捲捲的頭髮特別吸引我。更重要的是,我們聊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起來,我特別興奮,我覺得Bryan就是那個人啦!但是他當時正在一段開放式關係中,在認識我之前還認識了另外一個男生。所以我們後來也經過了很多,分分合合,幸運的是最後還是走到了一起。


Nick(右)與Bryan(左)幸福成家
(圖/Nick He)

嘎:兩人想一起養育小孩的原因?

以前從來沒有想要孩子。還在掙扎面對真正的自己,哪有時間去想孩子的事情。但是當跟自己出櫃了,說自己是同志,然後跟父[email protected]=!p42np5T(DyrgiK=_Rx&o9cPldQs母朋友說,到認識Bryan,和Bryan結婚。整個過程給予我數不盡的愛,和對自己是誰的一種勇氣。人生就是一段充滿勇氣和愛的旅程。繼續走下這條路,孩子是我們自然想到的話題。

我們希望用愛和勇氣去創造一個讓孩子能健康成長的環境。讓她們有一BUZX8Z+BTSG%P05nBkRR04&n)_q-5#3hWLcyZV1^[email protected](顆寬宏的心,去接受不同的愛和被愛。我和Bryan想用我們接下來的20年讓孩子可以過精彩的生活。


Nick一家人過著精采的生活
(圖/Nick He)

嘎:父母有給你們生子壓力嗎?他們如何參與你們的代孕過程?

父母沒有給我們壓力,他們還在接受我們中。我們首先想的是做領養。當時覺得代孕太貴了,而且是一個非常陌生的詞,就像很多人認為「同志」一樣,所以根本就沒有去研究代孕。但是我們參加了很多領養分享會後,一直沒有採取行動。反而是我父母,還比較積極。Bryan說喜歡中國的小孩,但中國不允許同志的領養。我父母去領養機構,說他們要領養,然後再來美國讓我們從他們那裡領養過來。結果被打了回來,因為一胎化政策,而他們已[email protected]#+$AjvfxIBsWfebWu5K7=#OagL8mSW經有我了。

後來我們決定走代孕的這條道路,父母非常的支持。從很多方面,他們老一輩的很多思想我們不能改變了,讓他們成為爺爺奶奶,也是他們分散注意力,去看人生光明面的方EdM4t$3AOA&Jv9LDa+v9[email protected])h7kCOvocrg$4PT法。

兩次代孕的過程,我父母都在美國。第一次女兒出生,我和Bryan、父母一家開著車,帶著兩隻狗#Voq5yJZnWYi00(&=HchWRIOh3sigE*d_K(T0%Dxj*FxPWahGp,從西雅圖去代孕媽媽住的加州。這樣的公路旅行還是很開心的。大女兒Phoebe出生的時候,Bryan和我在產房,父母在外面。他們第一次看到剛出生的Phoebe的時候都哭了。特別是Phoebe長得和我媽媽比較像。

[email protected]%LFZuhqZ2VW^evq(Swdo7dof3DgFzPuq4SFvt2g二次代孕,雙胞胎,是34周的早產,我臨時飛到了加州,父母三天後才到美國。我一直在嬰兒重症監護室裡守著。Bryan、父母和Phoebe一個星期後來加州看我們。後來媽媽留下來幫我一起照顧兩個妹妹,Bryan和爸爸先回西雅圖了。媽媽在很多情況下教會了我如何去做一個好的父母。


Nick家三代同堂
(圖/Nick He)

嘎:你們嘗試了哪些擁有孩子的辦法?他們各有什麼優缺點嗎?

我們之前想到了要去做領養,但是後來還是選擇了代孕。主要是考慮我們想從孩子出生前就開%RDA*0P7F0Tf)[email protected]&F_YZK!FGXZ_)Tn=Y6y((^jC+l始做父母,一步一步看著懷孕,肚子大起來、踢肚子、出生、第一次餵奶等經歷。另外就是畢竟代孕出來的是自己的骨肉。我們能從他們身上看到Bryan和我的影子,甚至我們爸爸媽媽的影子。

我當時做了如下的表格來比較兩個選擇:


 


Nick與他的兩個女兒
(圖/Nick He)

嘎:你可以跟我們分享找尋代理孕母的過程嗎?

wbC)v34aNWyR(n+5yPb!quXp690ktAY_&TJdPkS0T8lm3nCbC4我是急性子,從我們決定做代孕到找好代孕仲介、卵子媽媽和代孕媽媽,只花三個月的時間。對第一次代孕而言,找一個好的仲介非常重要,因為這裡面涉及的東西太多了。特別是在代孕媽媽這一塊,畢竟她有9個月的時間懷著我們的孩子,中間有很多敏感的決定,比如說醫生診斷代孕需要臥床,代孕媽媽因而會損失一些收入,她要我們出等等。這時候,仲介就可以出面去談那些問題。

我們在找代孕媽媽的過程完全依靠我們的仲介。我們要求不高,關鍵的幾點是:

  • 代孕媽媽通過醫生的健康檢查
  • 代孕媽媽有自己的孩子,這樣不會對我們的孩子產生依戀
  • 代孕媽媽要有好的支持環境,比如說父母或者伴侶在身邊

我們和代孕媽媽基本上每天x&e14dI##a3Lcc37Sh+eK$1)-8Z-J!=NePi6rasK_ZP3mdUv=y都傳訊息或者電話聯繫,建立了很好的關係。這也是為什麼我們第二次代孕的時候,我們就直接和同一個代孕媽媽合作,省掉了仲介的費用。


Nick一家人
(圖/Nick He)

嘎:「孕嬰爸爸」如何幫助你?

雖然當時沒有機會參加「孕嬰爸爸」的會議,但是他們網站上的診所排名非常有用。另外就是「孕嬰爸爸」的臉書團體讓全世界的同志爸爸們聚集起來,我們可以分享經驗、提出問題、散播喜訊,也可以一起承擔悲傷。我不敢想像如果沒有「孕嬰爸爸」,代孕這條路會多麼黑暗和孤單[email protected]@l4$3*x68GRM!lf(&!Y#Agk2x


「孕嬰爸爸」是幫助男同志走過代孕過程的非營利組織

嘎:現在你成功實現你的夢想,與漂亮的孩子幸福的生活,你的感想是什麼?

我們在第一次代孕的時候經歷了很多起起伏伏。譬如由於我們的醫生不同意三次剖腹產,我們必須要換代孕母親;或者我們的第一個卵子媽媽查出來有性病,第二個卵子媽媽在抽血前3天有不安全性行為;又或者我們在12週超音波時發現雙胞胎中一個小孩停止了心跳。Bryan和我在這一連串掙扎後,去秘魯的馬丘比丘參加了一個4天的心靈淨化徒步之旅。當時我們徒步團隊的T-shirtD8t6V0KANU1ppFl1g8QN%[email protected]$Z=&ZFicSh&SiSr794+Rs上面寫著「旅行即目的地」(The journey is the destination)。回想起來,一開始那個連性是什麼都不知道的小男孩,經過不停搬家、面對自己的性取向,到認識Bryan、跟父母朋友介紹真正的自己、有了Phoebe,Hanalei和Chelsie女兒,整個過程都是一段充滿勇氣和愛的旅程。現在有了三個女兒,這段新的旅程才剛剛開始。身上多了一些負擔,心裡多了一些牽掛,但是我們充滿希望,因為我們知道她們長大的世界會更包容,更多的愛。


Nick一家人
(圖/Nick He)

在2014年TED的演講中,Andrew Solomon說到:「曾經,一個年輕人[email protected]!eJOFIOWqxo1)6%8I&5m2b(N問同志人權倡議者哈維·米爾克(Harvey Milk),他能為同志人權做什麼。哈維說『走出去,講你的故事!­』在這現實的世界,總有人會要奪走人性中那脆弱的善良。但是,總有一些故事會彌補那缺失的善良。如果我們大聲地活著,講著自己的故事,我們可以打敗那些仇恨,讓每個人的生活更加豐富多彩。」

Bryan和我[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N的故事僅僅是LGBT社群中愛和勇氣旅程中的一個水滴。我們希望通過分享自己的故事,抛磚引玉,能吸引更多人來分享他們的故事。就像Andrew說的一樣,走出去,講你的故事,這樣我們的孩子長大的世界會充滿更多的愛和包容。

因為受Andrew的感染,我也寫下了一個我們故事的自傳《兩個爸爸和三個女兒》(暫譯,2 Dads 3 Girls)。這本書講述了從我在中國長大,到認識自己,認識Bryan,以及整個代孕過程。如果感興趣,可以參見我們的網站


Nick一家人
(圖/Nick He)

 

看完了Nick的故事後,你也被感動到了嗎?若想要更了解代理孕母相關資訊t0NmbOqd#vzBZGlt&mdK#4)69UI0Wkv7UoBcJHkK*BXTE059sZ,在今年三月份將有一個相關論壇舉行。由紐約LGBT中心起創的「孕嬰爸爸」(Men Having Babies)是幫助男同志走過代理孕母之路的非營利組織,他們今年非常難得地將在3月9號到10號在台北舉辦「孕嬰爸爸:2019年亞洲台北同志生育選擇國際論壇」,會在會議中分享實務經驗、同儕互助,以及美國人工生殖最新研究,代理孕母過程中保險、預算、醫療和心理方面的協助。

歡迎點這裡前往報名!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