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許誌峰康復出院後又重新回到公司。

他負責的項目與生技相關,簡單來說是專門研發能讓肌膚更加細白的產品。

因此他也背負著整個公司的期待,那些產品的配方內容都在他的電腦內,是他威脅葉凡霜的好把柄。

明天公司就會開會決議新產品要投入多少資金,還有讓產品進入產線跟包裝設計,到時候……

想到之後功成名就坐擁美人,來到跟葉凡霜約的地點,他興奮的打開房門,一個窈窕的身影正在等他。

到時候……就是決定她人生的重要日子。

葉凡霜拿著酒杯站在華麗的酒店房間,她看著窗戶玻璃外的夜景。

這個房間是她訂的,也是她邀請了許誌峰,她穿著浴袍玉足踩著地毯走上前,「久候多時了。」一照面她熱情的將人扯進房,然後她送上紅酒看著許誌峰喝下。

之後兩人拉扯到了床上,而許誌峰的眼神也陷入慾望。

「我整理一下。」葉凡霜起身抽了張衛生紙抹嘴,走進浴室時不忘帶走了酒杯。

關上浴室的門,早已有個跟她一樣身高還有衣著的女生。

「交給妳了。」葉凡霜倒掉酒杯中的紅酒,換了衣服。

「沒問題。」對方笑說戴上面具。

黑色的夜景成了一面夜之鏡,照著床上的淫聲浪語。

明天許誌峰恐怕以為他讓『葉凡霜』欲仙欲死吧?

她把酒杯擺好,然後穿過子母門,另一個房間裡,放著一台筆電。

早上十一點,由許誌峰帶隊的生技組跟幾個部門的陳襄理開會。

「……總之,這次的產品一定能滿足消費者的要求。」許誌峰結束報告。

會議室中響亮的掌聲是他勝利的號角,他得意的看向葉凡霜。

葉凡霜也露出微笑,因為接下來產品就準備進入生產線,之後為公司獲利了。

許誌峰卻誤會了她的笑容,對自己接下來想做的事情也更有把握。

當所有部門討論完畢,連董事長都準備離開時,許誌峰突然開口喊住其他人,「等一下!」

葉展鵬身為董事長眉開口問:「許組長,還有什麼事情嗎?」

「其實還有一件事要宣布,就是我跟葉副理,我們……」許誌峰還想說什麼,卻被葉凡霜打斷。

「許組長……」葉凡霜想阻止他。

許誌峰搶先說:「我們決定交往了!」

所有人都愣住並看向葉凡霜,而她只有一臉冷漠。

現場尷尬起來,倒是葉展鵬先開口:「喔?你要追求凡霜?」他看向葉凡霜表情帶著詢問。

許誌峰自以為是的接話:「是的!」開始誇耀他怎麼優秀,怎麼吸引到葉副理的青睞。

葉凡霜卻趁著許誌峰講話時,對許秘書說:「先把那份文件給董事長。」

許秘書點頭遞上文件,「這份是與許先生有關的文件。」

許誌峰聽到跟自己有關這才安靜下來,所有人都看著葉凡霜如何表態。

「原本我是不想這麼快說的。」葉凡霜說。

周圍的人都吸了口氣,沒想到葉凡霜真的要跟許誌峰在一起?

「凡霜,沒想到我們心有靈犀……」許誌峰滿懷感動的看向葉凡霜,肯定是昨晚他夠賣力,所以這女人才想早早把兩人定下。

許誌峰還沉浸在自我妄想中,葉凡霜就讓許秘書念那份文件。

許秘書說:「這是許先生過往的報告,經過調查,他……過去所有獎項都是假的,之前在國外的公司還將他辭退!」

許誌峰愣了一下才回神,「什麼!不是!這是毀謗!」

叮咚!

葉凡霜打開投影機,她的臉跟一個外國人的臉正在對話,而許誌峰看到那個人後,臉色變成慘白。

「……是的,那位Mr.許並不是自願離職,因為一些事情,我們選擇放棄他,也建議貴公司慎用此人。」

許誌峰強調,「不!這是毀謗!那些人是忌妒我!還有那些比賽!我是真的參賽的!」

「最後,這是我收到的投訴書,有人告訴我,許先生的配方並非來自自己,而是抄襲了別人。」葉凡霜舉著那份文件。

許誌峰激動的看著她,「葉凡霜!妳胡說,妳、妳……我知道了!妳是不是以為我會追求妳妹妹,妳誤會了!」

「那許先生知道配方內的N成分,為什麼要加的這麼重嗎?」葉凡霜問。

許誌峰一愣,「呃……那是因為……」他眼神亂轉的狡辯:「那是我以前寫的,有點忘記……」

但旁邊卻有職員幫許誌峰補充:「因為跟C配方搭配,針對女性夜用肌膚的需求,做到快速好吸收。」

「對、對!我就是想這樣說。」許誌峰點頭,但周圍的人已經不信任他了。

葉凡霜轉身繼續撥放了下一段影片,公司的監視器中,許誌峰攬著剛剛說話的小職員。

「組長!明明是我研究的配方,為什麼寫了組長的名字?」小職員質問的聲音跟動作,都清晰的在眼前的投影幕上。

許誌峰卻沒有否認自己搶功,而是轉移話題,「小沉,你要知道,沒有我幫你報上去,別人怎麼會在乎,我這是在幫你!」

證據確鑿。

許誌峰呆呆的看向董事長,「不……等等!至少我真的跟凡霜上床了!凡霜……那天我可是有錄影……」

滋|

他想拉葉凡霜,但還沒碰到手上就傳來劇痛。

「啊!」

葉凡霜優雅的舉著防狼電擊器,「請不要搞錯了,我沒有跟你約會過,更沒有上床過,許、先、生。」藍色的電弧凶狠的咬上許誌峰的手,如同葉凡霜的攻勢,如毒蛇一般從陰影躥出後注入毒液,死亡只是時間而已。

許誌峰抱著手,「我手上可是有影片的!昨晚七點,我們至少也有……」

葉凡霜看著投影幕上的影片,「七點零一分我就開了視訊影片,你以為我是小叮噹有任意門嗎?」

她不可能分身跟人上床,還能開視訊吧?

那個視訊影片,影片內不論是計時還是時鐘,連節目也都標示著七點多,根本不可能過去跟許誌峰約會。

「不、不!這是套路!我是被陷害的!」許誌峰搖著頭衝出辦公室。

「都散了吧!」葉展鵬臉色不好的說。

其他職員都以最快的速度衝出會議,獨留下葉凡霜。

等最後一個人離開後,葉凡霜才開口:「爺爺,我還有件事情要說。」她又遞出一份資料。

葉展鵬皺起眉,但還是接過她遞過去的資料來看,只是越看越皺眉。

許誌峰從會議室離開後回自己的座位,但整個電腦連同器材都被搬走了,他的手機在開會時也被清理過了!

他走回會議室,正好聽到葉凡霜提交他性騷擾林雁荷的報告,這下他的人生徹底毀了。

葉展鵬看著他的神情凶狠,許誌峰內心發涼,頹喪的走回自己的座位,以往總圍上來的同事,現在都一臉鄙夷的看著他。

「看什麼看!我就算離職照樣混的風生水起!」以他的資歷還怕找不到更好的公司嗎?

林雁荷看著他一眼,然後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

她是唯一一個還在做自己事情的人。

許誌峰卻湊過來踹了她的桌子,「林雁荷,就是妳吧!跟妳姐聯合起來搞我!我告訴妳,妳仗著副理有什麼了不起,我背後可是有葉經理!」

「我們是在玩棋靈王還是什麼JOJO冒險記?需要看背後是誰才能工作?」林雁荷看著他問。

「什麼東西?妳這綠茶婊……」

「喂!許誌峰!」其中一個跟他好的男同事走過來。

許誌峰以為有人聲援他,「太好了!你看這個……嗚!」卻挨了一拳,那個男同事像是要殺人一樣瞪著自己。

如果不是其他男同事攔住,那名同事都要打死許誌峰。

「不用跟這種人計較!」其他同事拉住那名同事,看許誌峰的眼神也不太對勁。

許誌峰還一臉莫名其妙,直到林雁荷起身往外走。

許誌峰一臉莫名其妙的瞪著她,「林雁荷,妳怕了是不是,我告訴妳,不要仗著……」

林雁荷看著門口玻璃上的人影,她微笑的轉頭,看著許誌峰跟整個辦公室說:「我就是仗著姐姐的勢又怎麼樣?」

她打開門後,舉起手指著許誌峰,「就是他。」

一群女生跑進辦公室,其中一個上前就給許誌峰一巴掌!

同事們先是疑惑的讓開,直到保安跟著進來辦公室,將那些同事圍到後面,之後形成一堵圍著許誌峰的堅硬人牆。

許誌峰發現自己沒有退路,想從另一邊的門口跑走。

「就是這個王八蛋!」領頭的女生扯住許誌峰的衣服,像是撲殺獵物的母獅怒吼。

其他女生也上前撕扯許誌峰的衣服跟毆打他的臉。

許誌峰想求救,但周圍沒有人上前幫他,就如之前大家對林雁荷一樣,沒人想惹麻煩,保全甚至只是擋著,不讓人誤傷其他同事,並沒有上前幫助許誌峰。

林雁荷看到這個畫面,她彎起嘴角走出辦公室,背後的雜亂跟她的平靜成了對比,她走出辦公室門口,而葉凡霜也從會議室走出來。

一雙高跟鞋跟一雙布鞋相對,兩人相對走來。

在錯身而過時,葉凡霜低聲詢問:「滿意了嗎?」她之前能讓雁荷對許誌峰低頭,就是因為她答應過雁荷,只要案子一過,她就會讓許誌峰付出代價。

「不夠。」林雁荷看著遠處,手握緊拳。

「妳還想要怎樣?」葉凡霜停下步伐,她額外找人挖出許誌峰的過往仇家,讓那些女人來公司大鬧,要不是她還有其他資料轉移爺爺的注意,恐怕已經被追究她放人進公司的事。

她為了雁荷,可是用盡心力了,就希望那小搗蛋能收手,別讓她繼續頭痛下去。

「我要他……生不如死。」林雁荷陰沉低聲的說:「就像他對那些女人做的一樣。」

她經過葉凡霜往廁所的方向去,葉凡霜則停下腳步,轉身看著林雁荷的背影,用沉思的表情目送她離開。

突然,窗外閃過一道人影直墜下去,切斷了兩人的對話。

碰!

許誌峰跳樓了。

林雁荷在醫院隔著玻璃看病床上的許誌峰,「還以為他有多堅強……原來,不過如此。」

這個敗類居然還能活著,看來老天爺也不希望他太快逃掉吧?

這種需要靠著說歧視笑話取得認同感,還有炫耀自己才能跟人交際,甚至欺壓她這種外表文靜女生的渣,他內心會有多堅強?

那群跑進公司的女生可不是來追星的,是她努力聯絡到的,全都是許誌峰性騷擾過的女生,她們的裸照被許誌峰散到網路上,都是恨他恨得要死的人。

那天將他逼上天台,他還想要以死相逼,其中一個女生動手推他下去,可惜下面有遮雨棚,許誌峰並沒有摔死。

至於那群女生怎麼找過來的,這都要感謝她的好姐姐葉凡霜,替她找到那些女生的聯絡方式。

現在那群人都還在公司做筆錄,林雁荷手上提著紙袋,裡面是一些紅色的裝飾品,她透過醫院的玻璃窗看著裡面插滿管子的許誌峰,心情很好的微笑。

葉凡霜看著林雁荷的模樣,像極了黑暗的女巫,她沒有覺得駭人只是低聲問:「許誌峰都跳樓了,這樣夠了吧?」


​(圖/pexels)

「不夠。」林雁荷說。

葉凡霜皺眉,許誌峰已經失去了工作,連得獎的資訊都是假的,身敗名裂的報應還不夠吧?

「現在他人都跳樓了……」葉凡霜還沒說完卻被打斷。

「跳一次就夠了嗎?」林雁荷看著玻璃內的男人,她想到自己看到的資料,「那些女生中,有的人沒有走出來,割腕、自殺、整形、憂鬱,跟他比起來,誰比較可憐?」

林雁荷不懂,對這個社會而言男人的命比較重嗎?

葉凡霜問她:「這樣還不夠嗎?」她已經切割了許誌峰對公司的重要性,這個人沒有任何價值,自然公司高層知道許誌峰委屈也不會出手,那群見錢眼開的根本就不在乎什麼正義,林雁荷的報復不夠順利嗎?

林雁荷看著急診室內躺著的許誌峰,想著葉凡霜說的話。

不夠嗎?

當然不夠!

「我應該要停止嗎?」林雁荷問葉凡霜。

當雁荷一臉受傷的看著自己,葉凡霜嘆氣,她有些懂雁荷的意思,她想要替那些女生出氣,不只是發洩憤怒,而是那些女生中有自己的影子,所以她沒辦法放下。

她不知道雁荷到底經歷了什麼,可是儘管有點扭曲,但她還是發現那個正義溫柔的雁荷,只是藏在一份扭曲的恨意裡。

葉凡霜拿出外套想替她蓋上,卻被林雁荷拒絕。

「我不冷。」林雁荷拒絕了葉凡霜外套,這時劉雅羽也收到訊息趕來醫院。

「雁荷!妳沒事嗎!」劉雅羽緊張的問。

林雁荷對她笑的甜蜜,「沒事,妳看那個渣男躺在裡面喔!」她看著病房內的男人,甚至拿出手機拍攝。

她的眼神幾乎可以說是熱切激動,現在她的心不會冷,只是充滿了暴戾。

如果這個世界上有報應,是不是現在就是?

不用等下輩子,不用社會輕輕教訓一下那個賤男人,轉頭就對自己說,妳看這個男的知道錯了,妳原諒他吧?

我不原諒。

就算被說記仇也沒關係,她只在乎許誌峰有沒有受到應得的報應,甚至要她對姐姐撒嬌也沒關係!

林雁荷看著躺在病床上的許誌峰,只要社會不會停止對女性的輕慢,她就不會原諒這個男的,憤恨的怒火會一直存在,況且那男人也不屑這份原諒不是嗎?

那就來吧!

把她當成溫柔可欺的花朵,忽略她的毒刺,那她就狠狠刺進這個男人的一生,複製一份那些男人在女人身上造成的痛苦,讓他想要輕薄別的女人時,會想起這份記憶中的痛。

「不能讓他死。」

林雁荷隔著玻璃,看著病床上的許誌峰,她的手放在玻璃上,像是正刮著許誌峰刀。

她轉頭對葉凡霜要求,「妳有辦法吧!姐姐,我們都不希望一條生命消失,不是嗎?」她滿懷希望看著葉凡霜。

言下之意,要求她救活這個男人,這些只是剛開始而已,怎麼能這麼快就結束?

多少女人撐著血淚的路,他也該走一遍來償還才對吧?

劉雅羽看著雁荷,不知道為什麼,女友明明說出很溫暖的話,她卻覺得滲著一股冷意。

葉凡霜看著雁荷,那趴在玻璃窗前求她的模樣,那份神情就如小時候,她們逛商場時,雁荷吵著想要玩具的模樣。

通常這時候她跟爸爸都會搶著說好,況且這是林雁荷回來後,給她第一個甜蜜的笑容。

葉凡霜聽到自己的聲音:「好。」只要是雁荷想要的玩具,她都會盡力滿足的。

「謝謝姐姐。」林雁荷笑的甜蜜,但得到葉凡霜同意後,她就轉頭跟劉雅羽說話。

「雅羽,我們走吧!」她跟劉雅羽離開了。

葉凡霜卻還是看著她的背影,直到兩人的身影消失在醫院。

許秘書一直站在葉凡霜旁邊,觀察這幾個人,「葉副理……」

葉凡霜回神似的低聲說:「許秘書,家屬一樣交給法務處理。」然後她就轉身離開,看著醫院外面的車流。

我也該換個頭銜了。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控制關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Han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