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圖/123RF)

「謝謝收看!」主持人在節目結束的聲音一如往常的有朝氣。

[email protected]_msI3pDkk(QpgPP6DSDGL_^X*per夢也一如往常地走上前,替麝月披上外套,擋住現場太冷的空氣,趁著夢夢替自己蓋外套,麝月從她的脖子上偷了一吻。

「欸,剛剛有人餵我吃東西喔!」麝月故意的說。

夢夢看著她,微笑,「所以呢?」

麝月靠近她,挑戰的看著夢夢,「不吃醋嗎?」

夢夢也回應她的笑,但眼神卻充滿佔有慾,「月,妳是我的,而且……J)[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PFP^p$fNtOyHjbb3RFSHMp9」她倒了水放到麝月面前,也趁機在她耳邊說:「妳在家可都是我『餵』的。」

麝月夾緊雙腿,透過鏡子,她看到微笑的夢夢,她越來越有女王的感覺,或者說,夢夢就是她的小女王。

夢夢的媽媽同意後,她們討論了許多,對於未來、現在,等她這邊工作告一段,她們就決定去登記結婚,現在夢夢每周都回家,回去陪著林意vjCm%@x(8GO^kv)h%^&XtrX3p4n^&97tW-3Y0&5Ul%0XjW5$fJ雲,而自己也在旁邊。

很幸運的,這不是悲劇。

麝月想,她真的很幸運,遇到這麼好的夢夢、有幸得到林意雲的同意,因此她要更努力,把握這個幸運。

麝月把夢夢拉到洗手間,兩個女生好處,就是可以把夢夢拉進洗手間「止餓」。

「蝶,我要。」麝月低聲的在夢夢耳邊說Ek+VRd0cP8R+Zs9XN^yC(r7UdY3rv=LNmB=yb6ZFl8uF5S-ZH9,她還想要更多,想要現在就回去把夢夢壓在床上,盡情的品嘗她的美好,她終於可以挑開她的項鍊,在那黑色緞帶下種上自己的吻痕。

「乖,Fc16LvO3x(c%@byQjREVMBqPzKoXO^J=uFirklCT+WO52A(=KB回去再餵妳好不好?」夢夢輕聲的哄著,感覺麝月在她脖子上的吻痕舔拭,她夾緊腿,怎麼好意思讓她知道自己也「餓」了,可是她總不能繼續霸著麝月,她等等還有直播呢!

她看著麝月美麗的模樣,她已經釋懷了,觀眾看到的、網友看到的,都是公開的麝月,而私底下的麝月,FUhcHXtp+DN_I)$E-oY$(V8qEnfo^KUGs31nMY4EkBq+nt=P5x卻是完全屬於自己的,想到麝月的美麗跟溫柔,那都是自己的!她就不會吃醋了。

嘴唇被麝月吃了又+Vn55k243hh$MvwF5=waa-_1m^6UnncsF6VN76MScFjRf-xeDG吃,因為當演員有肌膚的顧慮,不能如麝月那樣種下吻痕,這讓她很吃醋,可是她可以親吻麝月很隱密的地方。

夢夢撫著麝月的臉壞笑,吻上她。

麝月真的恨不得直接把夢夢吃了!看看她現在的模樣,完全就是個壞心的小女王!

嗚嗚,為什麼下班時間這麼慢!她咬唇。

「不[email protected]=F=5x)D9DDUo=XAYj9$D#n4pQi*P$GEiOEUbO-HbUV(y^&a許咬!」夢夢用大拇指擋著麝月的唇,她的眼神充滿的愛慾,她手指撫弄著麝月的嘴唇,她低聲的說:「不然,就要重新補妝了。」

麝月伸出舌頭,舌尖調皮的挑逗夢夢的指尖。

夢夢看著指尖那柔軟粉色的舌,與手指之間沾黏的唾液,麝月的呼吸吹在手上,粉色沾著口紅的嘴,還有那柔軟唇瓣的觸感,夢夢閉眼,她仰頭吻著麝月,她知道那條小舌的味道,知道麝月唇膏的香氣苦味,麝月身上的每一點她SoITq8Xh(vpbp13=pCDz)uT0f=&7yS(m)%#qqCX%D#!AxoXis7都嚐遍了,那些可不是網友或粉絲能知道的!

她微笑!

月是我的!

熱戀的人,總是比較不謹慎,麝月吻了又吻,夢夢要很克制5=PxeyZ3YHJ%jnf5d7EYqNFp2Vut49rrkhkqqetyjN&qS*NId_自己,不要在麝月的脖子上種下吻痕,但自己卻被麝月種了!

夢夢站在洗手台的鏡子前,看著自己的脖子,「有點明顯耶!」

「也是,這樣會有人猜妳有男朋友。」麝月看著她酸酸地說。

夢夢輕笑,「所以呢?月,妳打算怎麼辦?」換妳吃醋?

「我去拿筆來簽名!」麝月看著夢夢壞笑,低聲在她耳邊說:「做事留名,我可是很負責任的人。」如果可以,U4kvg81K&pzv+*589JN+)#[email protected]$(5b9BklJe7她更想在夢夢的人生簽名,告訴所有人,夢夢是她,許麝月的!

色欸!夢夢嗔了她一眼。

兩人甜蜜蜜地走出洗手間,卻沒發現一個人站在一旁看著她們。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麝月急忙的拉著夢夢,回家!她終於可以開動了!

夢夢好笑的收拾好,拖著行李箱,看著麝月開心的模樣,她的月也(qps#CK=Xxca+Akn%[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DNpL有這樣天真可愛的一面,雖然背後的目的不單純!

但是剛出了門口,夢夢卻感覺有人推了她。

還沒意識到發生什麼,她已經快要跌到車道上,這時她才看清剛剛推她的人是誰!

石齊白,那個揚言要追麝月的小鮮肉?

她聽到了拉長聲的喇叭音,還有迎面駛來的車子。

所以,她要死了嗎?

女星助理被車撞死的新聞在她的腦海閃過。

而緊接在石齊白動作後,是麝月伸手把自己拉回來,卻因為腳滑而跌到車道。

眼看麝月就要被那車撞到,一切似乎都靜止了!

麝月看著夢夢恐懼的臉,一切很像是慢動作,她閉上眼,希望死亡時不會太痛!

她會不會死?麝月猜測著。

萬一還要跟夢夢相約下一世,夢夢怎麼承受的了?

想到夢夢,麝月覺得心又痛了起來。

但幸好,並沒有任何疼痛在她身上,反而是一個軟軟的東西貼在她的後背。

麝月睜開眼,看著似乎一切都靜止的空間。

「妳起來啊!」水離無奈的聲音,出現在麝月耳邊。

麝月趕快起身,轉頭就看到一旁穿著T恤的少女,那3FyPkBBrzHja02XGqeU!lJWOJq*WSK7)nckTW(saU-KX&943Z&張面容讓她想起一個名字,「水離?」起身後,才發現自己的後面,是她那毛茸茸的……狐尾!

仔細看會發現,靠近她臀部的地方流著血,似乎撞斷了什麼,但水離怎麼這麼冷靜?

麝月驚訝的問:「天啊!妳怎麼了!」要不是時機不對,麝月還真想問說,妳月經來了?

只見水離耳朵動了動,她不高興的看著麝月說:「別什麼事情SFjr6j0ylcipTW(mS0yjL(zaw&T*^C28Kbv7-2(Hd^-ePWI&F%都問天,老天爺很忙的……還有妳好過分!我耗掉一尾幫妳擋了死劫,妳還笑我月信來了。」

而且……她還是個孩子啊!哪來的月信?

「死劫?」麝月不解地看著水離。

「算是幫妳們吧!」水離看著地上的尾巴,她好痛喔!先吞個丹藥替自己止血。

一旁的石齊白突然走過來,看著她們憤怒的問:「為什麼?」心裡面有個聲音在叫囂。

為什麼她們就是不分開!為什麼麝月就是不喜歡自己?

「石齊白,我看了你這麼久,你就這麼放不下嗎?」水離問石齊白。

「什麼?」被點名的石齊白迷惑,他根本就不認識眼前的女生,更何況她還有尾巴,是妖怪吧!

「上上上上上上……啊!就是白月的那輩子,你是她的胞兄,後來當大王的那個,你追著白月+fd9mQQP#[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hNY_r9!fP1c這麼久,難道都不打算放棄嗎?」水離問。

「我不知道……就是放不下!」石齊白聽到自己的回答。

「這樣只會滋生1+3TU_JJPy*jETW^Aw433gX10H)+5Nx&6)[email protected]=c孽情,你追尋了這麼久,又何嘗得到過白月一點,放手吧!」水離勸石齊白,她一直好奇著白月跟夢蝶的後來,所以注視她們輪迴後的每一世。

齊王的魂魄經歷了許多世輪迴,始終追在著夢蝶的轉世後面,固執的要找出白月。

可夢蝶跟白月是兩情相悅,但齊王……只是不甘心罷了。

水離不懂,他坐擁後宮三千,但永遠只記著自己失去的,這不是很累嗎?

「月!」夢夢發現能動了,趕緊把麝月拉回路邊,抱緊她。

水離看著麝月還有一旁撲過來的夢夢,心裡面有趣,還有很多問題想問,但是……

她又看向一旁的似乎有白色的霧氣靠近,她叮嚀,「亂了凡人運數,1aKDH-%uv6MiR3LboERZY9IDiQ2z&U!amdJMcfVEZaFFgG5%=c是會被追究的,沒想我追了幾千年,最後竟因為妳們才有機會遇到他,姻緣、因緣,妳們要好好珍惜,知道嗎?」

水離轉身,拎起一旁的石齊白,「這個我就外帶了!」

麝月只來得及說:「謝謝妳!」

「他們要來抓我,我要走了。」水離說,她化成了狐狸的模樣,身影消失在這個現代的街道,「妳們要記得,妳WAjAT5Rsp*MED&tc31yC3HDLioLF*fvvkjg#@[email protected]^A們是被狐狸祝福過的!」

水離最後的聲音說,留下那一截斷尾在地上,所有一切都好像沒有發生過一樣的消失了。

「這是……怎麼回事?」麝月問。

夢夢也不懂,她想要撿起來那條狐尾,但憑空卻出現一個男人。

他早一步,將水離的斷尾撿起來,看著兩人,又看著水離消失的方向搖頭。

接著也消失了。

留下夢夢跟麝月面面相覷。

「幸好妳沒事!」夢夢抱緊麝月,她在心裡下了決定。


(圖/123RF)

幾日後的新聞,石齊白全身被人剝光丟在噴泉被發現,據說他屁股上還有被打過的痕跡。

對這個好笑的結局,麝月只能苦笑,水離大概還是狐族的孩子吧?

雖然是幾千歲的年齡。

石齊白不可能放棄的,畢竟感情沒有這麼簡單,但她還是感謝水離做的一切。

她坐在那個夢夢唱過歌的咖啡廳,上一次,同樣的場景時間,夢夢用低緩的女聲唱了那首微苦的歌,但現在,她好了嗎?(@)s1m-S)KQ0BV8OPO^vWdiLvFt$Ky=Eu-Jx3zIRv_!GQ0F^(a不痛了嗎?

自己有改變她嗎?讓她快樂一些嗎?她看著夢夢。

夢夢撲進麝月的懷裡抱緊她!她很感謝水離,而且因為那件事,她在心裡有了慎重的決定?

麝月寵溺的看著夢夢,她把兩人的長髮勾在一起,就像她們的感情,彼此纏繞。

「所以妳媽同意了?」麝月問,同意我們住在一起了?

為了安林意雲的心,夢夢前一個月都是住在外面,她們要取得林意雲的同意,才打算繼續同居。

「對。」夢夢看著她,心裡是有些擔憂的,「麝月,如果媽媽不同意,妳會離開我嗎?」

「不會!」麝月看著夢夢溫柔的笑。

水離出現確定了她們的上輩子,但是上輩子真的這麼重要嗎?

她愛的是眼前這個人,喜歡她的所有,如果plzg(ss(xj4=ULC3-xDsmnoFs4z$5Csy&11pM(fe$R%l(kt%a%這個『上輩子』讓她們相遇那很好,但如果因為『上輩子』分開,那就太蠢了。

她不會離開夢夢的。

兩人又聊了一會,夢夢將麝月帶到座位上,麝月看著夢夢走上台。

同樣的不問任何人,不介紹,就這樣站在台上,夢夢調弦、開口用輕緩的女聲唱著,「我們哭了,我們笑著……我們7*uh%[email protected]=r(baj%4xiP5IQjcgG_q)fDioz(FAve(MYD抬頭望天空……星星還亮著幾顆……」

她微笑地看著麝月,這個她喜歡很久的女王。

她終於敢承認了,麝月,是她的月亮。

因為我剛好遇見你

留下足跡才美麗

風吹花落淚如雨

因為不想分離

橫跨千年的追尋,她終於有勇氣在人群中開口她們的戀情。

IX(_(^mtFFBSBVqKV8gLx$KZX6$w(brpPT!P+90-M5p+oG(*Cx到了麝月的心,那是多麼珍貴的事情,她為夢蝶跟自己開心,她們都是幸運的,有這麼一個人,接受了這樣的自己。

因為剛好遇見你

留下十年的期許

如果再相遇

我想我會記得你

因為遇見妳,因為等待,儘管中間還是有曲折,但是我終於等到妳了,月。

夢夢深情地唱著,這首歌就是她的告白。

我真的很幸運,能有妳陪我,在對媽媽誠實的路上,始終是妳陪伴我。

她們多麼的幸運,能夠在同一個性別遇到彼此,還能夠相愛。

還有水離的出現,證明了她的追尋跟執著是對的,她真的很感謝這一切!

但是我不要如歌詞所說的,下一個十年,她要現在!這輩子!

「……如果再相遇,我要跟妳在一起!」夢夢唱完看著麝月。

麝月有些飄然,有些感慨,這個女孩總是能帶給她驚喜!

「蝶,這是在跟我告白嗎?」麝月輕聲的問。

「不是啊。」夢夢故意的說,看到麝月緊張的看了過來,她笑說:「我在跟妳求婚,月。」

夢夢放下吉他,拿出準備好的戒指:「許麝月小姐妳願意……」

麝月突然的說:「好!」

「我還沒講完耶!」夢夢眨眼,要照流程來吧?

「不管!妳是我老婆了!」麝月霸道的說,她戴上兩人一起選的戒指。

看著夢夢,這個出現在自己生命的女孩,陪她走過的時間,她也有新的成長,跟她在一起的日子太甜NjFJxl7S2waWs)ezi7(C)[email protected]$srsyvvU2xyahJj#S4(jpm蜜,甜到她會怕!她不知道明天會面對什麼。

但是……麝月看著陽光灑在夢夢的髮上,她唇上A%=_bzZcgr_l+GLk=7%LAB2ZQjgU+2pZ$SJ_xb_PZui7Ac5Xua的微笑那麼甜,為了她、為了夢蝶、為了白月,她更該好好的珍惜現在的幸福!

看著她兩人牽著手,無名指上的戒指閃耀著日光,像是宣告兩人的戀情終於在日光下,不再限於月亮的夜晚。

「下次換我跟妳求婚!」麝月在夢夢耳邊說。

夢夢點頭微笑,她願意的,無論何時。

她們彼此都懂了,幸福真的很不容易,更要好好珍惜。

《完》

想知道兩人輪迴之前的故事,請見前世篇《梧桐影》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梧桐影》全系列

看百合小說《如意令》全系列

「真心話大drunk夫」邀請彩虹光譜上不同性別取向、不同身份性別的彩虹家族或是LGBT支持者玩「吐出真心話,不然乾掉一杯shot」,展現彩虹成員的多種關係樣貌。多元樣貌的關係與身份之下,愛就是愛,份量與感情不會因為性取向或性別身份而有所不同。

30秒註冊,馬上看「真心話大drunk夫」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