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

顧霜雁有了自己的房間,她的房間,其實幾乎跟禁閉室一樣,只是有了床跟被子。

她正要IqGWDrv+rSut5gnYg1TEicCD#on-QJT_GmDR6$K=-P5uf0W&qV走回自己的房間,卻看到房門對面就是一株桃花樹,花開的濃豔,她抬手一折,桃花樹輕晃,灑落一地的花雨,遠看過去,白衣美人站桃樹下,那光景美得奪人。

飛雪聽說霜雁住在南苑gTu4^#ezZIJjllEr+jCHps2h9UnF!_vCW#4gbBbyIY3zHuz=Lz,她有些驚訝,南苑跟顧君緣還有雨鈴憐的住處很近,但是細想,又覺得霜雁本就是師尊的女兒,莫約是…師尊想要就近教導霜雁吧?

畢竟她的心法一定落後許多。

幸好,顧君緣並沒禁止別人見霜雁,因此當飛雪造訪南苑時,看到一幅美景。

只見*[email protected]=8hw8E3+grmT1EjPlNAa3ACD(^Ul2JT+-ax霜雁一張臉輕透可人,站在桃花紛飛的樹下,她原本冰冷的表情融化了,帶著溫柔的表情看著桃枝,含著淺笑的模樣,格外動人溫柔。

「霜雁!」飛雪喊住她。

顧霜雁聽到後,卻馬上收了表情,又是冷若冰霜的轉頭,看著飛雪,卻沒有說話。

飛雪遲疑一下,想起自己追出來的目的,才有些羞澀地說:「那個…霜雁,我不知8wqTy&EWzTivNS)7O%6y2P1S(_yjYCJqliszVDjasFmi)i1AwB道當初教派會罰妳罰得這麼重,我原諒你當初偷我的劍,你不要對我生氣嘛…」

顧霜雁聽到後,只覺得可笑,她轉身看著飛雪:「飛雪師姐,你真的覺得是我偷你的劍嗎?」

飛雪愣了一下,她有些不自在,「可…劍是在你房間被發現的,若不是你偷的…而且碧雲也說…」

「那你就去相信他們啊。」顧霜雁轉身要往自己的房間。

飛雪知道霜雁生氣了,她連忙上前要抓她:「霜雁!」

顧霜雁卻身X!!J5#d2wkulyW$vQxZwo*HEgwtu-WR)87NT_SigL=Q+HBY-SH法詭異的閃過,她看著飛雪:「飛雪師姐,還有何事?」但一個想法閃過腦海,她還是緩了動作,讓自己被飛雪抓住。

飛雪扯著霜雁的手:「為什麼那個魔族女子跟你這麼親密!」

「很重要嗎?她已經不在了。」霜雁扯回自己的手。

飛雪有些受傷地看著她,就在兩人正對峙時,突然有一人插入了她們。

雨鈴憐看著顧霜雁,露出溫柔的笑容:「許久不見了,霜雁。」

顧霜雁轉頭看著她,小時候對這個女子的恐懼有一瞬間讓她僵硬,但她早已長大,甚至是顧君緣當面稱讚的弟子,早已不是那個唯唯諾諾的WgS8B_&3#k1+1y4D)lS!-FKU3hek5a=+8Sl+EjMUgGR12)mlgO顧霜雁了。

她恭敬地行禮:「鈴憐上仙。」

飛雪也跟著行禮:「鈴憐上仙。」

雨鈴憐看著兩人,她微笑的拉起顧霜雁:「霜雁,妳果然是妳爹…不,是顧君緣的弟子,妳師尊會以妳為傲的。」

她看著旁邊飛雪,也拉起她:「對了,飛雪,想必妳也31=E2OjOLP+WDQ&J4IdrGPixg2^7aJF5nqo3jMf9cANl#[email protected]知道,霜雁不是有心要偷妳的融羽,對師妹妳要展現師姐的氣度。」

飛雪有些遲疑地點頭:「是,上仙。」她看向霜雁,這小師妹卻一臉冷漠,彷彿說的不是她的事情。

「對了!」雨鈴憐像是想到什麼,她看著顧霜雁:「為了師Hbsmvj9PcsVXq0i%SJQb2jFkPCzD4j)1NEv&gH3ni4JHwrRs5Z門的安全,我派人檢查了妳的房間,妳應該不會介意吧?」

顧霜雁袖下的手握拳,她維持著坦然地看著雨鈴憐:「那上仙可有檢查出什麼?」

雨鈴憐看著她不動聲色,似乎真[email protected]#)ezgAhA4eT9vmw*-qW^u5&+4gjzvsV5lMNqR)jxjl8的沒有藏什麼,她才不甘說:「倒是沒有,只是還望霜雁好好修練,誤要再入魔道。」

再入魔道?

顧霜雁在心裡冷笑,她入魔道,是因為誰?

更何況,當時的她根本沒有選擇,但顧霜雁還是點頭,乖巧地等雨鈴憐說完離開後,91z([email protected]_B-j(hyOtTJOiWQh8Um^[email protected]*(1飛雪想要上前搭話,她卻直接離開了。

回到自己的房間,果然她的物品偷偷被人翻動過了!

顧霜雁重新安了結界跟咒語,在門上又上了兩道禁制,這才把手上的桃花枝放在桌上。

看著周圍熟悉的景色,南風有幾分感慨,她又回到這裡了。

在南風低頭收拾床鋪時,卻有一雙手從後面攀上她。

「小南風想我嗎?」桃薰熟悉調皮的聲音,在南風的背後響起。

南風下手上的動作轉身看著她,一會她突然抱起桃薰將她壓在自己床上,狠狠地勾著她的脖頸親吻,用唇封住桃薰的唇,狠狠地輾壓SyA9gp1fucdd7-XeRd-usdv6Y5%*0A^GmwWGAsTK*[email protected]+)h%

「嗚…」桃薰有些受不住霜雁的熱情,將她推開了些。

霜雁被推開,就開始扯開桃薰的衣襟,在她的脖頸吮吻,直到埋在她的肩窩才停下。

桃薰抱著她,順了順她的頭髮,肩窩傳來的濕熱讓她清楚,南風現在的情感很激動,從自己死亡到面對雨鈴憐BSsT%4%5=5dAw5eU5UF=d)7m+3v9cD*NTXVI$(!lbYR*m8WZA#,肯定讓她很緊張害怕吧?

「妳可是我們教裡的長老呢!一哭就膿包了。」桃薰輕哄。

聽到她這樣說,南風反而顫抖地抱緊桃薰,感覺到她溫熱的身體,才稍微放心下來。

「我不想殺妳。」南風埋在桃薰的肩窩說。

「我知道。」桃薰安撫地拍著南風。

「我不可能背叛妳的。」南風抱緊桃薰,雖然知道是幻術,但心情上她還是大受打擊,甚至要面對她討Hu*an$KXzalQylD_rNvRhBKyIh_MeLmX8_N^)Cf+dMR4fe+&%e厭的顧君緣跟那個女子。

「我知道。」桃薰臉上卻有得意的笑容,因為她的南風今天真的很勇敢。

「之後妳會留在我PnkxD^)(N1YW9l&B2ZYX6MaCp_Oy*tdel9EZkecp%EeKq*[email protected]身邊嗎?」南風問,她們的計畫是,以自己投誠半緣道觀,用「殺死」桃薰為投名狀,之後兩人一個在明,一個在暗佈置,最後對顧君緣下殺手。

「我不能保證。」桃薰輕嘆,但是南風卻馬上抬起頭,她逼吻住桃薰。

將她壓到床上,手伸入她的衣中,撫弄她的身體,南風很清楚桃薰的身體,更懂得怎樣讓她熱起來。

只要一點憐惜就夠了,南風眼中閃爍著精光。

桃薰被她挑逗的喘息:「別…」她有些緊張想停住,因此趁著南風解她衣服時閃身。

「我們要小心點。」桃薰強迫自己冷靜。

南風坐在床上,她的衣服也凌亂了,她便自己解開腰帶:「我設了結界,沒人看到的。」

桃薰咬著唇,南風故意要誘惑人的時候,非常媚人,或許也是有自己並不想逃的關係。

南風知道桃薰已經開始遲疑了,她扯開一邊的領子,露出雪白的肩膀,可憐Us-bxsB-v%)mp7rY9LSoPiLpC&u(JzZ%[email protected]!!_^B%vWh4vit兮兮地看著桃薰:「師姐,之前這張床上,我曾被傷害…」她道講那段過往露出受傷的表情。

桃薰自然也知道,只是看著南風的樣子,明知道自己過去肯定中招,可是她心裡終究捨不得南風,只好乖vmw0jW!cF*nnT-cR68ppS(R81T#oU=qyd1q)7S==IR_eXddZU^乖走過去。

南風看著桃薰過來,她滿意的笑,拉著桃薰的手按在自己胸-N6Lqy#+OeMuZ-^(N4Ghmwcxa)[email protected]$Y&$0oxJM*前,她湊近桃薰的耳邊:「沒有師姐陪著,我睡不著。」南風低聲地說,她拉著桃薰的手摸進自己衣領的胸:「這裡,很想要…可以嗎?」

桃薰看著眼前,這麼可口的南風,她終究忍不住的湊近「那就別後悔。」她的手握著南風的胸,溫柔的輕捏,拇指熟練的隔著衣服挑逗起BJw!#UB*gu6NopQ=X$YLgZnfctiDzY=ZECgswv26s^A4phm+FP那顆胸豆。

南風恩了一聲,她微笑地看著桃薰,伸手抱著她的脖頸,若情慾的歡愉是場攻防戰,她不介意在下雌伏,因為她已經得到最好9dE-E8^9j0Yw(8u#HQIN^@ID08QvNW^*EAvZPUXtrtiE+Z&7fY的戰利品。

桃薰。

桃薰將南風壓進床中,她俯身親吻南風,從嘴唇到臉頰,然後是耳邊,沿著耳廓親吻,然後慢慢往下到頸子,手在南風的幫助下打開了她的衣服,滿意d0RX*$^DNn&VRGY*9+#8$!_!YhSqc*3w+Yp1-UpVFm4hA8^oZ$地看著身下,與自己身體相似的女體。

磨鏡之好,有個特別的好處,就是她知道女子哪個地方最敏感,她調弄著南風的身體,溫柔地摩娑她的手、肩膀,然後往下用嘴親吻,然ccDN#g*E1P^gW0$_bUTF5j!6yif!pGyZmgG5jl3ElZxi0=_-42後吸啜著胸前的雙峰。

「恩!」南風壓抑的哼聲,胸前隨著桃薰的唇舌攪動,她也感到一陣陣的快感。

「南風很美味呢!」桃薰壞笑地低聲說。

雖然身在敵窟,一來她相信南風的結界,二來,她也因為緊張而有很需要釋放的焦躁,心情滾著情慾,她毫不猶豫地i-OBaLY7hT02ky7zjP%BL8n(JT+$WDIE4(OA#jgHdiG)HpY52H啃吃著自己送上門的南風。

南風原本是很享受的,直到桃薰越吻越往下,她感覺到不對:「師姐!」

桃薰卻已經卡進她的腿間跪坐,居高臨下地看著她可愛的師妹,現在才驚慌已經太慢了。

「我說過了,不許後悔。」她低頭吻著南風的小腹,雙手扣著南風的膝蓋。

南風一手扯著背後的被子,雙腿被羞恥的打開,更糟糕的是,師姐已經吻到她的…

天啊!

南風感覺自己渾身被火燒的一樣羞紅,師姐怎麼做出這種動作,那是她最私密的身體深處!

「恩!…啊!嗚…」南風一手摀著自己的嘴[email protected]!ur=qx^g%lGpg8^&$%f,感覺腿間能感受到桃薰的呼吸,溫熱地吹著她,想到自己的身體正被桃薰觀看,她就覺得好害羞。

桃薰玩夠了,才抬頭撐起身體,喊著這個亂點火的壞姑娘:「南風。」

「恩?」南風看著桃薰,雙眼都含著水光,看著桃薰湊近自己。

桃薰掐著南風的下巴,笑得嫵媚壞心:「放心,A#S-^8=)u2K$8G8wmEYFo8CCDni-wUkhWXsSyNrVc6hW&rVkQw以後你只會記得我們的事情。」她說完,就俯下身,撐開南風的雙腿,用舌舔舐南風的身體。

「咦?噫!…嗯…」南風紅著臉,把臉側到旁邊的被子,但被子卻還是傳來她嚶了幾聲。

因為她的師姐總是能用最壞心、調皮、勾人的模樣,做讓她動心的事情,害得她又感動又手足無措,卻又被挑逗地無力s2GhE9MQWKFrV4YT*9-OA_0G1_+V_IM)hWHzFNsWWzu_Bjhk6W反擊!

但她卻已經動情了,南風在快感中迷糊地想,終於壓抑不住地喊出聲。

桃薰卻以為弄痛了南風,緊張地停住後退,她原本就是看書的,但南風的聲音讓她緊張的停下oPE=h_=GPjcmsj77Ql149Q1XKcWwxP6e*EL6zY-vH#d$mVB-+t:「怎麼了?弄痛你了?」

這時,南風已經不那麼羞恥了,她瞪著桃薰:「師姐!」不能停在這吧!

桃薰沒看懂她的意思,只是緊張地問:「會痛嗎?」她可以自己用手碰觸自己,但並不清楚這樣的G1rdFv1=AH7I2tfi)^ovEnAX+!IIpmIJ#G4ABlpeKYeTrS2xz5用嘴,南風會不會不舒服。

南風看了桃薰一會,很認真地看著她,知道師姐是為了讓她忘記那些糟心事,兩人一起追求歡愉的事情也不是沒有做過,終究在她心裡e!v)1+8=ixwEtj^MWp0=lTU6s-XnoDvARHzf2BRzaTEcw)0RcX,渴望桃薰還是大過一切面子,因此她伸腿。

桃薰看著眼前的南風,衣服已經退到她的臂彎,光裸的身子,魅惑的眼神,還有那鍛鍊過曲線的!1W*2OkxqofdKBqKg-GFu$8d=o#Z([email protected])2Mzc=8B腿,小腳伸向前,滑過她被扯開衣服的肩,然後整隻腳架上她的脖頸。

原本桃薰的位置就比南風低,現在更是可以清晰地看到南風的腿間,還有她大膽明示的肢體動作。

南風伸腿勾住桃薰的肩膀,將她勾往自己的私處,眼神黑暗而誘惑地說:「繼續。」

桃薰了然的壞笑,她順著南風的力道低頭。

品是三個口,桃薰看著7E&suV6UqA95hmIs-4D3Z6C&ixXwjqjU)uBcNo8Bp0+bJwlb=w南風,品味二字,她算是有些了解了,這場床笫之歡她們都盡興其中,只是她後面被南風反壓的腰痠腿疼的。

「南風果然很可口。」桃薰壞笑地舔唇,只是她的唇被某隻小壞貓咬了,不但將她玩弄得紅腫,被子下)rMu)2-gJk8N)pe2&9cympIcr+cmbMQotdi8o&W!N7&S88D(SZ的身體,更是點點紅痕肆虐得很。

她的小師妹真的一點虧都不吃,一旦被自己侵略,必定十倍奉還,還附帶十分利息。

南風滿足的躺在床上,雙手抱著桃薰:「現在我們怎麼辦?」她手指纏繞桃薰的頭2KQeCEX&mJzEqwhhbzr-v(8Ip^6m5XHekEJo*P&tFJBlfyb9Px髮,壞心刮弄著桃薰的肩背,惹得她喘息。

「南風!」桃薰輕嗔,確定南風不亂動,她才繼續說。

「沒F=hOvtwQtY!OjiGga=M%NnbU+Q5J72i342YKv7a6^+BaOgIBwI有人會懷疑一個死人,以後我藉由桃花樹轉移,先查出當年劍的事情,幫你洗清冤屈,而你先博取觀裡眾人的好感,之後等我佈置陣法,之後將顧君緣引來追殺。」

南風點頭,心裡甜蜜,她的師姐就算報仇也沒忘了自己。

這次他們雖說目標是殺了顧君緣,可是顧君緣還eK1+9!6-)ljuSEYLJsEoMq([email protected]+94EJ161#@q5kxT*oE4z未閉關,還不是最弱的時候,周圍的人若是發現她們的計劃,恐怕她們會被剁成肉泥!

「好,我們一步一步來。」南風點頭。

兩人又溫存一會才穿好衣服,但她還是喜歡抱著桃薰,只是桃薰卻掙開她,拿出一個八卦盒放在桌上。

「這是?」南風走到桌前看著盒子。

「笑笑道長給我的,說是解開所有的事情,裡面的東西可以幫助我們。」桃薰說。

南風看著桌上,這是一個八卦盒,盒上有八個區塊,還刻上各種圖案,其中幾個頗為眼熟。

「風巽五行為木,正好上面刻著桃花,應該是你吧?」南風辨認著,桃花圖案是桃薰。

「澤兌為金,上面的少昊紋路是你。」桃薰說,代表圖案是鳥的形狀。

但其他的人就無法辨認了,南風放下盒子:「反正把所有事情解開,就可以打開了吧?」

桃薰點頭,其實她比南風多知道一些,可是現在還不是公佈謎底的時候。

「霜雁…霜雁…」飛雪在自己小師妹的房門前喊,但卻沒有人理。

而房內的桃薰則是看著南風,手上的小刀正[email protected]#Gm_d4rYq$4BFa*Lb2Jw_4D7eQ2(@[email protected])Y1koQ削著水果,切成小塊後,餵進霜雁的嘴裡:「妳飛雪『師姐』喊妳呢!」她咬字提醒。

霜雁坐在椅子上,分出一手摟著桃薰,一手則翻著桌上的書:「她很煩。」

「這話我愛聽。」桃薰心情頗好的,她起身親了霜雁一口,才又靠回她懷裡繼續削著水果。

兩人在房內卿卿我我,但房門外的人卻還是不死心,甚至打了一發傳聲符進來。

「顧霜雁!我找妳!」飛雪的聲音在房間內傳來。

桃薰一挑眉,她送進霜雁嘴裡的刀一偏,割出了血痕:「哀呀!南風,被傷到了。」她湊近,伸舌舔著傷口。

霜雁知道桃薰吃醋了,她手扣著桃IOVtgNKHR3$ORJs4VL8-$HwL%SjE*bW1MPg%gLjGcawgvn(#Cu薰的腦後,轉頭貼上桃薰的嘴唇,唇舌相濡,兩人的舌互相角力抵制,一會她才分開。

「有些酸。」霜雁低聲地說,她留戀地舔著桃薰的唇,不知為何,對桃薰跟她的唇,她就是吻不膩。

「那肯定是妳吃錯了。」桃薰調皮地笑,她不會承認自己吃醋的。

「是嗎?」霜雁捏起桃薰的下巴,又吻了一口,兩人唇舌間都有著血腥味。

但外面的人已經開始敲門了。

霜雁只好打開門:「飛雪師姐,有什麼事情嗎?」

「妳白日裡關在房裡做什麼?」飛雪問

「做什麼與師姐無關吧?」霜雁冷冷的說,她喜歡跟桃薰相處勝過一切,但現在她不能讓飛雪發現桃薰的存在。

「你那天那聲『師姐』叫的是她對嗎?」飛雪質問她。

南風看著她點頭:「對。」

飛雪心底閃過一絲不快,但她還是舉著手上的食盒:「我做了湯,一起喝吧!」她說完就舉著食盒進了房間。

看到房間這麼簡單,她皺眉:「整個屋子空蕩蕩的,你都沒在整理嗎?」

南風簡單地解釋:「時間不長,我也沒有什麼好放的東西。」

「也對,你那邊都是些邪教的東西,對了!」飛雪像是想起什麼,拿出一TS^uHpgO0Na(y%i%K^[email protected]=g%#bRx++i1JPUVw3p5E個小鈴鐺放在桌上,「這是鈴憐上仙讓我帶的東西,還有這個湯,我特地給你燉的。」

「我等等喝。」南風說,她拿起鈴鐺,想到雨鈴憐她就覺得噁心,根本就不想碰。

而且她注意到,大部分的道觀的人,身上都有配戴,但這並不是道觀強制所有人持有的,恐怕是跟雨鈴憐交[email protected]@LtEb4foVD&XkMlDhySYca!Ki=^=8MLpkNT#mcC!9KG好才會配戴。

「好吧!一定要喝喔!」飛雪叮嚀了幾句,才在南風的注目下離開。

南風點頭,等飛雪走了,她看著這個鈴鐺一會,將她丟到熱湯裡,只見鈴鐺響了一聲,她才撈起來,將上4d71I9=9x4MHrzBwuTNNMM2+sSJ=qA5Mttucw*@lU2PWWUCMzF面的咒文抹去。

這是雨鈴憐藉著飛雪的手送過來的,她封印起來,又把湯給倒了。

桃薰這才現身:「那個鈴憐上仙手段很高…」她輕聲地說。


(圖/pexels)

「怎麼說。」

「她的法術是拆成兩半的,我剛剛發現,粱上有傳影咒,可是直到那個鈴鐺響起,咒法才真正開始g_h%tw&wK7$GyC!LjzB=539Tz52wKW-k8GqNzT!JP3fXtnG2Pc啟動。」桃薰說。

南風皺眉:「那現在呢?」她們正在被雨鈴憐監視?

「我放了幻影符,先讓她-$4yg6_LO8=1*wx#9Am=90TC41thxO5Hz%5K4VDmPoy_I9AI5u看到你一個人在房間打坐,但以後我盡量不會在外面現身了。」沒想到雨鈴憐這樣監視著整個觀裡。

「那這個湯藥?」南風看著那碗湯藥,雨鈴憐就算拿滿漢大餐仙桃仙丹,她都不會想吃的。

桃薰拿過湯藥,她聞了聞冷笑:「是攝魂湯,長期喝下去,會心神不寧,變得很好#hSzz*tT7MEl=tB39Qy4z-yZShDauFUFarP-1GYWY=iE352#V(哄騙,而且這裡面還加了苟鼠子,是一種毒物,她想你死。」

南風冷哼:「她就沒有希望我好過,她就是忌妒我娘能懷上我。」

桃薰點頭,但她卻察覺不對勁:「雨鈴憐…忌妒?」

南風也感覺到不對,「對耶!她為什麼要忌妒?」

「對美貌嗎?」桃薰好奇地問,女子對美貌的比較,很容易引起殺機。

南風一邊分析一邊說:「她是那個男人的道侶,地位已經是整個觀裡數二的,那她有什麼不能調動?」

「那也要…妳生母,真的只是一個爐頂的話。」言下之意,南風的生母可能D16cdgp_ppHa01K%X7MNC+^48MfL2YUcgU4=fTBPb(@(NHuj=C並不是雨鈴憐對觀裡宣布的那樣,是個婢女等級的盧鼎。

「總覺得…這事情很怪。」南風喃喃地說。

桃薰微笑:「我會去查的,總之,你先好好的打進觀裡查探消息。」她走上前親了親南風的頰。

南風嘟著嘴示意,她卻壞心地繞過。

「師姐!」南風喊了一聲。

桃薰才笑著過去摟她:「你放心,我會查出來,還霜雁一個清白的。」說完她印上一吻。

「我知道。」南風享受被喜歡的人抱住,桃薰是她心裡最大的依靠。

雨鈴憐的房間內,送走了來詢問的飛Qu2rP^(7([email protected]_IV4tyYjLZfUdZ#H0D00TdAeTc%a雪後,她隨手拿起自己的手帕揮了揮,想散掉迷魂香的味道,等一切整理好後,她看著門口卻陷入沉思。

她喃喃自語:「顧霜雁…」她回來了!

雨鈴憐默默握緊拳,抓緊了手上的帕子,想到自己用鈴噹探查到的消息,她就覺得煩躁不堪。

顧霜雁那個小賤蹄子,不但沒有死,境界還提到心動前期!

為什麼!

她的手慢慢扯緊自己手帕,想到被通知有人入侵的那時,她帶著碧雲來到禁閉室,在弟子們的圍繞下,她再次見到NV(@GT53FDUcnO7H1L3$jtuYtg78*mp1BRtEcx-jVOfJOl2y#E那張該死的臉。

定睛一看,她才發現是冷著臉的顧霜雁,她的面目長開了,面容卻更像那個人…

她百般努力,才弄走了的顧霜雁,她為什麼又回來?

想到自己跟顧君緣的提醒,卻被顧君緣無視,她就感到坐立不安,她是顧君緣的道侶,她太清楚那個男人,在興奮的狀態是什麼眼神,尤其,那個眼神就跟當年看到QB7r(J49Sh^Z8A1FiI=zq^[email protected]_*G5Z_9ALR那個女子一樣!

在雨鈴憐手上,隨著她沉思時,白色帕子上,黑色的鳥形圖紋也慢慢被她撕開。

「妳不該回來的。」她看著被撕開的手帕,溫婉的面容不再有笑意,而是充滿陰沉跟黑暗。

她看著那個鳥紋的手帕,那是她替顧君緣縫的,代表少昊的圖案,她愛憐的拿出針線,一點點的將那鳥縫合,「奩鏡迷朝色,縫針脆故絲…」那是M=zo8Y3K^ab^cAb$(zIObP(Rdts(v5!WXKX(AtptgNST9HNsUs人間的詩詞,說的是女子薄命,為愛苦惱的詩詞。

她看著自己房裡的鏡子,突然有些不認得,那個手拿針線將自己縫成一個怨婦的女子是誰?

她自小仙骨奇佳,生於修煉門派,可以說是命定的修煉者,可她終究是個女子。

自古,情關就是女子的生死關。

她想起以前的自己,第一次遇到顧君緣,那個她從小就訂好的夫君,她的人生都是照著軌道走的。

看著眼前的偉岸的男子,朗朗星目、自持有禮,她馬上就傾心了。

真的是傾心,她把自己一股腦的愛戀都傾倒在這個男人身上,他的一字一句都記得清楚。

那時他是觀裡掌門的二公子,雖然修練不及大公子,可也是認真上進。

兩人見面,她也在顧君緣眼裡,也曾看過驚艷與愛慕,也曾看到他的渴求跟喜歡。

他們一起走過許多日子,一起修煉對招,雨鈴憐喜歡他用男子特有的聲線喊自己:「鈴憐。」

或者是更親密的稱呼,憐兒。

曾經他們是這樣美好的。

雨鈴憐[email protected]%3)[email protected]%895V7s=Gc+likEj看著鏡子,曾經她的容貌不需要任何粉飾,就美妍清麗,她的笑容不需要在鏡子前面練習,就能讓旁人稱讚甜蜜。

直到那個女子出現!

「她不該出現的。」雨鈴憐喃喃的說,她打開一小盒藥丸,揀了一顆嚥下。

雖然容貌似乎更美,但她卻沒有比較快樂,記憶回到觀主的大公子歸來後,她也想起了那個禍水。

那女子不僅迷了大公子,更是連自己夫君都迷走了!

她用盡心力,才趕走了那個女子,讓顧君緣成為觀裡的觀主,她也成了師母,有崇高的地位,卻沒有夫君心。

她恨恨地看著鏡子。

「我不會讓你奪走他的!」她像是對鏡子裡的人宣誓。

一會,雨鈴憐眼神黑暗看著自己手上的帕子,親[email protected]_zE6QDUnN31D)_zDC07n53ls-BtK728s5RA+V+V自挑白色的絲線,替那鳥形上了一身的喪衣,白色的帕子繡上白色的鳥。

既然縫針脆故絲,那就讓別人沒辦法發現這絲,也不會有人發現這絲已經斷裂。

就如同她黑暗的內心一樣。

雨鈴憐又看了自己Xb#JutZ9^vn__D%JUX=46-E&9pVHRBn$Gpfp#A^fxZXZPlUy0=手上的紙條,那是她拿給飛雪的湯,然後她默默計畫著,這次她不會那麼簡單就放過她跟那個賤種。

「我會再將你送走的…」她咬牙恨恨地說:「水嫣。」

當雨鈴憐關門後,桃薰才偷偷從桃花樹上現身,她將自己縮成巴掌大的模樣,這樣方便躲在窗邊的桃花樹上偷看。

別人會防人、防符咒卻不會防範門口的桃花樹,她本就是桃花妖,自然可以與桃花002Z8$gRJ8I*SQVz_#cAH=hc*e8Z7F^RF*8^(zIKkmC3ey_t4V樹有連結,更何況她已經被霜雁「殺死」了。

誰會防範一個死人?

她現在是以靈的形式監視著雨鈴憐。

看到雨鈴憐如此氣急敗壞,桃薰細細品味雨鈴憐的舉動,她恨的人不只是南風,或者說,她恨的人,一直都是南風的生母,對南風只是遷4$ZU9=(fnT1CfePA*J$yUwGI8zu36B_#6ky3&ah6SfQI9sxC6T怒而已。

桃薰有趣地彎起嘴角:「水嫣是誰?」

回到房間,桃薰有趣地看著南風。

「幹嘛啦!」南風有些害羞,被桃薰這樣充滿興味的目光看著,看得她都有些發毛了。

「我家娘子好看,我喜歡看啊!」桃薰輕浮的笑。

南風紅了臉,她低頭看著那個八卦盒,像是發現什麼突然說:「這個盒子好奇怪。」

桃薰挑眉:「怎麼奇怪?」

「你[email protected]&ajjbKC9eliQl0CYgJ^kgdqj6WHnL3xS4IXYqXg#%8看這個,我的可以按下,可是你的按不下去。」南風指著八卦盒,澤兌的位置,原來這不只是圖案,而是一個可以按下去的樞鈕。

所以全部按開就能知道盒子裡面裝了什麼?

她好奇的看著,桃薰也靠著她看,只是明顯沒有這麼用心。

「笑笑道長既然給了,時間到就會開的。」桃薰說。

貓笑笑的來歷很神秘,但他這麼做自然有他的用意。

南風只好點頭,看著自己桌上的湯藥,她皺起眉:「我不喜歡這個。」

桃薰點頭:「倒掉吧!快的話一個月,慢的話三個月,你要裝出越來越暴躁失神的模樣,不然她會起疑的。」

顧霜雁的歸來讓雨鈴憐又故技重施,讓飛雪送來的湯藥都是有問題的,但是qmEliTjKu0ES#azCS7YzX!1x_9H#lU87#)5JxBySPP4bPk*l(@她們不想打草驚蛇,先裝作中計,然後再尋找反擊的機會。

南風不高興的點頭,她倒掉湯藥後收拾好後,回來就抱著桃薰蹭。

桃薰好笑地說:「幾歲人了,怎麼還是這麼愛撒嬌。」但她的手卻順勢環著南風,輕拍她的後背。

南風卻埋在她懷裡,每一天,只有這個時候她才覺得自己真的活著,她最喜歡被桃薰抱住輕撫的感覺。

桃薰突然問:「如果有個男子追求你,你會答應嗎?」

南風馬上搖頭。

「可我沒辦法給你孩子,甚至我們永遠只能是師姐妹。」桃薰有些低落的說

「我不管!」南風抱緊她不斷強調,「不准離開我!不准、不准、不准!」她不需要孩子,甚至…

南風覺得自己獨佔桃薰的心思就夠了,養孩子什麼,她才不想,萬一又養出一個她這樣的,這不害了那個孩子?

桃薰看著南風的模樣,那個冷面的小師妹,內心其實比誰都需要她,她心裡嘆息卻只是抱緊南風。

沒有我,妳該怎麼辦?

「我查到了一個名字,叫做水嫣。」她看著南風說。

南風皺眉:「水嫣?」

「可能是你娘的名字。」桃薰說。

南風搖頭「沒有印象。」

桃薰也只是順口提一句,在兩人苦思的背影後,那個八卦盒在坤地的位置,浮現了水嫣的刻紋。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調笑令》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U是一個快遞機器人,她時常利用空檔之餘去整脊推拿,因為她始終認為自己是瑕疵品,她想要跟其他機器人一樣完美正常,有天U遇到了怪奇清麗的剪接師林銘,U開始改變自己的想法。

林銘因為一支商品廣告陷入難關,一直宅在家剪片叫外送解決三餐,U好奇林銘,接了她所有的外送單,數據分析她的需求。人群恐懼症的林銘因為常常和U見面開始對她有了好感,她們開始第一次約會,U的貼心讓林銘感動卸下心防,但U害怕林銘的挑逗碰觸跟率直的個性,因為怕被發現自己不是人類,更害怕如果有了愛情會違反機器人法則,她們的關係將會如何呢?

★《花吃了那女孩》、《揭大歡喜》陳宏一導演最新作品
★脫俗女神姊妹花王渝萱、王渝屏首度共同主演
★女孩與機器人的賽博格之戀,原來「愛」就是天意

註冊馬上看《看不見攻擊的程式》!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