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到葉氏上班的第一天。

林雁荷進入職場的第一個震撼教育,就是別人有多不想尊重你的專業。

社會大眾對設計師的印象中,漂亮的樣品櫃,高級的設計師電腦,還有優雅的端hLEP-qMcum#[email protected]&q_7WZE(jlAb^P9$7W^ON04D!cp%VM=-c著咖啡找靈感的沉思設計師,根本完全……不可能!

看著眼前的座位,她並不要求電腦要多高級,只要求開繪圖軟體時,不會幾分鐘沒存檔就直接關機,她打開電腦的規格一看ee^jMu=tr4oJO#A)LM#jMRV%-tLsEjEiLpgFL81%XfV=frJx1)……記憶體暫存是2GB。

2GB這是什麼概念?

用個簡單的比喻,她的電腦就像是一間餐廳,琳瑯滿目的菜單就是她要準備給客人吃的食物。

1kA^KFqIW*=53IQUu!F#BrDK$Y-iSctLoIc5QQ=4$c2nkxcx5k單上煎、炒、煮、炸、涼的、熱的、甜點、飲料她都要在餐廳的廚房煮出來,但廚房只有一個卡式瓦斯爐外加一個平底鍋。

重點是連冰箱都沒有!

就是這麼貧瘠的環境,而她要無中生有,化腐朽為神奇。

林雁荷勸自己,馬上抗議會被認為沒有抗壓性,自己還是先做看看吧!

她從雲端拿到設計的版型,用設計軟體打開,在螢幕閃了三次後,又過了五分鐘才看到原檔內的圖案。

她點了一下原檔的圖案,電腦主機開始[email protected]^yuN)j-PcG5TU%edqxTYgqdO&WPe^g2ExHpAZNrtA發出可怕的喘息聲,電風扇轉到她懷疑裡面是在攪拌灰塵不是在散熱,然後旁邊的職員去煮熱水倒了咖啡,坐在附近的陳襄理翻閱文件傳來紙頁的聲音,她看著辦公室牆上的風景畫,是早晨的陽光樹葉非常文青。

在她一連串心理活動後,電腦終於不喘了,她終於點到這張海報上的某個元件。

歷時十分鐘。

這樣子的電腦拿來做文書處理都會被嫌慢,她馬上問陳襄理:「我明天可以帶筆電上班嗎?」

陳襄理瞪著她,「你們年輕人是嫌棄公司的電腦嗎?公司辛苦買電腦給妳用,都不會感恩一下啊?」

「可是我用筆電比較習慣,而且不會一直當機。」林雁荷委婉的說。

「不行!萬一妳拿去打遊戲怎麼辦?之前那個誰就是為了遊戲才裝顯卡……」陳襄理說。

林雁荷努力爭取,「可是這樣我沒辦法設計工作用的檔案。」

陳襄理問了一句,對每個設計師來說像是靈魂暴擊的話。

「不是有小畫家嗎?」

林雁荷看著陳襄理安靜了幾分鐘,選了一個還算委婉的方式說:「那不符合商業設計的需求。」

之後她取得帶自己筆電上班的權利,也榮獲公主病的標籤一枚,但[email protected]=hs0exgpkd0XpqQ*KWLCfAIoVN6hNUfgiFtlmnE+lRAr沒關係,能做出作品最重要,她安慰自己,陳襄理不懂她的專業很正常。

實際上,葉氏並沒有專門的設計部門,之前都是外包給專門的設計公司,因此林雁荷擔任美編卻沒有專用的電腦,林雁荷n*j2Te^DdajBs%[email protected](@O=XB^uxb+K!看著自己的辦公環境,接下來這裡就是她要待的地方嗎?

在一個控制狂的姐姐手下工作,還有宛如地獄般的工作環境。

「這是開到了地獄等級的副本啊!」林雁荷感嘆。

小命難保的節奏。

下班的鈴聲宛如天籟。

打卡後她聯絡雅羽,兩人一起去租屋處整理行李。

「不錯耶!這附近還有全家。」劉雅羽跟林雁荷提著日用品進門。

她們租屋處不但寬敞還有停車場,此時停車場正有車燈閃過,有人走下車的聲音,劉雅羽有趣的往外看,「是Aj*Fv(ZK8u+s-WTzAn!7JuW+sVD!12xxlB9cizU8$*6dFogx3B鄰居嗎?」

林雁荷也往下看,但看到那台車子卻臉色一沉,下車的人更是讓她皺眉。

葉凡霜居然也住在這?

她以為上次去祭拜,只是繞過來載她,卻沒想到姐姐居然就住在她套房樓下?

林雁荷跟劉雅羽看著那兩人,下車的駕駛是葉凡霜,副駕駛下來的是另一個女子,她的手勾著葉&eSdLTpeGWu^N$9XcUkBaDUm9z8hy5B4Kp63+raCy5&$W-3Edh凡霜,兩人親密的低語,然後一起走向房間。

「那是不是妳姐?」劉雅羽低聲問。

林雁荷喃喃自語:「也是,這裡是『公司宿舍』,難免遇到討厭的人。」

劉雅羽則有些沉思,「葉宅原來在這裡?」這裡看起來只是一般的租屋處。

「不……她也是搬出來的。」葉宅當然不會只是一棟小公寓,林雁荷皺著眉說:「嘖!煩死了!」原本以為只有自己,沒想到她會住這,「這根本就yY))PFhI5i_w18)^x2kRhu3yQa!f2I9HSydK$)BB6EGF6^tiS_是監視,葉凡霜這女人到底想怎麼樣!」

看到林雁荷一反常態的煩躁,劉雅羽開玩笑想化解,「可能怕妳搶了她的公司?」。

兩人中間卻只有一陣沉默。

劉雅羽原本是開玩笑,結果林雁荷沒有bz-Jr)zgWxPk!f_5rRXX#C#%(bb6MHH+mNq1F$-v!d%yn*8BFN反駁,甚至表情轉為肯定,她感到不對勁,然後看著自己女友的眼睛,「妳……開玩笑的吧?」

她真的想要奪取葉氏?

這目標會不會太大?

隨著時間過去,雁荷的沉默讓劉雅羽有些驚訝,她對自己姐姐姐憤怒有這麼嚴重嗎?

她看向林雁荷問:「妳真的這麼討厭她喔?」討厭到想搶走姐姐的公司?

林雁荷看向劉雅羽,「那些親戚都打電話問過了,妳覺得呢?」從她簽下合約就有許多人陸續的聯絡她,只是她沒有接受任何條件QHwj1SL8KZjJ=EePB7o!jkXULZZsmALQmTBm%#D&PQ$YOs!7wN

她看著自己的手機苦笑,「甚至恐嚇我要交出那些遺產了,妳覺得她會無動於衷嗎?」

以葉凡霜的個性,她怎麼可能忍受自己不能控制的事物?

「不會吧!只是終究有些親人的情分,好好相處的話……」劉雅羽還想勸,卻被林雁荷打斷。

「不可能。」林雁荷看著劉雅羽說出一個很震撼g1hgjFyuB5s7m&USTgpn=ZU6JatGsr2qkJePhs4NR4_r!XaUjI的消息:「我跟她不可能好好相處的,因為她媽媽曾經派人綁架過我。」


(圖/pexels)

小時候的林雁荷,她知道自己一直是備受寵愛的。

儘管爸爸在自己很小的時候就車禍身亡,但她馬上就有兩個更愛她的人出現。

一個是葉姐姐,另一個則是葉爸爸。

她還記得喪禮上,她哭得很慘,但是葉姐姐抱著她跟著落淚。

「為、為什麼妳要哭?」她不懂的問葉姐姐。

「因為妳哭了。」葉凡霜哽噎沙啞的說。

葉姐姐的眼淚,對她而言是一種共鳴。

看著紅了眼眶的的葉凡霜,林雁荷突然有種了解,因為她傷心爸爸離開她,但葉姐姐卻是為了自己傷心,這讓她感覺眼前的葉姐姐更在乎自己,這一刻她發現自己失去了爸$&Vy4YWGf#AAGHVZ#_51icSqPvgVWV2gX8oKZa45&%8f*OE=VN爸,卻有更疼她的人出現。

「凡霜,以後妳要多照顧雁荷知道嗎?」葉爸爸載著兩個孩子去吃麥當勞,他在車上交代自己女兒。

葉凡霜點頭伸手抱住雁荷,輕聲又慎重的說:「我會照顧妳的。」

林雁荷看著葉凡霜,她的眼睛裡面是滿滿的承諾,她們都還在很小的年紀,可是她真的相信了,那個溫暖的懷抱,是她所依賴的全世dCSmiTRi4%&ErO9GEG+vsb+POWvh#my*u4RAm6OtYu5bWH9kC9界。

直到她國小時,忘記在哪看到一本書說過……

萬物相生相剋,通常毒草的附近,一定會有解藥,同樣美好的事物身邊也有可怕的事物。

她也在葉宅深刻認知了這個道理,葉爸爸跟葉姐姐平撫了她失去生父的痛楚,可是也帶來一個讓她F+WN4KL4(=*[email protected]#M(FnI$U9ki2a&SMIH4AZl2Dv)非常害怕的人,就是葉夫人高夏嵐。

高夏嵐與和善3&3mP%U(vL!^Y#Q4=9^UoZDBR)BZuRV0TpfMfjN1v!j-fTNIHT的葉爸爸還有溫柔的葉姐姐不一樣,第一次見面時,她就覺得自己像是被蛇盯上的獵物,葉夫人明明是笑著,林雁荷卻能感受到,葉夫人對自己有著深沉的厭惡。

她害怕的躲到葉姐姐身後。

「雁荷,沒事的。」葉姐姐轉身安撫她時,她卻能從葉姐姐背後看到,葉夫人用怨毒的眼神盯著自己。

5bFq#[email protected]_62ptNKE*kfk)3by#c28RSiK2F^[email protected]=u&來她才知道,葉夫人對葉姐姐的教育方式,就是不讓她有任何依賴,因此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把葉姐姐的東西丟掉,那些東西包含課本、用品,最主要的是玩具。

雁荷知道自己是被葉爸爸接回來的,她總是黏著葉姐姐轉,[email protected]%xl8zF1Uw-7t4U4-ykdbUFJOz_5oYZO4=FFQoD3NXfp葉夫人因此無法驅走她,所以她是葉夫人最想丟掉的『玩具』。

「總之,葉夫人恨不得將我除之後快,才會找人綁架我。」林雁荷對劉雅羽說起兩人的過往。

劉雅羽看著她好奇的問:「那……是綁架綁錯人嗎?」

就像是偶像劇裡,應該被綁架是千金,結果綁成旁邊的路人戲碼?

「不是的。」林雁荷看著窗外,記憶回到了過去。

那天她們從補習班下課,老師叫葉姐姐留下來做測驗,她則到補習班門口等司機來接。

應該提前在原地等待的司機,臨時被人叫去買咖啡了。

她只好站在路邊等著,這時一個女高中生經過,掃了一眼她的制服上的名字後開口。

「妹妹,請問妳知道這附近的廁所在哪嗎?」女高中生拿著手機表情很焦急,「我朋友她肚子痛找不到路!」

「那邊左轉……」林雁荷指著旁邊。

「左轉?妳帶我去好不好,快點,有點急……」女高中生先跑向前。

林雁荷沒辦法,只好跟著往前走幾步來到路口,「就在那邊,那間7-11……嗚!」

她被人拖拽上了一台廂型車,整個過程不過十幾秒的時間,林雁荷她就消在補習班的門口前。

林雁荷被綁到車內,除了負責綁人的女高中生,還有一個男的拿刀抵著她,而前面有個金色頭髮[email protected]_gBd&4he&QdZQg6VF%[email protected]#^X5cYh的男生邊嚼口香糖邊開著車。

他們開車來到某個郊外的小房子,她的雙手被人用膠帶捆著,雙腳卻沒有被綁住,但她也沒有辦法逃跑,附近都是荒涼1!uFG!G3H^7UcuHpYaam^1DqN-dSbqoQQ2q4fI*QKJw%_NyP_x的田地且沒有任何人煙。

她配合的進屋坐著,金毛一回到這就鑽進Gyf*0F_P=qg7zuusLqaqaDNZU66i_XRoKCxr*6wniziIwfQ0li房間,一會就傳來遊戲的聲音,而女高中生則去旁邊打開電視,他們喊年紀大一點的男生叫大仔。

大仔拿起手機似乎在聯絡某個人,林雁荷非常害怕,但是比起尖叫她反而看著對方,她心裡隱約有個想法,但在她Obtg1eliiX!I6$&wcI805HSk1zRA)X1Gu#qzU#1#pPK^=MZ7HF又希望那個想法不是真的。

「……我不在乎你們怎麼做,反正一定要讓她消失!」大仔的電話裡,葉夫人的聲音很好認。

林雁荷也全身發涼,那種知道自己命運的絕望爬上了心頭。

葉夫人平常時就因為自己媽媽吳秋蓉的存在,懷疑她媽媽是小三,連帶對她ZLs1Yy-CQDq5KHQ_l-b!4AtzNtIq)l=%Ln5y05Y%BmGlNcqr7M這個小三的女兒很不友善,她以為只要退讓乖巧,最差就是挨一頓打就可以了。

她以為只要撐到自己成年,馬上搬出去葉家,她就可以有自己人生的新開始。

但葉夫人卻一點都不想等了!

她常害怕的問眼前的兩人:「你們……想做什麼?」

他們要怎麼把人處理乾淨?

殺了她嗎?

女高中生看著林雁荷,像是打量什麼滿意的商品[email protected]&npN6MzEQLS-qnnx,「不用怕,妳可以賣去龍哥那,沒破處的國中生價錢通常不錯,對吧!大仔。」

大仔裂嘴一笑,嚼過檳榔渣的嘴散發的某種味道,他走到沙發大方的坐下,然後看著女高中替林雁荷拍照。

林雁荷低頭閃躲著鏡頭,但她知道根本沒用,那個女高中生過來扳起她的頭,還給了她一巴掌。

「聽話一點,還能少受點罪。」女高中生冷笑的跟林雁荷對視。

「別打壞了,價錢會不好。」大仔提醒著,然後又開始撥電話。

「知、道!」女高中生翻個白眼,然後一拳打向林雁荷的肚子。

肚子是人體最柔軟的地方,林雁荷從沒有被人這樣打過,一時間感覺好像靈魂出去又回來,然後才慢慢感覺到痛。

「嗚……好痛!」林雁荷發出氣音的聲音。

女高中生歪著頭看著她,似乎在等林雁荷鬧起來,但林雁荷卻已經學乖了,面對強權她只能靜待時機。

一旁的大仔也沒有阻止的意思,只是滑著手機等對方回電。

「乖一點多好,少挨很多打不是嗎?」女高中生拍拍她的臉冷笑。

「還挺有些姿色的,以後會有很Egm-TqSxDRPvc$5onXBA+gVKtvEUBWP7Eu21yRhGB#[email protected]+b多男人捧著鈔票等著幹死妳。」她說著刺激林雁荷的話,看她這麼害怕的模樣,心底卻有種破壞什麼的快感。

林雁荷才發現比死更痛苦的事情,她寧願死,也不想讓人亂摸她的身體,她看著那個高中女生,聲音發抖的問:「為什麼妳要害我?」如果不是她假Wap0x8_KwGRkcxp*%1wAzISwsy9gWrONS(OXG%TGF#eaneZoP-借問路,自己也不會被綁架。

女高中生坐到大仔的腿上,她低頭看著自己今天新做的美甲,「為什麼?誰叫妳惹錯人了。」

「我……我可以請葉叔叔給你們錢,兩倍也可以……」林雁荷小聲的說,她面露哀求,「求求你們放了我。」

「放了妳?不可能,錢已經入帳了。」女高中生冷笑的湊近,「妳BK4SS$7fsSdwGd2C&mG!b65C5mSkFGs4(ru73jz0n*$vzThv$Z不用想逃跑的,這附近只有我們一家,是輪姦派對的最佳地點喔!」

輪姦!

林雁荷感覺一股恐懼竄到腦海,腿間傳來濕熱,直到一陣尿味傳來,她才發現自己居然嚇尿了。

「噗!」女高中生也發現了,她一臉嘲弄的靠在大仔身上笑,「她居然嚇尿了欸!」

大仔皺眉拿出美工刀,上前割開膠帶,「妳帶她去換衣服!」

女高中生不高興的喔了一聲,然後推著林雁荷去浴室。

林雁荷擠進堆滿雜物的浴室,她看著自己手腕上的手錶一眼,時間是下午五點半,葉姐姐應該會發現她不見了,可能先回去葉家找她,然後發現她也沒回葉家…[email protected]$ieOHl9NT5x2d=jQcxEbDmE+fdMiV&*dl

她還沒想到怎麼求救,女高中生已經H04uFpq7mxrk*(7RfyMEKBqXO)QF6&kNSRvORvSr(GirCA^o8*出現在浴室,她拿出一疊衣物砸到雁荷臉上,「快點換一件。」然後她擺弄起手機。

林雁荷拿著那疊衣物背對門口更換,這些衣服有成年女性的rW=kJSv%5IqZ(RWqkOaNL^c%[email protected]也有小孩的,她隨便拿了一件連身的,結果是一件背心裙,她剛想要找內褲,卻被女高中生把衣服拿走了。

「好了,以為自己逛賣場啊!」女高中生收走衣服。

林雁荷只好一邊換衣服一邊問她:「姐姐,為什麼妳要做這種事情?綁、綁架……真的有讓妳賺到錢嗎?」

「廢話,不然我幹嘛要做。」女高中生看著雁荷纖瘦的身體,如枯p$^%WYeFJ&0YHBQnT(Mqz0j7ohn=kJ_fj8*ntW&Fk2pGK)CACC枝般的四肢,還沒有發育很好的乳房太小,恐怕只有那種戀童的會喜歡……

「姐姐,求妳放了我吧!」林雁荷看著地板說,女生一般都比較容易心軟吧!

她轉身想要露出可憐的一面,求那個姐姐讓她趁機逃跑。

但她卻迎上一台橫著的手機,女高中生正用手機拍攝著,看著畫面裡林雁荷可憐的表情轉為恐懼,她彎起嘴qIM#[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TTJNR8dANa#RIyfUFn$bvqh#Mjm角心情很好。

「是我主動跟葉夫人接單的,負責處理妳這種廢物。」女高中生微笑的按下保存鍵,這影片還可以好好利用呢!

她走上前扣住林雁荷的雙肩,「知道我為什麼要這樣做嗎?」湊近林雁荷的耳邊低語,讓他面對鏡子,看[email protected]_zt_a_SsZrQ8fhovenx#8II1n9lalBqyc8ZsBj=3&7$著她自己害怕的樣子。

「因為我高興啊!」她看著林雁荷發抖跟慘白的小臉,「看到你們痛苦,我就覺得高興。」

7h7O%Obv0sn^UqYl)BK9tB%D%7+ywL*[email protected]=yPwJ8c$1e因為這表示所有人都是一樣的,看著那些千金小姐從哭叫掙扎到屈服,看著她們被裸照威脅,將她們高高在上的模樣踐踏到泥裡,她就覺得痛快。

每個女生在床上都是一樣屈辱的!

她把林雁荷帶回到客廳,手裡塞了一條抹布,讓她把自己的尿液清乾淨,一個小時前,她還是一個葉家的小公主,有姐姐跟葉叔叔的疼愛,但現在她卻跪在地上擦拭自[email protected]!vI(Z^ASjeDBh7kyAjr+e29_&lZcTOmU3rS9QDAT己的尿液。

遭受巨變讓她的心理壓力變大。

林雁荷沉默的跪在地上,尿液的氣味跟屈辱感,拼命輾壓她的內心,恐懼、厭惡、痛苦#uEOe!&)#ec2$BpJLJERXz%Ax([email protected]^CIlxwo5lNj(4jrSq9輪番壓過,她感覺自己好像無法抓住自己。

她的身體木然的動作,但她的靈魂卻在哭泣。

人的心理超過一定的壓力,讓她陷入一種類似僵呆的狀況,耳邊傳來奇特的翁鳴,像是剛剛的事情是一把火。

眼前有些發黑,但她MPYp4lk5qi%OaX+=+7GBpp7Cv&YE0_hYfB5oJ#XEm7dsuZpXxQ強迫自己冷靜,外表上看,她像是嚇呆的清潔,但她卻覺得內心有什麼碎裂了,火焰燒斷腦海連結這個世界的線,巨大的壓力壓到她的靈魂上面,外感只剩下電視聲音還能傳進耳中,但聲音像是人在水中的狀態,主持人甜美聲音都被扭曲成奇怪聲調。

……遭受巨大打擊時,人格會轉變,可能就是這樣該名患者……

手機鈴聲響起時,林雁荷驚跳起來,然後她看著那個大仔接了電話。

「龍哥臨時有事,把人送去要三天。」大仔冷聲說。

女高中聲皺起眉,「這麼久?」

「廢話。」大仔不高興的掛了手機。

女高中生不敢再問。

林雁荷努力鼓起勇氣弱弱的問:「那三天後,你們就要把我賣掉嗎?」這是她唯一的機會。

大仔一挑眉看著林雁荷說:「妳不用覺得害怕,就當是比較早工作,還有錢拿而已。」像這種乾淨的小女生,正是酒家Ln(Ug$eez%nMrJg)@+i5^_eX=)kqcaiR)tyrgj9)=NXCGX)JgK或者查某間喜歡的。

「而且妳家裡人也不要妳0CW)!IhP=43K%O6k=#ePNA3%Yh+xkz&5dTOB!JZhjQ&=(t)Qcf了,那個夫人恨妳恨的牙癢癢的。」女高中生看著林雁荷說:「妳覺得自己還有其它出路嗎?」

她拿起美工刀,確實還有另一種選擇,不過這個小女生應該不想死吧?

「就算我們放妳回去,妳也無法離開葉Of=(9vt9Pv3AWA_*peZHE+VhenJ5Uef7D$I#EW4^blYeXBNT1^家,畢竟人家有錢,把這件事情壓下來很容易,我們這種人也只會聽葉夫人的,這次妳就算溜走跑回去,那下次呢?」女高中生看著她笑。

「所以就不用想逃跑,配合一點才不會吃拳頭。」她對林雁荷晃了晃手機,「別忘了,妳還有什麼在我這。」

林雁荷感覺身體發涼,肚子被打的地方又隱隱作痛起來。

過了一會,林雁荷還是鼓起勇氣看著他們問:「那……你們想要多賺錢嗎?」

「妳在說什麼?」女高中生看著林雁荷。

林雁荷強迫自己裝出那個女高中生的模樣。

「賣一個也是賣,多賣幾個不好嗎?我有認識幾個女生,都抱怨零用錢不夠,你們既然有門路,我來介紹……」

碰!

一旁的大仔猛然站起來,瞪了林雁荷一眼就走出去。

林雁荷看著女高中生強忍著害怕問:「怎了?不行嗎?」

女高中生沒有管大仔,她冷笑的說:「不要耍什麼花樣,以為這樣我們就會讓妳出門。」

林雁荷強迫自己繼續說下去:「她、她們一直都霸凌我,那些人也都是廢物,如果要賣,為什麼你們不[email protected]#9UpNgBNTlY6(jbDJ2UO#C1k%=wWJWcEi29)kl74ftR1(fRo做大一點的單?你們多賺幾個錢不好嗎?大不了我不出去,妳們去接人就好。」

整個客廳一陣沉默,林雁荷看著女高中生,「姐姐妳也懂那種感覺吧!我就想要……」

女高中聲的表情閃過一點陰狠,林雁荷吞了下口水修改說詞,「我……想要有人跟我一樣痛苦。」

女高中生聽到這終於收了表情,她看著林雁荷上下打量。

在等女高中的這段時間很漫長煎熬,林雁荷內心焦急,卻什麼都不能做,她只能[email protected]%*JGZ$qYKyQQB$%Hum20%S1P(^I3LO$n%+r&w1祈禱自己夠好運,祈禱這個女人夠貪婪,還有自己剛剛賭的是對的。

「好吧!那妳聯絡她們。」女高中生從她的書包找出手機摔在桌上。

林雁荷偷偷鬆了口氣,她解鎖了手機,這時一把美工刀指著她,女高中生冷笑把手機搶回來,「妳唸,我打。」

林雁荷指示女高中生按下了葉姐姐的頭像,兩人開始傳訊息。

「聯絡好了,她說今天晚上有空。」

女高中生原本想要帶著林雁荷去,但被回來的大仔阻止了,她就讓那個金毛看著林雁荷,然後5dVZ0N#Ezs^$_nb)Krn#&uMLN$hPkLt&di(tS550_6C+xAE7iD收拾一下準備跟那個大仔一起去接人。

「妳最好不要耍什麼花樣。」女高中生揪起林雁荷,「讓我知道妳騙我,妳就死定了!」

林雁荷學著女高中生剛剛的表情說:「……妳會賺更多錢的。」

女高中生還是被她說服了,她看向門口抽菸的大仔,兩人神色交換一下就相偕出門。

這段時間,金毛又拿起手機打遊戲,林雁荷也沒打算逃跑,只是在房間等著。

她隨手拿起紙筆繪圖,等待著時間帶來結果。

「雁荷,妳真的想把妳同學……賣掉喔?」

劉雅羽聽雁荷說自己發生過的事情,她現在想到還是覺得很可怕,原來人口販賣離這個世界並不遠,她平安的人生反而是種幸運+*i6**hkp^#i_5%AD*Rw6Rfq*5qjWrL$R)Cn!+inNfOdCsCHda,她很好奇那些人的後來發生什麼事。

兩人已經回到葉凡霜替林雁荷租的套房內,林雁荷一邊整理買回來的東西一邊說:「當然沒有,那只是想要求救的藉口,之後姐姐讓他們找到葉家,然後一下車,就被旁邊埋伏的警察抓了。」S4NHst)[email protected]#ONult1ICsESgPgjM!4U林雁荷平靜的說。

「啊!怎麼會?」劉雅羽看著她,那兩個綁匪只是出個門就被抓了?

「當然還有一些工具幫助。」林雁荷聳肩說。

當時她的手錶上有個發信器,按下後就會開始錄音跟發送訊號,那是葉爸爸WWr&lTn7Nw4N$MScIXc8$!h(Ai!^tGNDWnpsU89h0&KmcTir92給她跟姐姐的,避免她們姐妹發生危險可以用。

也幸好有那個手錶,所以她跟葉姐姐聯絡時,葉家就準備好了。

當天來接她回去的是警車,還有氣的發狂的葉爸爸。

居說那個女高中生跟大仔還被葉爸爸打了一頓,姐姐如果不是擔心她,大概也會上去打那個女高中生吧?

雁荷想起那時候,她靠在葉凡霜懷裡,看著女高中生跟大仔被毆打的樣子微笑。

她真的相信,自己是受到疼愛跟保護的。

在那時候……

林雁荷看著遠處,回憶裡的碎片嚐起來越是甜蜜,就顯得她們現在越是不堪。

「那為什麼……妳們現在關係這麼緊張?」劉雅羽問。

雁荷現在對葉凡霜的厭惡,幾乎是拔腿想逃的地步,是發生什麼事情,才會讓原本感情很好的姐妹變成仇人?

林雁荷神情陷入回憶繼續說:「因為發生綁架事件後,葉爸爸發現是K26UUNJwYQG6^[email protected]!yXmH%afx10Ljr-2VoeQ&7xC4FRu2葉夫人找人綁架我,所以他們經常吵架,夫妻間的感情越來越糟糕。」

「不會吧!妳不是平安回來了?」劉雅羽不敢相信。

林雁荷看著劉雅羽說:「對呀!可是綁架我的是葉夫人,妳覺得葉夫人跟我有可能好好相處嗎?她恨我媽!cuB!YvB7M1SEYBWNPrXMenlJ#rjlYm6-K50Mq7q2Sk$Y5qpIz恨到要綁架我耶!」後來只要看到葉夫人,她都繞路走。

「對吼……」劉雅羽乾笑。

「所以,我跟姐姐是正宮跟小三的孩子,我們注定是敵人的關係。」林雁荷低聲說。

「也是啦。」劉雅羽乾笑。

就在雅羽不知道要怎麼把話接下去時,林雁荷眼神黑暗的笑說woSSyh_d^YRGTW5(_n=s+xmVP7rd47#3Dj%ECNqJhyZMfoyn-J:「不過沒多久,葉夫人跟葉爸爸吵架後,她就出車禍死了。」

劉雅羽愣住,她第一個動作是看向林雁荷。

「妳不會覺bSnO5uQ+%YlJVkRtF^jKTKgDnU-qk!3Dh6&Bi=&=ars7%8PhLc得是我下手的吧?」林雁荷好笑的說:「不是我啦!那周圍都有監控,我又不懂車子的構造,要製造車禍其實很難。」

劉雅羽乾笑,「哈哈,也是吼。」真的嗎?怎麼聽她的說話方式,好像真的研究過?

她突然覺得大戶人家好複雜!

林雁荷看著她眼神有些受傷,「妳會覺得葉家很複雜,不想跟我有牽扯嗎?」

劉雅羽拉住林雁荷的手認真的說:「不會啦!就算妳姐姐討厭妳,可是現在你有我啊!我保護妳。」

林雁荷看著她微笑,「嗯,好。」

她們一起整理好後,林雁荷讓雅羽去旁邊坐,自己開始準備煮晚餐。

劉雅羽則去旁邊整理,一個人看著滾起的湯水,林雁荷有些發楞。

跟劉雅羽傾訴後,她對當年的事情又冷靜了一點。

與其實說她討厭葉凡霜,不如說她是怨,怨葉凡霜對她好了之後,又將她拋棄。

如果一開始就不喜歡我,說不定我的失望還少一點吧?

以前,在葉夫人發生意外前,她們姊妹還是很相依的,葉姐姐去哪都帶著她,就算葉夫人不高興故意餓著她,姐姐也會藏著零食給她吃d=WP-F*Qb!QSKMc04s#16ojF7*WD-5F%i_8ZIX&LhB)=Itv)bY

葉爸爸儘管很疼她,但總有工作不在家的時候,這時的葉宅中,她只能依靠姐姐,因此她對葉爸爸頂多是感激,但對葉姐姐有一份yCH-&8s=JD4S3TzjnqVB&0i-a#!agcIgBQ()1v^^^tb$Cy-P#c獨佔的要求。

從小一直被寵著,長大沒有寵出驕縱的QU0zw_!XS5W$YUr39mv^kro4J6W1g^wfh255BInKby#1FPEvJG個性,卻寵出她沒有主見跟依賴的習慣,小時候她很愛跟葉姐姐撒嬌,對葉姐姐也特別有佔有慾誰都不准碰。

也因為這樣,才讓自己被其他同學視為怪人,然後才會被排擠霸凌。

如果沒有被丟到國外而斷了聯絡,她現在跟葉姐姐的感情還是很好吧?

林雁荷拿蛋輕敲鍋子邊緣,敲出一個小缺口,手指刺進蛋殼撥開,黃色的蛋黃跟透明的蛋白DxBjNt4^k+T+mLR5s4-)1a_*vIrNnNb8ZpU=se#[email protected]掉入碗中,她拿筷子攪混成蛋液,然後倒進鍋中。

冰涼的雞蛋變成了暖熱的蛋花湯,她看著眼前的一湯兩菜。

她以前學烹飪是為了她,她們甚至計畫好要一起搬出去相依為命過生活。

如果葉夫人的死沒有發生的話,她們一定不是現在這樣吧?

有時候失去重要的人,真的會改變人的一生。

林雁荷一邊恍神的想,一邊將食物放到桌上。

劉雅羽吃著林雁荷煮的晚餐的食物,「好吃耶!沒想到妳會煮飯!」

「嗯……以前我的人生目標是當個賢妻良母。」林雁荷笑說。

她受到社會的教育中,也認同自己是富含女性特質的,要扮演妻子的角色。

吃完飯,兩人一起聊天看影片。

直到臨到睡前,劉雅羽突然翻身壓著林雁荷雙手,「我們來做吧?」

林雁荷看著她,眼神掙扎了一下才開口……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控制關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