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123RF)

渾沌的空間裡,琢兒躺在林姒的懷裡,聽著林姒給她講解自己聚魄的過程。

當時她心碎而亡,幾乎要解魄,要不是她還沒有對林姒求愛,林姒也還未)p!b)eeT#04I_!*@Y*[email protected])AUWBu9KK7QG0wAY$hXv對她許下一生一世的諾言,這才保住她的一絲生命。

而林姒之後的舉動,更可以說是瘋狂之極,誰也沒有想到,一個人魂真的可以做出聚魄丹。

「所以,妳延緩了梁孟涵十年的壽命,並送了項鍊讓她無法被其他死神發現?」琢兒好奇的問。

「對。」林姒絲毫不介意承認自己濫用職權這件事情。

「太胡來了!」琢兒喝斥,但看到林姒沮喪的模樣,她又心軟了。

終究,姒的膽大妄為是為了我,又怎麼忍心苛責於她?

她靠在林姒懷裡,隨著聚魄丹的作用發揮,她擺脫了虛弱的心痛,漸漸有了力氣。

琢兒細想一下,幸好除了這件事情,林姒並沒有其他違規,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如何讓梁孟涵靈魂回歸幽冥。

「沈薇玄那邊呢?」她好奇的問。

「正在受罰,現在應該也快要滿十年了。」林姒說。

「那我們要快一點了!」琢兒說,兩人走出了死神空間,來到了陽世。

直接來到梁孟涵的面前。

早就聽過她們故事的琢兒微笑說:「梁總裁,我想跟妳做個交易。」

而另一邊。

當沈薇玄受罰滿十年,她只覺得身體被浸泡在無盡的疼痛,這痛終於停止了。

她不敢放下緊繃的精神,害怕這是眼前男人的手段。

「十年已滿。」男人可惜地說:「妳可以走了。」

可以走了!

這句話讓沈薇玄笑開了,她準備離開,而那個男人卻不甘心的看著她的背影。

為什麼!?

林姒可以輕易得到死神的眼淚,自己花了十年折磨這個小女孩,卻什麼都沒有?

他忍不住的拿出弓箭,對準沈薇玄,若是他偷襲,有可能拿到死神的眼淚嗎?

他將弓拉到如滿月,放箭!

一陣破風聲傳來!

眼看就要貫穿沈薇玄的後背,卻被人用劍砍了下來。

風吹開來人的兜帽,露出一頭紅髮。

「鄭劍雨,你想幹嘛!」林姒生氣的質問:「沈薇玄刑期已滿,你憑什麼這樣做?」

背後的沈薇玄也意識到不對,轉頭,看向林姒驚訝地喊:「前輩?」

鄭劍雨冷笑,「林姒,就是你害得我被聖上剮了,妳私造聚魄丹,還扭曲這女孩的命運,以為會沒事嗎?」

林姒冷著臉,「那也輪不到你管!」

「薇玄,妳先走。」林姒生氣的說。

沈薇玄衡量一下,雖然她很想問前輩扭曲自己的命運是什麼,但她還是選擇相信前輩,因為前輩很照顧她。

看到沈薇玄離開,鄭劍雨冷哼,「妳拉攏人心的本事倒是高了!」

林姒沒有回話,只是消失在鄭劍雨面前。

當沈薇玄出現在林姒面前,她就知道,這個時刻終於來了。

兩人站在地獄的某處,血紅的彼岸花開得燦爛。

她看著沈薇玄,她應該是品過味了,少有的,林姒有絲尷尬,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個很聽話的後進。

「前輩,那個人說的是真的嗎?」沈薇玄問,她的命運真的被扭曲?

「部分。」林姒承認,為了琢兒,她確實該面對自己的惡果。

「哪部分的扭曲?」沈薇玄問,她心裡卻有一點憤怒的火,開始慢慢地燃燒。

難道她其實不會死?

「梁孟w*^sGO2Fybt^EER%uJ)6AU8+I4jeN$VHX9q+mzj%qd(5n*^93Q涵十年前就會死。」林姒說,她卻幫著沈薇玄,讓梁孟涵又偷得十年的陽壽,但卻故意讓人發現是沈薇玄所為。

「我不會讓孟涵死的!」沈薇玄皺眉,她轉身準備離開。

「妳要去哪?」林姒問,遠遠的一聲鳳鳴,她彎起嘴角,知道琢兒來了。

「去陽間,孟涵會長命百歲的。」沈薇玄說,因為有我在,就不許任何人傷害她。

林姒卻有些戲謔「可是上面特別派了一個搭檔給妳,恐怕妳無法再為梁孟涵掩藏了。」

沈薇玄只見遠遠的有人走來,一個很美麗的古裝女子走到沈薇玄面前,她還帶著一個蓋著黑色兜帽的女生,似乎是她的新搭檔,Xcjd#f27wQfIwM&nY-bo0oprl=wN$3YNlxw(=X=R2&S1Ii7)Pg但兜帽蓋住了她的臉,看不清她的面貌。

「我不要!」這樣她就不能去找孟涵了!沈薇玄拒絕著。

「玄。」一個熟悉的聲音,從那個女生的嘴裡傳來。

沈薇玄幾乎渾身冰冷,幾近暈眩,她為什麼在這裡?

「她為什麼在這裡!」沈薇玄痛楚的上前,看著前輩用眼神問,是妳把她帶來的?

失去生命是多麼疼痛的事情!

妳們怎麼可以這樣!

冥風吹開了女生的兜帽,赫然就是梁孟涵的臉。

「人也帶到了,那我還有事就先走了。」林姒牽著琢兒,兩人退場,把空間留給了那兩個人。

一時間,兩人都無話,隨著冥風搖擺的,除了沈薇玄的心還有那彼岸KOZNq1%TlgDYgUTpizN+ep(WwgwLn4sm8(Iig9q$dBq(@@0A&C花的血紅,在純黑的地獄如血染的風景,氣氛有些肅殺。

終究梁孟涵還是社會化過的,因此她先開口。

「我要妳身上染上我的味道,這輩子妳都逃不掉,這輩子妳都是我的女人。」梁孟涵說。

沙小?沈薇玄愣住。

看著她眼前的梁孟涵,她在說什麼?

而梁孟涵則是往前走,雪白的腳踏出黑色斗篷,一步、兩步,走到沈薇玄面前。

「很雷的台詞吧!」梁孟涵壞笑,她抱緊沈薇玄,「可是玄,不這樣說,妳一定會逃跑的。」

梁孟涵環住沈薇玄,抱緊那個她思念已久的人。

感覺梁孟涵的氣息在自己周身,沈薇玄突然覺得真相是什麼一點都不重要。

最重要的是這個心裡的人,她在我面前,還能擁抱我就足夠了。

兩人相擁許久,沈薇玄還是鼓起勇氣問:「孟涵,妳怎麼會到這裡?」

「因為怕妳嫌我老,就早早來了,這理由妳接受嗎?」梁孟涵壞笑。

但是沈薇玄卻不買單,她皺眉,「說人話。」

「其實是妳的前輩跟她的情人,讓我回歸幽冥的。」梁孟涵溫柔的解釋,看著沈薇玄擔憂的臉,她知道,自己是薇玄最牽掛的存在j2It))JwyJTXov9DmJv=hc!Y=3u%_^s7Og50Nh)UXHdHfaOT11

「妳是怎麼死亡的?撞死?餓死?痛不痛?」沈薇玄問。

「妳前輩的情人直接抽了我的靈魂G_ixvg3DSPUnH*IXC=)@dPEa*FedC2)#$h&uYkfuAJ(447eTXf,是我同意的……不會痛。」梁孟涵笑著說謊,但比起靈魂離體的疼痛,那十年的相思才是真正的折磨。

「薇玄,十年前妳丟下我,妳去了哪裡?」梁孟涵抱緊她,卻聽到她壓抑的輕哼。

她伸手拉開沈薇玄的斗篷,看到她傷痕累累的手!

「妳怎麼了?」梁孟涵恍惚地想起,那前輩有說過,自己多得的陽壽十年,已經有人為她買單了。

所以……是沈薇玄替自己受苦的!梁孟涵難受的想。

「沒事,休養一陣子就好。」沈薇玄笑問:「孟涵,妳會不會嫌我醜?」

只要梁孟涵在我身邊,過去的苦難又有什麼關係?

「當然不會。」梁孟涵皺眉,這是她的薇玄,「該死的,妳是我的女人!」%aU&1ZzTe3wxF5Ct*1JVb!rn*8G*g9YPT%sBqRWPOIZ8tDR6nQ霸道總裁的個性又爬了起來,她在腦海思考著該找誰討回這筆債。

沈薇玄又被她的話逗笑,無奈地上前,吻了她的唇,「遵命,總裁大人。」

兩人一起牽著手,在記憶裡,又回到高中時,被沈薇玄牽著走回教室的時候。

但不管去哪裡都無所謂,梁孟涵想,就算走在開滿彼岸花的火紅地獄,明明是這樣陰鬱的風景,[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rA7mmwiJ!h7Ngq)Jh卻因為心愛的人在身邊,也覺得順眼無比。


(圖/123RF)

晚上十一點,金聖大樓裡面,只有中間的還有一層樓亮著。

一個男職員痛苦的揉著腰,他趴在桌上看著主管給的報表,這次的業績又下滑了!

但是腰上的疼痛卻一波大過一波,他不會要死了吧?

「我們來收割你的生命。」一個低沉的聲音說。

他轉頭,一個女生站在陰影處,他看過去卻發現那女生的模樣有些面熟。

「梁總?妳回公司了?」據說梁總已經失蹤了一個月,難道她去執行什麼商業機密了?

「小陳?這麼晚了,你還在公司幹麻?」梁孟涵問。

「這個季度的業績不理想,我留下來加班。」小陳正襟危坐的說。

「不用加了,你要死了知道嗎?」梁孟涵微笑地說,她看著小陳背後的沈薇玄揮下鐮刀,回收了這個靈魂。

「放棄了現實的公司,不會難過嗎?」沈薇玄好奇的問,拿起報表乍舌,「淨賺幾億t#&(TjO^([email protected]&qH6XpR的公司,好意思說業績不理想?」

「那沒什麼,更何況,我只要全天下最好的東西……」梁孟涵笑說。

「什麼東西?」沈薇玄好奇的問,世人皆為利字,梁孟涵想要的東西是什麼?

「妳啊!」梁孟涵笑說,她走上前親吻著沈薇玄微涼的額。

迎接死亡,她不後悔。

早在沈薇玄離開的第一年,她就將身後事情處理完畢。

那時她才意識到,有一個人,妳會花所有人生去追尋,那是妳要陪伴一輩子的人。

她抓緊時間陪伴著父母、朋友,把每一天都過成人生的最後一天。

並不難受,因為她知道,自己在等待什麼。

我愛妳,沈薇玄。

梁孟涵看著她身上的傷痕,那是甘願為自己受苦的芳魂,她之間的牽絆從生糾纏到死。

我也愛妳,沈薇玄回應似的親吻梁孟涵。

這段死神間的戀愛才剛剛開始。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霸道總裁的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2019第一屆GOL Summit 高峰會!亞洲最大LGBTQ+影像製作研討會將有電影產業各種領域的專家出席,分享他們在製作酷兒主題作品時的見解和經驗。現在馬上了解更多資訊、報名!

一起發大財!同婚合法帶來29億粉紅經濟!歡迎聯繫拉拉台,幫你精準投放廣告至LGBT社群!

業務Louis信箱:[email protected]臉書私訊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