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一曲十面埋伏,彈奏緊張快速的旋律,樂師手指挑撥之間,顫動的琴音流洩出來。

那急促的樂音,混著翠容口中的呻吟,在昏暗的房間中,成了另一首艷樂。

翠容半裸著的身體,溫順的容顏,染上了春色,帶著飽含春意的眼,看著眼前的憶霜,她伸出光裸的手臂,外衣掛在oLys*W&=kMYmQ(6k)XId1L9XXe!i+8rz-6s+tqhC++D3-ubdQ(她的臂彎,她則攀著憶霜的肩。

自己這已經是滅燭解羅衣,但憶霜卻是整齊而完整。

她不甘心的吻著憶霜,眉眼流轉,展現出一向偎人顫的風情,她腦海閃過曾經熟讀的艷詩。

奴為出來難,教君恣意憐。

此時此刻,霜姐姐就是她的君,她想得到君的憐愛。

「霜姐姐。」她埋在憶霜的耳邊,喘息的輕聲要求,「疼我。」而憶霜的手,正沒入了她的裙底。

「妳怎麼老是這樣不乖?」憶霜的聲音帶著無奈,但她的手中卻傳來水聲,因為她正滿足著翠容的要求。

翠容自從坦承了身分,她便想盡辦法纏膩著憶霜,纏7yM2&ZWn63#c*#(7seCD%i$3GEgtEV*O^XA+kuQXUM=#G&8oSe著她所愛的女子,在昏暗的房間內,她手提著裙,方便邀請憶霜的手深入自己,她愛著憶霜,有了情慾。

情慾二字,因為有了感情,自然會對放情之人有慾望。

更何況,她愛極了憶霜對她做的所有事情,當她專注的視線在自己身上,翠容就覺得開心,她喜歡憶霜看著自己。

「嗯……我、我不知道……嗯」翠容呻tE!XC3H9k^8x^[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PT3gg=EmNpYz%B+N#吟的回答,但其實根本無法思考,埋在憶霜芳香的身前,她的下巴被人捏住抬起,她溫順的仰頭,被霜姐姐親吻封口。

「小聲些。」憶霜趁19z=cSXo*5fxywxi9$YxSOPYHg&o^[email protected]@TPF!8e著唇分開時低聲的說,她將翠容壓在牆上,兩人身高差不多,唇舌纏繞間糾纏著彼此,她的指則在翠容那濕熱的幽谷挖掘,卻被翠容身子依戀似的緊緊纏住。

兩人在昏暗的房間內,糾纏在一起,就如她們的過去與現在。

「好……好……」翠容乖巧的點頭,她咬vpjkYZA4)#8r_6u6eHr$=U7lsZkC(rT-uov^9SLGxWZYJb5$*G唇,用額抵著憶霜,身下卻是一片濕潤,她紅著臉,被情慾衝擊的迷糊,只是順著本能依賴上這個她愛著的女子。

我的霜姐姐。

翠容抱著憶霜的脖頸笑,貪看著這個女子,誰也lp0FyjQe7VvN(2X_=I9-tmxTXbCSVoXBq7hhZL%[email protected]%9HHN6Pc不能搶走她了,因為她們是一家人,妻與妾,透過一個男人她們有了分不開的關係,周玉堂不會碰霜姐姐,而她的初夜已經是霜姐姐的。

更重要的是,她們正在做的事情,明明是在某個夫人的宴會上,霜MhtduIZF_$T*[email protected]!3H41N14WdxeN(QGsf&xM=x7)GFDHWdb姐姐卻配合著她,藉口弄濕衣裙需要更換,兩人找了房間親熱,滿足她貪歡的心情。

翠容微笑吻著憶霜,勾引著她撫弄自己的身體。

「翠兒……妳乖些。」憶霜輕哄,她看著翠容,「回去再說好嗎?」

感覺到憶霜的離意,翠容任性的搖頭,「不好!回去……妳就只忙府裡,我好不容易才盼到妳!」

憶霜無奈,YBEo$UWvUGG2z=AdpI*[email protected]_)f(v9JIud0VEjj2Yri-mro0看著懷裡撒嬌的翠容,「還不是因為妳老是把我往床上勾。」為了保護她,也不想讓這段禁忌的戀情被發現,她盡量少靠近翠容,偏偏自己對翠容,總是少有說不的時候。

翠容還想爭取,往別的地方勾也行的!

但遠處的腳步聲,讓她沉默,丫頭的聲音卻打斷了她們,「周夫人,夫人要我來問,妳們換好衣服沒?」

房裡面一片安靜。


(圖/unsplash)

丫頭剛要上前敲著門,門已經被打開,穿著得體的周夫人,給了她一個有禮的笑,「剛換好了,謝謝林夫人。」

ㄚ頭點頭,偷看了一眼旁邊的溫靜的女子,聽說是周府的妾,看她眼睛水潤,臉色通紅,身上還有著微微地顫抖_2_voAiOD9pXX9+WkMh1cF$GYlcL8pfOAOvH6WhZZbc)[email protected]*,恐怕她剛剛被狠狠的削過吧?

翠容感覺體內的春潮還未退盡HMiIEwqdzK#R3wxy3^G$9xE#Ss(JH%TEU!BnOefJN&I_dYRzhV,腿還有些軟,但聽到敲門聲的憶霜,猛然抽手,她紅著臉,雖然隔著裙子看不見,但她腿間已是濕糊一片。

翠容抬頭,卻對上那個婢女的眼,她暗恨這婢女打斷她跟霜姐姐的好5mxX!czjT$^gM$qA5pQ8I-Y6i8)RSXt-)@jhKO84oa18=fG)Ze事,她轉頭對著憶霜喊,「霜姐姐!」用眼神說,把她支開嘛!

憶霜卻拒絕了她,用輕視的表情看著她,「別撒嬌,我可不吃這套。」但眼神卻是要她不許鬧那婢女。

一旁的婢女還傻傻不懂,心裡暗嘆,看來這周府,是妻大過妾了,聽聞周夫人御下甚嚴,今日一見果然如此。

「還不過來,等我請麼?」憶霜冷冷地說。

翠容只好低頭走到憶霜身邊,被她拉住手,看似制住,實則是她軟靠在憶霜身上。

丫頭有些可憐看著翠容,被吃得死死的啊!這個姨娘一看就是溫順的主,反觀那個周夫人可是凶狠的。

不過變故發生時,周姨娘卻將周夫人拉過來,親自替周夫人擋了一下。

她的衣裙也被劃了一個口子,那白嫩的腿露了出來,眼看就要被遠處的家丁看見,失了名節。

在場的眾人卻無動作,只是看著這場好戲,那個姨娘若是讓人看了腿,還要不要臉?

但一件披風卻擋住了她的腿,周夫人嚴厲的喝斥,「不許過來!」她手上的披風j6Qy0wzND3YBsQT*xm4(3zD)cQo)Cac^RW3(nY2CZ_WIHM)cYp已經將翠容的腿遮住,將她整個人裹起來,抱著帶到一個小屋。

而跟著她們進到屋裡的,不是大夫也不是宴會主人許夫人,而是一個小姐,是張大人的千金。

這位張小姐,從半年前的宴會上,看到周夫人王Ud^EWzUtqo_fPt1=$Zve5Q7u&MV)mq^lZNpKpi(6XVL2l8YHhs憶霜,就對她很有好感,也各種送禮靠近,叫其他人摸不透她的心思。

甚至有人猜測,那張小姐,是瘋魔了,居然對周夫人有了如蘭之想,也就是契若金蘭,出自《易·繫辭上》,上面說:「D96^did#[email protected]+N-UUwyHolSYhcgnEofDxeAPK$b2Z=#Ct二人同心,其利斷金;同心之言,其嗅如蘭。」意思是說兩個人的關係非常之好,形若一人。

但憶霜面對這說法,只覺得好笑,直到今日,她才覺得有些不妥。

兩人等著主持宴會的夫人通傳醫婆,卻等到一個意料之外的人。

「王憶霜,妳為什麼護著那個女人!」張小姐一踏入門內,就對著憶霜質問。

憶霜有些意外,又有些了然,但還沒說話,翠容卻抓著憶霜,敵意的看著那6MhkG(o2NdQf6Rt#wjZPo=UQ5V)v!JR5WNiSD#EGe*t(_FBvbN個小姐,「霜姐姐,她是誰?」難道是想來搶走她的霜姐姐的?

翠容瞪著眼前的女子,她看憶霜的眼神表情太清楚了,就是自己對憶霜的模樣,如同照鏡子似的,想到此,她心裡就泛出一股子酸意PrJr*[email protected]_M9$8nXMi*lJGh9SYxv8r=([email protected]

憶霜卻鎮定地翻看翠容的腿,低著頭冷聲的問:「翠兒,妳這是在吃醋?」

確認傷口很淺無毒,憶霜知道,那個使刀的人,也只是想給自己一個警告,甚至……她轉頭看著那個張小姐。

恐怕是張小姐安排的英雄計?

但卻被翠容給搶走了表現的機會。

想到這,憶霜有些好笑,怎麼喜歡自己的,老是女子?

莫不是自己的問題?

看到房裡的兩人都沒有說話,那個張小姐生氣得要上前拉開憶霜,卻被人開門阻止了。

「好痛喔!」翠容卻故意靠在憶霜身上,「霜姐姐,是哪個人這樣過分,竟敢白日傷人,這是沒有王法了?」

聽到這話,剛進門的許夫人快嚇死了,「周夫人!妳沒事吧!」她連忙擠開那張小姐,親自過來查看。

「無事,妹妹也無性命危險。」憶霜平靜的說,但她的手卻握著翠容的肩,保護的模樣顯而易見。

「那就好,我派人去請醫婆,周夫人那個暴徒,我已經令人捆了送衙門了…」許夫人搓著手,一臉小心,周夫人在圈子裡很吃得開,又是商家婦,萬一鬧起來也是麻煩=czLl&5hI^KlNCgH6^2CSY6eFsphW&WuGtjiKCgXIElo7NYg9z

憶霜卻很明理,「辛苦許夫人了,今日之事,我不知道是誰要傷人,但妹妹受了傷,我會稟明夫君是受傷的,畢J0Za(l_JL8qh9S2p*2O5SMe6Cp%Fyu#tNJ3eBUxEmIM1AiiV-%竟宴會有外男,這事情不好張揚。」

許夫人連忙點頭,「當然、當然!」

這件事情就這樣抹過去了。

等到那些人離開去找醫婆,那個張小姐卻靠過來,見到翠容還賴在憶霜懷裡,兩個人敵意的互看著。

但外面的男子卻還在吵鬧,憶霜只好皺眉跟許夫人出去處理。

當憶霜出去,房裡只剩下兩人,那個張小姐居高臨下的打量翠容,「妳身分太低賤,配不上憶霜。」

翠容心裡一刺,確實她不是什麼高貴的小姐,而她的霜姐[email protected]=nf9ULkWBk3w9Ct8t_Yz+H姐,卻是正經高貴的商家千金,從小就在商場打磨,嫁給任何人,都能成為一府主母。

而自己…只是卑賤供人玩賞,出售色藝的女子。

但是又如何?

翠容握著腰間的玉蟬掛件,她sjaic^J+rrD%@[email protected]&GKb=o2McR&A&algmdtdhlsGN笑的得意張揚說:「那又如何,這也不是妳決定的。」掛件上冰冷的觸感,卻給她無限的勇氣。

她是霜姐姐放在心上的人…對吧?

「妳!」張小姐瞪著眼前的翠容,「妳不要以為自己嫁進周府有什麼!我也可以!」

-CH6*^@@[email protected]$QWMWlIa&#)M)4LR-WWKB)7o8o8「未婚的女孩子,嘴上嫁不嫁的,可不莊重喔!而能決定姐姐身邊有誰的人,只有霜姐姐,還請您不要忘了自己的身分,張小姐。」翠容微笑的說。

此時的她是得意的,因為誰也不能分5qUsOxcMq&yS4DDfNG6LWAs+xg6z$VErpH8b%0+vUJ$uKfC&67開她們,就算透過共嫁一夫的方式,可只要能留在憶霜身邊,她又怎麼會在乎其它的。

只要能陪在我的憶霜身邊,什麼身分都不重要。

張小姐瞪TIMVw^VKnyg8ld2o$V!4(By8%&#hbA0oeCG$xe#3OP#xWZ6B5O著她,她早就打探過這個周府的翠姨娘,知道她是青樓女子被贖身,但想到自己最崇慕的女子,居然跟那種勾欄女子一起同進同出,她就無法忍受!

「妳以為妳還是乾淨的嗎?憶霜只是在利用妳而已。」張小姐恨恨地說。

翠容心裡閃過一陣疼痛,她甚至害怕深究,憶霜又為什麼讓她留下?

真的是愛嗎?

「那又如何,至少我可以日日伴在她身邊,而妳什麼都不是!」翠容尖銳地說。

「妳!」張小姐聽到後,她憤怒地舉起手要打翠容,卻被回來的憶霜阻止。

「張小姐,請您自重!」

憶霜一個箭步上前,拉住張小姐要往翠容身上打的手,跟她不甘的眼神對看!

張小姐指著翠容,轉頭看著憶霜質問:「她有什麼好!」但其實她真正想問的是,為什麼不是我?

為什麼不是我在妳身邊,為什麼我樣樣比她好,卻沒辦法得到妳!

但面對張小姐質問的眼神,憶霜卻沒有任何的憐憫。

或許她所有的憐愛都給了翠容,或許她們之間憶霜本就無心。

無心,自然無情。

「與妳無關。」憶霜冷冷地說:「我不問那使刀之人怎麼安排的,也不問張小UMWn=cRVIzZwhEHB8n=!WlkhLdNdLLjtRIQMolt&OI$c*NtqaO姐沒有受邀為何出現在這個聚會,也請張小姐不要過問我的事情。」

張小姐瞪大眼,「所以妳都知道了!」

「我該知道什麼?」憶霜問,她想替那張小姐留面子,但看來人家並不領情。

「妳為什麼要跟這種人一起!?」張小姐質問憶霜,「她是個妓女!」

這話刺痛了翠容,那是她內心最大的自卑。

憶霜也不高興了,她淡然的說:「翠容是夫君娶進門的妾,*HU#_KCmH%MMRdjC3Lf(bNAEwRE3Gj#iTSeC-Sjs_vq6$Rsiav身為妻室,我無權反對,若有意見,張小姐盡可去找夫君說去。」言下之意,有什麼意見就去找周玉堂說吧!

張小姐瞪著她,「為什麼妳要護著她!」

憶霜卻沒有說話,她只是堅持的護在翠容前面。

「霜姐姐…疼…」翠容喊起來,讓憶霜靠近自己,她則緊緊牽著憶霜的手,害怕她離開。

「失陪了。」憶霜直接把翠容抱起來離開。

張小姐看著她們親密的模樣,氣悶的跺腳離去。

兩人直到月亮門,翠容才被憶霜放下,改為扶著離開。

「姐姐,妳心裡有我嗎?」翠容看著憶霜。

「妳是我的,自然在我心上。」憶霜淡然的說。

翠容微笑了起來,扯著憶霜的手緊了緊。

周府這個家,除了周玉堂,還有周易詩跟方氏,是憶霜的公婆。

更是引導她進入生意這塊領域的人,嫁給周玉堂,若覺得虧欠的,便是對自己的公公周易詩。

雖然不至於到親生閨女,但他卻願意給予自己公平。

當婆婆因為不明原因病重,整個周府交到了她的手上,也許是6U-7%T6USf+L75Qv_AHknNL7&-mwsHg7C85gKTJGmh%LOMo_(t公婆知道,將生意放到自己手上,好過放到周玉堂手上。

而他們認為,夫妻應該是在親人之後,最不該分開的人。

如果不是周玉堂打了自己,甚至把翠容拖到房裡,惹動她的脾氣,她不會起了離開的心思。

翠容、自己、夫君,這樣複雜而凌亂的關係,早就糾纏在她的人生中。

但總有事情會將生活的平靜打破,例如周玉堂將翠容帶進了臥室。

我不能阻止,周玉堂是自己與翠容的夫,可是…...

憶霜握緊自己的手,只遲疑了一刻,還是忍不住吩咐了幻寒。

不到一刻鐘後,有家丁衝進了周玉堂的房裡,說商行有事要周玉堂主持。

而周玉堂接到了消息,急忙的提著褲子離去。

憶霜則姿容優雅地走進房裡,讓僕從們先離去,直到房裡剩下她與翠容,這才驚慌的上前。

看著翠容半裸著身在床前哭著,她走上前,拿走她嘴裡的布。

翠容抱著她的腰,絲毫不顧自己身上的衣衫,「霜姐姐……」

只這樣一聲,便讓憶霜感覺心碎了,被狠狠輾壓過的疼在心裡,因為她的翠兒被人欺侮了!

憤怒讓她失了分寸,也讓她曝露了自己的手段。

憶霜替她穿戴好衣服,眼神陰暗而掙扎,她心疼又難受,終究對翠容她無法放手,無法看她與自己以外的人歡好。

她應該要是一個大度夫人,一個正室,看待這事情,不該如此反應,失了往日的灑脫與表面。

可她終究是個人,她也是個…...會為情去爭搶的女人,只是她愛的人是翠容。

但同樣無法允許她與別的男人歡好,那怕那個人是她們共有的夫君,周玉堂。

「霜姐姐!」翠容捧著她的臉,那美艷的臉上,有了一道紅印,翠容恨極了周玉堂,竟敢傷了她的霜姐姐,但又覺得傷心,終究,霜姐姐是周bbkX9a*$qfL51o)c5arFNFe5I3zB=M%yHPWgEr8qssU^%gyeuJ玉堂的妻,她恨自己的身分,更忌妒周玉堂。

心裡的黑暗洶湧著,她甚至起了殺心,因為不許任何人欺負她的霜姐姐。

替憶霜擦藥時,翠容的手都是抖的,哭得比憶霜還慘。

憶霜看著她,嘆息,罷了,畢竟是她的錯,不該喜歡上女子,卻對翠容放動了情。

若她想要與翠容在一起,終究要改變一些事情。

過了幾日,她讓翠容過來自己房裡。

等下人離開,翠容就撲過來抱住自己,「霜姐姐!」

腿上一重,翠容已經坐在自己腿上,憶霜輕哄,「幾歲的人,別這樣撒嬌!」但手卻環著她,怕她摔了。

「就不!」翠容急切的吻上她的唇,想要用自己把憶霜整個人都染上。

兩人在房間纏綿,外院卻有人錯愕不已,這個人就周玉堂。

那天被調走,他才恍然發現,憶霜的影響力,當他回府7$GuDfD7uYiDroO)YH7wXPS3mzomIy!^cK*UdskOfJ8kTCA=$-,卻發現更讓他吃驚的一幕,自己的妻跟妾,竟然有了不尋常的關係!

周玉堂怎麼也想不明白,若男女互相吸引是天生自然,那為何王憶霜跟翠容會走在一起?

或許是自己多心了?

妻跟妾怎麼可能互有情意?

那是聞所未聞的事。

可現在這件事情就發生在自己眼前!

周玉堂沉思起來,對他這個一家之主而言,王憶霜是個優秀而遵守著禮法的妻,連他要抬外室都沒有意見。

唯一讓人不滿的,是管著他的用度。

她太精明了,而且只相信自己,明明自己手上的這攤生意更大,她卻以非法的理由拒絕,害他只能偷偷來。

那天,他一股邪火的把翠容拉進房,畢竟這是他的妾不是?

但剛剛脫下翠容的外衣,準備要行那周公之禮,卻被人打斷。

「做什麼!」他不快的低吼。

管家在外面說,他特別交代要注意的酒樓,掛了紅旗,那酒樓是他的暗樁,他蹙眉,看著翠容迷惑的模樣。

應是他想錯了吧?

他急忙從翠容身上起來,剛出去,隨即又發現忘了東西回到房間。

卻看到憶霜抱著翠容,似乎在說些什麼。

他心底駭然,沒想到這兩個人真的在一起!

他原本想出去喝斥她們,但轉念一想,這正是他奪回周府掌家權的好機會!

周玉堂握拳收起想要阻止她們的衝u60+5+IJg$jBeN*kE2cqNd_c5PTSdu5ncc1qg6P2#&3w2Q)1rL動,他原想約了憶霜出來攤牌,但考量到若是合離要歸還嫁妝,而且出妻的理由說出去,會因此敗壞周府的名聲,他轉而選擇另一種方式,他要悄聲無息的殺死她們!

他開始籌畫了起來,卻發現自己的行蹤處處被制肘。

但同樣的,翠容也注意到了周玉堂的詭異。

翠容不安的告訴憶霜,「最近的玉堂很奇怪,老是用奇怪的眼神打量我,甚至總是對我動手動腳的。」她抱著憶霜,靠坐在床上,順手剝著一顆橘子,細心的挑了籽,才把PO0*wUYH7t)Hu61gbuk0rfRL!Rr5fjT)G7Vh9FPg([email protected]=rjp一瓣橘子餵進憶霜的嘴裡。

橘子酸甜的香氣讓人精神一振,憶霜躺在翠容身上,她沉眸看著眼前的擺設,「翠兒覺得呢?」

「霜姐姐,我們會不會被發現了?」翠容不安的問。

憶霜有趣的問翠容,「如果被發現,妳怎麼辦?」

翠容卻無法像憶霜這樣輕+sLII)2PzeFTr_PKPtA6ga6IMJwyyrVd&p6J)6YN(*PN1rro&H鬆,她摟緊懷裡的人,低聲說:「我只要霜姐姐。」只要霜姐姐安好,她不在乎自己有什麼下場。

只是一想到與她分開,心裡就是揉碎的痛楚,真的捨不得、放不下。

「是麼?」憶霜漫不經心的態度,惹來翠容撒嬌的要她表態。

她微笑的抬頭,拉下翠容的脖頸,狠狠的吻著她,感覺翠容的(ZQkwNzm=+cRp7^iaR)pNd7QKlb=-s#HZ$q(HuUrfpTjFl#)vW耳環輕拍自己的臉,像是提醒她不要太過,她才放開手。

憶霜微笑地問翠容,「這樣妹妹知道我的心意嗎?」

翠容紅了臉,手卻不規矩的在她的身上遊走。

作者:馥閒庭

看GL小說《入骨》全系列

看更多18禁小說文章

看馥閒庭作品

(延伸閱讀:《GL小說《入骨》01:還懵懂不知房事的年紀,她已嘗過情慾的味道。》

(延伸閱讀:《(18+)GL小說《控制關係》01:她們像蛇彼此纏繞,優游在慾望的黑暗中》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