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在火燒周府的幾日後,翠容無聊的在街上晃。

「這位女施主,可否聽老道一句勸。」ㄧ個算命攤子,攤主是個瞎子,昏濁的眼珠看著有點滲人。

「道長?」翠容卻一點都不怕,只是有趣的逛回攤前。

「妳元神甲木生於秋申月是為絕地,女子為陰,妳命格本屬陰,又與雪冷之人有過多牽扯,若為那人好,建議姑&j6Zd!SDG-o7%y%[email protected]%uZ6bgOr3o(0R(3STb2z^BRCK娘還是分開為好!」

翠容感覺有趣的開口,「道長,您果然神機妙算。」霜不就是雪冷,看來這事情攸關她的霜姊姊?

聽到有人答腔,老道馬上來了精神,「既然夫人願信老道,那可否想好離開之計?」

翠容冷笑的說:「並無。」

「如此那本道這有一錦囊妙計,夫人可願聽?」

翠容卻忽然拿出一把匕首抵著那老道,「道長,那你算命、算運,能否算的出眼前的東西是什麼?」

「這…」老道吞了吞口水。

「我告訴你,少在我面前挑撥離間,傷了周家人,我要你賠命!」翠容jYP5f-au4f2YIOe3XrSc%(8___F4^=QHo+GCpicajw_+FKnr^R威脅,說完她就離開,絲毫沒有管那個老道。

剛剛那個老道還叫她女施主,但一2EJh8-LwOw2tF7DS8o%pfwmt9b!XVmgaNYUNTUVUGYNFl)Lc5J轉眼就改喊她夫人,這個老道是個真瞎子,怎麼會知道她已婚的身分,除非是有人安排,想到前幾日的大火,翠容就覺得煩躁,偏生憶霜還不回來!

回到周府,翠容卻不是走到自己的薇院,而是霜姐姐瑤院,看門的婆子在她拿出府中的令牌後,乖乖開了門。

她吩咐跟隨自己的婢女在外面等,然後她一步一步地踏進去。

周府是商家戶,而且非常有錢,在霜姐姐的經營下,更是收益日增,她進門後霜姐姐大方的讓每個人有自己6)DwdD)7W$BJ_SSu(F4vqwTDemYC2m-s&d=gK18eqT(JC(Qd40的小院。

她住在薇院,通常都是憶霜來找她,就如霜姐姐離府前。

但少有的,翠容卻踏進憶霜的瑤院。

瑤院的擺設跟佈置卻讓她有種熟悉感,她看著周圍的一草一樹,七分像是霜姐姐住的王府閨房,卻有著三分改動。

她看著眼前庭院,種滿桂花的前院,窗台前的月下香,窗上的風鈴。

「霜姐姐愛吃桂花糕,那我便在院子種滿桂花,金桂、金貴這才襯的上我的霜姐姐。」

「我要讓晚上的花香伴著姐姐。」

「姐姐若是聽到風鈴聲,便要想起我。」

童稚的聲音響起,那個年少無憂的自己,總是毛躁的跟在霜姐姐身邊。

她恍惚地走進屋,看到的是屋內,那個十五歲的憶霜,抱著十三歲的自己。

翠容伸出塗著蔻丹的手,想撈住那兩個相依的身影,憶霜!

但她卻只碰到疊的整齊的被褥,她躺在床,憶qm7XF+pJ(lBR#AXh3DsuGqM3%8P)4%qXIWB1Wd+cnd6RN6_)4d霜的香味還有些隱約的殘留,她在心裡默默地數,從憶霜離開約又十來日了吧?

她抱著被子,心口擰疼著,十三歲的年紀,剛剛長大有些察覺,卻又不是那麼明白。

只是好奇的偷看府內的管事跟僕婦,男女兩人i^[email protected]!t9q1xAqO+v-pZ**=fRv8Wds0FhAY27^etT=躲在瓜棚下,那隱密卻又糾纏的身影,兩人相貼的嘴,令看者羞澀的,不能宣之於口的事情。

好奇滾著她心裡對霜姐姐的依賴,在一次6Pl^hgCYWyHU&-+)et9RKReD!$2igO4IBfkijhNj3#%C9JAjeF早晨的玩鬧中,她為了叫醒憶霜,呵她癢,看著憶霜笑軟在床上,那張臉竟是如此地吸引著她。

還有粉嫩的純跟白淨的臉龐,她看著自己[email protected]=vQS8KGF3jV_NFpL!O5(_*2寵溺的模樣,還有那平時冷漠的嘴上,粉嫩的唇彎著的笑,翠容忍不住的傾身吻了憶霜。

沒有人告訴過她們,這是不對的,但雙脣相觸的美好,讓她們好4cw(-*d$W(lo+%@^_e!0^Crsc3nR_QtBaQK!2yW2&B1V%=cZ88奇地嘗試,一次又一次的吻,憶霜迷亂的伸手摸了她的臉,她則抱住憶霜的身子。


(圖/pexels)

「噓!不能說喔!」憶霜提醒著。

霜姐姐的不拒絕,讓翠容嘻笑的說:「我知道,妳也是喔!」她不可能說的,因為這一吻,[email protected]+ctP_J3m*U+f^k1_Qdafjt*6E2vvbPC$S^2BA她發現了獨佔憶霜的方法,她怎麼可能會說。

那些婢女姐姐嫌棄她是外來的,那時的翠兒卻得意的想,霜姐姐是我的!從那日起,她有了獨佔憶霜的秘密。

想到此,翠容才覺得心裡欲狂的相思緩了緩,她微笑起來,那時候,她是多麼的喜歡著霜姐姐PXnHPaszcLK9-86sxUbOv*sh*nLd#iPsJIKg*W*@3gRbdXQX^D,那麼厲害、冷靜的霜姐姐,看到自己時,眼神一亮的表情。

表面上恭敬,但是一到兩人獨處,憶霜總是命令她上前,她們從牽手、吻、撫摸、最後互相觸碰著對方的身體。

她記得憶霜好奇撫摸自己的觸感,那溫熱的手掌貼著自己的背上下撫弄,那手的溫度透過衣衫傳到自己的背上,有股熱流讓她酥軟呻吟,她看著鏡子a(3%qKhD#^kZ-+zDqRVRf_AXRZ^[email protected]_tv^(e6HemPNy內的憶霜微笑,只要霜姐姐看著我就好。

翠容躺在床上,抱著憶霜的被子,嗅聞著上面的馨香,憶霜......妳何時回來?

小饞貓!

記憶中的憶霜總是坐在一旁,撐著手,慵懶的笑著看她,把自己的點心都給了她,只因為她沒有吃過。

以前她是坐在憶霜FuLtFok)mb(K3&0uSJlrxIzt#^Dbpi-)_2_VU5)dn#yR4mhp#K身邊聽她說,但隨著相處時間的增長,她卻是在憶霜的懷裡聽她說話行事,然後就是憶霜自願送上的唇,供她品嘗個夠。

「餵飽我的小貓,是主人的責任啊。」

記憶中的憶霜笑說,她眼神侵略而溫柔,在夏日光下,是這樣令她歡悅,心裡甜的像是喝了密。

那一刻她就知道,她的心裡只有憶霜。

即便長大後,知道了那些事情,應該與『夫君』也就是男子做,她也無法違背自己的心意。

憶霜是她刻入骨子裡的唯一。

但隨著她的回憶,日子由甜入苦,她被家人賣到了妓院。

那是她們相吻後幾個月,那天憶霜抱著她許久卻沒吻她,不再喊她翠兒,那一瞬間mmcIk&#)7_9#_KrHZsp#mam0qVpU%g^0w^Ky=F*[email protected]的距離感讓她無比的恐慌與害怕。

憶霜說,她們的事情,王夫人察覺了,那是霜姐姐的娘親,是霜姐姐無法違背的人。

但霜姐姐卻鼓起勇氣,要帶她私奔,她們相約好,霜姐姐帶著自己名下的私產,甚至找人做了假籍跟路引,安排好了一切,她們36fI8Fq&hJd(EIt29z_2a$*[email protected]!35y_&X50(a3連往後的生活都想好了。

但只差那麼一日。

她呆呆地站在角門,王府卻沒有人為她開門,她再也找不到那到達憶霜身邊的路。

一轉頭,她就被家人帶來的大漢,用木棍敲暈,陷入了黑暗之中。

還沒從被家人賣掉的事實回神,她卻已經mBAzPKN8dPqOCQp(DWCLx7jicm*e6Xi77netTkPhoQ*$q7$arz在妓院,清倌的日子並不好過,比別人更加的努力跟用功,還要對陌生的男子笑,雖然不用上床,但是被碰觸跟調笑卻是日常。

她經常看著妓院裡每張歡愉的臉,卻沒有什麼活著的真實感。

霜姐姐。

每當她羞愧想死,痛苦不已時,與憶霜一起的歡快的回憶,才能緩和翠容的一些錐心之痛。

那只是pI(_al1z0y(aZJF5YDzo9h#FppnsEKDjimzcQ$5Bl)[email protected]她恐懼的開端,厄運如同滾雪球,一次又一次冰冷擊打她,在妓院的日子所有的一切都是恐懼跟痛苦逼出來的。

笑要溫順如水、媚眼如絲、琴技俱佳、應退得宜,這些她都不怕,但最讓她痛苦的,是張開大腿迎接男ljMSxJTb8&Y$ypwXc*!UzTKXGRKT+_0nuKPAa^V%t6h-cR2lkT人,她知道自己終有一天,要賣出自己初夜。

她也會跟其他的姐妹們ㄧ樣,包辦了這世間女子最高尚端莊的姿態,還有最俗賤輕薄的事情。

情愛成了糖衣,包裹著銀兩還有男人的房事。

她不是沒有人願意替她贖身,可是對一個男子,她竟無法有任何動心。

「妹妹真傻,為什麼不離開這火坑?」教舞的舞孃羽衣問她。

「羽衣,我沒辦法去欺騙一個真心待我好的人。」翠容苦笑地說,她又何嘗不QH#@tX-([email protected]%MjS*!!=T4I)0LKC35^Gfxkz7wfh1P2E知道,應該趕快攀了高枝,離了這火坑,但她就是無法對男子動情…

可以笑得嬌柔、情意綿綿,那只是無數藤條打出來的,她真正的情愛,早就給了那個霜姐姐。

但很奇怪,她卻是這樣空洞而溫順,卻反而被男子所喜,稱她為空靈,她苦笑卻也利用著這樣的名聲自保。

「妹妹為何還是這樣見外,不肯喊我聲姐姐。」羽衣是個艷麗之極3(nRVt0XS(oZbH1v&*tp=!S33l1FycM$E#fQSyO-LBh5TAsR*N的女子,她是教舞領舞的舞孃,她很欣賞翠容溫靜外表下的傲骨。

教舞多年,只有少數幾人能入她眼,翠容就是其一,她從不敷衍面對,對舞蹈有其特殊的見解,叫她另眼相看。

「我…怕認錯人。」翠容微笑的低首,那害羞又怯生生地表情,即便是女子,羽衣也有一絲將她摟進懷裡的衝動。

可是隨即她又清醒,她看著翠容,「不會是……妳心裡面有人,所以不願吧?」姐妹是女子之間親密的稱呼,但翠容心裡卻不願意[email protected])IaG7N(kmfPfZd*n^UibVyu4prehmq$U&aa有任何親密的人。

只有心裡已經有人了,才裝不下另一個人,不是嗎?

被羽衣一語道破心思,翠容也不惱,「請見諒。」

「是嘛?所以…我沒有機會了?」羽衣的話裡有一絲沒落,她看著翠容,「若我要妳來我的舞坊呢?」

當初羽衣看上了翠容,她([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6TM2bYLe402GedGSF是極適合練舞的體質,若有她進入自己的舞坊,定能招攬更多客人,而且哪個妓女不想逃離火坑?

翠容愣住,她從沒有想過離開妓院的機會,會是羽衣這個教習師傅對她提出的。

但她若點頭,便是欠下了人情,她想了一會,卻只能歉疚的笑,「我不想再欠下一份情。」

若是可以離開,她恨不得插上翅膀撲入她的霜姐姐懷裡,可她不想為了離開,去答應自己無法做到的事情。

她希望恢復自由之身時,她可以無所牽掛的去找她的霜姐姐。

「希望妳不會後悔。」羽衣留下一句話便離開了。

「我也希望。」翠容喃喃的說,目送羽衣的身影離開,這是她唯一能做的事情。

直到她遇到周玉堂,站在這個男子面前,她感覺不到喜歡。

她微笑的招待,但除了銀子,她感受不到這個男子的喜愛,原本翠容並不在乎,直到某日,周玉堂忽然開口對自己說:「我們^T5h9F%w23!Zg8oml8pG_Wy=T8mYYDF)N!t)O)PHTTtZ^R1BYD做個交易吧?」

翠容故作不懂,不能私下與客人有交易是規矩。

但她拒絕了幾次,直到周玉堂喝醉時說出的胡話,卻讓翠容卻無法克制的心跳如鼓。

「我要測試王憶霜那個女人。」周玉堂恨恨地把杯子頓在桌上。

是憶霜?是憶霜?還依雙?

KNY!MfIbuWoX!rZBrfG0i5_OA)@8zntpSBx5+R3r3g)!uVvNME容看著眼前的男人,但她發現自己終究是個凡人,離開這個念頭在聽到憶霜的名字後,變成了心魔,她忍不住的同意了。

說不定是霜姐姐…

從聽到那個名字,她便無法控制自己,她很想去看看,只是確認一下。

所以答應了這個可能是送死的計畫,因為無論如何,我都想再看一眼霜姐姐。

她同意讓周玉堂贖她出去。

見面的那天,她準備了許久,但看著那張熟悉卻又陌生的臉,她只覺得心裡像是被劃了一刀,然後塗了蜜,甜蜜跟痛楚竟然[email protected]&Pb#D3H5zY(ZIje8g=F2FCxOj!4U可以同時出現。

甜蜜的是,那真的是霜姐姐!

她成了周府的主母,卻也是她的霜姐姐。

痛楚的是,她不記得自己了。

也是…她有什麼好被記憶?

翠容自嘲的想,約好私奔她卻爽約,這樣的她有什麼資格被記憶?

如今她只是個青樓女子,帶著這樣身分的妾室,成為分享她夫君的女子,她早已不是當年那個純良的女娃,容Ma)Xptl^ek7l!JR$qUzDIS([email protected]$3貌、裝容、氣質,都變化了,這樣霜姐姐又怎會認出自己?

但看著憶霜腰間的玉蟬,那又克制不住的心熱,她忍不住的開口,討要了那玉蟬,看著憶霜惱怒離去的背影,她卻覺得快S*[email protected]=kepT5az=FWzHIVoUZYnHXsp9j=S&gw_^樂。

憶霜生氣,就表示她在意那玉蟬,也就表示…她還記得那個送玉蟬的自己。

該滿足了,不是?

與其現在相認,不如霜姐姐記著當年的小饞貓,而不是現在的青樓女子翠容。

至於心裡刀割似的陣陣疼痛…

翠容苦笑,那是我該受的,不是嗎?

忽然有人聲過來,打亂了她的回憶。

她的婢女喊她,「姨娘…」

「有事?」

婢女吞吐的說:「有人來…提親。」

「提親?」翠容看著來傳信的僕從,誰會這時跟周府提親?

周語喬才十五,憶霜的意思是等她十六再相看人家。

她走到花廳,廳內的周語喬也看到她過來,兩人都有些奇怪,之前兩人對掐的嚴重,可經過祝融一事rSB8Wk0=o4Qoo*Dr([email protected]#71CR4YW7vnf0RT$dxtItXe0+P,又有些不是那麼討厭對方了。

「姨娘。」語喬起身行禮。

翠容點頭,卻馬上扶住她,「喬兒,這位是…」

實際上,翠容是想要讓語喬趕快熟悉事務,這樣她才能獨佔憶霜。

周語喬知道娘親霜不在,她只能跟姨娘共同把持著周-m41^^T+*S9wxi4-Ba&oGyR6Wg#@QjwHI!P0Wh6=0+XWIdl%SK府,她介紹著,「是…一名趙公子,想要求娶…翠容姨娘您!」

翠容愣住,求娶她?

周語喬也愣住,她看著翠容,以為自己會看到欣喜、嬌羞,畢竟當初憶霜把翠容的賣身契帶走,也是防止翠容跟外人勾結y^_2rI!5oCD02kP3x=mW3JF+rprKFs%#w$m(yD1D$j!IgQ^Ake不是?

但翠容的臉上卻沒有任何欣喜,反而沉靜如水。

「跟那位公子說,請他回吧!」翠容拒絕了那個公子的見面。

周語喬有些意外,這難道不是翠容一直等待的機會,為何她不好好把握,與其老死在周府,這是她脫身的好歸宿g(CR-1f1M&c5Xu=mC)XYF*T1C)DM3C#s!EFk&!e%ONeK-8Eqvl不是?

難道…周語喬內心卻浮出另一種猜測。

曾有幾次,她撞見的,姨娘與娘親憶霜相處的情況。

在娘親面前的姨娘,是這樣柔軟又撒嬌的,那樣笑語如珠,她真的有種兩人其中一人是男子,就Wwoe7*l*l)F&y+Lzq7^S7*j7=RwdYZJbbVuch=Al+%2mn^^!sp一點也不奇怪的感覺。

娘親與姨娘之間,真如自己想的是這樣的關係?

翠容轉頭,迎視著周語喬,「我答應霜姐姐,要照顧妳的。」

這句話安了周語喬的心,卻也讓她不安。

她從沒有看過兩個女子有這樣的事情,男女之情,不就該是一男一女才能產生,為何娘親與姨娘會這樣?

周語喬回房想了許久,她知道,娘親是寵著姨娘的,任由姨娘要這@p7ZlVAHdO8&2moua8NJZ)[email protected])6+vZVq^YiH#w-XinmdFX$、要那,在爹死後,更是幾乎沒有說不,家裡用餐的菜色,一定有姨娘喜歡的,熱天有冰、冷天有冬衣,甚至親自縫繡的飾品,除了自己的荷包,就是姨娘的物件。

而姨娘…

周語XY^[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yP#qpbie0OXq(o喬沉眼看著眼前的書,以前她一直以為,翠容的出現,會威脅娘親的地位,但不知何時起,娘親的身邊未必會帶著幻寒,卻會帶著姨娘。

什麼時候起,娘親與姨娘這樣好?甚至…

「我可有開口說討厭翠容?」

憶霜的聲音質問她,那三分的責備裡,更多的是對這個姨娘的維護與對自己的質問。

「……翠容對妳不敬,我自會罰她。」

如果前一句還有懷疑,那這句就讓語喬非常肯定,那是在維護翠容沒錯。

那時她把那玉蟬丟進水裡,娘親也沒有任何喜悅。

似乎娘親並沒有反對翠姨娘的行為,這樣的關係打破了她對男女之情的認知。

她一直以為,妻妾之間,雖是寫作姐妹卻是仇敵的意思,但姨娘跟娘親,卻打破了這個規則,這讓她混亂不已。

隔天用早膳時,她看著姨娘許久,「姨娘,妳為什麼不答應?」

「答應什麼?」翠容懶洋洋的問,摸著頭上的簪,上面的頭髮讓她稍微安心了些。

「既然有人求娶姨娘,為什麼不嫁?」周語喬瞪著她,翠姨娘明知故問!

「有人娶我就嫁,喬兒未免想的太容易了。」翠容看著周語喬,明明面容一點都不像,可是這女娃娃卻像極了兒時的霜姐姐,或許因為[email protected]&H-8rKmcYhhSa_CwsdikcP8!q9NSYWeAR2%!myw)r^z0H&她很崇慕憶霜吧?

所以語喬的行事習慣都像極霜姐姐,連做事情雷厲風行的方式,還有有話直說的個性。

但其實她很羨慕,她跟憶霜是母女關係,有著脫不去的牽絆,但自己呢?想到這,一股緊張就爬上了心。

周語喬卻繼續勸姨娘,「難道妳是fmJa+ra76j+V3eRDNA9EqUPP+XMGGeCciRZk#K%)DSy6$BJdsT因為跟娘親的…姐妹情,若是這樣,我作為周家的家主允妳出嫁,這樣如何?」她又補了一句,「女人總是需要頂梁柱的。」

「不il_CavNri8BBpEMxA^3=CFcakvLdGUG_Uz&0R06sehzZr6rVc7需要。」這是頭一次,翠容如此強硬地拒絕,她瞪著周語喬,「我就愛賴在周府怎麼了?多憶霜筷子難道能吃垮妳周府?」

周語喬也瞪著她,被她的話氣的,姨娘也太不識好歹了,「難道,姨娘妳……」

真的喜歡上我娘親?

周語喬想問,卻又怕撕破這層窗紙,姨娘會傷害自己。

翠容卻走向周語喬,「說起來,我與霜姐姐如何,與jj*%yT3j-BNS77G-#TXZqaZRZ)Xt([email protected]!Akk^IU_95ROe7你這個前人女何干?」她走到周語喬面前,逼視著她的眼睛,「妳想一想,今天有人來求娶我,明天就有人來求娶霜姐姐,娶走妳的娘親,到時候,妳還有誰能當靠山?」

「女人總是需要頂梁柱的,不是?」翠容嘲諷的說。

「娘親不需要!」周語喬弱弱的頂了一句。

「那我也不需要。」翠容說。

周語喬看著她,翠姨娘說的話也提醒她,確實若翠姨娘改嫁,那娘親也可5^[email protected]=7BkH(Bhb8oI2(!wH%H&mWD+*E5WMwGvhK以嫁人,她本就是自己繼母,丟下她也是應當。

「姨娘,妳這是威脅我?」周語喬有些害%UsYu#Kgn#Y%0DIn%(FDw1A+T5v0&do&EFSo3czY#wcM-AHI(!怕,因為此時的姨娘,帶著極重的威脅,那溫靜的皮下,是不可動搖的傲骨,還有被干擾的不悅。

「我只是告訴妳可能發生的事情,我們都不希望霜姐姐姐姐離開,妳是她重要的女兒,而我懶得挪窩,但若我嫁出去,妳肯定霜姐姐不會$Q9OrCVm=uE#([email protected]+D!a([email protected]來追我,而妳不會失去一個娘親?」翠容悠閒地說。

她看著周語喬白皙的脖頸,w%SK6^v*Z+y%fegH7Dyfgt__^ZB#+H0$^zKJcxu17vlzojYVZ3掐死一個人很容易,周府千金被惡奴逼到上吊,她也不是做不到,就看這個小姑娘的悟性有多高了。

周語喬打了個寒顫,她看著翠容,突然覺得可怕而恐懼。

她匆匆跑回房間,雖然生氣卻也氣不長,因為女兒身,她從小在家裡確實沒有被重視,甚至她曾鬧脾氣的躲在房裡,但即便是守歲這樣的大事,也沒有見爹跟娘提自己一U^Ic_kYUePe*Lsp0_fM%[email protected]$n0*_o8u)a^J7hfhd&bVrdW+PV句。

直到王憶霜的出現,她才有種自己是有娘的感覺。

因此,她知道,自己沒有耍脾氣的本錢,她哭鬧起來,娘親說不定厭了自己,就更可能跟翠容姨娘走了。

與其這樣,姨娘的提議也不是不好,而且那個冒著濃煙跟大火的夜晚,來救她的,也是姨娘。

這樣說來,娘親還是將自己放在姨娘前頭的!

或許,這也是沒辦法中的辦法?

周語喬隨手翻了翻桌上的帳冊,然後發現一件事,娘親與姨娘的用度,並沒有用周府分毫!

她把所有的帳冊翻了一遍,沒有!所以有的帳冊損益都是平衡的,也表示娘親並沒有用到周府的錢財!

她用的都是自己的嫁妝?周語喬轉頭問幻寒,「娘親嫁入周府幾年了?」

「小姐妳問這個做什麼?」

「回答我就是了!」

「五年多快要六年了。」

「娘親花用的銀子跟帳冊呢?」

「這…」盤查媳婦的嫁妝這種事情不太好吧?更何況周語喬是憶霜的女兒。

「幻寒妳老實告訴我,娘親的用度都是用自己的嫁妝對嗎?」周語喬問。

「對。」幻寒點頭。

所以……娘親才絲毫不怕,周語喬苦笑,若論規則,

只要可以留下娘親,這點事情有什麼不能容忍的?

至於女訓女戒上的東西,反而鼓勵娘親與姨娘和平共處,那這樣有什麼不對的?

都說愛屋及烏,她愛著娘親,那容著姨娘一些也沒有什麼吧?

這些事情發生在月中,等到月底回來,周府的一切都復原的差不多了。

憶霜回來的很隱密,是自己從城南的街道走回來的。

敲了敲角門,看門的婆子換了,她把玉蟬遞過去,說要見府中的主人。

沒一會,她便被人迎了進去。

剛到正廳,看到坐在主位的語喬,還沒說話,她已經被另一個人撲倒。

只見翠容緊緊抱著她的腰,「霜姐姐,妳可回來了。」絲毫不顧在語喬面前。

「嘶─」憶霜痛呼,她的臂上還帶著傷呢!

「娘親!」

「霜姐姐!」

她們都緊張的看著憶霜。

憶霜抱著翠容,看著語喬了然的表情,她有些驚慌,語喬已經知道她跟翠容的關係了?

「姨娘先伺候娘親吧,我先去忙。」周語喬說,她有很多功課要補。

那次叛變的事情,最讓她想罵娘的,不是那些僕人的背叛,而是那些人燒了書房順便連自己的功課都燒了,現在娘親回來,她要怎麼交代功課l4ryi&btN2LBePCZ_iqRltUimz5jbnraM2([email protected]

娘親會不會以為自己是故意的?

周語喬希望娘親能完全把她忘記,最好被姨娘一直鉤著別注意到她。

見語喬一副有愧的樣子溜走,憶霜好笑,她撫著翠容的臉,與她對視,「府裡還好嗎?」看著她緊張+UdLT%O+uo#2&O6Kp3c+6g47ZJ^iYS6AL5+W)0DK=j^!8T0G(6看著自己的模樣,連眼睛都捨不得眨。

她的翠兒瘦了,這一個月的煎熬,她也不好受,而自己若不是還記掛著她,恐怕真的要交代了。

翠容嘟著嘴嗔她,「妳就不問我好不好?」她看著憶霜,小眼神眨啊眨,「我為妳做的事情可多了!」

一個月的折磨,讓翠容快瘋了,沒有憶霜在的日子,讓她難熬痛苦,*wFVmY$QPPsc%Uou15)&*nGWLTSGMeGC$r2!%GXNI=Qh2aL&!t這死沒良心的霜姐姐,卻帶著一身的傷痕回來,讓她心疼極了。

「妳好不好,我『親自』確認不就好了?」憶霜親了loPHk4gcJn^NM!bJqvq7^A2nHaC14V_o4vc%@[email protected]翠容,唇貼著翠容,嚐到了她的回應,這才覺得自己活著回到了周府。

sAMj%%[email protected](XMsbjF-D3ipzP2「那霜姐姐要去哪確認?」翠容摟著憶霜的腰,嘴貼著憶霜許久才分開,「姐姐受傷是怎麼回事,我倒是該好好的審妳!」

「去床上審?」憶霜被翠容拉著,按到床上,「媳婦,這算不算是嚴刑逼供了?」她身上還有傷呢!

「現在討饒喊媳婦了?當初就這樣沒良心的丟下我跟語喬!」翠容說的哀怨,生wYn%8(vVRkIU5h9new%$lJQeJXyc^IxB)6O_PPIiCKAUkn9QQH氣的瞪著憶霜,卻捨不得拍在憶霜身上,只好拍了拍床板。

等妳好了,有妳受的!

翠容不滿的想。

「妳跟語喬?」憶霜抓著她的話問:「看來妳們感情不錯嘛。」她微笑的任由翠容卸了她的釵飾。

「不錯也不許妳撒手!」她看著憶霜,「妳敢走就我打她、虐待她,每天讓她寫十份功課,心疼死妳!」

「可我捨不下的是妳,怎麼辦?」憶霜微笑的看著翠容問。

看著她紅了臉,嬌羞的模樣如同以往,傾慕的看著自己。

「霜姐姐。」翠容喊著她,臉上帶著笑,「翠兒是妳的,一輩子都是。」

「嗯。」憶霜摟著她。

當憶霜回來,周語喬跟翠容都是高興的,而最高興的莫過於翠容。

當語喬離開,兩人在房裡,她卻只是替憶霜換了藥,便坐在房裡抱2cZgQPZy%)X([email protected]*DZaiF_S^[email protected]著憶霜,小心翼翼的不碰著她的傷處,卻也不肯放手。

「怎麼了?我的翠兒怎麼這樣安靜?」憶霜看著翠容,人的動作是可以解讀的,從翠容整個人都面著自己,就知SR)1MveQ*1T%XXRIMsYhRl19uJ+^@feTpYnf!x73l4yy0*11(7道,她在乎的只有自己。

翠容撫了撫憶霜的臉,這才開口,「喬兒似乎知道了我們倆的事。」

憶霜沉默了一會,才點頭,「知道了。」

「姐姐怪我嗎?」翠容猛然抱緊憶霜,她是矛盾的,既希望語喬知道了,就不許來打擾她跟霜Li3-jyI0$9+I!+i3RZ!)$3BAp4LGCJzauzWD*-mriagFc4Pc4r姐姐,但又害怕,畢竟她知道霜姐姐是在乎語喬的。

「我們在一起的事情是事實,我原就沒有打算瞞她。」憶霜淡然的說,看著懷裡的翠容,撫著她的頭髮。

做了的事情覆水難收,她不會否認,就算被怨恨、唾棄!H^[email protected]@Y#[email protected]$wZPDCJgvCxf!RuRgJBJR859X)y5rZW,但她不喜歡欺騙自己的心,更和況,她在意的人很少,除了翠容也只有語喬這個女兒。

只是…如何在這當中找到解決事情的辦法,還是要問語喬。

兩日後,她讓語喬過來,開門見山的說了。

「喬兒,我跟妳姨娘是有感情的。」

周語喬沉默了一會,才點頭,「我知道。」

翠容在旁邊握拳,她們若說不是母女,鬼才信!

「妳若覺得我們汙穢,那我現在就離開,這是周府的帳冊…」

「不需要。」周語喬搖頭,她走到憶霜面前跪下,「娘親跟姨娘的事情我理解,請娘親不要離開喬兒。」

儘管還很混亂,但她唯一知道的,是娘親在意自己的想法。

對周語喬而言,這就足夠。

「或許妳沒有想明白。」憶霜拉起語喬,母女倆手搭著手。

或許語喬會趁機給自己一刀,或許她會殺了自己,畢竟她與翠容,這種對食的奇怪模樣,不被接受是很正常的。

她也知道正常人家幾乎沒有人如此,只有妓院或者宮裡出來的女子,才有這樣的風氣,稱之為對食、菜戶一流。

「娘親呢?娘親可有想明白?」周語喬問著憶霜,這個總是給她解惑的女子,卻也有了一絲遲疑。

憶霜只是牽過翠容,兩人握著手看著語喬,「或許有愧。」她看著語喬,「畢竟,我這uT#aOM2xWkjDryPxw0hqeB5g+Y9F4_^1uQ)+pHE#[email protected]樣是不對的,給妳這樣的示範,會讓妳混亂。」

憶霜看著身邊的翠容,「但我無悔,我自問對周府、對妳,沒有做錯任何事情。」

周語喬點頭表示理解。

晚上,翠容睜開眼,她撐起身看著睡在身邊的憶霜。

她卸了髮,一)r&l$Hzk!+bvIA7JPtkDGuQJpr(h6MO%evmhL0zLBCps6OSW9+頭青絲披散在枕上,翠容伸手輕輕的撫著,那面容自然不是當年青春的模樣,可她卻仍是自己心裡的霜姐姐,或者說,不論她是什麼樣子,自己都是愛的。

因為只要看著憶霜在自己身邊,她就心裡甜蜜,或許她吃虧了點,在這場關係裡,她交付全部的自己,愛的多了些[email protected]!+P9_IQ$ej!LP-hr+VRh(#FZ2_AW#lP7w#q8K2

有時候都有些嗔怨,憶霜的心裝了這麼多的人事物,自己卻只有那點位置。

可想起前日,憶霜在語喬面前的大方承認,她又笑彎了嘴角。

霜姐姐承認兩人的關係呢!

再也沒有什麼比被憶霜的宣示更讓她欣喜。

她愛憐的看著憶霜,直到眼神掃過她肩上的傷口。

翠容突然想到,當時她重新替憶霜包紮時,那傷口是個血洞,在傷口周圍,卻有個破口,但她突然覺得奇怪。

按理說,這樣的傷口可能是錐子之類的傷,可那些管事派人去傷4i=Mzbdx5u1QRsKH$kMpfyP!sVO4^WB#5k4TNKBNFGz7$p)el0害憶霜,但若是刺客殺手一流,怎麼樣也該用匕首之類的,將皮肉破壞到最能流血的狀態,這樣致死的機會更大。

這樣戳一個洞眼,倒不像是男子的手筆,反倒是…女子的髮簪造成的傷?

女子?

若說霜姐姐生意上跟誰結怨有可能,但……女子?

憶霜都已經嫁入周府,還有誰會恨她?

翠容突然想到那個張小姐,難道是她求而不得所以下了殺手?

不太可能,她輕輕擁住憶霜,看著那個傷口,難道…

霜姐姐還有什麼沒有告訴她的?

作者:馥閒庭

看GL小說《入骨》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GL小說《入骨》01:還懵懂不知房事的年紀,她已嘗過情慾的味道。》

(延伸閱讀:《(18+)GL小說《控制關係》01:她們像蛇彼此纏繞,優游在慾望的黑暗中》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