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練武室內,爭明跟瑞蒼正在比劍,兩個男子勢均力敵,打得有來有往。

「霜雁回來了。」

瑞蒼說出的話,鬆懈了爭明的攻勢,他突然回身刺出一劍,爭明失了神,最後被卡住劍身脫手而出。

噹!

劍則釘在地上,晃動著銳利的冷光。

「你輸了。」瑞蒼看著爭明,「五師弟,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吧。」

爭明卻沉默,因為在他看來,瑞蒼這只是投機取巧,就如那天的女子一樣。

因為比武而汗流浹背的關係,兩個男子都脫了上衣,但爭明的身上,明顯有著許多的紅痕。

瑞蒼在他轉身時才注意到,他關心的問:「怎麼受的傷?」

爭明卻沒有解釋太多:「技不如人。」

那天他跟飛雪師姊送禮後,他們借道人界休息,因為自己男子的身分獨自一間房,卻有人追到了他的房間。

「你誰?」他問。

對方卻直帶殺氣攻過來,幾招後,他落了下風,被那女子取巧的綁住。

「我師姊就在隔壁EQJVDoa!f^%4jSpogFh&XVdWd!1UHVa^6Sso5Sw&vdn&YewohI,你要做什麼?」他都已經做好會被殺的準備,對方卻輕巧一笑,在他的背上畫了兩刀,然後拿出一瓶藥滴在他的背上。

「那你喊啊!像個娘們似的求隔壁的小娘們來救你一個大男人。」對方壞笑。

對方一句話就逼住了自己,爭明來不及呼救,那藥水就滴落到背部,然後就是強烈的劇痛腐蝕,他CeaRIWuV%bCdNhV!E8-C*LlhIz(&Ab2-eZkjbZeDG_fdkIxQ)D卻硬撐著不肯出聲,因為他知道,就算自己出聲也沒用,對方已經佈下了結界。

「倒是個硬漢,可惜,欺負了我的師妹,你該還的還是要還!」對方笑說,那雙如星子般的眼睛[email protected])_TCWXPeecpxONE!U!G0&d9rvIs-sikyb,還有身段依稀能看出是個女子。

「你是誰!就算我該你的...至少讓我知道吧!嘶!」爭明忍著痛楚問。

「這是故人的帳,你若想報仇,就來邪影教吧!」那女子笑說。

爭明在劇烈的痛楚中,聞到了一絲桃花的香氣,隔天,0V4kvr%*j&T2*S9GzxO6^qE+7B%iT0%rP0AB&dQWx-MGvE8jj)隨著飛雪師姊去追霜雁時,他也看到了,站在霜雁身邊的「她」。

那抹從容的笑容跟身法,就是帶來疼痛的女子,但還來不及說什麼,飛雪師姐出了劍,她也舉劍還擊。

從此,她的身影就映在自己腦海,聽說霜[email protected])2-#P879M9FT&qLMd雁回來的那天,是霜雁舉劍逼住她,最後由師尊燒了她的魔株,並讓霜雁解決了那女子。

聽巡查的弟子說,那女子喊霜雁師妹,如果是這樣,那名女子說要還的,就是霜雁的傷吧?

當年,他受命於執法長老、鈴憐上仙,對霜雁鞭打的傷。

這樣她們感情應該很親密吧?

可他又聽飛雪說過,那女子跟霜雁在牢中,雖然的動作親密,但霜雁卻殺了她。

所以霜雁是恨著那女子的?

她們是什麼關係,霜雁這樣的舉動,看起來薄情寡義又狠心冷血,這樣的小師妹回來,對觀裡是福是禍?

鏗鏘!

爭明回神,湍蒼師兄正把練武室的劍收回來,劍刃的聲音讓他收起思緒。

他看著眼前的瑞蒼,霜雁回來了,提醒了許多事情,像是又攪起水下的淤泥,混濁的讓人看不清。

但爭明的沉默卻讓湍蒼不滿,他扯著爭明問:「不要發楞,你告訴我,這麼多年,為什麼霜雁會回來了!你不是告訴我她死了嗎?ZxpoLVj=O3+T$5RJUYgaUQSi(k%ed7VsvhWAEeaH&oR^anm--(當年到底怎麼了!」

霜雁的歸來,對他們這群弟子是一個震撼的消息,他從沒有想過她會回來,尤其他跟霜雁都清楚自己做了什麼。

那件不光彩的事情日夜輾壓著他,他並不想要傷害^$TWa63Gx(uBM5yYEjj-9VqwY)Qvt*EjSMeZ+hrtcIA1QD5uUY自己的師妹,可卻又真的做了,心靈不停的在贖罪跟恐懼徘迴,他已經快被逼瘋了!

爭明卻對湍蒼追問的行徑不齒,真的這麼想要負責就去開口啊!

他冷著聲音說:「有什麼好說的,霜雁消失時我又不在場,現在她回來,我也不在。」

「不可能!你一定知道什麼!」湍蒼卻追問著,0f3YHiWzhwxG1i1sGi#5+++97nS)QYZ=I&ksHIVID^OkFB)+%q他看著爭明,當年的事情已經過去這麼久,但卻是他心底的一根刺,讓他坐立難安。

「就說不知道了,師兄何苦糾纏!」爭明不耐煩了,他要說什麼,他[email protected]^EEj=TC5Nc=&lek*[email protected]*ss)[email protected]只是執法而已,「按照規矩辦事也有錯的話,那我該怎麼辦?」

「不行,我一定要問個清楚明白…我!…」湍蒼還是不死心。

爭明終於受夠了,他怒吼出來「夠了!煩不煩!你不就是當年欺負了霜雁,是個男子漢就自己去承擔啊!找我幹嘛!」霜nBK5*ASQz*tAedKgFrG8&-H94&pDvK=pZzZo55bd3uggSAqUH!雁回來,他也是滿腹的疑問,可是追問自己就可以解決嗎?

「當年是你打的霜雁,我若不搞清楚,我怎麼說!」湍蒼也吼了回去。

「我只是依法執法而已,你們為什麼都要怪我!你以為打自己的師妹很痛快嗎?」

「你這麼殘忍,霜雁那時根本連築基都不到,你卻把她打成這樣..」湍蒼指責爭明。

「你才噁心吧!你跟她做了什麼,你自己心裡清楚,我沒有問,是因為這樣會追究禁閉室的管理之責,不然你以為我不會舉發你嗎!」爭明憤怒的推開湍uJ^_hyF9SoH46uP^+1E*pwGe^9gGnV*fBRtXAT$YGmbicifzI&蒼。

「是,我是打了她,但她的委屈是你造成的!」爭明瞪著湍蒼,看著大師兄小心翼翼的維護這塊遮羞布。

湍蒼嘴硬的說:「你既然知道她委屈,你還下的去手!」

「是她自己不檢點,我哪知道!你先講自己怎麼溜進去的吧!」

「你!…」

「夠了!」飛雪站在門口,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兩個師弟。

飛雪原本只是來找他們商量事情,卻沒有想到yE2K8SeF6)CX-Bx*nrVTJrv2Pf)e=ZuXqs^[email protected](QPaNEZ5hML$P會聽到這個秘密,湍蒼這個大師兄居然做出這樣的事情,她不敢置信爭明口中的「欺負」又是什麼?

她心裡閃過一個可怕的猜想,一個女子被「欺負」指的是…

「你們…太噁心了!」她說完轉頭就離開了。

湍蒼被這句噁心罵的低下頭,爭明卻抽出刀:「飛雪師姐知道了。」

湍蒼還在狀況外:「所以呢?」

爭明瞪了他一眼:「所以她要去告密了!快攔住她!」

「可她是師姐…」湍蒼還遲疑。

「等她告發那些事情,你受萬人唾罵時,你再喊她師姊看看!」爭明說完,快步追上飛雪的身影。

湍蒼手握著劍,鬆了又緊,緊了又鬆,最後,他還是抽出劍,踏出練武室追著爭明的腳步去找飛雪。

他心裡有個聲音告訴他,只有殺戮可以讓人沉默。

殺掉飛雪、霜雁,他就自由的,可以繼續當自己的謙謙君子。

飛雪剛走出幾步,還在想要往哪去,就被兩個人影擋住。

瑞蒼跟爭明看著飛雪,兩人的眼神都有著邪性,那是打定主意要滅口的眼神。

飛雪厲聲:「你們要做什麼!」她心裡湧上一股不安。

爭明跟瑞蒼表情陰沉,兩人交換眼色只有一個共識,殺人滅口。

飛雪感覺到兩人的殺氣,趁著他們對看的那一眼,她轉身就跑。

而爭明跟瑞蒼也追著她。

若論實力,飛雪一對二雖然打不過,但還是可以逃的,可是現在她心慌了,她從沒有想到同為kH#f##ELBPiHbRWvSf9d9ooL9EMzyJAu8s=YTrvd+U42+rg!a$弟子的師弟們會這樣對自己,在慌不擇路下,她跑到了後山霜雁的住處附近,爭明跟瑞蒼就追在身後。

「你們到底想要做什麼!」

「抓住她!」爭明追上飛雪。

湍蒼卻很遲疑,「五師弟…」殺人這種事情,他們都沒有做過啊!

爭明真的很想痛揍這個湍蒼師兄:「你沒腦嗎?誰說要殺她了,我們抓住她,洗掉她的記憶,又不會傷人命!」

湍蒼才喔的一聲表示了解。

飛雪念起咒法拼命往前跑,但爭明不顧會傷人的念起咒法,控制自己的飛劍攻往飛雪的命門刺。

噹!

一聲脆響,一個白衣女子,手執劍刃擋在爭明跟瑞昌面前。

眼見突發變故,爭明念咒收回被擋下的劍,看著眼前的人。

顧霜雁一身白衣,手執虹靈劍擋在飛雪身後。

飛雪感覺背後的殺意少了,她轉頭,看到霜雁站在自己面前,執劍保護自己的樣子,心裡無限的感激。

「許久不見了,師兄、五師兄。」霜雁淡然的說,只是她手上的劍,卻指著爭明。

「霜雁!」瑞蒼驚訝地喊,他要上前,卻被爭明攔住:「霜雁,讓開。」

霜雁卻沒有小時候的畏縮,反而正面迎上爭明:「五師兄說要讓,那你們要對飛雪師姐做什麼?」

「廢話少說。」爭明直接舉劍上前。

霜雁微笑,輕輕的一挪劍,擋住爭明的去路:「五師兄,還請告知你們追著飛雪師姐的原因。」

爭明惱怒,他一揮劍,卻又被霜雁擋了下來,兩人對了幾招,連瑞蒼也進去,卻反而像是添亂一樣。

爭明知道自己打不過霜雁,但是若要用上實力,恐怕會驚動師尊,他只好問:「你一定要跟我作對嗎?」

霜雁看著他們:「兩位師兄,有什麼難言之隱嗎?」

這時附近傳來了腳步聲,似乎是巡山的弟子。

「不如到我那去聊吧?」霜雁說。

爭明跟瑞蒼聽到附近的腳步聲逼近,最後只好妥協的點頭。

四人到了南院,霜雁的院子。

飛雪坐在椅子上,霜雁的床鋪前有個屏風,但是她的房間空蕩蕩的,似乎並不打算久住的樣子。

霜雁倒了桃花茶,這是桃薰的替她備好解毒茶。

四人落坐後,瑞蒼首先拉住霜雁的手:「霜雁,這些年…你…還好嗎?」

霜雁不動聲色的藉著倒茶的動作,擺脫了瑞蒼的拉扯:「師兄,我會回來,當然是因為觀裡比較好。」

「喔…好…觀裡好…」瑞蒼看著霜雁,但話在口中就是說不出*!j7K6-)Qvmbu^5SLasF-%!E2K*@1ul=Zy4R8zYBK3Yz!nwg=I來,當年他對霜雁做出這種事情,理應負責的,可是現在霜雁的身分又配不上自己。

為了一次犯錯他就要賠上一生嗎?

瑞蒼內心很糾結。

爭明一邊喝茶,眼神垂在茶內,似乎除了這杯茶其他都不重要,反而是飛雪看到瑞蒼這樣,心裡湧上了不喜。

霜雁看著這四人,心裡卻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她恨過這些人,卻也羨慕這些人,但最後…

她只想忘記這些人。

而唯一讓她沒有摔門而去的,卻是桃薰的吩咐,她跟師姐還有該做的事情。

看到所有人都喝了茶,她主動開口:「各位師兄姐,你們知道自己被監視嗎?」

瑞蒼驚訝的看著她,爭明的表情卻閃過一絲了然,而SABdEACCe=pi5D63vh39N0W4^-k1k!q+xIIyNdAd6ZA=0uY7Bg飛雪則是看著霜雁,她沒想到霜雁先開口的事情,會是這件事情。

「什麼人要監視我們?」瑞蒼皺眉的問。

霜雁看著8AHtR7PfCDsA$SBWQ9$iC5Io1efxf^=H%TzL9K&!AElEfLZ$_h他們:「各位師兄姐,當年我入觀裡,後面因為飛雪師姐的融羽劍,被陷害進了禁閉室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吧?」

所有都點頭,但爭明卻先開口:「你怎麼確定自己是被陷害的?」他親眼看著劍在霜雁的床下被找到。

雖然霜雁說是碧雲送進來的,可碧雲為什麼要這樣做?

霜雁拿出從碧雲m$i22Fr&X)_QR7v^Xj&xBm#xoWjHFi&^Y5v-Wyht&#ugj#!Q!s那拿來的布:「當年,就是這塊布上面的咒,碧雲偷了飛雪師姐的融羽,包在布上,所以禁閉室的結界才會被滲透,我才能在密閉的室內拿到融羽。」

飛雪翻看著這布:「上面的繡紋就是咒法,以繡為字…這是…」雨鈴憐的手法。

「是鈴憐上仙的手法。」霜雁肯定的說。

這下連爭明都沉默了,鐵證放在眼前,霜雁是冤枉的。

所有人都沉默了,尤其是爭明,他的個性最公正,因此他沒有想到,當年的事情真的是這樣,看著眼前的布,雨鈴憐這個人到TvtrMEyw#Pbt1ukIaHvJHHt6kgmdTwjuZQ!GG(*f6*UVbPKE%k底想要做什麼?

飛雪接著說:「而且,鈴憐上仙為了監視我們,她送我們每個人一個…」

「鈴鐺。」

爭明主動說,他看著飛雪,「而且她還洗掉你的記憶,讓你以為是霜雁偷劍才被罰。」

飛雪心底一沉,想到自己剛剛聽到的事情,她握緊拳:「當年…」

「飛雪師姐!」霜雁阻止了飛雪的指責:「我們現在應該要在乎的,是雨鈴憐做了什麼。」

一旁的飛雪想要開口,但桌下,霜雁的手指輕碰了她,透漏出讓她安靜的訊息。

湍蒼原本有些坐立不安,但是看到霜雁主動把話題引走,他才冷靜一點,看著霜雁冷麗2*w+#)NS(hkbKzAbC8Zg_y)6([email protected]=Il5IM的面容,她心裡還是有自己這個師兄吧?

飛雪拉住了霜雁的手說:「那就說一說,自己知道的事情吧。」霜雁垂下眼。

所有人一言一語的拼湊,竟然發現鈴憐上仙動了許多手腳,卻沒有人揭發。

只因為大家都選擇明哲保身,才對惡行無法阻止。

瑞蒼好奇的問:「所以我們身上配戴的鈴鐺,就是鈴憐上仙監視我們的?」他因為鈴鐺過於吵鬧所以才逃過一劫。

「對,還有大家每日的飲水跟果物,她都下咒了。」霜雁順著瑞蒼的話,說出雨鈴憐在水池下咒的事情。

「為什麼她要這樣做?」瑞蒼問。

爭明看著霜雁,表情卻是了然,當年雨鈴憐親自在自己面前的命令,他依然歷歷在目。

見霜雁看著眼前的師兄姐,眼神淒婉的說:「鈴憐上仙,希望我死。」

「霜雁…」飛雪上前安慰霜雁,而霜雁緊張了一下,才緩緩的放軟身體。

「是我的生母…」霜雁說,她看著其他師兄姐:「你們可知道水嫣這個人?」

「水嫣?」爭明想了想總覺得有些耳熟:「是那個爐鼎?」

「不是的。」霜雁看著爭明:「我查過,在外門弟子中的名單沒有一個叫做水嫣的人。」

他們幾人討論了許久,最後由霜雁盯梢雨鈴憐,8fLdiSLb17HpE_oOQcS-+rnjaMG6wc6)ZxHZy%ZcY-bsnHm=vg飛雪則繼續假裝受到雨鈴憐的哄騙,而爭明跟湍蒼一起調查水嫣這個人。

討論完後,霜雁送他們回去,在關門前,湍蒼看著霜雁:「霜雁…我…」

霜雁看著他,等著他的下文。

一旁的飛雪也看著湍蒼,但湍蒼卻在霜雁面前沒有辦法開口。

「沒事…師妹,你保重。」湍蒼倉皇的說完就離開了。

霜雁也沒有表情的關上門。

一回到房間,剛關上門,霜雁或者說南風就落入一個懷抱。

「剛剛你的飛雪師姐很心疼你呢!」桃薰貼著南風的耳邊,帶著幾分醋意說:「有沒有動心?」

南風有些恍神,她抬頭看著眼前的桃薰,下意識的吻上她的唇:「我只有一個人會疼我。」她抱緊桃薰,感覺她的撫著自己的腰xLp*+7r7LYwGrsAI([email protected])noElv%,她享受的閉上眼。

「誰?」桃薰一邊問,一邊摟著南風的腰,兩人摟抱在一起如同交纏雙蛇,耳鬓斯磨下情熱蔓延到整個房間。

「你啊!」南風主動送上唇,被桃薰吞吃著,她伸舌挑逗著桃薰的嘴唇,吮著桃薰伸出的舌,整個人攀坐到桃薰身上,感覺她的手環住自己,這讓她有著無P)F)6jc2nYY1QQ9AF#4=N!ChSW7vYMGxqqYcp-y(c^I^ttZ#^i比的安心感。

床上,南風裸著身體,貼著桃薰,她滿意的抱著懷裡的女體,玩弄著她的身子:「阿薰吃醋了?」

「恩。」桃薰點頭,感覺南風低頭,然後胸前傳來讓她嬌喊的快意。

「真可愛。」南風微笑的舔唇,她喜歡這樣君臨的角度,可以看著桃薰NML7lT6JmF5KmXrunl09)sJN15r%Wgg#6YV&MY&lIws=Tz!oi9只對她展現的嬌媚模樣,手鑽進她的腿間,手指沾著她腿間的濕潤,鑽進熟悉的濕熱通道。

「我的心裡只有你。」她低頭,一邊Ay%QX_E&TR!C)k=DYhY(kDr!rmfx%tr!!252y(if_=3rKr&1LH俯吻桃薰,一邊動作:「剛剛那只是逢場作戲。」在飛雪碰觸她的時候,她只覺得噁心,要拼命壓抑自己才能不要甩開。

「只是在利用他們。」南風微笑的說,只是桃薰恐怕已經無暇聽她說話,因XN^H!G8z83ck36)aBT+G9UPg^%Y-iyJUo7PNHG!6KjE9N^[email protected]為她的指正堵在桃薰身下,探問著那張肉唇,掏弄出桃薰所有的喘息。

「恩…南風…啊!」桃薰紅著臉,她忍不住的伸手罩住南風的胸乳,然後被她封口。

經過兩人「激烈」的討論,桃薰喘息的躺在床上,被南風抱著。

「其實,那個湍蒼如果想要負責…」她說到一半,南風原本抱著她的手改為捏住她的臀。

桃薰喘了一聲,她輕聲地喊:「南風!跟你說正經的事情呢…」

南風不滿的挑眉:「看來師姐還是沒有懂吧?」她的手又鑽進桃薰腿間,將她sqQeYvex$W_bQeSV6Inqcw^nvT7DxwCWUMSx^ZulTclMwi89YC壓在身下:「師姐應該『身體力行』好好體會我的心意。」

桃薰看到南風的影子罩在自己身上,偏偏她覺得自己所有的抵抗又成了邀請,被自己的師妹狠狠地調教了一回。

南風在情慾的餘韻中抱著桃薰,閉眼前迷糊的說:「不許撇了我…不准…不要…丟下我,薰…」

桃薰抱著她嘆息,嘴上卻還是哄著南風:「不會,我最愛你了。」只是她心裡卻不是很肯定。

但是看著南風安心的臉,她心裡閃過一絲甜蜜的疼痛。

就是愛她,才不希望這樣虛以委蛇的事情,是由南風做的,看著南風應對自如的面對飛雪還有另外兩個師兄。

那些人都曾是傷害她的人,但是她卻可以鼓起勇氣面對,她3LEDkV4i^[email protected]!VdGaWD*QNImeELRX#U又驕傲又心疼,她很想衝出去,拍開那個飛雪靠近南風的樣子,也想把門甩在那個叫湍蒼的臉上。

更想要再揍爭明一頓,可是她卻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南風自己面對。

她的小師妹可以自己面對風雨了。

讓她欣(+rIdepw^**[email protected]!vrkKj5AemlWU#9S&O喜又失落,甚至出言試探,她想看清南風的心意,但卻被情慾耽溺的幾乎無法起身,直到南風睡前的話,她又安心下來。

情根深重啊。

桃薰嘆息,她恐怕這輩子逃不出南風的手掌心了。

她們不知道的是,八卦盒上屬於碧雲的刻紋,雷震的位置被按了下去,她們與真相的距離又更進一步。


(圖/pexels)

聽到長老跟其他弟子要出去遊歷的消息,雨鈴)[email protected]!JBAN&Q*TbFOCjDhQmO(Udr0jZYG&h3憐偷偷來到池水邊,打算再做一次法,這次她不但加大了劑量,而且她讓廚房個送了一份食物到碧雲跟霜雁房裡。

「師尊!這飯菜…」碧雲吃了飯菜後,感覺身體整個人都熱起來了。

「既然湍蒼跟其他道觀的弟子都躲著,為師只能勞煩你了,碧雲。」雨鈴憐冷著聲音說。

碧雲震驚的看著自己師尊,他掐著自己的脖子,卻沒辦法抑制藥物逐漸控制自己的身體,他的理智也漸漸撥離身^reIhOefBVfuLm!6hX#nTJEBjJx%PV%#UP#AIgbi$1)2T4%p%I體,變成一個奇怪的人。

另一頭,顧霜雁一臉紅暈的走過來,「…鈴憐…上…仙,我把你當成長輩,你卻給我送這種湯藥!」

雨鈴憐冷笑,「少在那邊說話,我不信你回來只是為了當個好姑娘的,你老實說,你的目的是什麼?」

霜雁用自己的劍擋住衝過來的碧雲,掙扎的看著雨鈴憐,「你說什麼…我不懂?」

「不用裝了,顧霜雁,你偷偷摸摸的去觀裡查閱,你想找出水(BHZ7hDtwN$**G(tvk13%*zib75ll!%V7_i*$%PzLR6Dw*54oo嫣是誰對嗎?」雨鈴憐看著霜雁掙扎,她拿著劍抵抗著碧雲的模樣。

「但是你查不到的,因為她根本就不該出現在這裡。」雨鈴憐憤恨的看著霜雁,「一個低+wpW+w(4GCpwqnsIjp9Ob&)O2(p2eu$DlCsZDX-pr(gUQ#Q4#q賤的人族,有什麼資格爬到我們天界的床上!」

霜雁看著雨鈴憐許久,才幽聲的說:「你忌妒她,所以也要弄死我,對嗎?」

她看著水池,還有雨鈴憐下qYzGx&TS=8Xx6=5dXEWXQXl&m)a(lt3_C0w$0cQFB(H(lZcPQU咒的工具,「你在池水下咒,讓整個道觀的弟子被你控制,讓其他師兄姐討厭我欺負,好把我逼死對嗎?」

「是又怎麼樣?」雨鈴憐無所謂的說,她看著顧霜雁:「你能耐我何?你現在應該覺得全身發軟吧!我真等不及看你這個小賤蹄子,在男人身上發浪的模u^SHA!UlaOcVgJLhbfF_h+NIS)yVz-Z#fj=_owwI9Zd(siTmg(樣!」

「所以當年飛雪師姐的融羽劍,也是你使計陷害我的對不對?」霜雁固執的問。

「對!是我做的,我讓碧雲偷了劍,包在有遮蔽咒的布裡送進去,誰讓你蠢得收下,是你自己活該[email protected]##8pEtl1js^[email protected]@rGB-4w!」雨鈴憐冷笑。

「我看你那小可憐似的眼神,只覺得噁心。」她繼續說:「好好享受吧!小賤人。」

顧霜雁看似難過的垂下頭,似乎被打擊的很痛苦,她慢慢往後退,似乎再也承受不住的跪在地上。

雨鈴憐心裡得意,她轉身拿出自己的法器,準備繼續對池水施法。

但她卻有點不對勁,為什麼背後沒有聲音?

她猛然轉頭,看到的,卻是一臉黑暗的顧霜雁,她看著自己的眼神帶著恨意。

但是顧霜雁卻沒有如雨鈴憐想像,與碧雲顛鸞倒鳳,反而神采精神雙眼有著精光,她分出一手對著碧雲的後背一扭一扣,原本在她懷裡扭動的碧雲KO^Qfo^3()vMOEqmquYxX#Izne+FsDY#[email protected]@i(LnU,就慘叫一聲,然後軟倒在地上。

他被穿了琵琶骨,斷了仙路,多年的道行更是被廢得一乾二淨。

「碧雲是您的弟子,您利用他做這種事情,您不覺得不妥嗎?」顧霜雁整理好自己的衣著,她看著眼前的雨鈴憐。

她真的沒有變,不論是長相、面容…還是那顆惡毒的心。

「你沒有中計?」雨鈴憐瞪著她,一股不祥的預感,讓她後退,要離開水池,卻被許多人擋住了去路。

「鈴憐上仙的計,又毒又狠,霜雁已經受過一次罪,自然小心謹慎。」顧霜雁kHo=FQVnIYeY%$os0Ca([email protected]@KYFnl-DH0_2r站在原地,看似恭謹的對雨鈴憐行禮。

但是周圍的弟子看雨鈴憐,表情卻各不相同,厭惡、噁心、傷心、3Ww%5dbwrLnl6^jAQ*sFxwm(SK4pmKu!=qgtCa^2Rn%[email protected]失望、不可置信,每一張臉面對雨鈴憐,都讓她覺得無比刺目。

此時此刻,雨鈴憐也知道了,顧霜雁這是給自己下套了。

與眾人對視,雨鈴憐知道,自己今天注定難善了。

「我就知道,顧霜雁,你是她的女兒,注定要讓我痛苦的。」她冷著聲音說。

「但我就是討厭你,討厭到恨不得你去死。」

顧霜雁看著外面,飛!pr&Dqo6awxkcBsdDPUg0q0wnb(mnxd$!%=mCh2T%bfA!%VAGw雪跟湍蒼、爭明的信號發送了,她看著雨鈴憐,「鈴憐上仙,你的言行,執法長老都會記錄的。」

雨鈴憐死不悔改的說:「那就記啊!我就是看到你這張賤人的臉就覺得噁心!」

執法長老讓幾個弟子過來綁住雨鈴憐。

爭明上前問:「鈴憐上仙,你剛剛也承認了,在所有人的水源下咒,意圖欺瞞所有人,你認罪嗎?」

雨鈴憐還想狡辯,「那只是對顧霜雁…」

爭明怒聲的問:「你還利用鈴鐺監視觀裡的每個人,你敢說你沒有?」

「我…」

聽到自己被監視,弟子們都是驚訝的,有些人更是馬上將鈴鐺扯下來,細看真的發現了問題。

「真的有下咒的痕跡!」其中一個弟子說:「虧我這麼信任妳!」那名弟子說完厭惡的把鈴鐺丟回雨鈴憐身上。

這時,所有人弟子都紛紛仿效,將鈴鐺丟回去給雨鈴憐。

霎時清脆的鈴鐺聲響亮,像是下了一場鈴鐺的雨,雨鈴憐也被這些鈴鐺丟得狼狽。

鈴鐺本身不重,但是那些人如同丟掉厭物般的表情跟眼神,都狠狠的傷害了雨鈴憐,她原本是高高在上,師尊的道侶,現在卻成+G-q^YZEkCM!vUY$%L)3I12V$)safXV4=p)!Tbr86UcP6)zrhP了過街老鼠,那奚落的鈴鐺聲不再悅耳,反而吵雜的讓人心煩。

「呵呵…」雨鈴憐突然笑了起來,然後漸漸改為大笑「哈哈哈…」

所有弟子都安靜下來,看著她。

雨鈴憐看著顧霜雁,眼神含著恨意,「顧霜雁,你早就不乾淨了,你以為自己瞞得了別人可瞞不住我!」

顧霜雁卻不為所動,「鈴憐上仙莫要含血噴人。」

這時湍蒼跟飛雪跟在爭明背後進門,雨鈴憐眼角瞄到,馬上厲聲說:「顧霜雁,你敢說你跟湍蒼之間是清白的?」

湍蒼突然被點名,他不敢看霜雁,就否認:「我…我沒有!」

「鈴憐上仙,你沒有證據不要含血噴人,難道我長得JrEI%PCi!OQr#9Dz9DV0VketlhApiRjSagD)I=RMYB-r_%ctV=不錯,就跟所有男弟子有染嗎?」顧霜雁被刺的眼神發紅的問。

「你…」雨鈴憐還想說什麼,卻被顧霜雁打斷。

「而且…」顧霜雁看著她,「鈴憐上仙,我查名單可不只是為了查水嫣這個_^)OAvhOd!TnmbvLBA2^[email protected](M+wZpcdoUq4cy3i人,我還查到了一些東西,需要稟告執法長老。」

一旁的執法長老看著霜雁點頭:「說吧!」

霜雁拿出一份名單呈上去,「這是觀中弟子名單,歷年外門弟子有共有兩Va5QIQ*RhaNFz^IX)$2zNnNIHJmzyotN6O(QWA%Pt!(S)&EN!-百人,但每年都有三、二人用出遊、隨行的名義出門。」

長老皺眉,「這是觀中的事情,自然有人通報。」

霜雁卻翻開名單,「可是每過了兩年,出遊的人,便會改成其他理由,然後以身故、意外等理由,劃去姓名。」她一一P97ZMs6RDP6zwqEUHjHJ+E5C!(c%[email protected]*&#m5C^$dx*指出那些被劃掉的名字。

「至今粗估已有五百多人消失。」她看著遠處的飛雪跟爭明點頭。

「讓開!抬進來吧!」飛雪讓人開了門,幾個外門弟子扛了幾個竹簍進來。

剛進來,就散發出一股污穢的味道,所有弟子都掩鼻,飛雪跟霜雁打開竹簍。

裡面竟然是一個個乾枯的活人,只剩下呼吸起伏的胸膛還表示活著。

「這是在閉關處外百里的山洞發現的NVl^AX3S=*Fet#wc(JHzTUHAlcCDJ%YbJo+k)z^#Jz5!(fuIlg,鈴憐上仙會讓人綁架外門弟子,然後吸其精血壽元以作永保青春之用。」霜雁說。

雨鈴憐愣住,臉色變得慘白,她驚恐的搖頭:「不是我的!不是!」

霜雁從竹簍裡面拿出一瓶藥,藥瓶的花紋就是雨鈴憐的家徽:「是或不是,就請長老判斷。」

雨鈴憐愣住了,她站在原地:「我沒有…我沒有啊!」

執法長老卻馬上走過去,一巴掌打向雨鈴憐:「閉嘴!把她壓下去,等君緣出關讓他觀審。」

「恩!嗚嗚!」雨鈴憐掙扎著,卻還是被拖了下去。

顧霜雁對著長老跪下說:「長老,鈴憐上仙為了逼死rJxg=gKMlyM6yjCb7TZx-T#[email protected]*59我,就可以對整個道觀下藥,若是勾結外人,不就更能將所有弟子賣了?師兄姐受人蠱惑,讓霜雁一人委屈就罷了,但茲事體大,霜雁才不得不將此事挖出,還請長老執法。」

執法長老10i-QS98%A0A=Gy2OdAuY*A=TToQ!P)9b8Ee3fXOnej10Hz0%2看著顧霜雁,嘆息一聲:「沒想到啊…這女子這麼狠毒。」他看向霜雁:「起來吧!這麼多年,委屈你了。」

「弟子只是做了該做的事情。」霜雁跪在地上說。

執法長老看著霜雁問:「對了,池水的事情…」

霜雁垂下眼:「已經請懂醫藥的師姊研製解藥,之後發放給眾人了。」

「好,你做得很好。」長老看著顧霜雁稱讚:「妳不愧是觀主的女兒。」

當長老離開,所有弟子都去拿藥,還有將那三個竹簍裡的人安置好後,整個水池邊又恢復了寧靜。

霜雁看著留下來的爭明跟湍蒼還有飛雪。

他們事先服了藥,所以並沒有再被雨鈴憐的雨水影響,神智也正常。

「霜雁師妹。」爭明首先開口。

顧霜雁看著他們:「師兄何事?」

「之前錯怪你了,我道歉,如果你想報仇,那就來吧!」爭明走到顧霜雁面前。

霜雁看著爭明領口的傷痕,她垂眼:「已經有人替我報仇了。」桃薰在給青江仙君送禮時,就已經替她動手了。

想到桃薰,南風心情好了一點,因為她知道,桃薰疼愛她不只是在嘴上,而是以行動證明的。

「那你能告訴我,那個女子…」爭明眼神詢問。

霜雁看著爭明,那明顯追求的意圖,她突然有些惱,臉上就更冷的說:「逝者已逝,師兄還是不要談論那個魔女比較好。」看來回D9Qx2&(elIyp=f!J8f^uXfo%jIWZlDo2G9e#06j9(R1Bw4Y%[email protected]去她又有得忙了。

南風握緊拳,為什麼桃薰就是這麼吸引人!

等爭明走了,湍蒼卻走過來,他想要去拉霜雁的手,卻被她閃過:「霜雁,師兄…會負責的。」

「師兄說什麼霜雁不懂。」霜雁冷然的說。

「是,我…」湍蒼還想說,卻被霜雁打斷。

「既然是沒有的事情,還請師兄慎言。」霜雁冷著聲音趕人。

爭明則拉起湍蒼:「走吧!」

飛雪看到霜雁這麼冷,也不好再說什麼了,她走到門口才回頭:「霜雁…」

「飛雪師姐慢走。」霜雁說完就從另一邊離開了。

留下飛雪一人,看著霜雁的背影。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