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葉氏是國內知名企業,能動用的資源跟財富也是驚人。

不過葉氏的股份沒有上市,所以到底葉氏有多少產值,只有董事長跟少數幾個管理階層知道。

但是能夠包下整艘遊輪,應該也是有錢人吧?

「嗯……之前疫情的關係,遊輪沒人敢坐了,所以價錢比平常便宜。」許秘書平靜的解釋。

在場的同事愣住,對吼,之前那個海上疫情的事件……那他們還要上遊輪嗎?

「經理有承諾,上遊輪後,所有消費都由葉氏支付,如果有要參加的人,QuYy)wcb%zCcx#igWJ8SxYO5DxBHkD^HRhcH%YU$cEt!CPj)i6可以額外帶一名親友,只是要事先登記。」許秘書把同意書發下去。

同事們還是上前拿同意書,畢竟能搭遊輪的機會不是每個人都有的。

林雁荷要拿卻被許秘書擋住,「經理說妳之前簽過了。」

「有。」林雁荷點頭,她確實有看到,不過既然這邊要簽,葉凡霜幹嘛特別讓她先簽啊?

這時謝琳臻湊過來低語,「幸好有留下來,五天四夜耶!爽!」

「對呀!」林雁荷附合,她腦子一轉,葉凡霜真的很會算,現在大概沒有人會對留職葉氏有怨言了。

這樣其他員工不但會慶幸自己沒有離職,還會[email protected]%uqjTQaeYE!=geOE7o!CaPHP(tQL-u&gCiZRTy=kFnHw)a對她感恩戴德,現在哪有公司這樣大手筆的包船出遊,她的姐姐把時機掐的真準。

謝琳臻還在BRxEQhuidm45VK3Z9n^[email protected]$A4J8OR$SAT8s5g-TrZm-KT開心用手機算,「我剛偷查過,之前那個百合號遊輪,六天五夜費用要四萬耶!這樣等於我們賺四萬,超爽……」

林雁荷看著手上複印的邀請函,不知道這次上遊輪葉凡霜又會做什麼?

這次的活動就是圍繞著葉展鵬展開*CmL56u++ID9*4)R^)*[email protected]^N的,他對公司內家族企業的弊病感到吃力,因此他決定將所有能繼承葉氏的人都帶到遊輪上,舉辦一個為期五天的旅遊。

這趟遊輪旅行結束後的第五天,就是股東大會,董事也會當天宣布總裁的人選,更是她們賭約到期之時。

一切都會在那時結束。

「超期待啊!」謝琳臻開心的看著手機。

林雁荷彎起嘴角說:「嗯,我也很期待。」。

假期一轉眼就來臨。

總公司特別包了巴士,眾人正在公司門口集合。

葉凡霜站在公司門口,而其他職員在旁邊圍成一個小圈子,謝琳臻先去巴士放行李,雖然離職潮的事件過去了,但還是2Dnnn**Q%zxBYsU!t9%i(puvL%i)[email protected]@dBCCRh有人在記恨她在會議時的表現。

因此,林雁荷只能一個人站在旁邊,看起來有些突兀,她看到葉凡霜也是一個人,她鼓起勇氣走上前。

「葉經理……」她還是不太習慣對葉凡霜低頭。

葉凡霜從手機裡抬頭,「早。」然後又低頭繼續打字。

其實應該道歉的,林雁荷想了好幾天,終究那天會議室的話,是自己說出來的。

但葉凡霜還是讓她上遊輪,況且兩人之間的事情潑及到其他人……她想到楊小姐,她的女兒也有性向認同的問題。

這種事情身為家長的真的很驚慌吧?

她是討厭葉凡霜丟下自己不管,卻不想影響別人,因此她慎重的道歉。

「那個……還是要謝謝妳帶我上遊輪,雖然我是為了看妳什麼時候輸的!但……那天會議時,我不是故pkl4_temW3on$AK%#YEtMaPwEb&GdYaFOb#S9d5lgAkbyU_CWk意要講的……抱歉,害妳出櫃……」她想到會議室裡,葉凡霜說的話。


(圖/pexels)

原本希望出櫃時可以介紹女友的……

「妳這次一定要遵守約定喔!」她低聲說:「不要再……隨便消失了。」

心裡卻亂七八糟的,卻不知道是因為哪個約定,是葉凡霜說不再騷擾她的,還是葉凡霜說要她當戀人的……

好不容易,她以為自己可以得到平靜,但最終她還是不自覺的一步步走近葉凡霜,d)6by+rdxMsNvdaJzXr(=i8m-n3tj52(vC(1Rd5Mj!X34cw1M^一種無奈又只能走下去的感覺,但當中又有一點喜歡,非常複雜的感覺。

總是告訴自己不要再靠近,已經受傷一次了,那女人沒有任何解釋就把自己拋棄,卻又習慣去靠近她。

「雁荷,我整理好了!」謝琳臻走過來找林雁荷聊天,她們的座位是一起的。

「喔好。」雁荷對她喊了一聲,但還是看著葉凡霜等她的回應。

但一旁葉凡霜看著她,正要開口卻被林雁荷打斷。

「姐姐,當初為什麼要把我丟到國外,妳能告訴我真正的原因嗎?」林雁荷看向她。

葉凡霜與她對視,她的眼睛閃過一絲情緒,但在一陣波動後卻沉寂下去。

她不能跟雁荷說,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聽到雁荷說自己隨便消失,她內心也是一陣疼痛,可是她當時不這樣做她怕失去雁荷。

把雁荷送出國外是她的私心,如bdIO1-ODa5#[email protected]+1()E*%o=CsxP1p2qQkpv545UhkS果雁荷知道她父親的死,是跟爺爺有關,知道自己爸爸娶吳阿姨,是因為要得到『林學長的孩子』,那她還會留在自己身邊嗎?

就在兩人陷入沉默,葉凡霜想說話時,遠方卻有台計程車停下來。

車上下來一位提著行李箱的美女。

所有人都沒有見過那個女人,但那個女人卻對林雁荷招手,林雁荷下意識地舉rP1BcOH4kl&1MAT%lxZA$S_KchjlpDlzo$g31f$AD9Y+pSkf%O起手,內心卻很疑惑,她認識這個人嗎?

葉凡霜卻問她:「妳揮什麼手?」

林雁荷愣住一會才反應過來,那是女人是在跟葉凡霜打招呼,她尷尬的放下手「我……」

女人走過來,她熱情的跟葉凡霜打招呼:「凡霜,謝謝妳邀請我!」

葉凡霜上前跟她擁抱,然後女人熱情的親了她的臉頰。

嘶!

所有人倒吸的氣聲有點大,然後每雙眼睛裡的八卦魂都燃燒起來。

既然經理出櫃了,這女人該不會就是經理的女朋友?

謝琳臻跟許秘書則看向林雁荷。

有人好奇的問:「葉經理,這位是……?」

「這是我朋友,郭聿琦。」葉凡霜平靜的介紹。

大家都露出懷疑的表情,只有林雁荷看著兩人親密的模樣面無表情,但她的心卻突然冰涼80npLMIrBvBZ4kEkbmQGgcu1r0kJ88EwhJlBeG_)CTismU^4(8起來,原來這才是姐姐的『女友』啊?

林雁荷感覺心口痛了起來,她想離開卻被葉凡霜拉住手。

「聿琦,跟妳介紹一下,這是我妹。」葉凡霜對郭聿琦說。

郭聿琦看向林雁荷露出一個了然的笑容,「妳好。」這就是葉凡霜的那位囉?

「妳好。」林雁荷木著聲音回了一句,之後就抽手離開。

郭聿琦看到兩人似乎有了嫌隙,她想說什麼緩解兩人的誤會,但葉NBFDlayV2S(Uqf-OIE+%*xuAdUQPm1Hv!_a9Dmn+uB31Pree3M凡霜伸手拉住她,然後輕按了一下,示意她不要插手。

郭聿琦乾笑的看著葉凡霜用眼神表示什麼。

在外人眼中,兩人一副眉來眼去的樣子,拉手的親密動作像是真的伴侶一樣。

林雁荷內心很疑惑,她並不記得葉凡霜有這位朋友,難道是在兩人分開的五年認識的?

這個女人到底是誰?

巴士將眾人載到碼頭,一艘遊輪已經在等著。

登船的入口架起了臨時的登記櫃台,所有人排著隊拎著行李等著上船。

「上遊輪前請配合量體溫跟登記,本次活動發放的手環請勿弄丟!再次提醒……」

上船前每個人都要量體溫跟紀錄資料,之後會拿到一條手環,當作遊客身分的證明。

手環是一條白色的塑料材f4i5HK^-ctaNJE8Gz(P10Plna(nU=wm%zel15R1sg3JDyz4Y)l質的樣式,不但可以防水,裡面有當作房卡跟消費用的晶片,避免客人丟失房卡,也做為區分客人跟船員的證明。

海風的味道帶著微鹹,風吹過臉面的強y(cm=2FHA(vIkH_KqHoVqygoy9bQK0IqLJ(vnBU-=$#CTz3S6D勁力道,讓遊輪像巨獸沉睡般微微起伏,大家排著隊伍登記上遊輪,因為人多還排起長長的隊伍。

輪到林雁荷,她拿出自己的職員證交給對方。

登記人員看了她的資料後點頭,卻不是拿其他同事戴著的白色手環,而是一條金色的手環給她。

「這是林小姐的,手環只有一條,請小心保管。」登記人員說著,一邊替她繫上手環。

但林雁荷疑惑的問:「這個顏色是不是搞錯了……」

登記人員看了一點[email protected]^)@%0_FGv1x7gys-lcg^eJkm1n*CyQe-yU*n*電腦,理所當然的說:「沒錯喔!金色手環是VIP,使用船上的酒吧可以免費暢飲,也沒有限制出入,除了船長室……」

「不是,我的意思是你們拿錯了,CHW3FE$)X*OUiHQ6SA#9h%(Po93BQ7RiUwcbZVX^@rciBadqAy我只是普通旅客。」她看著桌上放手環的位置,金色手環只有幾條,而白色有一大把。

這次的活動跟繼承人的邀請有關,那金色的應該是……

對方點著電腦確認,「沒錯啊!是林雁荷小姐,有符合繼承人的條件。」

「不,我跟葉家沒有任何關係,我應該是以職員身分上遊輪吧?」林雁荷轉頭看著葉凡霜,該不會這女j1qtgajNxxheXvk)38m8b6bZ^q7A+6liUU=hIc(TYm+k_fU$iC人又搞什麼鬼。

「資料沒有錯啊,我查一下登記資格……」登記人員一臉無辜地看著電腦上的資料。

葉凡霜剛要開口,隊伍中的葉秀芬冷冷的說vCe#nn!(X-n0TBcpFIg=8&6QOX3g5PZmDJ=81%g2jiqD9&BOxN:「林雁荷!妳已經繼承一大筆遺產了,不要太貪得無厭,還想要競爭繼承人的位置!」

葉凡霜從隊伍中看著葉秀芬,「姑姑,沒想到您這麼早到?」

「凡霜,妳不要想轉移話題保護她,林雁荷已經不是葉家人了,妳不要以為偷做什麼手腳就能提高勝率。」她對這次繼承人(GiCweJ#H=!QaN)ESt8B6AyX*4-Ait9X^iKNKou#9TBBK(=T&$的比賽勢在必得不容任何變數。

葉凡霜看著一旁欲言又止的登記人員,然後對葉秀芬客氣的笑說:「姑姑還是多擔心自己吧?聽說分公司gI-Z*[email protected])LusR+s的業績有點危險。」

「妳!算了……」葉秀芬克制著自己的脾氣,也看向那個登記人員,「查的怎麼樣?是弄錯了吧?」

「呃……電腦上的資料,林小姐有葉家繼承人的資格沒錯喔!」一旁的人員有些尷尬的提醒。

「不可能!她根本沒有被葉家收養!我查過了!」葉秀芬激動6bzG$-V)hcjbFw88_UZr5OV3$^qTH*A-*%@D8=!_m-C6B-+&ft的繼續說:「她是亂攀關係!葉凡霜,她不可能有繼承人資格的!」

葉凡霜替葉秀芬補充:「確實,雁荷並不是被葉家收養的,所以根本就不算我妹……」

「對呀!她憑什麼……」葉秀芬正要發火,卻葉凡霜接下來的話打斷。

「因為她是我的妻子。」葉凡霜說。

嘶─

此起彼落的吸氣聲,周圍人看向葉凡霜又看向郭聿琦,然後又看向林雁荷。

郭聿琦乾尬的笑,她真的只是來旅遊的。

她眼神看向葉凡霜,難怪剛剛葉凡霜不解釋,不過這場旅行一開場就是一齣大戲呢!

登記人員微弱的聲音補充:「林小姐……已經是葉小姐的配偶,法律上來說,若是葉小姐kkiC=Tzx%1#kHzJe!kDO1WE39hYb5RQx!i7Ra-xFrCh8f6O-fM身故,財產將由林小姐處理,所以她也是繼承人之一。」

「什麼!」葉秀芬不敢置信。

而比她更不敢置信的是林雁荷,「你說什麼!」

在場的人都傻眼的看著林雁荷跟葉凡霜,還沒上遊輪就這麼刺激了嗎?

原本的姐妹,現在卻……在一起了?

林雁荷是葉凡霜的配偶?

林雁荷聽到這都懷疑自己的耳朵,她怎麼可能是……該死!她想到了!

上次她進葉凡霜的辦公室,那時她讓自己簽了『可以上遊輪』的文件,她原zlqOHY6a95afzSm6aJ%Hr-WN02^[email protected]$來不是指行前的保險還是什麼,而是……結婚證書?

她被葉凡霜陰了!

林雁荷還在想上次的文件,葉秀芬已經有大鬧起來的架式。

葉凡霜看著葉秀份出聲提醒,「姑姑很多人在看呢!啊,警衛好像要過來了。」

葉秀芬聽到警衛只好閉嘴,只是她眼神狠狠瞪著葉凡霜。

許秘書則在隊伍裡扶額,假裝不認識自家經理,經理啊!妳做事情要這麼猛嗎?

難怪她心情好成這樣,人都結婚了、跑不了,自然心情好。

她原本還奇怪,經理最近不太盯著雁荷,原來是已經定下來了。

「沒錯啊!這邊有文件,恭喜妳們喔!加油,社會還是很友善的。」對方還特別送她們一個彩虹徽章。

「謝謝你們。」葉凡霜也走過來登記,順便客套幾句。

「比賽加油喔!」登記人員送她們上遊輪。

葉凡霜拿起手環替林雁荷戴上,然後拉著她一起上遊輪。

林雁荷上遊輪後,趁著周圍沒上她瞪著葉凡霜咬牙說:「妳陰我!」那她們還打賭幹嘛?

根本不用賭,她就輸給葉凡霜了!

「就是權宜之計而已,難道妳只想在旁邊看?」葉凡霜露出商場老狐狸的精明壞笑。

「那……也不該騙我啊!」林雁荷不高興的抗議。

她才不是不高興求婚的環節被省略!

絕對不是!

葉凡霜看著她,「我沒有騙妳啊!我說過,簽了就可以上船,內容也講明了,是妳看都不看就親筆簽下的。」

「那還不是……啊!」林雁荷站在船邊,突然一p+c&U^8h4+P^lvxY!zJwbT_DADk3hw8h3V&Uu2yF-g5UFcbzPO個大一點的浪,讓船搖晃起來,她重心不穩的往前傾,卻被葉凡霜接住。

「小心點,這裡很晃。」葉凡霜到是挺開心雁荷的投懷送抱。

「我不會再簽任何妳給的文件了!」林雁荷怒吼。

葉凡霜卻一臉痞笑,「那我就放心rCV5Bww9Sc*@N2pI^T%r)d*Z+Xk1pIJ6EMiioEAWI^UE0wF5R%了,原本想說下船後就拿離婚的文件給妳,應該也不需要了吧。」雁荷這麼不想跟自己分開,她很高興呢!

「葉、凡、霜!」林雁荷氣到忘記怎麼罵她,乾脆提著行李就轉身去自=G8lBT_4OoL%X10yvCx9T!e8eCo4l&4XcM^3NP6#z!AmhHrnXy己的房間,留下葉凡霜站在船上微笑的看著雁荷離開。

等到林雁荷背對自己,葉凡霜的笑容馬上收起來,其實她內心很怕雁荷不同意,但幸好她沒有堅持到底,這樣自己就更有機會讓她回$i*[email protected]!BdIScRp!kx&ZihLq(@[email protected]來了吧?

我的雁荷……

這時一個聲音從後面傳來,打斷了葉凡霜的思緒。

「葉凡霜,妳會不會太變態!跟自己的妹妹結婚,嘔……」顳定均上遊輪就看到兩個女生摟摟抱抱,噁心死了!

葉凡霜表情恢復冷淡,她看著顳定均說:「就算你再怎麼忌妒,我都是第一順位的繼承人。」

「凡霜,妳不要仗著爸爸疼妳,女人就該好好嫁人,居然當一個同性戀,還跟自己的妹妹結婚,cG^[email protected]%6urF&gUvVH^4kbcKAygjqRARc4Xg2iaCvSl6bg我哥怎麼會教出妳這樣的孩子?」葉秀芬端著長輩的姿態說。

他們母子後面還有表姐顳靖喬,但她直接拉著行李去自己的房間。

葉凡霜看著葉秀芬冷著聲音接話,「所以我要像姑姑您,生個兒子回來搶葉家的家產嗎?」

顳定均嘲諷的問:「我媽還生的出兒子,兩人女人是能生什麼東西?」

「現在醫療技術很發達,卵子也能生女兒,況且生了兒子卻……」葉凡霜看著顳定均,一臉『生你不如生塊叉燒』bG=%cNTUJc*[email protected])&xMpMJ^$M48#=q-pU620FF%ekE5J+#A的嫌棄模樣。

「妳!」顳定均想要對她動手,卻突然被一股力道踹倒。

林雁荷從後面過來,一腳往往顳定均的屁股72dp$=jur!1vZ-C1uo9XIMXxuycHppD1i3tT#d7S5OQ5#BQd!E踹下去,然後她指著顳定均旁邊的葉秀芬,「你們找的葉秀芬就是她。」

葉秀芬正要發作,「林、雁、荷!你要做什麼?」

「請問是葉秀芬女士嗎?」兩個警察模樣的人過來。

「怎麼了嗎?」葉秀芬扶起自己的兒子,「剛剛是她動粗的,你們抓那個小賤人!」

「麻煩妳把手環歸還。」他們是葉展鵬顧的警衛,負責這次海上的秩序。

葉秀芬激動的說:「我可是葉展鵬的女兒,才不會交出自己的手環!」

警衛看她一副要鬧的樣子冷漠的說:「如果您不配合的話,董事長有交代要給您聽這個。」

警衛拿出手機按下撥放音檔,在人來人往的船上葉秀芬的聲音從手機清楚的傳來。

去散播葉凡霜是個女同性戀的消息

痾……葉經理,那對象是……?

當然是她的寶貝妹妹,林雁荷那個小賤人,我要她們身敗名裂!

是。

只有四句話,卻是她在經理室用分機聯絡的內容,被人用手機撥放出來讓船上的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葉秀芬先是內心慌了一下,之後強裝鎮定瞪著葉凡霜,「妳居然錄音?!妳這是竊錄個人隱私……」

葉凡霜冷靜的說:「是姑姑提醒我要防商業間諜的,為了配合公司不定期調查,所以我同意經理室的內線在上班時間錄音,我怎麼知道姑姑會隨t2K+32#YDEtWCFCEMMC0OL_-pmE$eYY(3T)bZn([email protected](T(cd便用經理室的內線?」

顳定均有些背脊發涼,葉凡霜對自己真狠,難道她就真的是鐵桶一塊,沒有任何缺點嗎?

當然有。

顳靖喬在人群中看著葉凡霜,還有mVRruqy&uCWAE&s$DU&HqrhzjWrFytTGzZfJLsHEWS^BD-dZpC葉凡霜身旁的林雁荷,她雖然是顳定均的妹妹,但很多年前她就知道,葉凡霜是個徹頭徹尾、無藥可救的妹控,不過她也知道自己的媽媽跟哥哥不會這麼快就死心。

這是一場各有目標的對決,內線的錄音曝光後,葉秀芬當著眾人的面被換成白手環,這無疑是當眾甩她一QCYXBlTG31FhZyXhBULZ^Fx(OVvUDL5EHneY94IZLdS_wwy8m8個巨大的巴掌。

眾人看她的眼神刮骨似的忍受,她恨恨瞪了葉凡霜一眼後,氣的離開現場。

她早晚要想辦法扳倒葉凡霜這個惡魔!

林雁荷倒是在旁邊跟郭聿琦看戲,警衛之所以能找葉秀芬換手環,要歸功林雁荷被葉凡霜氣走之後。

那時林雁荷先去放行李,一出房門就遇到了郭聿琦,她看著眼前的女人,從公司搭車起她就很好奇這個女人從哪冒出來的,她成熟的氣質還有上翹的眼角帶著媚,她是個非常吸引人的女人LaGKq^[email protected]!ustfUc0l!3yqb7Ypk^[email protected]=,也是個讓自己感到緊張的女人,因為不知道姐姐跟這女人的關係。

「妳……喜歡姐姐嗎?」她忍不住的問。

下意識的,她把葉凡霜換成姐姐的稱呼,強調了兩人的關係。

郭聿琦卻答非所問的提了一句,「葉小姐是個很好的人。」

葉凡霜在她的眼中是很好的女性,負責、強悍而且聰明,她並沒有被吸引。

況且眼前的雁荷似乎氣到忘記一件事,她才是葉凡霜的伴侶呢!

林雁荷只把那些文件當作葉凡霜的手段,眼前的郭聿琦存在勾_FS(qJUIwQ7Mixj=URD$AxdIEd&+Y(hI6zZdgZrosqO^VzN&=+起她內心的驚慌,可能再次被葉凡霜拋棄的恐懼,讓她泛起酸意的低聲說:「妳想跟姐姐一起嗎?」

「妳誤會了,我們真的是朋友,因為葉偉成先生才認識的。」郭聿琦簡單的解釋。

聽到跟葉爸爸有關,林雁荷露出疑惑的表情。

郭聿琦不方便解釋太多,「總之,原本的葉先生因為事故,所以他的委託合約轉到凡霜這邊。」之前葉凡霜有提過林雁荷,她也大概知道兩人6R4kt$DYCQM1Djc!h*bUYAy4E_4_vvgSOKj3u=19pi3ZD!8q3W的之間的事情。

其實就是兩個互相喜歡的人互相為難而已,她並不打算介入$btEsa6&uaJdj*!B=KiipjUpNdhVEuK*[email protected]*o9=tXQ1No兩人的感情世界,還是解釋清楚的好,郭聿琦講完補了一句,「而且,葉小姐是喜歡妳的,經常跟我提起妳。」

「是合約的關係?」林雁荷眨了眨眼,還是嘴硬的說:「才怪,她最在乎的是葉氏。」

wxL2!4a-Vj52*%W2([email protected]=oL07E$a5Y「不是喔!她只是想要保護妳,不要被傷害……」郭聿琦示意她看向走道那頭,正在跟葉凡霜冷嘲熱諷的葉秀芬跟顳定均,「如果她不保護妳,妳會在那邊難堪。」

林雁荷咬唇,所以姐姐其實是不想讓她被姑姑批評,才故意把她氣走的?

「總之,我們有緣會再見的。」郭聿琦微笑的說。

林雁荷目送她離開,然後看到兩個警衛模樣的人正在找『葉秀芬小姐』。

「我知道喔!她在那邊。」林雁荷給兩位警衛帶路。

上了遊輪的那刻,大部分的職員內心是驚嘆的。

豪華的泳池加上氣派的活3(icv3i)EyP8Pll!!(Xdl^E78plqcYCbq#2FxU8Mbh(FW+m(#-動中心,乾淨的中央廚房、酒吧、音樂廳、SPA設備,可以說是應有盡有,但設施再怎麼高級,也不及上司的八卦有趣。

88QuubW&ndx_HM!xsysV1WRl!HVPPBM=-HW#G6^[email protected]@畢竟那天的特別廣播的內容,還有華麗的邀請函出現,一切如戲劇般的出現,葉氏內部繼承人的比賽,都讓人興奮又期待。

員工們都在郵輪上興致熱烈的討論,但那些有繼承資格的人就不這麼快樂了。

「董事長是有病嗎?這種比賽是在學日劇嗎?」

「說不定董事長真的有病。」有比較知道內情的人開口。

大家都好奇的湊過去問:「你這什麼意思?」

「你們都有聽到公司的特別廣播吧?」開口的人故作高深的說。

「有,那比賽真的會選出繼承人?」

「會!我聽說董事長是玩真的,而且……」那員工得意說:「輪到我們看戲了!」

眾人看向郵lAVmdtTFQbMENuP)*%IPZ!P77c(aXU#IZshK_jsh=kZoxX+Sp4輪上戴著金色手環的人,擁有金手環就代表有繼承資格,通常是葉氏的親戚或特別有能力的主管,平時在公司都是最頂尖上層的人物。

但這次上下關係徹底反過來,原本在公司被壓榨的員工們,可以看著那些有繼承資格的上司或主管去競賽,他們只要悠閒的在旁邊喊加油就好,所有2c_cOvZs2Gh-f!JEi25Yc+mN4Uqsg7!gCw4EPyKWglf3P#TKm6乘客都登上了遊輪啟程後,中午馬上廣播集合所有人。

白色手環的員工被當成觀眾,YUmk(=wgTs6Y%@)(96Qhjf2Bz0A[email protected]%w8S1MQdkPXTQ通通規劃到活動中心的看台上,而戴著金色手環的繼承人們,則排成兩列站在台下等著葉展鵬出現。

活動中心的空間很大,四周還有大投影幕,頗有那種選秀節目的味道,讓看台不斷傳來鼓譟的討論聲,那些平時高高在上的人此時卻在台下,每個人W4gz-sohs%!&JTds&8KV)[email protected])um%[email protected]!H都有幾分不自在。

集合時間一到,葉展鵬則走到講台清了清喉嚨說:「各位,我是董事長葉展鵬……」按例普通的開場介紹跟RAqPj948%B)[email protected])VYv9M-FwBmGZb_9idQv1sPjt7VF歡迎,但更讓眾人期待的是這次的比賽內容。

葉展鵬也不賣關子直接的說:「今天開始,我們會在船上舉辦比賽,比賽過程會列laB=Vj9Rt4t33AyUmU!Bz3#Nlxt7tYRFt$t^RrRP0FSTNxJL7I入繼承人的考核內……有問題嗎?」

此時台下有人舉手,打斷了葉展鵬的話。

這麼大膽打斷董事長的人是顳定均,他是葉展鵬的外孫,葉秀芬的兒子,之前媽媽上船被為難,他一臉不爽的看著葉凡-vX-lr0Gzl6+&DjYtLdvyNKH6ys+#B_7JDPM8z1Bo)Aie8jS3L霜,直到被點到才轉頭。

顳定均玩世不恭的問:「外公,為什麼要辦這種比賽,難道選出繼承人很難嗎?」

葉展鵬掩飾的冷漠直言:「確實很難。」

顳定均想先從血緣拉近關係說:「外公,這是我們自己家的事情,何必……」

一旁的律師遞上一疊文件,透過投影幕的放送,可以看到那都是報案的單據,厚厚一疊似乎今年並不太平順。

葉展鵬指著那疊*#C-)F#^R=SU*KJ0OZmCSW!=IR24p1*INT*_qc5Q^!qZzi0^9E單據,「一年內我至少經歷了十幾場意外、事故,既然這麼希望我這個糟老頭死,才能繼承葉氏,我乾脆就辦個比賽選出繼承人,你們就沒有意見了吧?我會請律師全程錄影,務必選出最優秀的繼承人。」

「錄影?」有幾個人都表示不舒服的皺眉。

「葉家的繼承人不是躲在幕後簽文件而已,萬一出事要有膽量在鏡頭前認錯,在屬下面前領導他們,就必須自己也了解被注目的責任,連這點都無法承受,那有什麼資格談繼承?」葉展鵬看CYiK=zkMM7aQ0^nwq*aOJ^%UesZ321Zq5VF_&)#XLi7nyMWmx*著台下的人。

而看台上的員工們都鼓譟起來,原本事不關己的態度也轉為熱烈Cs)XkiDn5H2R5iOACQ#4#[email protected]^txgL)-eWIF#V^6dhSiKyc關心,因為這也是選出他們未來老闆的比賽不是嗎?

「可是這到底是什麼比賽……不會死人吧?」有人提出質疑。

一旁的律師在葉UTeTz(R1w#+uiOZ0fF$gA-!eidWSmbslZ$3^U+StMX=dt=pNjR展鵬的示意下替他回應:「比賽都是體力跟智力能達到的,葉先生辦這個比賽,只是想要考核各位有沒有資格繼承葉氏,每個人都有權利退出,不過……退賽會失去繼承權,如果沒有疑問的話,我們會宣布比賽規則。」

顳定均不再言語,他看著其他繼承人。

大部分的人都充滿鬥志的眼神。

葉展鵬將所有繼承順位的人聚集起來,只取三等親內的人過來參加,繼承人的身分大概有三類,有些人是跟自己一樣,跟葉展鵬是血親關係的人,Pj^[email protected])jDZb_Zme&bS1VLOuLdGy5Y#z22=還有幾個是公司裡擅長經營的佼佼者,還有就是遠一點的親戚或者姻親。

他冷哼,如果比賽是比體力他肯定勝算頗大,只要他拿到葉氏,那些賭債自然就可以清了。

這時他感覺到有人看他,他順著視線的方向看向人群。

「啊!」顳定均嚇的叫出來。

「定均,還有問題嗎?」葉展鵬挑眉用麥克風問,眾人的眼神也看著。

「……沒有。」顳定均心神不寧的模樣落入觀眾席的葉秀芬眼中,她看向旁邊,雖然戴著白色[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c_h%zSQj0jr_^r7hx6VP^b1uXVuTLcI7G手環,但明顯不是一般人氣質的觀眾,猜測該不會爸爸竟把定均的債主也請來了?

「那比賽就在下午開始,遊戲規則讓我的秘書宣布。」葉展鵬說。

葉展鵬身邊的秘書兼管家過來宣布遊戲規則:「以下是遊戲規則……」

第一,本次比賽需繳交押金,五百萬。

第二,比賽一律使用籌碼,不可用現金。

第三,籌碼不可毀損或丟棄,賽後會依各位手上的籌碼發放金額。

第四,不可搶奪他人籌碼,每次比賽都有紀錄,出現暴力行為視為棄權。

第五,董事會保有最後選擇權,可視情況終止比賽。

秘書平靜的聲線傳來:「以上就是本次比賽的規則,董事長會視比賽輸贏決定下一屆的總裁人選,但這次有個特殊條件,下一期的預算金額,也會視這次比賽結果決定,所以,請各位選手不但要贏下總裁之([email protected]^1R)sD&ib132!XGTGO^GcLcA位,更要贏到最多錢。」

所有金手環的人都愣住,林雁荷看著台上的老人,有錢人果然讓人難以理解,她記得小時候沒見過爺爺幾面,大部分時間Lm51*@Zew#ph(ue5s-SLv9&Z_LAaq3XkinegPYJs-ADI*yRT!E他似乎都在工作,怎麼現在卻好像很愛玩樂的感覺?

這是外星人附身了?

管家身後的大螢幕出現目前所有候選人的頭像,「而且這次的比賽結果,也會對白手環的各位開放,各位可以下注賭上面的候選人輸贏,比率跟下注都在acOUae%Id6J#*HW6*9Awg=GrbWRaZOnaVT*[email protected]&N8*xVeZGC本公司的APP。」

活動中心的所有人都驚呆了,他們不但可以看戲,還能火上添油……呃!是參與遊戲!

「等等!這不就是把我們當賽馬嗎?」顳定均出聲抗議。

秘書看著他直接的回答:「是的。」

「太過分了吧!」其他人也附合抗議。

人群FG(QOKw1T)W$af+O8kehuuA%_sHCB^3i+&OGAKnHR^H+x4yDuM中林雁荷看著葉凡霜,她的臉既不驚訝但也沒有跟著抗議,只是漠然的看著前面,然後轉向自己,林雁荷馬上裝作認真的看著台上,但卻能感覺葉凡霜的視線停在她的身上。

「喔?你們平時不也將下屬當成賽馬,要他們跑向目標嗎?」秘書冷笑的聲音拉回所有人的注意。

他冷靜的看著台下的所有人說:「老爺有說過,既然是葉氏的繼承人,那得到v#MCtgwE_cfDD3JI&k#YSFRLc42i(1WKt%[email protected]部下的擁戴是應該的吧?還是你們認為自己沒有能力領導部屬?」

「……」顳定均等人都安靜下來,沒人再有意見。

管家平靜的說:「那些投注的金額,就是他們對你們的信任,這場比賽將會讓所有人知道,你們是什麼49ARwGxI)!Ggitqjhvl8SXS1OJtWbyGpTUex%6TuSlgSA174GT樣的人,有沒有資格當葉氏的繼承人。」

所有繼承人閉嘴了,就算因為個人特質而讓個性各有不同,但他們[email protected]^GGSU*[email protected]@cw7sS7i0PwhC-NT多少都會在意他人的眼光,有些在公司任職的管理階層,更是已經繃緊神經要面對比賽。

不能讓下屬看低自己!

管家看著台下的繼承人們說:「遊戲就是將現實生活量化,各位既然負擔著輸贏,那是否吸引下屬支持您,自然也是繼承人考核的內容,只要[email protected]=2(_Hv8KOY)[email protected]+您成為最後贏家,下屬自然會追隨主管,這才是職場……不是嗎?」

這場遊戲從此k0kwS1s7qIub4vsDj!*6knuWsYrA0*[email protected]*AJI7mx9時開始,已經不再是遊戲,而是賭上尊嚴的對決,輸家不但損失金錢,更會連往後受人尊重的資本都賭下去。

顳定均臉色變得難看,原本他只想來參KW(cPVrVy2Qm1#4CZemLo^WI9YXr%W9brKxEF=1gSrt=&Su#ds加個比賽,撈點錢可以還賭債,但輸了也沒什麼,他本來就跟葉氏沒關係,但現在卻不是這樣想了,這場比賽攸關面子,若是沒人看好他會超丟臉,更何況他想到觀眾席的某位身影,外公居然連他的債主都請來了?

葉展鵬看到顳定均就不想講話,他信任的外孫居然擅自作主,將自己的投資的土地拿去抵押,這筆帳他還沒跟這個外孫rK_NNw9n_#bOzNE&eWyuUQx%SQvxZi(ZIzgcAPFnqmQ1NNf^qJ算呢!

秘書確認沒有異議,他站在台上繼hDvG(AXz0w_FV^(zuD2m=#eH%SEfold%C+knk8GnZU+Gm6#6^=續說:「若是想後悔也沒關係,但放棄比賽就代表放棄繼承權,顳先生,你的決定呢?」

一旁的律師也虎視眈眈,放棄繼承的文件已經準備好了。

顳定均內心有些怕了,但他讓自己不能表現出來,他聽到自己硬氣的說:「當、當然參加到底啊!」

管家沒有再糾纏,他看著在場的各位。

「那麼最後,請各位盡興吧!」

之後就是樂隊的音樂跟[email protected]^^EJ$bX2^zv)PmyMPR6台上的拍手聲,船內的氣氛徹底被炒熱,所有觀眾看著台下的幾人,已經不是事不關己的平淡,反而產生了一種微妙的變化。

而幾十位金手環的主人,則神色各異的開始付押金。

去付五百萬的押金時,林雁荷已經放棄抗議自己的身分了,反正葉凡霜會處理這一切。

她原本以為自己只要簽名,同意將葉爸爸給她的遺產撥錢就好,但是對方卻告訴她:「大小姐已經替您付了。#Rk*k$7T-81FsKjqaiUyJ#c0#fGU&sB)fkc7a)p1MBD%GAYTne」管家看葉凡霜一眼,又拿著林雁荷遞上的參賽同意書,一一登錄她的資料。

「知道了。」雁荷轉頭走過去對葉凡霜說:「妳不要太有把握,說不定會輸喔!」

葉凡霜看著她眨眼,「我一定會贏的,為了妳。」

林雁荷原本有點開心,但她卻看到人群中的郭聿琦,她臉色垮了下來。

還有這位『朋友』呢!

就算郭小姐她說只是朋友,但是不是真的也只有她知道,況且看葉凡霜跟她神神秘秘的……

雁荷哼了一聲,登記完就先離開了,葉凡霜也登記好,正在等名單公布。

有幾個人在繳交押金那關就已經棄權了,但大部分人都完成報名手續。

葉凡霜看著看台跟周圍,雖然這場比賽是爺爺的心血來潮,卻也是不得不辦的。

之前的墜樓、抄襲事件,uBlrQFxUIaKYy1rr60-f1%0hD#Mw2oryL2p60gIPs5sBXZngiX搞的葉氏人心惶惶,又有她出櫃的風波在後,葉氏的人力缺口需要堵上,因此這趟旅程就是對那些職員的彌補。

除了可以轉移[email protected]^tO#[email protected]+sW&緊盯她性向的目光,海上之旅還能讓員工們放鬆,修護一下同事間的感情,所以這趟遊輪之旅是勢在必行。

至於這次的比賽是爺爺策畫的,她負責按照單子準備器材,沒想到爺爺打算做到這樣誇張的程度,她看向雁荷,今天雁=#Ho9%OQi$ANKim8pKED0D8_x%Tw*sQ)Cv9j3NoIA+WaCI#97H荷穿了牛仔褲跟淺色的衣服,看起來乾淨純真的模樣,兩人在人群中四目相對卻沒有說話。

打斷她們的是名單出爐的音樂,她轉頭看著名單顯示在大螢幕上,葉凡霜的記憶卻跳回爺爺把她叫去的那天。

葉凡霜在葉宅看完爺爺的計畫,她有些傻眼,「這……會被接受嗎?爺爺你是不是漫畫看得有點多?」

老人家的生活很無聊?

那絕對是刻板印象,她之前只知道爺爺找到了閱讀的興趣,開始在購書網站大量買書,甚至還打造閱讀室,只為了0iZDVkKMrk00*x3ZrTKX*p-0s-Vr-Ex#n3sdFk+#V2jDf-Y=j=可以讀書跟放書,還聽說爺爺加入了什麼匿名網、社團什麼的,跟裡面的網友聊得很開心,甚至還說要一起去COS,她以為是什麼高級的讀書會,在葉凡霜的想像裡,是那種國際會議廳,然後大家討論財經、世界經濟之類,C.O.S.聽起來就像某種研討會的縮寫。

當然,那是因為葉凡霜從品學兼優的學生,到公司的預備繼承人,一直都非常忙碌,沒有機會感染……呃!接觸到漫畫跟小說GW#[email protected])a)[email protected]+E3t-+0ULHq%)XuMAQ+JTZb!Ih的世界,因此一直沒有跟葉展鵬接上線,只是覺得這個企劃活動有點複雜。

「咳!哪有多,妳買的保健食品我都有吃,總之不要管那些*[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YmJp+8zjhA*ft-^$+MHeCqs#Vu漫畫,妳沒意見,那就這樣決定了。」葉展鵬趁著管家去葉凡霜背後送咖啡,使眼色讓他把那套相關的漫畫收好。

管家優雅的挪步,用身體擋住那套漫畫。

葉凡霜看著企劃內容,「大部分都可行,也可以順便推廣我們公司使用的APP,只是*P8H1j1*t6Yk)BFet9hDB!LpKNLr&^*_([email protected]$9IruRIukJKD……這個賭博是違法的吧?」聚賭在台灣的法律是犯法吧?

葉凡霜看著爺爺,總覺得這件事情沒有這麼簡單,爺爺這個活動,也管的太多了,那些職員真的會配合嗎?

葉展鵬咳了一聲,拿出旁邊的文件,「賭博的事情妳不用擔心,#YPj#z2nyFMu!ogFsMWde9IKA_8l4Dn6Iq^owe86_Q-F0_vt*8我已經找好地點了,遊輪開到海上允許賭博的地區,我已經跟律師確認可行了,還有我們是投票選出繼承人,不要賭博、賭博的說……」

他才沒有要拿繼承人取樂的心態……對啦!其實有點,不過就算是年輕人們陪他這個老人玩遊戲嘛!

葉凡霜沒有管葉展鵬在想什麼,她注意到企劃中的點數項目,還在思量能怎樣。

簡單來說,整個活動就是踩在賭博的灰色地帶,而目的就是她家爺爺煩了,想直接定下繼承人,所以辦個公開活BSkeyr9cX_XV=+mV=&vWCR$Uz9gE#Dv1IzzG$lsppX(1gF0UH3動,遊戲只是他老人家開心。

「但是其他人不會抗議嗎?」爺爺想怎麼考驗她,她沒有意見,但其他人……

葉展鵬講到這個就生氣,「我這個老頭經營大半生的產業交給誰,還要他們同意嗎?我搞個活動也不行嗎?」

葉凡霜滿同意爺爺的,因為不知道是哪個親戚,為了想9xKAriA*+0da=XnshXHDT=-5LrI)CX*^vQCYZWR*s%n$kxSs$U要加快『繼承』的速度在葉宅水投毒,如果不是過濾系統檢測到,恐怕她跟爺爺就死在葉宅了。

但是在更換管線時,水電師傅意外戳破Tb!b3%W+b(FZSWl!7Fn0_QOy&b1uzwUQq9%F14tfEE=^tx_lA9了水管,只能挖開重埋管線,因此她就乾脆搬出葉家,而爺爺則回到老宅去住,這也是她住外面的原因。

她看著爺爺,「總之我會處理的,不過爺爺,你要願賭服輸喔!」

葉展鵬也看著她,「我說過,會把比賽列入考核的。」

葉凡霜才點頭去處理租借遊輪跟其它雜務。

就在葉凡霜回想辦活動的原因時,電視牆上的名單也顯示jy8XnbeeS+z2kp(0YQAUz6F%cu1h7F8F#0YJ60f80Go9R)fYe%出來,每個選手的姓名、照片都在電視牆上,戴白手環員工們可以開始下注。

活動中心傳來熱烈的討論,但是在遊輪外面,一條小船慢慢靠近遊輪。

小船上面有個小腹微凸的女性身影,她在遊輪員工的幫助下上了船。

遊輪的員工收到無線電後,他們打開遊輪的欄杆門迎接此人上船。

對方登船後,幾個警衛跟遊輪員工恭敬的走過來,員工拿出一條手環。

「您好,董事長收到消息了,歡迎您登船,這是一定要戴著的手環。」員工遞上手環。

女子伸出手戴上手環,手環的顏色在陽光下閃耀著金光,無言的諭示此人的身分。

她是參加比賽的繼承人之一!

回到活動中心裡面,人們熱烈的登入網站跟APP,甚至還將APP分享給親uOX9Gbvdn)qQ_tZ3&laT%TdBJ)[email protected]$#weBk!3T=S7友,已經有人衝著這個活動,要朋友進來公司工作,也算是葉氏的一種宣傳。

葉凡霜下意識的檢視名單,但她的眼神閃過一絲驚訝,不遠(-=-D8W(kVMbwvDDezvpJLb!QNetT8S=Om=gUNuU1vBSxRhY+m處看到名單的林雁荷也開口問:「她怎麼又能參賽了?」

兩人都看著螢幕上的名單,那裡多了一個不該出現的人。

葉秀芬。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控制關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