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百合小說如意令14:一個注定不可能實現的願望

(圖/123RF) 「補戲?」夢夢問。 「嗯,要補一場結婚的戲。」經紀人說:「《梧桐影》賣得很好,所以要拍外傳。」 「我看看……月姐的時間。」夢夢摀著話筒,低頭對那個躺在自己腿上的人問:「月姐,《梧桐影》的補戲,下個月有空妳去嗎?」 麝月躺的正開心,聽了夢夢的話,她懶洋洋的點頭,「嗯……」 她撐起身,看著夢夢跟人講電話的模樣。 「有!可以……」...

百合小說第三人稱25:可我已經不想再欺騙任何人了

真的是奇蹟。 在鄭安汝的帶領下,她們學校球隊創校以來第一次破天荒的通過預賽,甚至還一路殺進八強賽。 第一功臣當然是鄭安汝,資格賽加上預賽複賽,個人場均28分,11籃板,9助攻,6抄截。 她不曉得是被什麼東西附身,整個人像是脫胎換骨一般,就算是當年的季允宸,也未必有如今鄭安汝這般活躍。 她很清楚自己的信念是源自於什麼,...

百合小說如意令13:這樣她也等於擁有了麝月的一部份

目送麝月離開後,元英才停下動作,跟麝月相處久了,她好像也會演戲了,她看著留在桌上的劇本,元英拿起那本劇本端詳。 她看著封面上的『白月』微笑起來,那是麝月古裝的樣子,她摸著書皮。 其實,她喜歡麝月。 喜歡麝月的時間,是從國中開始吧! 當開始意識到愛情時,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投射的對象,而她投射的人,就是麝月。 那是一種很幽微的喜歡,挽著她的手相處,...

百合小說第三人稱24:讓老師傷心,比失去她還要讓我痛苦成千上萬倍

在綜合大樓的屋頂上,鄭安汝、林敬瑞、王雨熙,還有翟書璟,四人圍著一個圈面面相覷著,每個人臉上的表情皆是前所未見的嚴肅。 鄭安汝首先開了口,冷冷地說,「我問過韓尹姐了,我姐生日那天她明明就有留了訊息在我姐的手機裡,但為什麼我姐沒有收到那通語音留言?」 她接著把視線移到翟書璟的身上,「肯定是有人動過我姐的手機吧?書璟,我想妳應該有非常充分的理由這麼做...

百合小說如意令12:她伸出手拉住那個幾乎要溺死的自己

回到自己的房間,夢夢有些怔忪。 除了跟月姐做了這件事情,更多的是這個胎記的問題。 她看著自己手上的胎記,是蝴蝶的模樣但是卻有些醜,原本她不太在意,畢竟這個胎記從小就有,而且其實也不太影響外觀。 可是現在,她卻迷惘起來,自己真的是夢蝶嗎? 可是除了跟月姐在胎記相對的時候,她會有些熱流,但是其他是沒有感覺的。 她甚至也不太記得夢境的內容,這樣對嗎?...

百合小說第三人稱23:她緩緩在老師的唇上輕輕一吻

翟書璟在鄭安汝家唸完書已經是接近凌晨時分,她便理所當然的和之前一樣留下來過夜。 半夢半醒間,翟書璟忽然感到一陣內急,上完廁所經過客廳時,她看見在沙發上熟睡著的鄭安婷,忍不住躡手躡腳的走到鄭安婷的身旁,眷戀的凝視著她美麗的睡臉。 (圖/Pexels) 好喜歡妳,老師,妳知道嗎?我真的好喜歡妳,我只要有妳,什麼都可以不要了,全世界 我只要妳一個,...

(18+)百合小說如意令11:她帶著赤裸的慾望看著自己

(圖/123RF) 把夢夢帶回去,麝月脫下了偽裝,她拉著夢夢,到了自己房間。 「夢夢……」麝月在她耳邊喊。 「月姐?」夢夢迷糊著,雖然神經有些放鬆,但是腦子有一點清醒,她看著周圍,自己怎麼會睡在麝月的房間? 看著夢夢準備起身回房的模樣,麝月好笑的牽著這隻小醉貓,把她帶到床上讓她坐著。 「夢夢,妳喜歡我嗎?」麝月問。 「喜歡啊!最愛月姐了!」...

【18禁日記7】她傳來了一張裸照引誘自己

從高原小旅行回來已經快兩個星期了,雨和宣還在適應著,一是高原的天氣,冷颼颼的,她們都很喜歡;二是高原沒有熟人,可以為所欲為,甚至任性到在陽台肉搏大戰;回到原本居住的城市、原本工作的公司、原本待著的環境,突然就覺得難以習慣了。綁手綁腳的沒辦法光明正大地膩在一起,讓她們倆很是彆扭。 「寶貝,想你了。」 「我也好想你啊!」 「你在幹嘛?」 「...

百合小說第三人稱22:不如不要相遇, 或許就不會那麼痛吧?

「敬瑞,明天早上八點,在台北轉運站見。」昨晚,林敬瑞突如其來的收到了鄭安汝傳來的簡訊,雖然覺得有些好奇,但她依然是赴約了。 不過怎麼會約在這種地方呢?而且還是在假日的早晨,這怎麼想好像都有點不太對勁。 「敬瑞?妳怎麼會在這裡?安汝呢?」 林敬瑞回頭一看,錯愕的發現出現在她面前的人居然是季允宸。 季允宸今天並沒有戴眼鏡,她穿著淺色的牛仔外套、...

百合小說第三人稱21:相愛的人不能在一起真的很遺憾

林敬瑞和鄭安汝面對面坐在「HARU」裡,各自的餐點跟飲料已經上齊了快要二十分鐘,她們卻連一口都沒動過。 兩人靜悄悄的凝視著彼此,或許有很多話想說,只是誰都不知道該如何開這個口。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鄭安汝才首先打破了沉默,「妳們為什麼要瞞著我?允宸學姐她居然有那麼嚴重的病…而我…卻以為她退出球隊是因為逃避?」 鄭安汝懊悔不已的說,「我、...

百合小說第三人稱20:我只要能這樣…遠遠的被妳看著就好。

(季允宸,高二) 季允宸如坐針氈的待在診療室內,當她發現醫生對著電腦時不時的眉頭深鎖、嘴巴還不自覺一直嘖嘖作響,她就知道事情不太妙了。 「心臟衰竭。」醫生搖搖頭,「為什麼妳就是不聽話?妳的狀況真的不能再打球了。」 「心臟…衰…竭?」季允宸摒住呼吸,喃喃的複誦了一遍醫生的話。 季允宸從小就有心臟方面的疾病,對於相關的病症她曾做過詳細的研究,...

百合小說如意令10:她甚至偷偷幻想那條項鍊遮掩的是她的吻痕

(圖/123RF) 嘴巴上說不戴的項鍊,夢夢還是戴了,說不要想太多的事情,還是想了。 早上等月姐晨跑回來的時候,夢夢暗罵自己,沒骨氣! 她手上準備著月姐的早餐,她不太能碰太多的碳水化合物,但是水果跟肉食也不可以太多,最後她弄了班尼迪克蛋,那荷蘭醬的檸檬清香應該可以讓月姐開心一點。 背後傳來開門聲,月姐走了進來,她轉身,「月姐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