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主要索引標籤

(18+)百合小說霸道總裁的祂07:她用吻封住她唇邊溢漏出的呻吟

(圖/123RF) 這一年的辛苦終於交出了亮眼的成績單。 公司的晚會上,梁孟涵不免要被灌酒,但比往年好的是,有可愛的在薇玄在旁邊,因此當梁孟涵吐得一蹋糊塗,卻還有人拉著她不往馬桶衝。 「喝這麼多幹麻?」薇玄皺眉,她討厭別人灌酒,尤其那些酒量好的,是平常不做事情都在練酒量嗎? 「沒事,開心嘛……噁……」孟涵乾嘔著,感覺內臟都快給她吐了出來,「……...

百合小說霸道總裁的祂06:姿態親暱的她們讓八卦魂都燃燒了起來

(圖/123RF) 年末,整個公司陷入了如戰場上的忙碌。 而身為公司的最高負責人,梁孟涵更是忙碌不已。 不過公司高層們卻非常羨慕她,因為她的身邊多了一個據說是來「實習」的學生妹。 那些男人的眼神無不盯著薇玄,那膝上到裙襬的位置,高中生耶! 青春的女孩圍繞在身邊,肯定是夜夜笙歌……喔不!是青春洋溢吧? 尤其薇玄的容貌嬌嫩,喊人時甜甜的聲音,...

百合小說霸道總裁的祂05:她心裡的百合魂激動,沒想到總裁喜歡這樣的?

(圖/123RF) 「梁總,早。」秘書恭敬的道早,只是看到沈薇玄,她愣了一下。 梁總怎麼帶了個女高中生在旁邊? 而且那個女高中生,還親密的抱著梁總的手臂。 「許姐,早。」梁孟涵下意識地回應。 放了一週的假,梁孟涵卻覺得那七天是她人生中最甜蜜的時間,但一進入工作狀態,她就無暇顧及其他,她走到許姐面前等她的會報,卻發現沒有動靜,...

百合小說霸道總裁的祂04:我不想要再跟妳錯過了。

一覺醒來,梁孟涵看著躺在她旁邊的沈薇玄,她還是那一身黑袍,但握著自己的手,沒有放開。 她伸手,輕輕碰著沈薇玄的臉,她指尖傳來的觸感證明她的真實。 仔細看,其實她並不是化了什麼煙燻妝,而一些黑色的東西,全身的顏色也不似人類這樣鮮亮,一眼就知道她不是活在人界的人。 但是自己滑過的手上,卻沒有任何顏料殘留,比起人的肌膚,她的溫度更低了一些。...

【18禁日記9】她濕潤的陰道無疑是對她的無聲邀請

「寶貝,剛剛有沒有很舒服?」 「閉嘴!」 剛剛的事情過後,雨連機車都不願騎了,一路上雨真的一句話都沒說,可見她氣得不輕,宣不敢再造次,倒也難得安份,兩人總算平安到達宣的家。 「是停電了嗎,你家怎麼那麼暗?」 「是啊,好像沒人在家?我打給我媽看看。」 結果是哥哥嫂嫂帶著媽媽一家子出門去了,宣毫無疑問是被落下的那個。 「什麼啊,...

百合小說霸道總裁的祂03:她還是為自己偷得這個吻而開心

「嗯,暫時不走。」沈薇玄看著沉睡的梁孟涵輕聲地說,明知道她聽不到,但還是習慣性的回應她。 看著梁孟涵沉睡的模樣,沈薇玄才抽回手,她看著自己手上的名單,梁孟涵是她名單上的最後一位。 她是死神,雖然是實習的,但是她的工作就是回收靈魂並繳回地府。 可是看著眼前依舊美麗的梁孟涵,那熟悉又帶著陌生的眉眼。 距離那次告白,還有自己的死亡。 已經十年了?...

百合小說霸道總裁的祂02:那次的親吻逼她必須要承認自己的情感

明明應該要不開心的! 梁孟涵想,被人弄暈的滋味不好受,但或許對喜歡的人,總是會多了幾分耐性吧? 梁孟涵覺得一夜酣眠後,少有的不再煩惱公司、數字、損益,而是睡飽後的精神氣爽。 (圖/123RF) 夢境中她回到就讀的高中,她躺在以前操場旁的樹下,陽光的金光穿透樹葉,讓人昏昏欲睡的溫度,午後的靜謐,還有那個熟悉的身影,穿著制服無奈的看著自己的沈薇玄...

百合小說霸道總裁的祂01:難道她真的是死神?

十一點,金聖大樓裡面,只有中間的一層樓還亮著。 一個漂亮的女子拿著文件還翻看,一頭黑色的中長髮俐落的別在耳邊,白領、襯衫、西裝褲、高跟鞋,淡妝下是略顯疲憊的眉眼,她粉色的唇有些乾躁的起皮,艷麗的臉龐卻猛盯著公文,腦海運轉到幾乎燃燒的狀態,她沒空管自己的外貌是否狼狽,就算她是,但是現在也沒有人會看。 因為所有人都下班了,只有她不想下班。...

(最終回)百合小說如意令20:幸運能在同個性別遇到彼此並相愛著

(圖/123RF) 「謝謝收看!」主持人在節目結束的聲音一如往常的有朝氣。 夢夢也一如往常地走上前,替麝月披上外套,擋住現場太冷的空氣,趁著夢夢替自己蓋外套,麝月從她的脖子上偷了一吻。 「欸,剛剛有人餵我吃東西喔!」麝月故意的說。 夢夢看著她,微笑,「所以呢?」 麝月靠近她,挑戰的看著夢夢,「不吃醋嗎?」 夢夢也回應她的笑,但眼神卻充滿佔有慾,「...

百合小說如意令19:這是媽媽對她最美好的命令了!

(圖/123RF) 古舊的大宅還有燈籠,沒有任何現代的痕跡。 林意雲發現自己站遠遠的,看著一個跟李蝶面目相似的人,被兩個孔武有力的老女人按著,有兩個戴奇怪面具的人,其中一個拿著皮鞭在抽打她。 「天尊,舍妹……」林意雲看著那個女生被打,她感覺自己很心疼,尤其是那個女生咬著牙,大顆大顆的汗珠從她的額頭冒了出來,看似極為痛楚的模樣。 一旁,...

百合小說第三人稱最終回:對我而言,我不是翟書璟

(七年後) 「敬瑞,那些孩子們拿到了冠軍呢!超棒的!待會要帶她們去吃東西!」看著手機裡安汝傳來的訊息,我不禁發自內心一笑,接著迅速回了訊息。 「恭喜啊,鄭教練可真是領導有方。」 「好說好說,話說林老闆改天是不是應該約我去妳店裡喝杯咖啡?」 「拜託,我隨時都在店裡,還需要約嗎?」 「那我可就隨時想去就去囉?」 「妳還敢這樣說?妳哪次不是想來就來?」...

百合小說如意令18:在最相愛的時候死亡,是不是一種停住幸福的方法?

麝月搭上飛機,飛到海的另一頭,另一塊土地,在旅館投宿,她洗澡時看著自己的手。 就當作是白月跟夢蝶的一場幻夢,她們歸她們,而自己跟夢夢,應該是另一個人,另一段人生。 她不知道,看著那個花形的胎記,那是她跟夢夢初遇的鑰匙,她們雙手相對,那種似曾相似的感覺。 白月為夢蝶的隱忍與退讓,夢蝶為白月的犧牲與自毀,她突然覺得很美,在最相愛的時候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