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如果要說邀請函的發函者葉展鵬,為何要策畫這場活動。

那就要回到一年前,葉偉成的喪禮剛結束的時候。

葉家的老宅裡,一個白髮老翁穿著昂貴舒適的襯衫,看著眼前自己的孫女,她不馴的眼神,身上++iiMizva3UquLggZ+8L4yTb!=vo+mzRA7_F3#S(6%v*27dngV如刀子般的銳氣,讓老翁又驕傲又慌亂。


(圖/pexels)

驕傲的是眼前的葉凡霜,是讓他認可非常有競爭力的繼承者,但慌亂的是,她有一L1RedBhQY-CE*+2-KKT)bh2u-AhH5)BG7TaH0qn_INK#[email protected]個巨大的弱點,而且她並不想修改這個弱點。

但自己已經年邁,沒有其他時間去訓練新的繼承人。

偏偏凡霜不論怎麼威脅,都不肯放下那個弱點,連他祭出「繼承權」這個誘惑都被她婉拒。

「葉家的家產跟公司,妳居然不接受?」葉展鵬頭痛的問。

而葉凡霜表情卻平靜無波,「我有自己想做的事情。」

倫理束縛的鐐銬終於消失了,她心裡只想往某人的地方去。

葉凡霜的語氣平靜,但她的眼神卻訴說著擋我者死的堅持。

葉展鵬看在眼中,只覺得更加頭痛,他葉某人耕耘了半輩子,但兒子出意外離世fR(a(fQ^AdBJ1=GNqI9#-kbJihL3)p#IG=f#doMU4SvP(Xv(*T了,現在孫女也打算離開,葉氏明明是塊金磚,為什麼他想給的人都不要?

葉展鵬看著她問:「為了一個人,放棄葉家,值得嗎?」

他一直以為凡霜這麼努力,是想接棒葉氏,讓他老懷欣慰了一把,結果……

凡霜在兒子死後馬上要出國,因為要追回另一個女孩子,他對凡霜喜歡同性的事情b(qeHg*gD-(xUs2ESJ3nyEOs0A1*c$Dwi*xnijvRB)RSuiKBx1並沒有什麼反對,畢竟凡霜的同性傾向從國中就已經被發現了,只是對凡霜要如何接管公司比較好奇。

葉家的接4Orlf+KfjR8Bxo*YI!+_dc0uQ0ari^AB^Pp76dH*Jf+^7Sr2Hl班人本來就需要個賢內助,他的內心對同性戀這件事情的看法,在兒子逝去後已經不在意了,反正能生下繼承人就好,感謝現在科技的日新月異,他一點都不擔心抱孫的問題,反而是凡霜能不能順利接手葉氏他比較在乎。

「值得。」葉凡霜毫不猶豫的說。

「那葉家怎麼辦?妳忍心看著葉家分崩離析,妳那些只懂花錢的姑姑們、叔叔們把葉家散盡?」

「……不關我的事,爺爺也該享受晚年了,讓他們自生自滅好了。」葉凡霜絲毫沒有長房的自覺,她覺得現在都什麼%2yAmR6n*w1_3O_xa6!mbw*dbPK_2X=#OkASjTU_jKEJW473!8時代,別人家想要散盡家財關她屁事?

況且長房又如何,他們花錢之前有問過長房嗎?

那些親戚還不是欺負她爸爸死了,什麼都擅自決定?

既然要自己決定,那就自己負責到底,天底下姓葉的那麼多,那些人關我屁事?

$JSq8=8%mdIx2rY*WBd7_YApQ85FoKmY2(NPjd!ftG7sExGN9O凡霜內心罵了很多,但還是恭敬的不把這些話說出來,但是葉展鵬太了解這個孫女,他瞪著凡霜說:「那是妳親戚。」

「是。」葉凡霜平靜的回了一聲,然後又是一室的寂靜。

這跟年輕人的喔也差不多,帶著八十七分的嘲諷意味。

葉展鵬得自己像個夭飽吵的孩子,讓葉凡霜無奈又不知道該怎麼辦,不過他們祖孫的身分好像有點顛倒?

葉展鵬瞪著她,「妳不說點什麼嗎?」

「他們花錢又不是我簽聯絡簿,我管不住。」葉凡霜盡量含蓄的說。

葉展鵬瞪著她,要妳說這麼清楚幹嘛!

葉凡霜扳著臉,盡量壓抑自己對那些親戚的不屑。

房間一片安靜,直到老管家憋著笑,遞上一份文件提醒,「老爺,這是您說過的,要給小姐的。」

葉爺爺才想起自己手上的把柄,他看著葉凡霜,「好,那些親戚不關妳的事情,但她的事情妳總要關心吧?」

葉凡霜瞪大眼,「她怎麼了?」

「進監獄。」葉展鵬把文件放在桌上讓葉凡霜看。

「怎麼會!」葉凡霜皺眉拿起文件翻看,雁荷在國外生活,葉家不是都有匯錢給吳阿姨,讓她照顧雁荷嗎?

她深吸一口氣,看著葉展鵬得意的模樣,她知道葉展鵬一定有辦法。

她看著自己的爺爺忍耐的問:「您有什麼條件?」

「繼承家業。」葉展鵬說。

「我不要照顧巨嬰。」葉凡霜拒絕。

她家的親戚,用『巨嬰』一詞真的很貼切,出了事情只會哇哇大哭,要人幫忙擦屁股,花錢的時候倒是很有主見。

葉氏是爸爸的心血,如果那些人要糟蹋,她也不希望是自己手上糟蹋出去。

葉展鵬瞪了她一眼,「那是妳親戚,嘴巴客氣點。」他當然覺得其他子弟ln-r^Kkfkt8Xuyktd0faRqOVUEWi2EJEI*mIG^3UFWu0No7!W%沒有出息,不過做為長輩總是心慈嘴軟了點。

「爺爺自己說的,要看清每個人的價值。」葉凡霜含蓄的說,那些親戚幾乎沒有任何價值。

「那妳自己想辦法吧!只是妳能等,那個小女生在牢裡……」葉展鵬語帶保留,他就是要用雁荷讓凡霜接下葉氏。

葉凡霜只堅持了幾秒,還是開口:「……爺爺,運氣也是成功的一環吧?」

「是沒錯。」葉展鵬好整以暇的舉著杯子,現在換他氣一氣這個孫女了。

「那我們來賭一把吧!」葉凡霜大膽的說。

「賭什麼?」葉展鵬看她如此自信也被挑起了興趣。

「如果她回心轉意,我就回來做事,如果她走,我要去追她。」

聽起來,葉凡霜不是人跟事業都拿到,就是兩頭空。

葉展鵬看著她一會才說:「好,願賭服輸。」

之後他們爺孫商量好到下個季度為期,直到今年的董事會發布新總裁人選前,就是他們賭約結算的kB9^cx*HZBR)86pf8ezuX^[email protected](lEp5G+QEyUWHQu#I6_oZDO日子,葉凡霜簽好了合約就急著離開要去接人。

葉展鵬則站在窗前,目送樓下的葉凡霜上車,身後的管家欲言又止。

葉爺爺看著窗外開口,「阿雄,你跟了我幾十年了,想說什麼就說吧。」

「老爺,我聽過一個故事。」管家語帶保留的開口。

葉展鵬坐到桌前說:「說來聽聽。」

「曾經有個人跟甲打賭,說乙會給他五十元,甲不信,告訴那個人,如果乙真的給錢,甲就給他兩百,於是那個人就找到乙,說甲跟他打賭,讓乙給他五十,之後那個人兩頭都拿到了錢。」管家說完後看著葉展鵬,「老爺,小JJ+&%[email protected]@WHWNlZAfeC8-PHl9k!lVnU*[email protected]姐會不會是……兩頭打賭?」

葉凡霜跟葉展鵬賭,但之後跟林雁荷賭,這樣事情就都如她所願。

葉展鵬沒有否認管家的猜測,他把手放在桌上,安靜了一會才看著阿雄說:「這個故事我聽過,不過阿雄,你_2qI=%[email protected]=IneumCV(LM)UjIq做個數學題如何?」

「老爺?」管家緊張的看著老爺,他可是葉氏的董事長,會給自己出什麼數學題?

葉展鵬用著有些沙啞的聲音問他:「你幫我數一數就好,我葉家成器的,@HcAkYj$*y3=MIcIqLgwLO2JPdWcnW*mIMRDz3GIu8RMB9cs_C能讓我把葉氏放心交出去的孩子還有幾個?」

這個問題很簡單,但管家聽到這心裡抽緊,因為這個問題掐滅了回答他的疑問。

葉氏成器的繼承人,只有葉凡霜一個。

不論血統、性格,還有手腕跟培養起來的能力L#Q-J1DIlt^57mX1+wBMNxgkS&VMO$_U9HkEev2gxj4=NVz4Io,葉凡霜是葉展鵬唯一能放心的繼承人,現在葉氏正處在風雨飄搖的時候,其他人卻還在想著進入這個公司,想靠關係吃一輩子。

葉展鵬看著他苦笑,「看起來,凡霜想跟我賭一把,但其實……」讓孫女願意跟他賭,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管家也懂了老爺的未盡之語,只能感嘆子孫無用,或許人能抓住的有限,在做選擇時,就注定會失去什麼吧?

「現在孩子裡面就只有凡霜一個堪當大任,其他……」葉展鵬內心其實也很愁。

他們葉家確實稱得上有錢人家,可錢又不是存銀行[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js=生利息而已,許多資金要循環流動,一個公司雖有百千萬的資產,但也有上千的員工要養。

就算公司的價值幾個億,但也不是幾億黃金擺在那邊任人挖!

但下面幾個孩子誰懂?

一個個都覺得自己是葉家子孫,就他這個爺爺收拾爛攤子,今天亂花錢、觸法等等要他周全,他也漸感疲憊!

「可老爺,之前大公子他喜歡……」管家口中的大公子是D*lKf&2kXUcL12Z%6HkHr-hfTj8MQPZV9jY^pJLhG$eQMVD2#_葉偉成,他為了性向就跟老爺吵過架,現在小姐又似乎喜歡上同性。

葉展鵬擺手,「我聽說現在卵子也能生孩子,性別什麼的無所謂了。」

重點是能接下葉家的家業,至於曾孫他已經管不到那邊了。

管家無話可說,他一直陪著老爺,也知道葉家怎麼走過來的,或許老爺是對少爺疏忽了,也或許那些教育太鐵腕,總之MbonQC0eF$7QDX6*tvu!h&GurfVuRtB!d+Y-F2#09tvG^[email protected]少爺越來越陰鬱,只是命運總選擇出其不易的來臨。

「偉成到死前還在怨我,我也想通了。」葉爺爺看著自己長滿皺紋的手,他在兒子生前也沒握過他的手。

記憶回到自己收到醫院通知時,比收到公司倒閉的消息還錯愕……沒錯,就是錯愕。

他這輩子前半生都丟進事業裡,始終覺得女人養孩子,他去外c45MKWCIelLWA*MoIAdd(926PXh4vr#07!JI8gs8lI3j^KKgSH面拚搏事業沒問題,但是看到躺在病床上的兒子,他卻有種陌生感。

這個氣質枯瘦到毫無生氣的人是誰?

他甚至想從記憶找出對此人得熟悉感,但自己連偉成的年紀都猜不準。

看著躺在病床上跟自己相似的面容,想起以前偉成上學時,自己偶爾幾次載他上課,居然還送錯學校。

後來,由司機接送後就沒有送錯了,可他也忘記了兒子的長相,等他收到消息趕到,是兒子在學校丟臉的消息。

他說自己喜歡男生。

只記得那時自己顧著發洩怒氣,好像摔了東西,kL(@T0GUxCC(t5v+d7rhZ2ng8_uhn50u)h5OwxLG=8WaJZ!CIY又把兒子打個半死,說了很多難聽話,他看著那些話讓兒子的臉上的絕望越重,以為自己成功壓制了那些傻念頭,他為人父的責任完成了。

他沒有再提喜歡同性的事,就沒問題了吧?

但後來兩人越走越遠,他總覺得自己不需要低頭,是兒子要回來低頭,因此他等著、等著……

卻等到已經失去生命的兒子蓋上白布。

醫生說什麼他沒有很仔細聽,只是看著病床上的人,這人的面容陌生的讓他害怕。

直到偉成的喪禮結束,他的辦公桌才擺上家人的照片,但數著照片卻發現,他的家人不多了,後半生他能依靠誰?

他站在醫院,看著護理師推走兒子的遺體,恍惚想起某次偉成跑來公司。

兒子鮮活帶著份怒的跑進自己辦公室,他表面板著臉心裡還8([email protected]^TRdSb2ok7SqWI0mjX+OCQ&2有些高興,這麼多年來他的兒子終於敢在他面前開口,但卻是為了另一個人質問他。

「是不是你殺了學長?」葉偉成氣急敗壞的說。

他那時連學長是誰都不知道,但終究習慣用父親的威嚴,對著自己的兒子問:「是又怎麼樣?」

他看著兒子的表情絕望而怨恨,然後是兩人的各種爭吵咆哮。

6OK9-O!SoKg*SsLf5bDWt&bKJ8v&HK9e&sE__13zNB([email protected]#5MN兒子攻擊他對家庭的漠不關心,他則罵兒子是個廢物,他們像是受傷的野獸,只想用最尖銳的言語當作刀子爪牙,狠狠插入對方的痛點要把對方殺死。

最後,兒子摔門而去,他又埋首於工作,以為這樣的爭吵,兒子會回到公司放下那些荒謬的喜好,但他後來才知道,性向的喜歡是超過生活的,至少偉FDVo1bi9X50CzrmK%[email protected]&yt4wANtk0Pz2A3n^0HAm=b_Tls=9成是這樣。

他不知道偉成到底有多厭惡女性,只知道除了凡霜,他不打算留下其他的孩子,也不知道媳婦高夏嵐的死,偉成處理drM*[email protected]@TB!me7(ZySrUjBpWK#u5#[email protected]@gb2這麼隨便。

看著自己兒子的遺體,他不能用不知者無罪來催眠自己,因為夜深人靜時,他自問自己真的不知道嗎?

當然不是。

兒子在學校的荒唐、在公司的任性,幾次他在人事聘用的人中,總有幾個人特別像他的學長林鎮宇,他看著徵信社的資料,許多夜晚後e%vd7ifoqAHwZThYk_qi408SeOjoFYrli*OzaOee4*^zl4q4SY悔的夜不能寐。

就像是命運給他拼圖,但因為拼圖太小、太少,他總以為只是偶然,但那些累積JIt56$HZZn%[email protected])1KJ)p起來的碎片,卻拼成一個他無法抗力的事實。

他的兒子是同性戀。

他終於開始關注起同志的族群文化,在那些後悔Vu0d6IzXUx)^JYw_bUJ$7X_7pPcO=0ECWoKT4jq#=#uPw-AG^Z的夜晚,看著那些社群上,每個人用自己傷口的血當墨水,寫下跟家人、朋友、愛人的斷裂。

只有偶爾的幾篇不知道虛幻還是真時的文章,家人接受了同志時,那種微暖的淒涼讓他有些安慰。

但他不想再掉入失去的循環。

葉展鵬感嘆的開口,「阿雄,許tCtRGrr*KD&r$6jM5i4rIwz1A)=k6*&syo_chKDf2X#dB5!H&_多晚上我都有些後悔,如果那時我能好好說話,是不是就不會失去的那麼多?那麼痛?」

偉成死的那麼荒唐,他卻沒發現兒子心裡有這麼偏執的一塊,偏執到即便那個人死了,也要將Tz!4giQsUFNQE_mj5Zq#3S_z9m1&Zt8t8MH=iT4Asm$xw8hiD_那人的孩子、妻子獨佔。

現在孫女也往同樣道路去,他卻不想再阻止了,或許當初他好好聽兒子說話,就不會這樣了吧?

他不想再失去葉家的任何孩子。

叮咚!

下面的門鈴響起,打斷了那份傷感,葉展鵬趁著管家下樓時收拾好情緒。

管家走下樓簽收了一份包裹,似乎是好幾本的書籍。

「老爺,您的包裹到了。」

葉展鵬看著管家桌上的包裹,這是他特別準備的。

既然那些親戚這麼想要繼承家業,那乾脆一次解決吧。

「開始吧!」

時間回到一年後的今天。

特別廣播的一封邀請函,讓葉家exRJ^FcemRg6Q%1R=RKCc)B=_sM_hB5&PFMS&)XRwv+GgS&r7!的所有人都傻眼了,葉家的最高領導人,葉展鵬對所有有資格繼承葉氏的人發出邀請。

邀請所有想繼承葉氏的人,必須聚集到遊輪上,下周參加為期五天的比賽。

贏得比賽的成績,將會列入繼承人的考核內,缺席者視為放棄繼承資格。

一句話讓整個葉氏都像是滾水般沸騰了。

「爺爺瘋了,辦這個比賽幹嘛?」顳定均跟一些有繼承資格的人發出抗議。

有些人卻躍躍欲試,「我想參加!」、「這樣我們也有機會了。」

也有些人開始揣測比賽內容,各種刺探想從某些管道探聽消息。

這些繼承人當中,葉凡霜自然也接到DGcgw9xuflkDIoC)bwx208YgsX%qr0M=%G*+=#%G(@QSDjt3&z了邀請函,她拿著邀請函挑眉,她驚訝的是爺爺居然把事情搞得這麼大,但又覺得雖然是意料之外,卻也在情理之中。

爺爺大概也是煩了,定下繼承人,就等於熄了那些人爭產的心思。

她把邀請函遞給坐在她對面的林雁荷,「我們一起去吧?」

在邀請函發出後的隔天,她就喊了雁荷進辦公室要跟她商量上遊輪的事情。

「我會去的。」林雁荷看著她強調,「但不是『我們』,我是去看妳輸的!」

她還沒原諒葉凡霜當年把自己丟到到國外的事情,就算現在她沒有這麼生氣,可是她也沒打算原諒這女人。

而且這女人專斷獨行慣了,做什麼事情都不跟自己講,誰知道她還有什麼安排?

葉凡霜並不在乎她的抵抗情緒,她拿出一份文件放在桌上,起l%)Kvcf#-1etEkn32Js&TQh)%jx18QjXRLQ5([email protected]+w7LM身高冷背對林雁荷看著旁邊玻璃窗高冷的說:「既然要去,這是上遊輪的合約,妳先簽吧。」

「這是什麼?」林雁荷看著合約,上面的內容說明自己作為葉凡霜的親友,要跟著上遊輪的聲明文件。

「這次雖然是繼承人的比賽,公司其他員工也能去,還能再帶一個親友,因為爺爺打算跟公司舉辦的春遊合併,總之,妳只要知道,簽了之後就可以上遊輪了Q)7My&i!nT2Q5hG6XVLX61)7)b72JiODLNgzEk)-u([email protected]@2。」葉凡霜解釋。

林雁荷不疑有她,反正這些有錢人就喜歡這樣,動不動就合約什麼的,她簽下文件後警告葉凡霜:「我會盯著妳的!@[email protected]&H7H-VeBBsRA14AE&$gw%+aLun+0nvPdb*t3MfS0d5OU葉、經、理。」

葉凡霜看似心不在焉的嗯了一聲,就讓林雁荷離開辦公室,然後……

「耶斯!」

葉凡霜開心的咬唇癡笑,「雁荷要[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rGjyFYh7J跟我上遊輪了!」她翻出手機一邊找電話一邊說:「…到時候要穿哪套衣服?啊對!雁荷喜歡紫色,可是白色又跟她比較搭……」

葉凡霜坐回椅子撥出電話,「周阿姨,幫我把衣櫃的衣服打包,尤其那套白色的,一定要小心,要整理乾淨喔!」

葉凡霜像是突然變成高中生,連聲音都是高了一點,講話甜蜜的像是換了一個人。

她坐的椅子靠j#i9TGk#=BAJp0Cji0jui-pL-4v4X#nbPCL1%[email protected]!DIjt(p*%tw進桌子,整個人前傾看著電腦,「啊對!還有那個蓮蓉糕,她最喜歡吃的,要微微甜,那個酸梅湯要冰一點,還有、還有……」

許秘書站在一旁眨眼,強迫自己鎮定,葉凡霜這種雙面的模樣,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剛剛在@YC#dU=-zh_8Pf*#asf_N+edNaiIhJSCcFbJFJ=7nNBIKDGGut林雁荷面前,還是高冷如無情但丁的老闆,下一刻……就變成發花癡的狀態。

她家經理難道是被下符了?

等葉凡霜終於掛上電話,看到報表有錯誤的擰眉,她才感覺自己的老闆又變回正常人。

「經理,妳們……和好了?」許秘書原本想說姐妹,但是機靈的改口。

葉凡霜的情緒有些下沉,「還沒……」她看著桌上的文件微笑,「不過……倒是有把握能趕走某個討厭的人!」

許秘書深吸一口氣跟著笑,「那太好了,哈哈……」

葉凡霜這樣神清氣爽的樣子,恐怕對方死得很慘吧?

不曉得是哪個倒楣鬼?

劉雅羽自從上次跟雁荷講完手機後,就再也沒有去找過雁荷了。

抄襲事件發生又結束,但雁荷卻沒有找她,像是兩人都清楚那條界線,誰也沒有踏出那一步,劉雅羽俊秀的臉上帶著一絲[email protected]$bmusNnypM#q5!rhsz*Qht5-8HDonmNbfpaVZaCFU寂寞的喃喃自語。

「有點想喝蛋花湯呢!」

她想到那時提著袋子跟雁荷回去她的房間,像是流浪狗一樣小心的跟隨,以為自己可能會有家,但最後也只是奢望[email protected])FxRIGT5=CWc!V!ON26ZVH)^wZ$NFAy吧?

雁荷曾經跟她說,顏料在調色時要很小心,所有的顏色加的越多,顏色就會越來越黑,最後所有h!OM&qnh)QM=T(y5pkAAjS$rdND&shdp=Rk&TwOJbbRp*N6Z^C顏色就只會變成黑色。

自己一邊聽著她說這些有趣的事情,一邊喝著暖熱的湯……真的像極一家人的感覺呢!

有一瞬間,她想要開口告訴雁荷真相!

告訴她,妳是被利用的,葉秀芬派我過來勸妳簽下文件,但終究沒有說出口,因為我沒資格得到幸福,劉雅羽有些分神的想,愛情是那5a-XCHKpP6PlN$=w*h2M%[email protected]=311#V些有錢大小姐的遊戲,她玩不起的。

手機突然傳來震動,打散了她憂鬱的思緒,她看了一眼手機上的訊息後皺眉,有些緊張的從葉氏子公司跑出來。

以往玩世不恭的表情都收起來,她表情凝重的騎上摩托車,然後趕往……慈心醫院。

她提著安全帽衝進某個病房,病房內只有一片凌亂,似乎發生過什麼糾jjzYnte4w)N+fDDZF*tMon(fk9B2ol7qlwKG$X14!iD7(bNm(i紛,她抬眼看向躺在病床上的媽媽跟一臉疲憊的姊姊。

劉雅羽氣急敗壞的問:「那個人呢?」

姊姊雅琴手上拿著錢包,但錢包明顯像是被撕扯過,裡面的證件一張沒少,但鈔票零錢全被拿走了!

「雅羽,爸爸把錢拿走了。」姊姊雅琴沮喪的說。

砰!

劉雅羽聽到爸爸二字,把安全帽重摔在地上,她像是聽到什麼噁心的東西尖聲喊:「那個人不配叫爸Ac4r^@$Eoamgbje)[email protected]%V%Rj!L%(#*rF爸。」她的口氣很不好。

這是當然的,如果一個從小沒見過的男人,突然出現在自己家裡,喝得醉醺醺的s4VmaHos40dBFn0=FIdDBbRlswt9-Z*[email protected]亂翻自己家的櫃子,然後還差點被當成陪酒小姐騷擾,結果別人卻告訴自己,這是她的爸爸,誰都不會喜歡這種人的!

雅琴愁眉苦臉看著妹妹,「雅羽,怎麼辦?媽媽的住院費……我今天原本要去繳的,然後他……唉!」錢都被搶走了$jWzijqvvilH=c3NeVDKX+6cTKjEI$)9nUZKZZt51qB*7N=Y$^

劉雅羽皺眉問:「不能用刷卡的嗎?醫院的網頁也有帳單可以印。」

「可以刷卡嗎?可是爸爸說要本人現場繳……費……」說到這雅琴臉色發白,因為就是rj5#U5_uM*[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59*QU9O65gNW5$tCbZ-T#Jfeo!f爸爸騙她說要先把錢領好的!

雅琴跟自己的妹妹對視,她才明白自己被爸爸騙錢的事實。

劉雅羽憤怒的握拳,壓抑自己的想殺人的衝動,那個人渣!

劉雅羽看著病床,姊妹倆的談話這麼久,但床上婦人沒有任何反應,因為她已經病到對現實沒有任何反應了。

劉雅羽跟劉雅琴的媽媽她是個植物人,多年前因為意外,她一直躺在病床上靠著呼吸器維生。

姐姐雅琴摀著臉,「現在怎麼辦啦!」媽媽的住院費是姊妹倆分攤,這也不是一筆小數目。

劉雅羽嘆息的拿起手機,「我去繳吧。」看著姊姊擔心的模樣她補了一句:「最近我兼差的錢cWvkI)x&abO=aaO1qvG&dt6UMZo1$AQ7yGGeDF!xM-4=f&KD!F下來了,可以先頂著用。」

雅琴只能無奈2q6FTVbsWs&B512c1YDDD43Tl+E39Sw6-1SV--OYlH*@_s#HDE的點頭,「好吧,雅羽,妳如果做外送騎機車要小心點知道嗎?千萬不要貪快。」雅羽跟她說在外面打工,她就以為是外送員的工作。

「我知道。」劉雅羽低聲說,姊姊跟媽媽都是溫和正常的女生,她有義務要保護她們。

「雅羽,今天醫生說……媽再這樣躺下去會不會是9xppdVvs^M!0m%pQ4)EI4$RjK&Q(CW#X)&aB0HqC%[email protected]%7MM)h一種折磨啊?我們……」雅琴說到一半還是住口了,因為雅羽的表情非常陰沉。

「我去處理錢的事。」劉雅羽離開病房去櫃檯繳費,之後跟姐姐換班照看媽媽。

姊姊擔心的問:「妳生活費怎麼辦?真的沒關係嗎?要不要搬來我這邊住?」

劉雅羽看著姊姊,他們一家雖然租到不錯的樓層,但使用的空間也不大,她也不想搶了姪子、姪女的空間。

「沒關係,之前的錢入帳了,還能撐一下。」劉雅羽握著手機說。

雅琴看著自己的妹妹點頭,「好啦,那我回去休息,妳也要保重知道嗎?」

劉雅羽點頭,她坐到病床邊目送姊姊離開。

姊姊一走,病房就安靜下來,只剩媽媽呼吸器的聲音,她想到剛剛姐姐的提議,看著病床上這個乾瘦的女人。

她這樣躺在病床上幾年了?

劉雅羽都有點記不清了,只是她沒辦法讓媽媽離開,就算她只是躺在這,但總有個希望。

她伸手握著媽媽的手,小心翼翼的繞過那些管線,媽媽的手很冰涼,其實眼前(Pjr(8Dkf_a_!XJk3dpooRHi165FX$R%w9x7Lx$DQSNvKa!*Id的母親她某些角度有點像是雁荷,所以她才對林雁荷有點動心吧?

但想到林雁荷跟那個男主管的事情,她心裡有些苦澀,林雁荷比她媽媽勇敢多了。

看起來溫靜的雁荷,其實內心卻比誰都強悍,從她聽葉(pj(O!B0(MPvDTp#gRc&%&_JC&5r#[email protected]秀芬講的內容,那叫許誌峰的男人騷擾雁荷,她不但反擊,且反擊的態度,像是死也要拖著那人下地獄一樣。

怒其不爭的憤怒糾纏了劉雅羽很多年,即使她發現雁荷並不是壞人,但也無法對雁荷開口坦承她的目的,但雁荷卻用反擊那些人70&cOnOXN&dNCTO-lrsF=dLX7$vfRt&8xgvlhA7mfmo4dN##ib的態度點醒她,其實有別的方法。

可自己媽媽跟雁荷一比,就有讓劉雅羽感覺好懦弱。

「媽,妳知道我『女友』多勇敢嗎?為什麼妳們差這麼多呢?」劉雅羽輕聲的問:「妳還要逃避多久?」

病床上的人能回應她的只有寂靜。

她媽是很傳統的女性,是那種卑微、軟弱幾乎沒有自我的溫婉個性,儘管知道自己女兒出櫃,認為雅羽只是[email protected]&OzG!%y&_MP$ACWaNCqqlLPhRW%iUk4#x-SMO8LIh#v進入叛逆期,時間過了就會恢復正常。

但劉雅羽自己31!G)jqb-D4*hF#3!I)#UPMTXh6(xoJNdUlX($Se%X9btZK1FF心裡清楚,她扮成男生的樣子,一方面是媽媽沒有生兒子被那個人嫌棄,但另一方面,她也覺得媽媽太軟弱了,只好要求自己應該強壯起來,但後來她發現比較喜歡跟女生在一起。

媽媽很疼愛她跟姊姊,但劉雅羽也知道,媽媽內心真正愛的,是那個把她住院費都搶去買酒的男人。

她曾聽MBHz)@[email protected]!FI%RP!d2e*b&F!tL_9evyArQZ2smVlo姊姊說,父母一開始婚姻也是很甜蜜的,但在自己出生後,她的爸爸因為媽媽連生兩個女生,因此產生了離婚的意思,甚至公開的在外面養小三。

她媽媽很傳統,所以生了女兒的事情,一直覺得對夫家很愧疚,甚至小三都上門叫囂時,她還請人家進來喝茶。

那天姊姊去外面打工,她看著媽媽親自把小三送到樓梯口,態度客氣的讓她生氣,而最後那個小三還得寸進尺的說:「最好妳帶著兩個拖油瓶離婚算了,YhzkL^y&v5l1^SISOEwV*7FJzI(pmZ-B+zEq9ZIXC)c&)pjnR5生不出兒子的女人是沒有用的。」

小三挺起已經懷孕的肚子炫耀,「我現在懷的,才是劉家真正傳香火的兒子。」

或許是那句離婚刺激到了媽媽,也或許是懷孕的事情。

總之劉雅羽的記憶中,她只記得自己站在樓梯口驚慌的往下看,那個小三不知何時已經離開了,而她的媽媽躺在樓梯的04v5#[email protected](kVLQxNQdDmB(fTTOWH$mHFho&ARjb%&q)aML拐角處,身下流出了一大灘血。

是小三把媽媽推下樓的!

她衝下樓驚慌的抱住媽媽大哭,過了幾分鐘,哭聲引來警衛,才叫了救護車將媽媽跟年幼的她送上車。

她緊盯著媽媽閉著的眼昏過去的樣子,臉上皺著眉還沾著血,救護車的聲音刺耳到不行。

之後醫生說的話,她都要重複聽好幾次才懂,因為她只記得一件事。

媽媽是被小三推下樓梯的!

因為媽媽成了植物人,她跟姊姊從小就為了家裡經濟四處打工,但病房的c2Jy&GLV8267KrhZ37jnLwNdxyYOO7C15p_0H6^HHAkAIP0K#7錢就像個破洞,她跟姐姐再怎麼努力,也只能勉強打平生活。

因為經濟的壓力下,當葉秀芬用錢說動自己去當眼線時,她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其實而主要讓她同意的原因,是聽說林雁荷是個小三的女兒。

小三的女兒,也是她除之後快的敵人。

自從媽媽成了植物人,她的打扮越來越男性hgd+rd&!RfGn%uFPkfq1Phr)r!93T31Km7y7e5Re4nP*ipyQTL化,憂鬱的氣質還有固執的脾氣,像是女校的王子,而她在女校也有一片百合花園。

像是想要證明什麼,她不停的交女友,也對所有女友坦承#zZg8TuwDA8r^[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cCoGk%自己腳踏多條船,每當她在那些癡戀自己的女生身上看到媽媽的影子,她就會分手找下一個人。

她覺得大家都是講明遊戲規則,為什麼那些女生講好了最後又變成愛得死去活來?

或許她的內心是恨的,恨媽媽軟弱的讓小三欺上門,也恨那些小三為什麼要當第三者。

也或許她也對男性有恨,因此她像個渣男玩弄了其他女生的感情,她想要g4x-QfxhGfXS4bdv=D#51BWsK(!ktnG9M3dU2g+L5Yyn(mEWpP讓媽媽知道,那個男人根本不在乎妳的付出,其實她最想說的是

他們不值得!

劉雅羽看著病床上的媽媽,心裡想到,或許喜歡同性對她而言是一種詛咒。

她愛女人也討厭女人,而她最討厭的女人……就是自己!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控制關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Han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