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百合小說第三人稱21:相愛的人不能在一起真的很遺憾

林敬瑞和鄭安汝面對面坐在「HARU」裡,各自的餐點跟飲料已經上齊了快要二十分鐘,她們卻連一口都沒動過。 兩人靜悄悄的凝視著彼此,或許有很多話想說,只是誰都不知道該如何開這個口。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鄭安汝才首先打破了沉默,「妳們為什麼要瞞著我?允宸學姐她居然有那麼嚴重的病…而我…卻以為她退出球隊是因為逃避?」 鄭安汝懊悔不已的說,「我、...

百合小說第三人稱20:我只要能這樣…遠遠的被妳看著就好。

(季允宸,高二) 季允宸如坐針氈的待在診療室內,當她發現醫生對著電腦時不時的眉頭深鎖、嘴巴還不自覺一直嘖嘖作響,她就知道事情不太妙了。 「心臟衰竭。」醫生搖搖頭,「為什麼妳就是不聽話?妳的狀況真的不能再打球了。」 「心臟…衰…竭?」季允宸摒住呼吸,喃喃的複誦了一遍醫生的話。 季允宸從小就有心臟方面的疾病,對於相關的病症她曾做過詳細的研究,...

百合小說如意令10:她甚至偷偷幻想那條項鍊遮掩的是她的吻痕

(圖/123RF) 嘴巴上說不戴的項鍊,夢夢還是戴了,說不要想太多的事情,還是想了。 早上等月姐晨跑回來的時候,夢夢暗罵自己,沒骨氣! 她手上準備著月姐的早餐,她不太能碰太多的碳水化合物,但是水果跟肉食也不可以太多,最後她弄了班尼迪克蛋,那荷蘭醬的檸檬清香應該可以讓月姐開心一點。 背後傳來開門聲,月姐走了進來,她轉身,「月姐早!」...

百合小說如意令9:「我的願望是,夢夢當我女朋友。」

他們又去玩了一輪,然後逛到禮品店。 麝月無聊的四處看,是很精緻啦,可是沒什麼興趣,反倒是夢夢似乎在看什麼東西,有些移不開腳。 她從後面湊過去,看著她在看什麼,過許是剛剛夢夢有抱過她,兩人之間的距離貼的很近,她視線越過夢夢的肩膀,看到夢夢看東西時,眨動的睫毛。 「在看什麼?」麝月靠著夢夢說。 夢夢感覺身旁有氣息,結果是麝月在她旁邊,她才放下心,...

【18禁日記6】這趟高原小旅行儼然變成了瘋狂性愛之旅

(圖 / 推特) 結果高原的小旅行儼然變成了她們倆的瘋狂性愛之旅,原本三天兩夜的行程延長成了另一個三天兩夜,也從酒店搬到了另一家單臥室公寓,有一間臥室家具齊全,還有廚具讓房客自行烹煮。雨喜歡下廚,她們還一起去菜市場買材料回家自己做飯,菜市場裡濕答答的、人又多,雨一手提著買來的食材,一手緊緊地牽著宣小心翼翼地走著,宣很喜歡雨說的「回我們家做飯」...

【18禁日記5】她一遍又一遍地狠狠要著她

(圖 / PTT ) 身上的黏膩和痕跡,提醒著她剛剛有多激烈,雨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一遍又一遍地狠狠要著她,不論她怎麼求饒,雨終究沒有放過她,反而她越求饒,雨就越變本加厲地幹她,整個房間都是她的淫聲浪語,而她卻不爭氣地被雨予取予求,甚至在雨停止動作的時候主動迎合,配合雨的動作把自己推向每一個高潮的頂點,年上攻(指攻方年齡比受方大)的威猛蕩然無存,...

百合小說如意令8:一種佔有的感覺油然而生

「去遊樂園?」麝月問。 夢夢點頭,「可以嗎?月姐那天有空嗎?」 「好啊!是綜藝節目嗎?還是代言?」麝月問。 夢夢搖頭,「是我個人想去,月姐想去嗎?」 麝月看著自己的小助理,她在打什麼主意呢?她有趣的撐著手看著夢夢。 「好啊!」她叉了一塊水梨,放進嘴裡,「怎麼想去遊樂園,跟朋友有約?」 她好奇,該不會還有什麼男生在追夢夢吧? 夢夢搖頭,「就我們兩個...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9:她完完全全地被逗樂了

對,「說服」。 這幾年,她說服了執拗又難搞的楊宜樺不下十次,說服眼前這隻社會新鮮人應該不是難事吧?但也不一定,人家可是根木頭,說不定還擁有一對木耳。 「還有四個月,我們可以做的事情非常多,為什麼我說妳會被解聘,妳就真的認為妳會被解聘呢?在中華製糖,很多事情都不會有定論的。」周昕璇語畢,認真地看著林啟艾。 但林啟艾那張嘴卻緊閉著,看來並不想回應...

教練我想打徐茗13:你是最好的人

羅琳禎當然不是覺得藍隊是可以輕鬆打的對象,畢竟在歷屆邀請賽的內戰戲碼之中,白隊從來沒有贏過,她只是更期待明天與日本隊天才後衛高田的對決罷了。 而中華藍大概也沒有準備中斷連勝紀錄的打算,第三節開始隊上的主力陸續上場,甚至派出兩名球員看管上半場攻擊火力旺盛的羅琳禎。幸好她們在中場休息的時候和好了。 球過半場傳給羅琳禎,她運進內線又繞了出來,...

(微18+)百合小說第三人稱19:這裡…很濕了呢?想要我嗎?

(翟書璟,國三) 一直以來,翟書璟都不是一個天才,頂多稱得上是有努力的天賦。幸好她付出的努力,也始終能和她的成績成正比。 但大家通常都只能看得見結果,而忽略她在背後究竟是付出了多少痛苦與辛酸才換得到這一切的。 她還聽說過一個奇妙的傳聞,學校謠傳著她的IQ有150,所以才那麼優秀,不管哪一方面都能輕鬆的拿到第一名。 呵呵…多麼可笑。輕鬆嗎?...

百合小說如意令7:她為自己心裡的猜測心疼不已

夢夢發現許維不再來糾纏自己了,這讓她鬆一口氣,或許,他也知道自己過份了吧? 畢竟差點傷害了麝月,夢夢看著在沙發上敷臉的麝月,她在心裡嘆息,幸好,月姐沒事。 「蝶!」麝月喊,一會才發現自己又喊錯,她改口,「夢夢。」 「月姐?」夢夢回應。 「那天被潑硫酸,我有去備案。」麝月說,時間到!她把面膜拿下來,弄乾臉上的保養品。 夢夢愧疚的低頭,麝月已經整理好...

百合小說糖潮第二部8:人家可是根木頭,說不定還擁有一對木耳

所以,黃計為什麼要藏起林啟艾的假單? 周昕璇不免想起前天那場臨時會議。整場會議,黃計與楊宜樺念茲在茲的,就是「試用期結束就讓林啟艾走人」這件事。 這又是為什麼? 「周博,妳覺得這件事怎麼處理?這件事當初鬧得沸沸揚揚,不還給啟艾一個公道嗎?」許依如忿忿不平。 「依如,謝謝妳,這張讓我先保管,好嗎?」周昕璇問道。 「當然可以啊,周博打算怎麼處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