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南風走回房時,心情卻非常的混亂,當真相攤在面前,她只覺得可笑。

天地為棋盤,她只是一枚小小的棋子,是這些人拿來戲耍的玩具,她心中只有淒然的感覺。

「原來我不是顧君緣的女兒?」她冷著聲音問自己。

她忽然覺得一切太可笑,她的執著、痛苦只是這群人的操弄,就連顧君緣也不曾對她說過實話。

就在她的思緒即將要捲入風暴時,卻碰到了那個八卦盒。

咖!

桌上的八卦盒發出了聲音,南風看著自己被按下機璜的位置,其實她只是事件的一員。

其實…只是找到自己的真相?

南風看著這個八卦盒沉思,直到一陣桃花香氣的薰風吹進房間,桃薰出現在房間,看到南風一個人坐在床上發呆。

她剛要走到南風身邊,卻突然被她拒絕。

「不要過來!」

桃薰只好後退幾步,眼神關心的問:「小南風,怎麼了?」

南風原本表情僵硬,直到聽到桃薰的聲音喊著自己名字,看著眼前的桃薰一臉關心,她才冷靜下來。

「我是南風對嗎?」南風看著桃薰,可憐兮兮的模樣戳進了桃薰的心裡。

她慢慢走上前抱緊南風:「當然,是我最可愛的小南風。」

「恩。」南風點頭,她在桃薰懷裡閉上眼,只有桃薰會對她甜言蜜語,只有這個師姐對她是真的。

她抱緊桃薰,埋在她的懷裡,「今天…我才知道…我不是他的女兒。」

聽到南風這樣說,桃薰知道,南風知道自己的事情了。

南風的心裡,在驚慌後也就慢慢釋然了,她[email protected]!WF*(7sPiA^ua_-_U9c)^[email protected]突然笑了出來:「雨鈴憐倒是送了我一個好消息。」知道自己不是顧君緣的女兒,她感覺好開心。

雖然不知道自己的生父讓她很茫然,可是比起不是顧君緣的女兒,她更覺得舒坦。

這樣她報仇起來,就更沒有顧慮了。

她看著桃薰抱緊自己,她抱著桃薰也摸到她腦後的髮,更何況,她還有師姐。

所以,沒關係的。

南風冷靜下來,本來對顧君緣就沒有多少感情,現在也只是恨的更純粹而已,她埋在桃薰身上,況且桃薰就是[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fry5OYEMFE-C0^[email protected]她的「穩心符」,有了她自己就什麼都不怕。

桃薰嘆息:「其實當年我懷疑過,你還記得笑笑道長曾說過的『明月珍珠』嗎?」

南風點頭。

「那就是我問笑笑道長的事,你雖然有少昊血脈,但並非顧君緣的女兒。」明月跟珍珠KJpan5EcQuUu7JkXE6FOd%[email protected]$=Z_mWv*+UVs是比喻,笑笑道長的意思是,她得到的答案似是而非。

南風是顧君緣女兒這件事情,看起來很像是事實,但實際上並不是。

南風思考著:「可…不是他的女兒,但我真的有少昊血脈吧?」她確實有一半的少昊血脈啊!

「應該是顧君塵的,只是就我查的資料,顧君塵在某個葬禮後,就沒有出現過,然後權tQlUUBR#GAkw4Tc^9Ps$dOzG(cnSqVtlhgJt-A9dhk3kLB!GRw柄下滑改為顧君緣的道侶,雨鈴憐掌事。」

南風點頭:「知道了。」她看著桃薰:「啊薰。」

桃薰看著她:「小南風,怎麼了?」

南風湊近她:「沒有,只是想問,你愛我嗎?」

桃薰點頭,直率的說:「愛啊!當然。」

南風微笑,她親吻著桃薰「那就沒事了。」她撲向桃薰。

「等等!…」桃薰掙扎著「我有事…不要!那裡…恩、啊!」

就叫鈴憐吧!

「…春盡詞曲意婉轉,誰家君聆多憐惜…鈴憐…是個好名字。」

雨鈴憐表情空洞,渾身疼痛,喉嚨嘶啞,但是她卻突然想到了這個毫不相干的事情。

她的名字就是從這首詩詞來的。

身為雨家的女兒,她原本就是門派拿來拉攏其他門派的籌碼。

對家族的忠誠,讓她選擇了顧君緣,在她的鑽營下,顧君緣順利坐上觀主的位置,現在這份忠誠卻是顧君[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B$8U+bj-0MslBtN緣拿來威脅她的籌碼。

「妳不想讓雨家知道吧?他們的女兒是什麼樣的人!」顧君緣憤怒的聲音,粗暴的動作,他摀著自己的臉,像是不願意看清自己是誰,還有T1$Ten0rzZqHj71&EkTDpE!D)X#HeQt=oLT#[email protected]撕裂她下體的疼痛,一起污辱折磨自己。

房內搖晃的床發出難聽的咿呀聲,代替了雨鈴憐痛苦的嘶喊。

那是單調而空洞的節奏,重複的暴力跟怨懟。

「如果不照我的話做,你知道會有什麼下場。」顧君緣繫好腰帶說。

雨鈴憐被鬆綁後,她衣不蔽體、頭髮[email protected]&nP&_g7f&c^IxxLOki)ehNF+krX300DtwR9Q散亂,渾身上下的紅痕還有下體的疼痛,讓她即使恢復了雙手的自由還有功力,也失神的看著前方。

「…」雨鈴憐看著眼前的人,心裡卻酸楚而疼痛。

砰!

顧君緣甩門離開的模樣,讓她嚇得一驚,她抱緊自己,一會才冷靜下來。

她知道,顧君緣又回去閉關了。

許久之後,久到房間的樹夜傳來沙沙的聲音,她才恍如夢中驚醒般看著周圍。

艱難的起身,她緩緩的挪步,直到坐在鏡子前,看著鏡子這個憔悴的女子。

她幾乎認不得這個女子,她雨鈴憐怎麼可能是這個模樣?

「都說情關難過,我偏不信…呵呵…」

她換好了新衣服,散開了頭髮,一遍遍的梳著自己的頭髮。

「雨鈴憐,你這一生,都錯付了你知道嗎?」雨鈴憐摸著鏡子,她多希望能喊醒自己。

如果她不要這麼傻,為了那幾聲溫柔的憐兒,就將自己的心捧到那個豺狼手上,是不是一切會好一點?

「是我傻,早知道,我就不該幫你奪得U_3-)AZqC#dX%)0O5vDNdguoE#sO)[email protected]!uXjhjuA9hgP%jy^x3觀主之位,我就不該相信男人的誓言。」她把頭髮放好,拿起旁邊的水粉替自己化妝。

她這一生汲汲營營,為了一個男人奉獻犧牲,到頭來,她什麼也沒得到,她甚至都不敢問自[email protected]%k0Yo(cAyg3XgB)Vf4_jpfO&-CVSMjRIuhPsMy)PMAFL8EwL己有沒有得到過他的心。

「你喊我憐兒,但…顧君緣,你又何曾給過我一點憐惜?」

雨鈴憐笑了也哭了,她自認為清楚,以為拿的住顧君緣,但其實,她才是身陷情沼的那人。

她調整鏡子,看著自己的妝容眉似遠黛、唇若塗朱,曾經那個艷麗的女子又回來了,不需要再為誰而化妝。

她突然覺得這樣很好,她可以用如此艷麗的妝容,面對這個虛偽的世界。

雨鈴憐拿起符紙,用筆一筆一畫的寫好,然後她打扮好,走出去,不顧僕人驚訝的眼神。

因為她梳的是少女時期的妝容,她放下了頭髮,也放下了執著。

來到了水池邊,她對自己模糊的倒影,溫柔的叮囑。

「如果有來世,再不要被人可憐了。」

鈴憐、零憐,她下輩子,不想當一個凋零可憐的人。

雨鈴憐投了水,在進水前,她把用自己所有的功力引爆了那張符,將自己最後的遺念傳到了每個角落。

我,雨鈴憐承認,顧霜雁的生母水嫣,是我害死的。

她用自己最後生命,在半緣道觀留下絕響。

在顧君緣重新去閉關後,桃薰跟南風都收到了雨鈴憐的傳聲符。

兩人對此都有些複雜,整個半緣道觀W&fAUiEdM^bGYv4SxB2AgP&u*[email protected]!o也算是傾倒了,經過這些事情,眾多弟子選擇放棄,紛紛回到自己的門派或家族,幾個長老也離去。

只有跟顧君緣有幾分親戚關係的長老留下,卻也紛紛找藉口淺修。

觀內一派蕭瑟的景象,這也給了南風跟桃薰喘息的空間,她們一邊布置著計劃的東西,一邊等著顧君緣出觀。

而南風也被湍蒼約了出去,桃薰坐在房內沒有太多的驚訝,其實,如果她跟南風的關係沒有這樣深,她其實也支[email protected]!jPBC3HyIoMi_G9rWLmNF%iPg持南風跟湍蒼在一起的。

不管如何,那個男子肯負責總是好事。

可是…

桃薰垂著眼,用自己的雙手在桌面上走,遲疑了許久,她的手還是跨6Le!uEPlGEyNp&W=E*O*lx(j-_Mj51Yz9Fk*HA^j+J+Au-SR5r過了桌子的那條痕跡,就像是她跟南風跨越的,名為「常理」的那條線。

她們之間,已經有了鴛盟,而且她沒有後悔。

但若南風後悔呢?

桃薰感應到什麼,她抬起頭。

接到南風要她去樹林的傳聲符,桃薰垂下眼,她以為這種事情會在房間說,沒想到小南風卻自有主張?

南風瞪著桃薰在她面前現身,她了然的模樣,讓南風清楚,師兄能找到她,並說那堆廢話,是誰的主意。

桃薰看著她問:「霜雁,怎麼了?」

霜雁二字刺激了南風的神經,她已經有些厭倦去扮演這個身分,尤其經過剛剛與師兄的談話,現在她非常生氣。

南風伸手將桃薰按樹前,眼神無聲的抗議著!

桃薰蹙眉:「南風!你想被發現與魔族往來嗎!」

南風卻沒有管她,「讓我去跟別的男人約會,這就是你的驚喜跟安排?」

桃薰移開眼,不敢跟南風對視:「你遇到了誰又與我何干?」她嘴硬的說。

南風看著她的模樣,她傾身看著桃薰問:「所以我與師兄如何,你也不在乎?」

「我不知道。」桃薰撇過臉說。

南風看著她:「師兄說,他可以助我修行,只要我與他結為道侶,這樣你也不介意?」

她看著桃薰,臉上悄悄咬緊的牙關,她靠近:「若我說[email protected]*BlU4SxMJZ4ZIaOwffwr+s^xNjzYDZ4gqViZbiPqt69F)Q,我答應了師兄,薰兒,你想怎麼辦?」她放開手,看著桃薰抱著手,她的指甲伸長,那是魔族憤怒的樣子。

「真的嗎?」桃薰看著她問。

南風卻突然制住她,以唇封吻,兩人在桃林相吻糾纏的身影,就這樣無預警地落入飛雪的眼前。

桃薰沉迷了一會,才醒神,她推著南風:「你既然…」

南風卻一把抓住她:「沒有!」她緊緊抱著桃薰:「我沒有答應師兄。」

桃薰愣住:「妳…那妳幹嘛騙我?」

「不騙你,妳會露出真實的自己[email protected]*YzA&heR8-Sxo^qv1g=EwjX((CoT5WnNkbM6*Qo嗎?」南風看著桃薰,她露出一抹壞笑:「妳就承認吧,妳吃醋、忌妒,你討厭別人碰我,可是妳覺得自己不該如此,對嗎?」

桃薰愣住,她看著眼前的南風:「妳知道?」

南風抱緊她:「薰兒,妳是我最愛的,妳可[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fr$-QRR+)C!ek_ak以吃醋忌妒,為了我傷人,那都沒關係,可是你怎麼可以…想要離開我?」

她現在身邊只有桃薰一人,她也不想要還有誰,道觀的其他師兄姐對她的好,她根本不屑,她現在眼裡心CkKzNsoberMjc8GYAlImPeg2g9)P%e_+60An_^ER6SdU$1-$T^裡就只裝著一個人。

「我…」桃薰愣住。

「我知道,那些五師兄身上的傷是妳打的,雨鈴憐的事情是妳調查的,r#xF-Y6)dl([email protected]_)dTOrSVpa(fsm3x0D_72OR1你為我做了這麼多,我怎麼可能讓妳離開?」

桃薰臉一紅:「我只是…替桃嫣報仇而已,妳知道…我本來就是要弄垮半緣道觀。」

「可是也有因為我對嗎?」南風抱著她,這個傻師姐,從以前到現在就是最護著她。

「….不要問啦。」桃薰害羞的說,平常她雖然看似大膽,但她偷做的事情被點出來,還是有些害羞。


(圖/pexels)

歸根究柢,她做這些事都是為了留下南風,她想告訴南風,那些男子能做的事情,她也可以,她zKwEy*opZ&(OoeUWZ*hH9RBY4sx75E#9SNTMRzZNh+8H_rP#^6想要保護南風,也在測試南風,她想知道,南風會不會離開她?

「恩,謝謝師姐。」南風卻沒有拆穿她,只是細細的吻著。

兩人對視,在對方眼中都看到了彼此,她們雖為同性,卻比任何人還要相知與執著,兩人越吻越深,那種情熱Whm8Ak9EJHc(9jufrH^[email protected]&RVr8N4#)nSLT化成了慾望,桃薰的腰帶鬆了,她雙手攀著南風,而南風的手則探入她的裙間。

「還要嗎?」南風壞心的問,卻只得到桃薰挑逗的在她耳邊輕咬。

她的手指熟練的探入桃薰的裙內,將她抵在樹前,兩人的動作只要大一點,就是點點花瓣烙下。

桃薰吻著南風,或輕吻或唇舌纏W5NnYNkeJun5XPwg&a!Gt(gI*[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弄,兩人糾纏在一起,直到一道目光刺在她的身上,她抬頭看著遠處,那個飛雪正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兩人。

她卻沒有停止,仍就張開腿,任由南風進入,她則動情的撕咬她的脖頸後,才Ca+y92IuBq1E=GBShFtciUMKWhHgY6Va^[email protected])VR7qNtoON喘息的壞笑:「南風,妳飛雪師姐正看著呢!」

南風一愣2wFPK)*y&I$#[email protected]%RoJA_pqjqgj,但她卻只是冷靜下來,她看著桃薰,只見她自己抓著南風的手,讓她的手指退出自己,然後她表情陶醉的舔舐著,南風的指上,她自己的春液。

飛雪被眼前的一幕震驚了,她居然看到南風居然還跟那個魔族女子一起,而且兩zBc*56bv^si_LrPy=*k8j6S8t)TyQn4T#[email protected])PyROZuiNU人竟然在做這種事情,這樣汙穢而真實的畫面衝擊了她。

兩人從擁吻到交纏,她愣愣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妳們在做什麼!為什麼你還活著!」她瞪著眼前的兩人。

「做喜歡做的事情啊!對吧!南風。」桃薰微笑的抱著南風,示威的親了親她的頰。

南風則是冷著臉點頭。

「妳們骯髒!噁心!你這個魔女…怎麼能…」飛雪不可置信的說。

「魔族就是骯髒噁心?」桃薰一挑眉,她看著飛雪:「是可愛的南風帶我進來的喔!如果妳要追究的話,那南風也可能被處3o*[email protected]^is-7mcdp*6ZRFaLhh3)t^Bs5t1#2HnC死吧?」

飛雪看著南風:「不可能!南風才不是…」

南風卻摟緊桃薰,無言的宣示兩人的關係,甚至她已經拔劍,看著飛雪眼神戒備。

飛雪卻開始搖頭往後退:「我不相信!…我不信!」她說完轉身就跑。

桃薰看著南風:「不追嗎?」

南風卻沒有管她,只是牽起桃薰的手:「我說過,妳是我的,同樣我也是。」

桃薰微笑:「可妳故意讓飛雪發現了,現在怎麼辦?」

「她不會說出去的。」南風冷冷地說,她揚起一個冷笑:「也不能說。」

飛雪對她有愧,而她毫不顧忌的利用這份愧疚。

這是飛雪欠她的。

南風黑暗的想。

桃薰看著南風的模樣,她彎起嘴角,知道南風已經從飛雪的陰影走出來,她很開心。

至於飛雪的震驚,她抱緊南風,貼著她耳邊說:「終於讓那女子知道你是我的了。」

「是啊!」南風配合的說,她的師姐吃起醋來,恐怕比誰都酸呢!

那個女子還活著!

讓霜雁柔情以對的女子Ys&!wVccOs(Ibi_&-z2GjCgd7Q_iD0Tp)!*Paco4jV#L_!eGvg,想到剛剛自己看到的畫面,飛雪就坐立不安,她原本以為霜雁經過這些事情會對自己依賴,但是那個女子如果存在…

飛雪心一橫,她找了一個霜雁的空擋,溜到她的房間去堵那個叫桃薰的魔女。

她看著桃薰悠閒的在霜雁的屋子裡面,她握緊手上的融羽劍走過去。

「歡迎啊!」桃薰坐在椅子上,一手撐著臉,對著推門而入的飛雪笑。

她在等我?

飛雪有些驚疑,但想到這女子是魔道中人,奸險狡猾的魔君,psEMDkTST0=Vu#0XDRmRICgRK6=(zRzJljXhjCcm&fOde!^@=4那就沒有什麼好驚訝的,她心裡冷笑,原來她也只是在演戲不是?

「少說廢話,你說你是霜雁的師姐?」

桃薰看著飛雪,上下打量將她評論了一輪,才慢悠悠的笑應:「是呀!」

「我問你話,你回這麼慢幹嘛!」

「飛雪姑娘,是你要小女子少說廢話的。」

「你!…好!我不跟你耍嘴皮子,我問你,你到底跟霜雁在魔界是什麼關係?」飛雪質問她。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師妹霜雁會愛上魔道女子,肯定是眼前的女子哄騙,才讓單純的霜雁迷惑!

「飛雪姑娘是不是記憶不好?」桃薰擔憂地看[email protected]#d+a7O0OCx7eQp=bTvl#woYD%2著她,看得她不安的挪動才笑著說:「小南風可是一直都叫我師姐的。」

「妖女!你是怎麼迷惑她的!霜雁才不會這樣!」飛雪生氣的說。

「霜雁-BkGlnBV8cwtQ+c0_w$y5&uL#Wcx%Q%H9yCsw%siVTQ&ZZ5nGk這樣、霜雁那樣,說的好像你多懂她似的,飛雪姑娘,妳這般逼人,我倒是想問妳,妳可知道,她到我魔界是什麼樣的景況,她又是如何到的魔界?」

飛雪被這個問題問的啞口無言。

「妳一口一個47HwQaTjJLFoEUKgwDlZyD$0faSz6%DhNPDzT4%kD!Zx7^PXH_霜雁,可她為何改名為南風你可知道?」桃薰繼續問:「她入了魔界五百多年,為什不曾聽到你們師門來尋?」

「我!」飛bfv67S=7gvPDFdqx_o1k5j^P2C9Zg_Bl*Y4phTn0p0ou)3RuYh雪想開口,但卻被桃薰的問題一一擊潰,她甚至不知道當年霜雁是怎麼被罰的,但看著眼前的女子,她一副了然的模樣,飛雪心裡又生出一股子不甘。

「還不是你這個妖女!百般勾引霜雁…」

「飛雪姑娘說的好笑,既然是勾引u)80gXF6ei2#7K_!wu^u^RVZo#V3Q#Hi^[email protected],南風又不是小狗,不知道我是誰,會不認我身上的魔氣?」桃薰走到飛雪面前,放出自己的魔威。

飛雪感覺一時間,一股煞氣威壓從四面八方而來,她無法逃離,這個女子,恐怕比表面上看到的更深沉可怕,她就JW7EnM=OVahwUOncdtoMyyMOq-o%w&ecWTs0bn7s(ZkvhmPs+L是像是一隻笑面虎,看似微笑的面容下,露出的是貪婪的獠牙。

「還是你修行都修舌頭上,不會用點腦嗎?」桃薰冷笑,看著眼前的飛雪。

「你…妖孽!」飛雪抽出劍,她一挽劍花就往桃薰衝過去。

桃薰卻不躲,只是微微一笑:「這就是當年害的小南風被罰的融羽吧!果然是好劍。」

飛雪的手持劍,朱紅的劍尖就在桃薰眼前生生停住,她恨不得殺了眼前這個女lqChP_qh#N0([email protected]_y38#)tyLYGgEWw(1G=子,恨不得用劍破開這女子討厭的笑。

更恨她清楚一切,而對她忌憚霜雁的有恃無恐。

「下不去手對嗎?」桃薰看著她笑。

飛雪收了劍,改為防禦的橫劍在胸前,但她一個手持利刃的人,卻畏懼著桃薰這個手無寸鐵的人。

「因為妳不敢承受,妳怕了。」桃薰看著飛雪說,她一點一點地靠近她:「妳不敢傷CH#zG7r%yZnyj$m)6U(nPtSKUXegzMq*[email protected]&b#Y^H2g我,因為你的霜雁知道會生氣、會對妳怒目相向、會不理你…」

「我才…」

「妳更怕殺了我,霜雁從此記恨你,妳便再無走進霜雁房間的可能,可妳也恨我!」

「妳恨我叫霜雁為南風,妳恨這個名字,是我跟南風獨有的記憶,妳恨我們親密、恨我們相知,更恨我入X%TEdONQknE%PL23f!avlVDcUElo1J&r!T^pXAE1T([email protected]^hz了南風…床幃。」

桃薰話語最後的兩個字,狠狠的刺傷了飛雪,讓她暴跳。

「你胡說!」

「南風傷重時,妳在哪?南風傷心時妳在哪?南風在魔界的歲月,你可曾來尋過!」桃薰不段的逼問她。

「妳閉嘴!」

「若妳真的關心這個師妹,為什麼我照顧的南風,身上有個千萬條鞭痕,為什麼她從不懷念師門的日子,為什麼qu200OWbyOj(EOmfuYp1GQuaCrOi)Bq&+eU7Zjls%SK4_4gM%h她從不喊你一聲…師姐?」

「妖女!妳果然是妖女!說的都是瘋話、鬼話!」

「飛雪妳想用斬殺魔道的名義滅了我,但其實…」她貼著飛雪的耳邊說:「妳只是忌妒我跟南風的親近不是嗎?妳其實比我更想要親近她,入她的幃帳…對ZBW6K)i7*rT62Dl_Me&s3hQbJ4DkUBB-(581SH&p6Y+)[email protected]$5嗎?」

飛雪憤恨的推出劍刃,她恨恨地看著眼前的桃薰,她怎麼可以這樣挖出自己心裡的祕密,這是她埋藏最深的心事。

她一個高傲的白羽族,居然喜歡同為女子的霜雁,喜歡自己的師妹。

桃薰被她一推,脖子就是一陣熱辣,她往自己脖子輕撫,一指的血緩緩滲出,卻不太多,她微笑看著飛雪,「怎s-PI_HctguAidT)p5nTF%RhtyM7UzFFOHW3$0!XBwlJKbVqF&Z麼,被我說中了?」

「我殺了妳!」

「飛雪,妳愛之怕之,若Sx31ab)%(yZi(e8-bBFZMWXw^Cy4u=lG*E9(8VsrBOvnMlWlPv殺了我,我將會是南風心上永遠的傷痕,她將一輩子記得我,而妳,將永遠是逼死南風師姐的女子,這樣也沒關係嗎?」

「廢話少說!」

但飛雪的劍刃卻刺不下去,因為霜雁就站在門口,眼神陰沉地看著她。

「飛雪師姐,你在我房裡做什麼?」

南風抽了劍上前,一招一式都是當年的路子,只是她的劍刃帶著黑氣,她的眼神,也不若當年稚弱。

「霜雁!我是你師姐!」飛雪看著霜雁執劍護著那魔女,她內心的恨意瘋長,憑什麼是這個女子躲在霜雁的身後。

憑什麼是這個女子在可以牽著霜雁,又憑什麼是她一臉得意的貼緊著霜雁。

但她其實最恨、最想問的是…

為什麼不是我?

她們一路打出了房門,就在霜雁的小苑中,兩刃相擊的火花,飛雪銀牙暗!4A^R(gbcJ1ufeBg91etaKDs5z8Yq)CZ2OvuzuV!0wuzb#jh9&咬,就如那魔女說的愛之怕之,她不敢傷了霜雁,但又不甘霜雁成了桃薰的保護。

一轉眼,百餘招式走過,飛雪看著眼前的霜雁,卻有些分神。

這情景與當年太像,霜雁也是這樣沉默的接招,卻不吐半字,而[email protected]+^qYUVS_S3LfZ09EX0Fo6Hu0zTtl她蠻勇的猛攻只想得到南風一點隻字片語,哪怕她軟語求幾聲,她一個師姐會不讓嗎?

當年霜雁進了教派第一天,那個怯弱的小師妹也進了她的心,但她又不知該如何看待,她甚至在書中典籍找尋,想了解這份情CGOvjwB+-D%*_)Ef7&rY8jLo7Fc5aeBxTeU_3pnY0qGo8(^dC4愫真正的名字。

不只朋友、姐妹,而是更深層的情感,卻是女子對女子。

但後來發生了許多事,霜雁就如她的名字一樣,如冬天的雁鳥南飛無蹤。

她不知道怎麼了,只知道她最在意的師妹回來了,但當她意外撞見了兩人相處,霜雁眼中那份情愫,3w0&!(@e5^rCY9AtAU^Vj#ndXgqKg8R!ZYvCbV(KI9(NBBqJvs卻讓她五味雜陳!

來不及了。

這是她第一個想法,她才醒悟,原來自己對霜雁的感情。

但霜雁的情卻已經給了另一個女子,這叫她不知如何面對!

兩人打得難分難捨,飛雪陷在回憶裡,而南風則是不好下殺手,就這樣僵持著。

直到姚薰站在門邊看著南風,媚然一笑:「小南風可[email protected]=jak+#U0C-&7mEmVn#JlAXtZ5WZPWjf!nJL+I!Ysaaad是捨不得了?」她軟聲笑說:「妳看看妳,一張俏臉惹了幾個師姐妹,紅顏禍水,說的就是妳。」

南風嘴唇動了動,卻沒有說話,只是看了她一點,卻有幾分嗔意。

飛雪順著南風的視線也看向桃薰,沒搞明白她笑什麼,人一愣手上的劍就被南風打落了劍。

「師姐,承讓了。」南風冷淡的說。

飛雪瞪著眼前的師妹,那一招就如當年她對霜雁,只是這次她卻是為了保護一個魔族女子。

「…你們,不會有好下場的!」飛雪賭氣的說,她轉身離開。

南風看著她的背影走遠,卻第一次主動喊她:「師姐。」

飛雪愣住,她回頭看著霜雁,或者說,眼前的女子應該是南風。

「離開這裡。」南風肯定的說。

半緣道觀已見頹勢,雨鈴憐自戕、顧君緣閉關,長老離開淺修,弟[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Fg%VSwP5X子們大部分都棄逃,她跟桃薰不需要掩飾了,也不在乎掩飾了。

桃薰布置的桃花魔種已成,只待顧君緣出關,便是蠱陣開啟之時,道觀傾覆指日可待。

飛雪看著她跟她身旁的桃薰,露出不高興的表情:「不要打擾你們是嘛?」

南風真心的說:「如果你們還想活命的話,快點離開吧。」

飛雪眨了眨眼,她恩了一聲,就轉身離開。

在飛雪離開後,桃薰喊了南風:「南風。」

「我沒有喜歡她。」南風緊張的走到桃薰面前解釋:「我只是看在過去的情分上…」

「我知[email protected]$7k1mz*dIjRPxIp道。」桃薰主動抱著南風,雙手環住她「…這樣很好,你沒有讓我失望。」她的南風,在情感之餘,還能顧及一些義理,這很好,也…不相欠了。

桃薰微笑起來,兩人牽著手XZzGJTSqV!Le*zz)m1gKeO4UCe0oljx-D2^cd3m+sr$43T6-Ko慢慢走回房間,所有的布置都好了,桌上的八卦盒,只有乾天、巽風的位置沒有動靜,但其他都已經準備好了。

代表桃薰的巽風、南風2Z_)=)54txgFQ+8)E7NgaII%9_0BD8d!wZ9QkEs4(R-&4i$rv&的兌澤、雨鈴憐的坎水、飛雪的離火、爭明的震雷、水嫣的坤地,還有最後…顧君緣的艮山。

她們離真相只差幾步了。

「如果我們真的沒有好下場,你會不會怨我?」桃薰看著南風認真的問。

「說什麼傻話。」南風不高興的吻她。

「南風。」桃薰像是喊不膩似的,帶著微笑喊。

「恩?」南風好脾氣的回應。

「我很愛你的。」桃薰宣誓的說。

「我也是。」南風回應的說。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