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123RF)

夢夢坐在休息區,她終於卸下了古代的裝扮,回到現代的感覺真好!

她感嘆,剛剛那種古代悲戀的傷感讓她無IOQr*h4nTgM_VE)[email protected](4v0e!!hTS比的痛苦,明明知道不可能在一起,卻還是控制不住自己,但又不能表現出來,只能透過那種隱約暗示的東西,一張紙、一塊玉,來思念對方,連名字都不敢喊,真的太壓抑了。

她發現自己很慶幸活在現代,喜歡可以這樣明確的說出來。

她看著麝月,與她的目光對視,她微笑,我喜歡妳,很喜歡。

麝月看著遠處的夢夢,她的微笑讓自己又冷靜了下來,可以好好繼續接下去的拍攝。

演員可以unew!yHc*qVLQ*W*[email protected])As*PbD體驗人生的百態,但有些人會走不出來,困在了劇本裡,像是前輩張國榮,他演活了程蝶衣,似乎自己也成了蝶衣,一輩子困在霸王別姬裡,再也回不來。

那自己是否也困在這《梧桐影》裡?麝月問自己。

她甚至有些擔心,自己是不是被白月這個角色困住,如果是,那她對夢夢的喜歡還是真實的嗎?

她們真的是白月與夢蝶?

但這個答案是無解的,她看著遠處的夢夢,如果她不是白月,是否還會喜歡夢夢?

會的,而且她會忌妒那個真正的白月轉世,祈禱她永遠不要遇到夢夢,不要帶走她心裡的李蝶。

想到這,麝月突然發現,自己是這樣愛著夢夢,那種強烈到極致的佔有欲,讓她愛到想要把夢夢也一起拖入這場感情,她不允許,只有自己沉迷,她要李蝶也如自己一樣,不dNzX!1TI7Dl1dPL1lAxcSQ2At!W%yF(YVlKxg&iMgk9V-f7W^J准她有任何離開的想法!

夢夢確認著麝月等等的行程,除了結婚外還有幾個細節要補拍,不過都是白月的獨角戲。

她看著手機,也沒有任何的新通告,最近麝月一直在減少出現在鏡頭前,她笑說是累了,想要好好的精進自己。

夢夢-o6+OU$pRPW#P%SJX2Sxs2pw7rY+aey6j(i0i%LGv)iz+XoDXd表示理解,但是她其實私心希望麝月不要這樣,因為她會害怕,麝月會不會就不需要自己這個生活助理,那她還能在麝月身邊嗎?

沒有了照顧她的理由,她不知道自己還有什麼資格站在麝月身邊。

在網路跟現實,都有比自己更狂愛麝月百倍的人在,更美更好的女生、男生,而自己不夠好,她沒有自信能站在麝月身邊,沒有勇氣說,麝m0#epe([email protected]=I_!R#wmHO^F%ZseJMvMg月是我的。

她好羨慕夢蝶,她可以這樣狂愛著白月,可以對白月說,我的月亮。

但她卻不敢,就算兩人已經發生過關係,但她還是有種,麝月不是她的感覺。

月亮不可能只照一個人。

一股沮喪讓夢夢整理著麝月的東西,有些分神,因此才沒注意到靠近自己的身影。

「嗨,夢夢。」一個助理跑過來對她打招呼。

「小豆?」夢夢看著他,只見他掛著工作人員的證件。

「你轉道具組了?」夢夢問。

「對呀!石齊白太難搞了。」小豆說:「對了,我有幾個問題想問,可以請妳過來嗎?」

夢夢點頭,跟他走到一個偏僻的角落,看著小豆打開門,她問,「是麝月的道具有問題嗎?還是怎麼了?」

「對呀!我想說妳跟月姐比較熟……」小豆笑說。

聽到是麝月的道具,夢夢沒有防備的走進去,裡面只有吊武俠劇用的鋼絲跟軟墊,怎了麼嗎?

面對夢夢無知的模樣,小豆笑說:「妳跟麝月是一對吧?」

咖搭!他把門門鎖上。

夢夢皺眉,一股警覺讓她看著眼前的小豆,沒有承認跟否認,只是看著他下一步要做什麼。

只見他拿出一把小刀,「這個不是道具喔!如果妳不乖乖聽話,可是會劃花妳的臉的!」p7U^[email protected]&kppydNe**_xQX7fmN8K4l!(t0Qa)r+dQ他說,走上前,露出真面目。

他想做什麼?不好的預感在夢夢的心裡,該不會是……

小豆看到夢夢想通的模樣,他淫笑的上前,「欸,我已經等不及了!妳是拉子吧!」

夢夢警覺了起來,看著他退後,「所以呢?你討厭女同性戀?」

小豆走向前,看她貼著牆就慢慢的逼近,「對呀!我可以矯正妳,只要嘗過我的懶叫,妳就不會喜歡女生了!」

夢夢看著他有些瘋狂的模樣,儘管心裡害怕到顫抖,還是努力的冷靜,現_ltohPBhW(JY0aMX+f1Zg^prBFGmb5!xBwhx5+lQPLkJWfHJrr在尖叫都是無用的,冷靜才能自救,她口袋後面有手機,她偷偷解鎖,按了撥號鍵。

「所以你帶我來劇組的道具間,打算傷害我,只是因為被同QJi)0jk6Y7ztkU!zxXytEACjVruKw2ZdDU$#h-mP0koRJ)Ve(^性戀傷害過?」她拖延的問,希望電話那頭的人有聽到自己的聲音。

「對啊!妳打算報警嗎?」小豆看著夢夢撥電話的動作冷笑,拿著刀子W+*_1!MnW(==X!rF1U16p1*FY7ur%4>&MDhvbqTEsOvSPY3F指著夢夢,「就算妳報警等到警察來,我都做完了!」

夢夢只是看著他,「我不要,你不能勉強我,我會告你性侵的!」

「那就去啊!」小豆絲毫不怕的逼近,「若是妳的醜聞傳出去,麝月的人氣下滑,妳要怎麼辦呢?」

夢夢沉默。

看到夢夢無話可說,小豆就更得意的走上前,他早就知道這些女人會說什麼了!

「不用抵抗了,妳們都是一樣的。」小豆笑說,他早已用這招PVAUq3XAh_a9pq_mjbBp8CK5PxtxDYS64WdTee=Wn24b*#8ui-得逞好幾次,他喜歡女助理,那種受了委屈只敢自己吞的樣子,甚至有些明星還會幫著他指責受害者的模樣,就讓他興奮的傷害更多人。

夢夢皺眉看著他越來越近,還有他手上的刀。

碰!碰!碰!

粗魯的敲門聲傳來,讓小豆皺眉,警察不可能這麼早到的,他看著外面,這時候應該也沒人會來道具間。

「麥當勞歡樂送!」門口的女聲低沉的說:「快一點,我還有下一個地點要去。」

小豆不耐煩地說:「我們這邊沒有人訂啦!妳新來的喔!」不知道顧客是上帝嗎?

很明顯門口的工讀生不信主。

因此她一點也客氣的說:「已經付錢了!來接一下會死喔!」

小豆只好不耐煩地走過去,剛打開門。

小豆看到的,卻是穿著戲服的麝月,她一雙眼睛閃著寒光,眼底的殺氣懾人,只見她一腳踹在門上,門把撞在小豆的肚子上!將他2WyjirFR5sGp9mSo!&0E2Xj8$XwCGh=vGcqAQ)M%0SQ03^EeYz撞的往後退,門也打開了。

夢夢看到是麝月才放鬆下來,她撲進麝月的懷裡,「月!」

麝月抱著夢夢,在要不要踹斷禍根,還是先安撫夢夢的選擇中搖擺。

最後還是夢夢發抖的震動,讓她心軟下來。

她抱著夢夢看著地上狼狽的小豆說:「這筆帳,我之後跟你算!」

說完,她摟著夢夢離開。

夢夢抱著麝月,周圍來來往往的人聲才讓她安定下來,一股後怕湧上來,她抱緊麝月,埋在她懷裡哭了出來。

麝月拍拍她的頭,「乖,夢夢,沒事了。」

「月……」夢夢抱緊她低聲地喊她,為什麼妳這麼好!

夢夢心想,萬一麝月沒來,她不敢想像自己的下場。

在上床跟吃飯一樣簡單的現代,對於不是自己喜歡的VH23BP7#oxN4K(Dx!60WM*)$U=nOsRA1JutipBreiLBCQ7Npp5人碰觸自己身體這件事,夢夢還是沒辦法適應,她埋在麝月的懷裡,她只想要麝月。

ktY4-%S*mN0%6W*^[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xG夢夢,乖,我在這裡。」麝月抱著她,想到剛剛的事情,她心裡還是怒火中燒,若是她來晚一步,夢夢是不是就會受傷?

想到自己心裡那麼珍愛的女孩,萬一受到傷害,她就想要殺了那個男的!

幸好,她的夢夢很勇敢,也很冷靜,幸好她有接手機,這真的是很幸運的事情……

想到剛剛她發現夢夢不見了!而自己的手機居然在桌上,有夢夢的來電,她接起來就讓她聽到心臟發涼的對話。

現在回頭想想,幸好她有接電話,才知道夢夢被帶去哪。

她真的很感謝老天,感謝這樣一點幸運!

「妳沒有錯,乖,夢夢,等一下我們就回去。」麝月哄著。

但是她看著自己的手機,謝天是需要祭品的!

她會好好的、用力的感謝老天爺,希望祭品先生夠耐操,她冷笑,可別浪費她的苦心啊!

夢夢似乎也感覺到麝月的怒氣,她看著麝月,她還好嗎?

看到夢夢看著自己,麝月自信的笑,「乖,我會好好『處理』的。」

夢夢卻只是抱緊她的腰,她搖頭,「不要!」

感覺麝月摸著自己的eMUyrv*[email protected]*=Sg!nfjstQoITfYsZQ(xCA1iuk(8xT9zN頭髮安撫,她吞聲的說:「我只要妳就夠了。」她閉眼,心裡害怕的哭了出來,若是自己真的被性侵了,那她還有資格在麝月身邊嗎?

而麝月過來救的,是夢蝶還是李蝶?

她不知道,只是埋在麝月芳香的懷裡,這個人給了自己這麼大的安全感,還保護她!

一股害怕麝月被搶走的恐懼,讓她鼓起勇氣仰頭,她扯著麝月的領子,頭一次在大庭廣眾下吻了麝月。

在眾人眼前,做了這樣相當於告白的事情,她不想要再隱藏了!

她害怕麝月離開!

麝月呆住,夢夢居然在公開的場合吻她?


(圖/123RF)

為了夢夢,麝月直接推掉了下午的聚會,她帶著夢夢跟錄音檔、監視器的畫面去警局備案。

「月,這樣真的好嗎?」她有些不安,這會不會影響月的人氣?

「我也覺得這樣不好,應該先踹斷禍根再說,畢竟現在殺一兩個人不會坐牢,我傷害一個強暴犯應該沒關係。」麝月暴躁的回答YEED5DUwk!wx(p#O5pVTPU2nLl0l4uX+Xnk58np6iS0^kkcLzh

帶著一旁的女警開口,「喂!正經一點!」她與麝月年歲相彷,連氣質都有些相似,很有女強人的味道。

「遵命!姊姊!」麝月笑說。

夢夢看著她們,「妳們是姊妹?」不像啊!

「乾姊妹!還有妳不要給我轉移話題,現在傷害罪也要看上面有誰的I^_BgtWM#[email protected]+hlYJNj4h^3qwjev,妳最好老實交代。」女警說,麝月有很廣的人脈,應該是沒問題的。

「我講啦,錄音也給妳了,這樣應該沒辦法翻案吧?」麝月說,接到夢夢的電話,她就開了錄音,將那個強暴未遂的ag)6uVH+bhBkP4p_HkYE^BPgznP)Ot9D98UJlz_s8_A31yvCK^白痴聲音錄起來,現在可是講證據的時代。

「應該啦,要看法官那邊,妳不要給我輕舉妄動!」女警看著HS2Y$KFnHWENQR&h)GYrqUSv2&OeYYveF6-y%vPLc5R5K6RCNR麝月警告,她知道她還有很多手段,但是請先照司法程序好嗎!

「災啦,我盡量,除非NUXiPE4ccABSa#CQx)Oq_UD+xo_GU0UDQbBCZHc0XAMDlK8ngt那個太恐龍,我只好自己來咩!」麝月微笑,臉上卻有著恐怖的寒光,「大不了收點利息!反正一定還有其他受害者。」那錄音裡,小豆的『妳們』可不只夢夢一個。

[email protected]%2rgXk=bdIkrSfDB1Ko%a%xN3*pEDDv!J5C5+J4wGAQtY「至少等到定案好嗎?」女警無奈地勸,她也討厭那些性侵犯,但是麝月的利息絕對是放高利貸的程度,她希望不要逼得太緊,鬧出人命也不好。

「好啊!」麝月微笑,帶著夢蝶回到了租屋處。

「月,妳做什麼事情,為什麼那個警察要這樣說。」夢夢好奇的問。

「嗯,就是……過火了一點,但我覺得是對方的問題。」麝月說,她的手忙碌著。

「是什麼事情啊!」夢夢好奇的問。

「不重要!重點是,[email protected]&B^t&M%Ws#5OGu2OAf!v58Sn_h&k_QdXD((i-bb小姐妳可不可以專心一點。」麝月說,看著被自己壓在床上沒穿衣服的夢蝶,「我今天受到很大的創傷耶。」她埋在夢夢的頸邊。

夢夢抱著麝月,看著她的長髮落在自己的身上,帶來的搔癢,還有她貼在脖子上的唇,讓她感覺又有些熱有些軟。

「嗯……我怎麼覺得被妳搶了台詞?」夢夢看著麝月的房頂,一回來就上床,這樣好嗎?

麝月捏著她的下巴,封住她的唇,一會喘息的分開才說:「那多練習幾次,台詞要背熟才好!4mCMrQsv9+)O)[email protected]=^Tf)i6(PKsxPKEmJgHoRi+8D7tED1TGG」她輕輕地吻著,慢慢往下,直到夢夢的胸前。

夢夢嗯了一聲,感覺胸前有些麻癢,下身有些熱潮,或許是因為,麝月的吻、麝月的頭髮,麝月的眼神,讓她沉淪的幾乎要溺死oZ&VtGBb3b8=sxi+b8j54CcjemluRl1KPBhg8r&hrxBx=#1gti在這柔情下。

她主動迎上麝月,兩人裸體抱著對方,身體互相摩擦著,麝月的手撫弄著她的身體,她貼著麝月的耳朵喘息,當麝月進入自己,她只覺得愉悅而快樂,她也進入麝月,撫弄著她的身體,但卻無法在她的身上_cOh5Uqqg!Gzxcelu7dnIXLa+z!tcej2DyNJ7_0W67)tbC1q5t留下吻痕,這個身體,是有商業價值的。

夢夢只能狂躁的進入麝月,看著她被侵入後迷失的表情,堵著她的嘴,不准她的聲音被任何人聽見。

現在的麝月、她的身體、她的表情都是我的,只屬於我的。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看百合小說《如意令》全系列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玩酷女孩寶拉就讀寄宿高中,她天資聰穎,卻因暗戀長相清秀的同班同學夏洛特而為情所困。因夏洛特有個男友,寶拉也試著與男同學交往轉移注意力,另一名同學莉莉則在同時不斷挑釁她,企圖引起她的注意。寶拉該如何處理同儕危機?她又會否對夏洛特表明自己的心意?

30秒註冊,馬上看《酷愛17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