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如果問葉凡霜,求學過程有什麼困擾。

不是記不住課本,也不是數學很難,而是……寫作文。

尤其作文是我的家人、我的○○這種題目,她第一次將作文草稿給老師看時,得到老師將她叫去導師室的待遇。

幸好她只在作文裡,用我的娃娃來稱呼妹妹,老師才沒有繼續追蹤下去,只是要她重寫一篇,並且要選真實存在的家人。

妹妹是真的存在啊!

但她在那時突然意識到,她跟妹妹的關係好像不太正常。

不合常理、異常、非正確……

她透過網路查了類似的情感,全都是戀人、佔有慾的關鍵字,最讓她感到緊張的,是同性戀跟亂倫。

她看著網頁上的文字,左手拇指的指甲刮滑食指腹,這是她憤怒時的小動作。

為什麼兩個女生不可能在一起,為什麼這是變態?為什麼要被那些人譴責,那些留言讓她憤怒又心虛。

因為她突然發現,如果按照世人對家庭的期許,那妹妹不會永遠是她的洋娃娃。

她們感情再好,也不能擁有彼此,有天她會看到妹妹穿著婚紗,被一個陌生的男人帶走。

她不能容忍這件事!

雁荷是我的!

誰也不能奪走!

隔天她交出了一篇普通的作文,這是少數她只拿到八十分勉強及格的作文,她看著分數,但分數背後有著老師體諒的臉孔,這才是她要的滿分。

國中導師知道葉凡霜家裡突然有了新成員,學生時期難免對家庭成員有摩擦,因此她眼帶關心的說:「有新的家庭成員難免會有一些心情變動,如果不舒服可以到輔導室。」

葉先生交代過,林雁荷是他亡故朋友的女兒,希望老師多照顧這個年幼失去父親的女學生。

「好的。」葉凡霜點頭,但內心卻是滿意的微笑。

她回到家,妹妹衝上來想抱她,卻被她扣住,「乖,雁荷,我還有作業。」她走回房間前,看到媽媽高夏嵐讚許的眼神。

多年之後,她依舊選擇包庇雁荷,葉凡霜此時坐在辦公室回憶小時候。

如果沒有媽媽的意外喪生,她跟雁荷的關係會變成怎麼樣?

恐怕會更失望吧?

因為自己不但是個同性戀,而且……

葉凡霜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她想要像是修改作文一樣,修改自己的人生。

但喜歡妹妹的秘密卻不想抹去。

那是她專屬的黑暗秘密。

對雁荷的喜歡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她自己也說不太清,或許是小時候去林家玩的時光,那對她跟爸爸而言像是儀式的重要,或者是後來小學每天有人陪伴的安心感?

也可能是發現媽媽無法將雁荷趕走,她終於有屬於自己的「玩具」後,內心的驚喜放鬆。

也可能是國中,她看到其他男生對雁荷露出追求時,她恨不得上前一刀斬殺對方的怒氣。

就是喜歡到不可自拔,她還特別去查過,發現雁荷並沒有辦理收養,所以兩人就算真的在一起,在法律上是沒問題,想到這她還鬆一口氣。

她一邊為自己的戀情感到高興,但又一邊責怪自己,怎麼能對雁荷有這種感覺,她應該是「妹妹」,而且兩人甚至是同性,有多少人能接受她們?

但發生綁架事件後,她就知道把秘密藏著沒有用,一定要完全的控制才行,就像媽媽控制自己一樣,她也要控制著雁荷,不能讓她喜歡上別人。


(圖/pexels)

林雁荷身體終於好一點了,她爬起來打開手機,卻發現手機一通未接也沒有。

有點失望。

林雁荷看著手機名單中劉雅羽的號碼,原本以為她會打來的。

曾經想過就丟掉過往吧!

就跟雅羽一起開始新戀情,她也不想再管葉氏跟葉凡霜,她本來就不是葉氏的人,那些爭鬥與她這個平凡人無關。

可惜,劉雅羽根本沒有把妳當一回事呢!

內心的黑暗嘲諷的開口。

終究只有葉凡霜會理妳,就留在她身邊有什麼不好?

當她的玩具比其他人還要好不是嗎?

林雁荷的自我意識看向內心黑暗的世界,她幾乎是投降般的嘆息一句。

再讓我掙扎一下吧?

她知道內心的黑暗中,一直有個心魔,而心魔的樣子,就是葉凡霜的模樣。

那女人是用烙印的方式,把自己的分身留在自己的心底。

心魔冷笑。

好啊!但妳知道結果的,我就在這……等妳。

因為妳逃不了,我知道。

心魔一邊說一邊隱進內心的黑暗角落,林雁荷在心底低語。

我知道,妳一直都在。

兩人從小到大一直在一起,她們太親密的關係,讓她能以此摸清葉凡霜的行動,同樣葉凡霜也能影響她的決定。

五年來,她放不下葉凡霜,卻也不敢再靠近。

她不想再當姐姐的玩具,因為害怕再一次被丟棄。

現實中的林雁荷按下手機的撥號鍵,撥通了某人的電話。

「雅羽……」她啞口,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為什麼我生病妳沒來?

但她又有什麼理由要求這個人?

本來都是假的,她們的關係裡面,哪有什麼真實?

她看著角落的素描本,公司的事劉雅羽都不在場呢!

這樣的人怎麼可能真心喜歡自己,她終究只是一個虛幻的存在。

「……妳……什麼時候發現自己喜歡女生?」她轉為閒聊的語氣。

林雁荷打電話給劉雅羽,卻不是問作品的事情,讓劉雅羽原本的戒備都放下了。

「雁荷,怎麼突然問這個?我要加班晚點聊好不好?」劉雅羽馬上掛了電話。

「好……」林雁荷突然惆悵的補了一句:「雅羽,再見。」

但劉雅羽並沒有聽到她的話,或說根本不在乎。

掛上電話後雁荷看著手機苦笑,恐怕再也不能找雅羽了吧?

其實說再見,是不再相見的意思,因為她知道劉雅羽是葉秀芬安插在自己身邊的。

葉秀芬的辦公室內,她正在與謝琳臻談話。

在陳襄理被葉凡霜開除離職後,她在總公司的控制力就更低了,她需要新的人手當自己在總公司的眼睛,葉秀芬這才想到謝琳臻的存在,因此馬上將她叫來叮嚀一番,「……總之,妳要幫我盯著葉凡霜知道吧!」

葉秀芬陰冷的聲音讓謝琳臻很不舒服,她沉默的看著這個老女人,思考這個人到底有什麼值得她效力?

碰!

「妳有聽到嗎?」葉秀芬突然拍桌,看著眼前的謝琳臻,若不是無人可用,她才不想找這個勾引自己兒子的狐狸精。

「會的,我會盯著的,經理。」謝琳臻平靜的回應。

葉秀芬看著她上下打量了一下,「如果這件事情辦的好,想跟我兒子交往,我也可以考慮。」

謝琳臻看著葉秀芬表面平靜,但內心卻覺得好笑。

顳定均那破鞋,她根本不屑好嗎!

都不曉得被多少女人退貨,要不是看在薪水的份上,她根本不想理這頭沙豬。

但她還是強忍著嘲諷,畢竟她這個月的薪水還是綁在分公司,萬一葉凡霜對她不再照顧,她可能還要回分公司,她只好選擇理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

但她的隱忍卻讓葉秀芬誤會,以為這是一個抓住謝琳臻的把柄,「妳應該叫我葉總,還有記住妳的身分。」

葉秀芬這種想要利用人又挑三揀四的態度,謝琳臻看在眼中只覺得好笑,但也顧忌薪水所以只能在內心腹誹。

不知道哪個女人上輩子傷天害理,這輩子才嫁進顳家,遇到這種極品惡婆婆。

不過她懶的解釋,就讓葉秀芬誤會好了,「好的,葉總。」她找個理由想離開,臨走前內心卻非常不屑,葉秀芬連經理都做不好,卻要別人稱她葉總。

笑死。

葉秀芬還高高在上的施捨了一句,「妳好好做,我會讓定均多照顧妳的。」

免了,謝謝。

「葉總,我先走了。」

謝琳臻冷著臉打開門,被剛好走進來的劉雅羽撞了一下,兩人錯身過時對視一眼,但很快就各自讓開了。

謝琳臻在內心跳了一下,林雁荷的女友怎麼會來找葉秀芬?

但想到背後的葉秀芬,謝琳臻還是先離開關上門。

劉雅羽並不知道謝琳臻,她看到新聞播出葉氏的抄襲案,之後又接到葉秀芬要她過來公司的電話,就戴著笑臉走進葉氏的子公司。

進辦公室時,她看到一個女職員滿臉的冷漠,心情卻意外的好了起來。

或許是因為葉秀芬真的很討人厭吧?

她看了一眼女職員的背影後關門,剛轉身就迎來葉秀芬的痛罵。

「妳不是說沒有問題嗎?」葉秀芬對劉雅羽的態度熟悉。

她口氣一改剛剛的高傲,她拍著桌子對劉雅羽吼:「現在葉氏發聲明,咬死是我們抄襲對方的,妳要怎麼辦?」

跟葉氏有同樣包裝的公司,是她用顳家的名義成立的,短時間雖然查不到她頭上,但時間一拉長……

況且同樣的包裝,他們早一天印刷又怎樣,葉氏已經發聲明,說能證明原檔是誰畫的,他們呢?

當初自己怎麼會以為這樣能害到葉凡霜,現在葉氏聲明發的理直氣壯,說會追究抄襲者的責任,他們要怎麼辦?

知道葉秀芬焦急,劉雅羽內心暗罵她蠢,但臉上還是笑嘻嘻的分析,「葉總,您有什麼好怕的,最差的結果,檔案也是我偷的,您跟我沒有任何關係,是在擔心什麼?」

林雁荷的設計作品是她偷過來的,跟葉秀芬沒半點關係,不過葉凡霜恐怕也調查到她這裡了,她是顳家遠親的事也快被發現了吧?

那對姊妹裡,比起林雁荷其實她更怕葉凡霜,因為林雁荷頂多是心思敏感,就算摸不清她的脾氣,可是她沒有這麼多的資源去搞大動作。

但葉凡霜不同,那個女人背後不但有資源還有能力,想到許誌峰的下場,葉凡霜若盯上自己就太恐怖了。

葉秀芬卻沒有想這麼深遠,她語帶抱怨的說:「妳以為葉展鵬是這麼好唬弄的?更別提葉凡霜,我那姪女巴不得揪著我的錯處好把我趕出葉氏,現在連陳襄理都被趕了出來,她經理的位置越坐越穩了!」葉秀芬指責劉雅羽,「這一切都是因為妳沒有把事情辦好!」

劉雅羽一臉不耐煩,「大嬸,妳不要無限上綱我的責任好嗎?我只答應要幫妳勸林雁荷簽下繼承遺產的同意書,其它的事情是妳後面追加的。」

葉秀芬被那句大嬸搞到很煩,不高興的說:「妳不是自認很有魅力,為什麼林雁荷不同意把遺產交給我管理?她難道是喜歡男的?」

劉雅羽像是炸毛的貓,「喂!妳什麼意思,我哪裡不如男的?」她是個鐵T不容質疑好嗎!

「妳覺得呢?」葉秀芬卻冷笑看著她。

劉雅羽反唇相譏:「要算帳是不是,妳知不知道早在進去辦公室剛見面時,林雁荷就知道我們是一掛的?」

「怎麼可能!」葉秀芬不相信,「那個小丫頭才沒有這麼大本事。」 

劉雅羽冷哼:「妳罵的這麼假,我這個大活人進來妳沒看到,後面才說這種話撇清關係,她早就發現了。」

「那現在怎麼辦?」葉秀芬心裡開始慌了,從她被趕出總公司,就感到陰影壟罩,她現在只想回到總公司,只要她拿下總裁的位置,這樣就可以還清兒子的欠債了吧?

劉雅羽看著她說:「拿出妳的大王牌啊!」

葉秀芬不解,「什麼王牌?我哪有什麼王牌?」

「妳沒發現嗎?林雁荷跟她姐的姐妹情。」劉雅羽有些驚訝,葉秀芬居然不知道,然後她更感到危險,因為這表示葉凡霜掩蓋的非常成功。

果然,葉秀芬真的沒有想到,她還一臉不屑,「我還以為妳要說什麼,她們姐妹本來感情就好,有什麼好意外的?」這點能怎麼利用?

難道讓林雁荷對葉凡霜撒嬌,讓她這個姑姑回去當經理嗎?

怎麼可能?

劉雅羽發現葉秀芬完全沒有往林雁荷的性向去想,她冷笑的說:「之前林雁荷在會場昏倒,是葉凡霜照顧她的,還不讓我這個正牌女友進去,就算她口中說前女友,我跟妳賭啦!那個人肯定是葉凡霜。」

雁荷提早回來的那天,她從門縫裡看葉凡霜,發現那時葉凡霜嘴上的口紅糊了,那似乎是擦過什麼的糊了,那種痕跡她很清楚,肯定是跟誰親過嘴或者親過什麼。

而且葉凡霜在自己妹妹房間,她這個正牌女友卻沒辦法進去,她看自己時的警告跟那種忌妒的眼神,絕對不只是純妹控,劉雅羽補充說:「況且林雁荷雖然提過前女友,但她提到前女友時都不如提葉凡霜激動,這些跡象都表明,兩人的關係絕對不止於姐妹。」

「妳在說什麼東……等等!妳是說……!」葉秀芬終於反應過來,劉雅羽的意思是,葉凡霜居然喜歡自己的繼妹?

這是……亂倫!

劉雅羽彎起嘴角說:「對,喜歡,葉凡霜對林雁荷那種……亂倫的喜歡。」

下午的陽光照在辦公室裡,拉下的窗簾擋住了陽光,簾子陰影照在劉雅羽臉上,像是替她的臉蒙上了黑色的面紗。

在劉雅羽的內心,她早就知道抄襲事件後,她不可能得到林雁荷了,那就只能毀掉她。

「不可能吧!」葉秀芬傻眼,那兩姊妹怎麼可能是那種關係!

葉凡霜耶!

「林雁荷的媽媽是吳秋蓉,是我哥哥後面再婚的,這樣算起來,葉凡霜怎麼會喜歡上小三的女兒?」葉秀芬懷疑的說。

劉雅羽看著葉秀芬,「妳自己想想,葉凡霜她現在做這些是因為什麼?」

葉秀芬還是充滿不確定,「她是……想拿到總裁的位置吧?」

劉雅羽卻反駁她:「是嗎?那出了這麼多事情,為什麼唯獨林雁荷沒事?許誌峰都跳樓了,她只放了一週的無薪假,其他人呢?妳安插的陳襄理呢?」

劉雅羽看她動搖,繼續挑撥,「有這麼剛好,每當出事的時候,唯獨她傷害最小?」

「等等,讓我想一想。」葉秀芬在心裡已經信了七分,但她還是沒有把握。

若這真是一張牌,什麼時候打出來會最好?

又要怎麼做,才能讓葉展鵬信任她?

「妳慢慢想吧!好好利用這張大王牌。」劉雅羽冷笑著走出葉秀芬的辦公室。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控制關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