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明天船就要靠岸了,加上又是股東大會之後,所有人都陷入狂歡的氣氛,除了少數幾個人。

顳靖喬則坐在位置上喝悶酒,她依舊是照慣例的被無視,照慣例的當著工具人,直到葉凡霜帶著雁荷到她身邊。

「表姐不開心?」雁荷看著她問。

顳靖喬沒有否認,她看著葉凡霜跟林雁荷相握的手笑了,「恭喜妳們。」

葉凡霜看著她少有的主動開口:「妳要加入我們嗎?」

雁荷則拿著香檳看自己家老婆挖角敵營。

有一瞬間,顳靖喬愣住一會,然後^GY=5mKURT^G7#P1E7z2A#CpEJ-Fnm4V8Dp=pCf!yJcZXG$fJQ才笑著說:「表妹,妳傻了嗎?要我跳槽到妳那邊,不怕我媽順著這層關係挖空葉氏?」

「表姐會嗎?」林雁荷好奇的問。

顳靖喬看了她一眼還沒說話,葉凡霜手握在雁荷的腰上對她說W+nJn!0oQm-d2_ZFEmi#Hx(([email protected](m(BAk8c:「我知道,顳家的產業,唯一沒有賠錢的部門是妳經營的。」

顳靖喬表情一亮但又壓了下來,然後露出一絲苦笑:「沒想到還有人注意到。」

「當然,爺爺一直都看著。」葉凡霜看著她手上的金手環,「為了這個,表哥一定為難過妳吧?」

金手環是葉氏繼承人的象徵,發給葉秀芬還算合理,畢竟就算出嫁,她終究姓葉,發給顳定均則勉強合理,因+fbOsj7*G$F&&j$BRh=Acc7c7%qFXX3^=dff7O_*0([email protected]為外孫好歹是男的,亞洲傳男思想還是很重的。

但居然連顳靖喬都有,就有點其它的意思,只是葉秀芬跟葉凡霜爭的激烈,大部分人都忽略了這件事,但葉凡霜並@[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7uEJi19H0Jes2Zwwo^hzUqv36沒有忽略,只是看在眼裡等著最適合的時機運用。

顳靖喬看著手環苦笑,「是警告的意思吧?都給我這個女流了,給我哥的也差不多。」

葉展鵬給她這手環是在警告顳家,顳定均不是唯一的外孫,外公雖然現在做事有點誇大,但長輩敲打人的本性並沒有消失,葉展鵬是在提醒nhtp#[email protected]=XOMuZda%g&CUcebO9%hVx=EezhJ-CbJ0I+媽跟哥,不要太得寸進尺,可惜這兩個人現在是財富迷眼,不可能聽進去的。

葉凡霜點頭,「所以妳是有價值的,來我的團隊吧?」

顳靖喬苦笑的說:「理智告訴我,不該背叛自己的媽媽。」

談判破裂?

葉凡霜收到拒絕並沒有什麼懊惱,但顳靖喬接下來的話卻讓她有點緊張。

「但我想跟雁荷私聊幾句。」

隔天。

海上的五天很快就過去了,大家表面平靜但卻各懷心事,尤其是葉氏的員工們,從經理是個蕾絲邊女同性戀,然後是經理的對象自己的妹妹[email protected]&TTPUelB1L8wy-*=s+M06!hG9qpuMsAaEKx39rCv+j0,發現這個偽骨科驚訝還沒退,宴會上兩人驚豔的雙人舞又帶來一串討論,之後葉凡霜被任命總裁,如此跌宕起伏的進度,而最新的八卦是兩人不知道什麼原因吵架了。

「現在葉總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不會驚訝了。」某個職員跟許秘書說。

許秘書只能乾笑應對,她也沒想到會這麼精彩。

下船的出口區大家都下了遊輪,葉凡霜的臉卻臭的像是要殺人,林雁荷則委屈站在旁邊,眼巴巴的看著卻不敢上前2t_kON_zmiPFfD2nd*VVy(4_LRf#U*ERLja(NJN#TOXgjGQ2No

葉秀芬跟吳秋蓉XNr4pG=RzWlDH)#KUyfFzhVU&K_JnyXSVyrlVo#GtGQFhG2K7q在人群中交換神色,吳秋蓉先上了顳靖喬的車等林雁荷,她懷孕的事情,葉展鵬說日後會處理只讓她稍安勿躁。

不受影Xr-L=CoM0vnR(2&XN5zHck$sJv%@b)6=sISnK9tkUTUFi9+GmH響的只有顳靖喬,她還悠閒的對雁荷笑著說:「有事可以找我,當司機也沒關係的,表妹。」她刻意強調這個稱呼。

吳秋蓉站在林雁荷身邊說:「那太好了,就麻煩妳載我們一程吧!」

林雁荷還遲遲不肯上車,眼巴巴的看著葉凡霜,但葉凡霜只是瞪了她一眼就把頭撇過去,她只好跟媽媽一起被顳靖喬載走[email protected]%Um7Oc3QSjm%QIlc1_K0k

葉凡霜送爺爺搭車離開後主動說要載郭聿琦離開。

「那個……」郭聿琦拿出手機,「我叫了計程車了。」

「我送妳吧!」葉凡霜強硬的說。

郭聿琦看葉凡霜幾乎是咬牙的模樣,她還是不要惹快爆發的女人好了,她默默的上車坐在副駕,「妳們真的kKizerKZuS%VpTuWnJdPFlLnUL%gyCdkL_Hr%4EGS%Ri$%Q^hG吵架啦?」

「嗯。」葉凡霜煩躁的點頭承認。

另一邊的葉秀芬將兩人的狀況盡收眼底,她昨天交代靖喬的事情辦得很好,&N_X5No6(qI&f1N#CYVNebcoEhxsJj=Rw$6^wM([email protected]%vO-BQL兩人吵的越是凶狠葉凡霜越是暴怒,她就越能找到空檔見縫插針。

自從得知葉凡霜接任總裁,她就決定對葉凡霜下死手了!

「這次絕對要讓她消失!」葉秀芬生氣的說,而一旁的顳定均聽到後微笑。

「媽,這樣妳就是外公唯一的女兒了。」他看著自己母親戴上墨鏡。

「是啊!唯一的。」葉秀芬看著窗外喃喃的說。

到時候,爸爸也只有我可以依靠了!

回到公司上班一周,員工們迎來了重大改變,葉凡霜接任了總裁,葉秀芬回_%[email protected]@P4!EO!buH2+NNYQVh5Q6q0u)yI9Ky&ml來當總經理,但跟出發前不一樣的是,原本好像是葉凡霜在追林雁荷,現在卻是林雁荷在討好葉凡霜。

比起葉氏主管的愛情故事,更讓人心惶惶的是,葉氏開始出現財務困難的消息。

葉秀芬又一次找葉凡霜私聊。

「凡霜,這次妳要相信我。」

「姑姑?」

「就是這個禮拜,我收到消息了,林雁荷下午會進公司偷資料。」

葉凡霜深吸一口氣看著自己的姑姑問:「證據呢?又是您猜的?」

「這次我有證據。」她拿出手機亮出對話截圖,「這是林雁荷親自說的。」

那是跟靖喬的對話紀錄,林雁荷主動說會進公司,但進去的時間並非上班日。

葉凡霜看著手機握緊,表情凝重起來,她手緊握著手機似乎真的生氣了。

「凡霜,妳應該還喜歡她吧?」葉秀芬在一旁搧風點火,「那就應該阻止她做這種傻事。」

葉凡霜看著手機沉重的點頭,「我會注意的。」

「好,凡霜妳要記得,爸爸只有妳這麼一個孫女。」葉秀芬冷冷的說。

葉凡霜看著葉秀芬許久,似乎想要開口說什麼,但終究垂眸看著別處,只是一貫的冷漠態度留下一句話。

「我知道。」

我一直都知道。

林雁荷站在公司門前咬唇許久,但終究還是嘆息一聲踏進公司。

她想到媽媽跟她的對話,那天下船後她們回到自己的租屋處。

cFUycpmTLjfTV(n*sbw5)5(yaZs3qA=DnGSqZw-rMC)7=2dzY9最後一次,雁荷妳幫我!就當作了結我們母女的緣分,我已經把錢借給葉秀芬了,妳也知道沒有生活費的難處……」吳秋蓉發現懷孕無法讓她得到自己想要的,她只好對雁荷改成哀兵策略。

「我不懂公司的財務,我只是個美編。」雁荷疲累的說,媽媽從見面起就不斷要求她各種事情,但那些不是她能wh8y&kY9KU!9WZ9pv#G+Jf0iFeRHpbKLtZ3ao67%SQMbMG98R^做到的。

「只要妳幫我把資料轉給葉秀芬,到時候我就能拿回錢MNvGv4viT9MX0e=eAm)5ijeNB4Y!n#2If&4r=%%FDJrUC#3cQ*了!只是一個小動作而已,妳都不願意幫媽媽嗎?」吳秋蓉控訴的表情看著林雁荷。

「我不知道怎麼做,況且這可能虧空葉姐姐的公司!」林雁yO$ds9Xo8Lhs*bY!o4QWklqaBJXIbThuc-9DAItf#74EzwHb6p荷牴觸的說,就算兩人鬧了矛盾,但她還是不想媽媽傷害到凡霜。

「不是虧空,只是週轉而已,等葉氏下一季的錢來了,馬上就能解決的!」吳秋蓉解釋。

「怎麼解決?錢難道會自己長出來?」林雁荷頭痛的說。

「雁荷,就一次,妳幫了我,我不會再阻止妳們在一起,求妳了好不好?」吳秋蓉軟聲的說。

媽媽若是願意祝福她們當然是最好,可是她看著自己母親,或許她沒資格受到祝福吧?

林雁荷看著她搖頭,「不行。」葉氏是葉爸爸跟凡霜的心血,她更不能毀掉!

「妳們不是吵架嗎?做了這件事情,凡霜一定會很忙,說不定就忙忘了?」吳秋蓉勸她。

林雁荷有些動搖,但最後還是拒絕:「我不會做傷害葉姐姐的事情。」

況且那件事,是她的疏忽,姐姐會生氣是應該的。

吳秋蓉定定的看著她Q)PxaqsgO%PHS4iTrv5g$szzC9m$P2!je*4sv=HLKULxk=1B71一會,神色轉為陰狠,「好,妳不要我這個媽是不是?」她走到流理臺附近,拿起刀抵在脖子上。

「媽!」林雁荷不敢置信地看著吳秋蓉。

「反正沒錢我也會死,妳不做,我現在就死給妳看!」吳秋蓉說完就要把刀抹向自己。

「媽!」林雁荷看著吳秋蓉已經流出血的脖子,最後還是屈服了,「好!我做!妳放下刀!」

吳秋蓉這才放下刀,她看著林雁荷露出滿意的笑,「妳早點乖乖聽話不就好了嗎?那妳決定什麼時候去?」

「我……明天會去的。」林雁荷低聲說。

因此,她拜託顳靖喬載她到公司,她拿出葉凡霜給她的卡片,刷卡門後一路順暢的來到到了總2^G-xUTq4qAv=NATS#=M^NdrnIrl=23Pck=-bf(baLa%us4K37裁的辦公室,她打開電腦傳輸資料。

另一邊,林雁荷出門後,吳秋蓉卻打給葉秀芬。

「她過去了。」

葉秀芬點頭,「好,我會讓靖喬帶她離開的。」

吳秋蓉的眼神卻閃過一絲寒光,「不用,沒關係的。」其實她有偷聽到葉秀芬的安排,知道這次的資f_9j0oOC([email protected]$uOJrCq!mf+kDoj#J+V$9-料轉移的計畫其實是個幌子,真正的目的是,葉秀芬要殺了葉凡霜。

她不在乎過程,最好雁荷也跟著死掉,這樣葉偉成的遺產就落在自己身上了!

誰叫這個女兒敢忤逆我。

葉秀芬有幾分訝異但還是掛了電話。

之後就如她們計畫的,林雁荷進公司偷資料,葉凡霜上去抓人時兩人肯定會為此吵架。

十一點五十分。

顳靖喬在車上等待,她看著遠處的大樓,想像著裡面發生的事情,葉凡霜在公司裡面會跟雁荷說什麼?

或許會有一場火辣的床戲吧?

她壞心的笑了,只是嘴巴雖然彎著,但眼神卻有股寂寞的味道。

沒多久,林雁荷從公司出來上了車。

她神色平靜,只是領口附近確有幾枚紅印,顳靖喬促狹的透過後照鏡與雁荷對視一眼,但兩人都沒有講話。

十一點五十五分。

轟!

辦公大樓發生爆炸。

但坐在車上的林雁荷像是毫不知情,只是看著窗外IVo#53p#PUuEw#0cd63(R1xbhEP6iDaYs*[email protected]_l%FwPTHsQyFO的景色,最後來到了顳家的公司,她下車跟著顳靖喬進到辦公室,交出存有公司資料的隨身碟。

「簽了這份契約,妳媽的債務就一筆勾銷了。」葉秀芬笑得很和藹。

林雁荷交出隨身碟後緊張的問:「你們不會傷害葉姐姐吧?」

雖然葉凡霜冷漠對她,但她還是放不下凡霜。

「當然,我們只是要周轉而已。」葉秀芬保證,其實她知道葉凡霜現在應該炸死在葉氏的大樓了。

顳靖喬在旁邊打開了新聞。

林雁荷點頭簽下了合約,葉秀芬喜笑顏開的恭喜她,然後拿走了合約,開始交代了一堆事情。

「等等!不是說好資料給妳,我可以繼續上班嗎?那我明天要在哪上班?」林雁荷驚慌問。

「明天?……明天妳就不用來了。」葉秀芬冷笑的看著林雁荷,「妳已經沒用了,保全。」

一旁健壯的警衛走過來。

「等等!你們……」林雁荷還想掙扎。

「簽了合約,那女人的公司就是我們的!」葉秀芬示意保安將林雁荷掃地出門。

顳靖喬調大了新聞音量,「……在不幸路口的不幸大樓,發生爆炸聲響,詳細情況還在調查……」

林雁荷瞪大眼看著新聞。

葉秀芬微笑的提醒她。

「妳看,是妳害死了葉凡霜喔!」

吳秋蓉看著桌上的手機,聽著新聞報導傳來cSaQJ6Y3qPnEp#XJ2hAP*fdlRRndW$W8qyEO#yYw5OKzR=tR!n爆炸的消息,她一張張的將雁荷的照片刪除,像是用這樣的方式替自己的女兒送葬。

直到手機裡最後一張照片,那是雁荷抓著自己的手,還是嬰兒的樣子,她才停下來看著這張照片出神。

吳秋蓉出生的家庭很普通,就是那種義務教育沒問題,但是想要學才藝吃零嘴都沒有錢的家庭,從小她就很想要有錢,甚至覺得追求金錢[email protected]*2sNRt%RFqCHGd%JfMsa&f0doaMwYX$有什麼不對?

現在買東西、服務都是運用金錢購買,說白了,錢就是價值的體現,那她追求價值有什麼不行?

她想要當闊太太,想要買下各種奢侈品,可是她卻偏偏選8UYfCcj5)qrpVQHvbFEw3*rHSUyHLp6+TjwCw47^[email protected]%#&錯了老公,嫁給一個成績好但家世跟她家一樣平凡的林鎮宇。

她想離婚,但老公很平和甚至會幫忙做家務,人也沒有什麼壞習慣,在外人眼中已經是很好的對象了,她剛回娘家開口,馬上就dvno5L5Bhd#+w_41(7h!N=xGz&2-TRdZs%5iafvXxj$hvsWW+3被說是不知足、好高騖遠。

後來又有了雁荷,女兒還算貼心聰明,但她對現在的人生總有一份不開心。

她想要的不是這樣!

她想要能買下各種東西的信用卡,而不是只能精打細算的計較著一兩百塊的花費。

後來葉偉成出現了,葉家的有錢讓她大開眼界,她知道自己就是在等這樣背景的男人。

之後鎮宇出了車禍死了,她就順著葉偉成的提議住進葉家,葉家太豪華了,這就是她想要t!PG77nFlEDswhPRcAPMQbehDrtDYr0H#YC29k-TfoD^jf41G6的生活,她想要成為這裡的女主人!

但是這裡已經有一位女主人高夏嵐,她只能想辦法先在這邊生存,把女兒雁荷推出去面對高夏嵐的怒火,蘇然[email protected]#FkK-+Y!8a91vq8d6Gdo%[email protected]%rYC有些愧疚,但只要她當上女主人,就能加倍補償回來了吧?

是雁荷太不乖,才會被高夏嵐盯上吧?

她記得只要自己這樣說,雁荷的聲音就會消失,那她沒有說錯吧?

只是先保護自己而已,有什麼錯呢?

手機的來電畫面打斷了她的回憶,她接起電話:「喂?」

「葉凡霜解決了,錢也簽約了。」對方說。

「好。」她沒有打算再問,對方也掛了電話。

她不在乎雁荷的下場,反正就算這次沒死,她終究是雁荷的媽媽,有資格讓她養自己。

吳秋蓉!i6PIv-owcaxE*4YA!NmylfBk3+JJCHBKCr$KzGXjoLt16gBRN看著手機裡,少數幾張她跟葉偉成的照片,雁荷小時候在葉家已經有葉偉成跟葉凡霜疼愛了,那自己不做什麼也沒關係吧?

她從女兒那邊拿走生活費時是這樣勸自己的。

這是雁荷欠她的。

葉氏大樓爆炸的半年後。

林雁荷孤獨的坐在國外的咖啡館,優雅恬靜的中式臉孔本就少見,她握著手機看著照片,淡Wst#%XbccbddR=JzjN$e+mLFic=0DY*CS4kCoIa_(_aRaCfqF^然中透著某些懷念的表情,然後轉頭看著旁邊的河水喝著咖啡,眼神卻有些悲傷藏在裡面。

一個高大的外國男人上前搭訕,「小姐,妳一個人嗎?」

林雁荷看著他,「不是,我跟家人過來的。」

一個老人走過來,林雁荷上前牽著老人的手喊:「爺爺!」

外國男人依舊不死心的上前,「我可以邀請她去看畫展嗎?」這附近辦了畫展,他想藉此要到林雁荷的聯絡資料。

「不可以。」

一個女聲傳來,她看著眼前的外國男人不高興的說:「她是我的妻子。」

葉凡霜走過來擋在林雁荷跟葉凡霜身邊,外國人帶著幾分驚訝,很紳士的離開,目送她們三人走出了咖啡館。

出來後葉展鵬看著她們交代:「你們自己回家小心。」

「好。」葉凡霜牽著林雁荷目送爺爺離開,之後兩人才在附近散步。

那天在爆炸之前,其實葉凡霜就離開了,她們都知道這是一場戲,演給葉秀芬看的戲。

時間回到爆炸後隔天

葉秀芬打扮整齊畫好口紅,今天是她翻過人生新篇章的日子。

車子在陽光下閃著光,駛進葉氏的大樓,她打開車門優雅的踏進葉氏,剛走幾步,後面也傳來車聲,顳定hMunClU4m#yXe-CxDl#txsS^[email protected]%hZAcJg均也跟著下車。

他母親當上了葉氏的總裁,不但他的債務有救,說不定他還能翻身做一回太子呢!

葉秀芬踩著高跟鞋刷卡踏進公司,似乎知道有重大的改變,整個葉氏都屏氣凝神的等待。

但葉氏母子都不在乎,甚至內心已經有著勝利的背景音樂。

推開門迎接他們的是空蕩的辦公室、被火燒過的一地狼藉,還有顳定均的債主!

「葉秀芬是吧?」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上前,他的西裝外套下,腰間似乎還別著一把槍。

「我們來好好算一下這筆帳吧!」一群人圍住這對母子。

「等等!這……」葉秀芬不懂,這群人怎麼會在這。

顳定均還想跑,卻被旁邊的小弟扣了回來。

他臉色慘白渾身發抖,因為知道對方沒有這麼好講話,看到有些人拿出球棒。

死定了!

牽著雁荷漫步在國外的街道,葉凡霜戴#%=k_9kSI4bWk!CHaHuBgwVIuv0%ZaDi%jhv-vb%mbdL==6XjI著口罩卻還是低聲叮嚀:「晚上要記得穿外套,還有晚餐不要等我,自己先吃知道嗎?」

「老婆今天還是要忙嗎?」雁荷沮喪的問,卸下之前演戲的樣子,她又是葉姐姐的雁荷。

葉凡霜拉過她的手,兩人的手扣著彼此她輕捏著,「抱歉,只是公司移過來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

「好吧!那要跟我聯絡喔!」林雁荷舉著手機。

兩人有個甜蜜蜜的對話群組,而雁荷的暱稱是老婆大人,這是葉凡霜在比賽時改的。

葉凡霜對她點頭,「當然,等等送妳去。」

早在葉秀芬散布同性戀流言時,她就已經打算把公司挪走了,所以才讓許秘書整理名單,後來發生爆炸後,她讓部分員工採用線上會議跟線jz9U9o2Y#PPwcexd67e&!Ee&M3Bf)@%ui0aTM-5DM*e_ViyzMf上打卡的方式,算是讓公司還能穩定工作。

只是這一季的業績恐怕不會太好,尤其是爺爺董事長那邊,倒不[email protected]_4YN$ZJ64kSGKFh9r)PvQJa5+iMZKCqBL(7#wu#V77(Y(Z是公司的問題,畢竟疫情下的成長本來就會緊縮,這點是可以體諒的。

爺爺生氣的是,姑姑葉秀芬這次不但是對自己下手,甚至找人暗殺爺爺。

葉秀芬這次是鐵了心,覺得葉氏只要剩下她一個,就能接受全部的家產吧?

葉凡霜嘆息的回到分公司,忙碌起來就到了深夜,看著桌上堆積的文件,她還是放棄明天再來。

回到家,果[email protected]_sZ$c+QcH#N4L0ElIN^ZtK-pu然雁荷躺在沙發等到睡著,桌上是專屬她的晚餐,她湊過去要親老婆的臉,卻發現她眼皮微紅似乎哭過。

嗡─

細微的震動聲傳來,她看到沙發上被抱枕蓋住的手機,感覺到雁荷醒過來。

「我不想接。」雁荷抱著葉凡霜的脖子軟聲說,感覺葉凡霜也抱住她,她就迷糊的鑽進葉凡霜懷裡撒嬌。

「那就別接。」葉凡霜把手機拿來,開鎖後轉成靜音模式。


​(圖/pexels)

她親了親雁荷的額頭跟臉,雁荷看著她的眼神脆弱又憂傷。

來電人是吳秋蓉,她知道這是雁荷的心傷。

雁荷回吻著葉凡霜,兩人貼在一起直到葉凡霜的肚子咕嚕一聲,她才驚醒似的去拿餐具給葉凡霜吃東西。

坐在老婆旁邊看著她吃東西,雁荷覺得很幸福。

晚上,葉凡霜洗澡洗到一半,雁荷開門進來帶著羞澀跟邀請,「老婆,我們一起洗嘛……」

葉凡霜也眼神一亮,「好,當然。」她關上浴室的門。

嘩啦的水聲盡量的掩蓋那些呻吟,只是這次的水聲特別的久。

深夜。

葉凡霜替雁荷蓋好被子,剛剛兩人在床上盡情的折騰一晚,她抱著雁荷看著她表情迷離。

除了媚態外還有一絲哀傷,她總是哭求的纏上自己,「弄壞我……求妳!」

「好。」葉凡霜知道她想要忘記一些事情,因此不再顧忌的操弄她,直到她累壞的睡過去。

吻了吻雁荷的唇,看著她已經累到迷糊,卻還是想回應自己的樣子,真恨不得將她綁在床上再也不要讓她起來。

葉凡霜克制著自己的獸性,畢竟來日方長,老婆跑不掉,但她不喜歡雁荷臉上的哀傷,她要自己老婆快快樂樂的。

她走到客廳看著黑暗中,底部卻還亮著的抱枕,抽出下面不斷來電的手機接起。

「妳是個失敗的媽媽。」葉凡霜冷聲說。

吳秋蓉先是一愣,但馬上說:「妳憑什麼拿她的手機!我是她媽,她為什麼不接我電話?」

當然是因為接妳的電話沒有好事啊!

葉凡霜無奈的想,但她直接的說:「我知道妳跟葉秀芬簽約,但是她無力還債的。」葉凡霜冷冷的說。

「那關我什麼事?」吳秋蓉馬上就要爆發,「妳叫林雁荷聽電話!」

「就算叫她聽電話也沒有用,她身上沒有錢。」

「不可能!偉成不是有給遺產嗎?」

「那些錢都轉到我這了,畢竟公司轉到國外也要花錢的。」葉凡霜冷冷的說。

「就算這樣她還是要養我!我是她媽!」

「當Os6efWWE(ZWhl67hd&$mZ)[email protected]%N5s_xD-X(xcR-Ux然,如果妳身體不好需要照顧的話,不過林雁荷的薪水是基本薪資,一個月只有兩萬出頭,最多也只能撥出一部分給你。」

「兩萬?買個包包都不夠……」

「對了,葉秀芬跟妳簽了債務轉移的合約對吧?她的債主剛好有在經營保全公司,剛好又被我聘僱+l#[email protected]%btCqEiIb5xwfp=72b4了,如果妳來找雁荷,或許會很巧的遇到喔!」

「葉凡霜!妳……」

「還有,妳假孕的事情,就不要到處嚷嚷了,我爸有我後就結紮了,爺爺給你面子,妳再鬧就是自找難看。」

吳秋蓉焦急的說:「那我的債務怎麼辦?」

「我可以替妳收拾一次,但是交換條件是,妳不准再聯絡雁荷。」葉凡霜冷著聲音說。

吳秋蓉不知道說了什麼,但空蕩的客廳裡只有葉凡霜的聲音冷淡卻堅定。

「對,我就是控制她,但雁荷被我控制比在妳身邊快樂多了。」

葉凡霜掛了手機,坐在客廳冷靜。

其實她不該擅自接了雁荷的手機,可是她不想看到雁荷用這麼哀傷的模樣跟自己上床,她的雁荷應該過得開開心心的,=B6_tB_pa6$9DrQ75nOJC&usCm8W8%s-Z7O=$UM=E*ZUh6FGIJ就算被我控制著也沒關係。

葉凡霜不知道的是,林雁荷此時被靠著牆壁摀著嘴,不讓自己的哭聲傳出去。

一直知道她家老婆是這樣霸道的人,但連她的不開心葉凡霜都要控制,被人這樣寵愛著,心裡像是沁著[email protected]*5$7zw8QFZo4yzoU+l#K5R_cc^*jk40NsXauaw蜜,絲絲的甜意讓她落淚。


​(圖/pexels)

三年後。

雁荷走進公司,走在她前面的-FwZT%hb1SGYu8QrB9Cucp)GFsRvm_37HiS!Pb0vJ*PqZd#sf+是黑髮黑眼的小女孩,一馬當先的衝進公司的兒童室,像是大姐頭一樣,所有的小朋友都跟她打招呼。

「媽媽,妳半小時後來接我。」葉思妤人小鬼大的對著門口喊。

看著自家女兒跟老婆九成像的霸道,林雁荷不擔心女兒被欺負,她怕女兒去欺負別人。

「好。」雁荷無奈的上樓,來到辦公室看到自家老婆忙碌的身影。

她跟秘書打了招呼後等在旁邊,沒一會報告的會議結束,葉展鵬先踏了出來,看到她時點頭,「思妤在樓下?」

「對。」雁荷點頭。

葉展鵬馬上下樓找自己家的曾孫女,而葉凡霜也跟著一步踏出會議室,看到雁荷就是眼神一亮。

她上前抱著自己家老婆,「怎麼過來了?」

雁荷舉著手機,「妳催的啊!」她今天提早下班,老婆就每隔十分鐘傳一次訊息,問她到哪了,晚餐要吃什麼。

害她只能買了食物過來探班,不然她的手機都快唱起交響樂了。

「我想妳嘛……」葉凡霜聲音軟了幾分,幸好兩人已經進了她的辦公室,不然外面的人肯定嚇死了。

那個葉氏冷面開會的女王,現在完全就是撒嬌的貓,只差沒有打呼嚕,已經整個人掛在雁荷身上。

「我也想妳……等等!妳在摸哪裡?」雁荷抓住那隻使壞的手嗔了葉凡霜一眼。

「我想說先吃『晚餐』嘛……」葉凡霜壞笑的貼著她唇親,晚餐主菜是老婆,食物是配角!

「妳還想加jNEoVovdtw7=5qM%[email protected]@6rz_0YbMOhaX班啊!」雁荷把她拉到旁邊的位置,打開餐盒塞到葉凡雙手中,「思妤在樓下等我們,只有半小時喔!」

葉凡霜嘆息:「思妤有爺爺顧著就夠了,我們好久沒有約會了!」

「不行!我們要好好陪女兒!」雁荷瞪著她,思妤個性霸到但外表都挑兩個娘親最好的地方長,已經很多外國Xe9ttrWYO2tK38k+4lO__Y0hQpO^+g_jrjitYK3KmZ-1ij^GX!同事想要文化移植說個娃娃親了。

葉凡霜才不甘願的貼在雁荷身邊,「好啦!」

她也不知道養小孩這麼累,兩人在國外拍了婚紗後,雁荷想把握年齡生個孩子,所以她們去求助了醫療單位。

或許花了很多錢跟吃了很多苦,但是看到兩人的孩子,葉凡霜跟雁荷還是覺得很值得。

「我其實沒想過會有孩子。」她爸媽讓她對家庭感到很害怕,但雁荷卻拉著她的手摸著未出生的孩子。

感受到胎動的那一刻,她就決定要保護好自己的妻子跟孩子。

「這次,我們會守護我們的家。」雁荷認真的說。

上一代的愛恨情仇,讓她們害怕的相依,之後儘管je1MYLAJ7N2+0PR$dW!&m+j*2b*[email protected]^相戀還是遇到很多阻礙,但她們想走出害怕,想要翻到人生新的篇章。

她們想要重新建造一個家庭,付出時間去換一個美好的未來。

「嗯。」葉凡霜抱著雁荷,在她耳邊說著那句不會膩的情話。

「老婆,我愛妳。」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控制關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18+)GL小說《控制關係》11:「雁荷,再陪我『練習』一下吧?」》

(延伸閱讀:《(18+)GL小說《控制關係》01:她們像蛇彼此纏繞,優游在慾望的黑暗中》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