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12:她在他的臂膀中醒來?!

「啟艾,還好嗎?」 「有啊…好多了,謝謝周博。」 「舉手之勞罷了,只是把一雙手借給妳牽著。」 「真是抱歉。」 「又道歉!妳回家都在幹嘛?」 「呃…就洗澡、吃飯、看電視、睡覺……」 「噢。」 「周博妳呢?」 「就跟妳說別再叫我周博。」 「@@那請問昕璇…回家都在做什麼?」 「跟妳一樣啊,洗澡、吃飯、看電視、睡覺。噢,對了,還有計畫怎麼害人。」 「...

教練我想打徐茗17:「對啦怎樣,老娘就是喜歡你啦!」

「欸,徐茗,」她在門邊坐了下來,將頭輕輕靠在門板上,深吸一口氣,努力壓抑住聲音裡的顫抖。 「如果你不出來,我要怎麼當著你的面跟你說我喜歡你啊?」 (圖/臉書) 「什,什麼?」學姊帶著鼻音,由遠而近的聲音驚慌的太可愛,看著門縫底下的兩坨膝蓋,她幾乎可以想像學姐被嚇了一跳,瞪大眼一骨祿爬到門板前的模樣,讓她忍不住笑出來。 「哈哈哈。」 「你,...

百合小說第三人稱23:她緩緩在老師的唇上輕輕一吻

翟書璟在鄭安汝家唸完書已經是接近凌晨時分,她便理所當然的和之前一樣留下來過夜。 半夢半醒間,翟書璟忽然感到一陣內急,上完廁所經過客廳時,她看見在沙發上熟睡著的鄭安婷,忍不住躡手躡腳的走到鄭安婷的身旁,眷戀的凝視著她美麗的睡臉。 (圖/visualhunt) 好喜歡妳,老師,妳知道嗎?我真的好喜歡妳,我只要有妳,什麼都可以不要了,全世界...

(18+)百合小說如意令11:她帶著赤裸的慾望看著自己

(圖/123RF) 把夢夢帶回去,麝月脫下了偽裝,她拉著夢夢,到了自己房間。 「夢夢……」麝月在她耳邊喊。 「月姐?」夢夢迷糊著,雖然神經有些放鬆,但是腦子有一點清醒,她看著周圍,自己怎麼會睡在麝月的房間? 看著夢夢準備起身回房的模樣,麝月好笑的牽著這隻小醉貓,把她帶到床上讓她坐著。 「夢夢,妳喜歡我嗎?」麝月問。 「喜歡啊!最愛月姐了!」...

教練我想打徐茗16:「如果你不出來,我要怎麼當面跟你說我喜歡你啊?」

「我,我喜歡你這件事才不會道歉!」一陣轟鳴之中,羅琳禎覺得,自己好像,產生了幻聽。 …?!! 整個房間裡瞬間陷入沉默,羅琳禎的掌還反抓在徐茗的腕上,兩雙眼睛瞪得很大,不知道是誰嚇到誰。 兩人僵持了一秒,然後徐茗像是觸電般從床邊彈起,用羅琳禎從沒見過的加速度衝進浴室,砰的一聲關上門。 「…」她錯愕的瞪著好像還在震動的門板,聽見喇叭鎖被喀的一聲鎖上,...

【18禁日記7】她傳來了一張裸照引誘自己

(圖 / 微博) 從高原小旅行回來已經快兩個星期了,雨和宣還在適應著,一是高原的天氣,冷颼颼的,她們都很喜歡;二是高原沒有熟人,可以為所欲為,甚至任性到在陽台肉搏大戰;回到原本居住的城市、原本工作的公司、原本待著的環境,突然就覺得難以習慣了。綁手綁腳的沒辦法光明正大地膩在一起,讓她們倆很是彆扭。 「寶貝,想你了。」 「我也好想你啊!」 「你在幹嘛...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11:她不懂自己怎會一直想觸碰林啟艾

木頭是看不到自己的手嗎…?周昕璇內心狂跳,一股恐懼浮現上心頭。真的休息一下就會好嗎?她忍不住想起那一晚,在醫院冰涼的病房裡、母親躺著的病褟裡,那瑟縮的肢體及那越來越看不清的瞳孔…… 林啟艾似是十分痛苦,只能向她點點頭,同時雙手緊緊捏著她的手捏得發疼。但她根本不在意那種疼。她只想要仔細看著林啟艾的面部,如果有一點不對勁,她一定、一定、...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10:其實傻愣愣的林啟艾真的滿可愛的

周昕璇很明白她不能待在賴卓群身邊太久,所以在引見林啟艾給賴卓群、並大致討論味覺細胞分離的實驗分配後,她便不顧林啟艾與賴卓群錯愕的表情,又回到中華製糖。因為她實在對楊宜樺不動聲色的猜忌太了然於心。尤其今早跟楊宜樺表明她欲重啟「味覺提昇計畫」時,楊宜樺那充滿防備的猜忌與質疑,到現在依然使她心跳加速——還好她當時穩住陣腳,不然一切就功虧一簣了。...

教練我想打徐茗15:「我喜歡你這件事才不會道歉!」

學姊的嘴唇很軟,學姊靠近的時候聞起來有種令人安心的味道…那一秒很美好。 但那實在不算一個吻。就算是羅琳禎這樣戀愛經驗少的可憐的人都知道,吻這樣的東西必須要雙方都有所回應才能算數,或者退一步,被動點來說起碼不是有一方毫無反應。 所以她甚至不能定義自己剛剛做了什麼,只覺得是很蠢很蠢的事。 說不清這種又冷又熱,頭重腳輕的感覺是什麼,她低下頭,...

教練我想打徐茗14:她堵住那張老是惹她生氣的嘴

「我覺得你很好…雖然老是搞不清楚你在想什麼,說話也不太老實又嘴巴壞,可是其實對我很好,也很聰明,也不會在我當機的時候生氣被我嚇跑…你是最好的人。」 其實這樣就夠了吧。羅琳禎愣了半晌,低頭藏住自己的笑意,拉了拉包包的背帶,莫名的覺得鼻頭酸酸的,卻不那麼令人心情惡劣。 「我才不是。」她眨了眨眼,然後抬頭,伸長手戳了戳學姊的額頭,...

百合小說第三人稱22:不如不要相遇, 或許就不會那麼痛吧?

「敬瑞,明天早上八點,在台北轉運站見。」昨晚,林敬瑞突如其來的收到了鄭安汝傳來的簡訊,雖然覺得有些好奇,但她依然是赴約了。 不過怎麼會約在這種地方呢?而且還是在假日的早晨,這怎麼想好像都有點不太對勁。 「敬瑞?妳怎麼會在這裡?安汝呢?」 林敬瑞回頭一看,錯愕的發現出現在她面前的人居然是季允宸。 (圖/Wikipedia) 季允宸今天並沒有戴眼鏡,...

百合小說第三人稱21:相愛的人不能在一起真的很遺憾

林敬瑞和鄭安汝面對面坐在「HARU」裡,各自的餐點跟飲料已經上齊了快要二十分鐘,她們卻連一口都沒動過。 兩人靜悄悄的凝視著彼此,或許有很多話想說,只是誰都不知道該如何開這個口。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鄭安汝才首先打破了沉默,「妳們為什麼要瞞著我?允宸學姐她居然有那麼嚴重的病…而我…卻以為她退出球隊是因為逃避?」 鄭安汝懊悔不已的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