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翟書璟,國三) 一直以來,翟書璟都不是一個天才,頂i*iQ0jtKUyYSF5a^k#M_#W91o3L(G&Nz+xJw4qK8(%J9NZMvSN多稱得上是有努力的天賦。幸好她付出的努力,也始終能和她的成績成正比。 但大家通常都只能看得見結果,而忽略她在背後究竟是付出了多少痛苦與辛酸才換得到這一切的。

她還聽說過一個奇妙的傳聞,學校謠傳著她的IQ有150,所以才那麼優秀,不管哪一方面都能輕鬆的拿到第一名。 呵呵…多麼可笑。輕鬆嗎?要是IQ真有150,就不需要過得那麼辛苦了。 為了維持這表面虛偽的一切,她到底犧牲了多!mew*!ji%J6CrNfNbrUJAAX+n(rDut+RMZVlFW94o+A4x1XctJ少代價?這些事情,從不會有人知道,就算 有人知道了,譬如說她的父母,大概也不會去揭穿的。

翟書璟從補習班回6GczN5-%lGeMdnsV$Q%&c&cE^qx+d=uH6tXd0+8f2g*iF3JkGD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她打從上小學開始,父母就把她送到一 家昂貴的美語補習班,唸小學六年級的時候她的多益就已經考了900分,以她的年紀能考到這種成績已經算是神童了。 但當她父親看到成績單時,只淡淡地說了一句,書璟,妳怎麼沒有拿滿分呢?

Q0n*wL6(Pt$cj*Vs-1K=TZPeqynpKEMCCdtgye*pgwoj0nhUC=錯,翟書璟的人生,如果不是滿分,如果不是第一名,那麼一切就都沒有意義了。 這是從小她父母一直對她耳提面命的話,對她而言,她的父母說的每一句話便是聖旨,是世界上唯一的真理,她是個天才,不該浪費自己的天賦,除了唸書以外,其他的事物對她而言全是多餘的。

妳說什麼?想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為何要跟那些腦袋空空的廢物在一起浪費時間? )l+wTZKCg7K(TF1k08z)ZK%Bmq^JuE1UDZyeimRdafDl6z$zt-想要去遊樂園?那種地方對妳的人生有什麼幫助? 妳不快樂?現在忍一忍,將來才能有好的成就啊。 今天是妳的生日?然後呢?與其浪費時間慶祝不如多唸點書吧。

自由這種東西從來不會出現在她的世界裡,她只需要把書唸好,把第一名的成績單拿給父母看,其他=iEJak6dy8l*J)[email protected]#e([email protected]+X#+=mXQ的對她而言根本一點也不重要了。

「搞什麼東西!?妳、妳這個賤女人!!!」^LCcfID#[email protected]*=Tosv7(bW#Ux=rvkNwgl87vNpO#*Y%Cl5F翟書璟一進家門,便被她父親的怒吼聲、還 有玻璃落地的破碎聲給嚇傻了。

「你自己也心知肚明吧?現在跟我吵這些有什麼意義?」她母親眼眶濕潤,看來是已經哭過了。

「臭婊子!幹!」啪的一聲,是一個火辣辣的耳光。 「你又動手!你又是這樣對待我!你…人渣……」


(圖/visualhunt)

「她媽的!在外面討客兄!真她媽的欠打!給gF6y#cXMfW8T+bKUP1RCz^ztxhg%[email protected]+nf老子戴綠帽很好玩是不是?」 女人歇斯底里的哀號著,「我真是受夠了!我也…需要慰藉啊!像你…像你這種人怎麼會懂?」

「妳……」 男人面目猙獰的舉起手,似乎又是要對妻子施予暴力,翟書璟見狀,連vFnKzbIJy6oyY2%%aZ%!2D9b5Z#Y%eqTb#4lRurWn5ozzjHj_k忙丟下書包,擋在父母的中間,抿著唇喃喃的說,「爸爸…你不要…」

「書璟,妳給我滾回房間唸書,小孩子有耳O16bzGaY([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無嘴!」 母親冷冷的說道,「你在女兒面前打我、這樣你滿意了嗎?你這個父親是怎麼當的?」

「哼!你這個母親又多高尚?妳怎不讓女兒知道,妳就是個紅杏出牆跟野男人偷情的賤婊子?」

「如果你不是每次喝醉都會對我拳打腳踢的,我還會這樣做嗎?我也是個女人啊(%qA5Bmd*2GX1fLs0dDJi5yTfdk1TOjSmXC4p9Cla8DNX1sYkN,我也需要被疼愛呵護啊!你看看你都是怎麼對待我的?」

「幹!」男人惡狠狠地,伸腳用力一踹,空氣中瀰漫著身上一股濃濃的酒氣。 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翟書璟拎著包包,迅速地衝上樓,砰的一聲關上了房門,把自己包裹在棉被裡,假裝不去在意外面那些TQnCnfNXGK&nKs7B9ys32MBt*3xYuI=DNC^rPgf(SbESR)g4qs陣陣傳來父親的惡毒辱罵聲、叫囂聲、跟母親被拳打腳踢的悶哼聲。

她最J5qoWkK)^[email protected]*woKtY%M5ZTLR)RkzVv7NCV&z近越來越不懂,唸書的意義究竟是什麼?是要將來像她父母這樣,成為一對有名無實的夫妻,擁有著貌合神離的婚姻嗎? 這種人生,這種生活,到底是在追求什麼? 一個是在工作上不如意就會買醉動手毆打妻子的男人,一個是受不了丈夫長年的暴力相向 、忍不住在外尋求慰藉的女人。

翟書璟已經記不得這種噩夢般的日子,究竟持續幾年了? 終於,母親離家出走了。 她的父母親沒有離婚,在眾人的面前,母親還是學校的董事,是她父親完美的配偶,該出席的場合聚會兩人都不曾缺席,只不過,翟書璟自己心裡明白,她曾@CFL(v&qF2R2D#!k(BxwKc1fGj)[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O經以為幸福美滿的那個家,已經不再完整了。

GerZCXeMWWbYW9BDnI#d*o&PAPFh+D=5%U!NbWgp8^wP9Y^t#G那之後,父親的個性變得越來越孤僻,變得更常酗酒,翟書璟每次從補習班下課回到家 ,幾乎沒有一次看到那個男人是清醒著的。 而最近,她總覺得父親看著她的眼神越來越可怕,或許,是因為她跟母親長得很像的緣故吧?

「妳…妳回來了?」父親雙手搭著剛從補習班下課回家的翟書璟的肩膀,表情扭曲,g(w([email protected]+b5$Hdl似笑非笑的,像個壞掉的木偶,還帶著渾身的酒氣。 翟書璟心裡暗暗的感到不安,「我…回來了。」

「妳…她媽的還有臉回來啊!?」父親伸手就是一個狠辣的YJKZ%tljRZ3dG9)0UrMkc3r+t$r7TqTflj59cj51bJY4fXm8%U巴掌,翟書璟痛得眼淚幾乎就要奪眶而出。 翟書璟摀著臉頰,對著醉醺醺的父親啜泣道,「爸爸…?」


​(圖/visualhunt)

「死破麻!幹!畜生…妳這個水性楊花的賤女人……」 翟書璟瞬間意會到,喝醉的父親肯定是把她誤認為母親了Y5n6PbaXh*[email protected]$^p)U+_lmu4J-5InUb*aDyhlJJMz!M(n$5Jt。她趕緊說道,「是我…我是書璟…」

「妳說謊!說謊…妳就是那個賤女人…背叛我…傷害我…拋夫棄女的臭婊子……」男人嘶吼著嗓子,然後便是一陣拳打腳踢。 好痛…真的好痛ves1i!1Kx!fu-n1j9*[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mn5JjUDc$g…這麼多年來…母親…不管是精神上還是肉體上…到底…承受了多少痛楚 ?翟書璟實在是很後悔…自己為何只能在一旁眼睜睜的袖手旁觀?

翟書璟護著頭部,忍不住大聲哭喊道,「爸爸!你清醒一點啊!」 但父親顯然沒有意識到眼前的是她的女兒而不是妻子,DSEbA!mGRoIHD0MYpRJnNR$_8IYfVm$VQUAkvg37W*IO8l21M4他用力的撕扯著翟書璟的制服,幾乎把整件上衣都給扯破了。 翟書璟錯愕的往後退了好幾步,但父親顯然並不打算放過她,他用力地扯著翟書璟的頭髮 往牆上一撞,然後惡狠狠地把她壓倒在地上,接著咬牙切齒道,「外面的男人幹妳就可以 ?我就不行?」

父親像一頭發了狂的野獸,眼神流露出無比的憤怒和傷痛。 翟書璟用盡全力還是掙脫不了父親的束縛,她乾脆放棄掙扎,絕望不已的反覆喃喃喊著, 「爸爸…爸爸…」 她一放鬆全身的肌肉,父親反而一怔。他定神一看,赫然[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h84kf!yu127JU$yPB$CgOh發現壓在自己身下的居然是自己的親生女兒。

「書…書璟…?」父親的臉色蒼白,神情迷亂。 翟書璟從地上爬了起來,恐懼的縮成一團瑟瑟發抖。

「對不Lm!QbaeraJZW7r)B=XE([email protected](3D*8K#hnv*OwDS7zWPRD起…原諒我…」父親張開雙手把驚魂不定的翟書璟擁進懷裡,痛哭失聲道,「我只 是…太痛苦了…我真的…覺得生不如死……」 一想到父親齜牙咧嘴的表情、還有自己剛才差點被侵犯的事,翟書璟不禁感到一陣毛骨悚然。

她推開父親,驚惶失措的衝上樓躲進房間c8+to0mm$sK=9-)[email protected]*0a2%(mTRZ^OC)R=w0X1ii!Rw)A。 好可怕…真的好可怕…這個家…還能算是家嗎? 一切,開始悄悄起了變化。

--

父親幾乎不曾回家了,可能出於愧疚,也大概是怕自己又做出失去理智的事。那個男人請了管家傭人處理家務照料翟書璟的生活,自己則選擇逃之夭夭。 明明有著父親、母親,有K3FKK0Vbfo$UNrITXgD_WXy__YFAJvPktbT#ZF#AzYcK=gxwVT著自己的家,為什麼她卻必須像個孤兒一樣孤零零的一個人? 有著眾人欣羨的外貌、學識跟家世背景,翟書璟卻對其他同學的平凡人生羨慕不已,如果人生是一道選擇題,她肯定不會選擇讓自己這麼痛苦的。

可惜她的人生只能是是非題,從小父母親就告訴了她明確的對與錯,讓她根本無從選擇。 翟書璟起身交了卷,今天是學校段考,這種考試根本難不倒她,考試時間才開始不到二十 分鐘,她就已經把題目全部寫完了。 交卷時,監考老師偷偷塞了一張小紙條到翟書璟的手中。 她望著監考的鄭安婷,臉上一熱,然後便坐回到自己位子上。攤開紙條,上頭寫著,「書 璟,放學來導師辦公室找我。」 翟書璟抓q*[email protected]%_s9vJ-r^1yFYVl+u)aMA%HDod-du(Ym緊那張紙,心裡悸動不已。

放學後,翟書璟依約踏進導師辦公室,對著正在埋首改考卷的鄭安婷說道,「老師,妳找我有事嗎?」

「妳來啦?」鄭安婷放下正在改考卷的紅筆,神秘兮兮的笑著,「書璟,妳閉上眼睛。」

「…什麼?」

「閉上眼睛就對了啦!」 翟書璟雖然覺得^F)[email protected]+p9B+ek8-o4QE909e1uEdSb-hFmq有些莫名其妙,但還是乖乖地閉上了眼睛。 過了幾分鐘後,鄭安婷才開口道,「好了,可以睜開了。」

翟書璟一睜開眼睛,赫然發現眼前居然有一個插著蠟燭的小蛋糕。 鄭安婷朝著她溫柔一笑,「書璟,生日快樂。」 翟書璟又驚又喜的看著眼前的那(O_E7ch^^oI#d1q5GsQ%&QnLPh_s)nd%hR)5a5REXPgmahI!MR個蛋糕,「老師…妳…怎麼知道我今天生日?」 「我是妳的班導耶,學生資料我總有的吧?」 「可…可是妳…難道妳是特意去查的?妳為什麼要這麼做?」

「妳最近沒什麼精神嘛!老師想幫妳打打氣,有沒有驚喜到?」

「有…當然有…」翟書璟眼眶一熱,心裡一陣暖烘烘的。 在這個虛偽的世界裡存活了十五年,她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是發自內心在關心著xLXl_gnupysQs=mfdp%z5&-tA&o6XdWSbHzcb%2Hi_jUI8wuGw她的。 只有這個人…全世界就只有…這個人…會記得她的生日…還願意替她過生日…… 太過分了…老師…妳…真的…太過…溫柔了……… 翟書璟雖然很想哭,但嘴角卻止不住笑意一直微微的上揚。

唱完生日快樂歌、吹了蠟燭,鄭安婷興致沖沖的從抽屜裡拿出拍立得相機,「書璟,我們 來合照一張吧!」鄭安婷把手搭在翟書璟的肩膀上,舉起相機瞄準著自拍鏡頭,「要照囉 !一、二、三!dYOIfFxJiGsrTa4j5I0g%[email protected]=v*m(Sp*kfsK$%cTDT!!」


​(圖/visualhunt)

鏡頭一閃,翟書璟的心也跟著砰砰亂跳了起來。剛才一被鄭安婷碰kjD&UBU-_ZUK(R5Q9jn0VPJII26F%*A19d_jyh&sH^VD4^ZEe%觸到的時候,她心裡已 然明白。 沒錯,她前些日子感受到的那種異樣的心情決不是虛假的。 她肯定是…對這個人…… 「哇!書璟,妳真的好美喔,老師在妳旁邊看起來就好像配角一樣呢。」鄭安婷拿著剛顯影好的拍立得照片嘴巴嘖嘖作響。

「是嗎?我覺得老師妳比我美一百萬倍。」

「哎,別這樣安慰我了。」

「老師,我是認真的,在我心裡,妳比任何人都還要更美。這張照片可以給我嗎?」

「當然啦,我們多拍幾張留作紀念吧?」

「好啊。」 又拍了好幾張,鄭安婷才總算盡興,翟書璟也挑了好幾qS=ppu+muJWlhk41uaz-YcP&A%hff)2gqP82PyiRv==3Hxf$N$張照片,心滿意足的拎著包包準備離開導師辦公室。

「書璟,妳要去補習班了吧?」

「嗯。」

「路上小心啊。」

「好。」 這是翟書璟,第一次對鄭安婷撒了謊。她離開學校大門,卻不是往補習班的方向走去,而 是來到了一家汽車旅館。 她已經事先換好便服,上了電梯,走到手機裡的那人傳來的房號門口,輕[email protected]#J)Jkob8uoGXb2HtnTAN*[email protected]輕地敲了敲門。

「嗨。」門很快的就開了,探頭出來的是一個長髮披肩的女人,她雖略有姿色,但還稱不 上美麗。 女人先是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打量著翟書璟,下一秒才笑臉盈盈的說,「開什麼玩笑?像 妳這種貨色…根本不需要買吧…?」 翟書璟沒有回答那女人PEU-957C%WbGRLKrst=9X^JOaPRQTV8$5xpxYT#hx+#w6N_HVd的問題,只是關上門,自顧自的走進房裡,然後便開始脫著自己的 衣物。

那女人瞄了一眼翟書璟的書包,「誒,妳成年了嗎?妳還是學生吧?」 不到幾分鐘Jd6Bd=YKfNLNsMf-zP1DANqSo3Si1M4DZ)FFCAeUE3WO)gaFYR的時間,翟書璟已經渾身赤裸了,她對著那女人不耐的說,「妳囉嗦什麼?到底要不要做?」

「嘿嘿…當然。」女人也跟著脫光衣物,大字形的躺在床上。 翟書璟跟著上了床,抱緊那個女人,這觸感跟香氣似乎比之前那些男人的身體來的要好一 些。 好像…開始找到一點感覺了。 讓那女人達到幾次高潮後,翟書璟才從那個女人的身體裡離開。 經過這幾天的嘗試,翟書璟體認到觸碰女人的肉體比被男人@GN*S7(vv)=i*@Q!kqwDJ6cQ*$dGXp)mY#-ia3Ag0as03B$LG&觸碰有趣多了,不過…總覺得 還是少了點什麼,就是差那麼一點。


​(圖/Pexels)

「妳的技術…很不錯。」那女人氣喘吁吁地說,「我幾乎不需要演。」

「是嗎?」 翟書璟悶笑著,昨天那個打扮中性的T也是這麼對她說的。

「誒,我可以上妳嗎?」那女人親了一下翟書璟的耳朵,然後低聲說道,「今天就不收妳錢。」

「…隨便。」 那女人興致高昂的把翟書璟推倒在床上,翟書璟閉上眼睛,開始…把這女人想像成……鄭 安婷…Kl22uezxDE)BOyRi%AXYMS^AC6wp*S9-cMJ)P*Gv17#v74J601……

「啊…啊…老師………」 糟糕…光是用想像的…就…好有感覺了……

「什麼?要玩禁忌的師生遊戲是嗎?嗯,好像挺有趣的。」那女人冷笑著,然後把手探進翟書璟的私處。

「啊……不………」

「老師最喜歡妳了哦,吶?這裡…很濕了呢?想要我嗎?」

「老師…我…我愛妳……」翟書璟幾乎是神情迷亂的呢喃喊著,「安婷…我愛妳…很愛妳 ……」 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腦中想的盡是鄭安婷的一切,答案,應該顯而易見了吧? 不需要…再嘗試[email protected]%fTMDAZhOv&KPQQS!^_HKBnkN8uupym了吧?她已經很確定了。 她想要的東西,自始至終就只有鄭安婷一個人而已。

--

國中畢業典禮的那一天,翟書璟代表畢業生上台致詞,她望著原本應該是屬於鄭安婷的導師座位上,坐著別的代理導師,ZVF!&iQKNZAfXQBC!8YJE_3ZW%x-uZ#Q4q%V)Rs2^6HhgBNO=Y心中不免一陣苦澀。 老師,到最後,就連妳,都離我遠去了啊。 不,不對。 鄭安婷是上天安排要來拯救她人生的天使,絕對不會就這樣棄她而去的。她相信鄭安婷肯定只是因為師生戀這個道德因素才不得已被迫選擇離開的。

一定,是這樣的。 只要她堅持下去…總有一天…… 翟書璟下定了決心,瞬間脫下制服裙子,露出她事先穿在裡面的運動短褲。 果然如她所預料的,台下一陣嘩然,她的父親,也就是校長sd1hQ(kRM5(H1iGS!=Zp(JdeGbKbymoTkWvmk5J0L*Ypr1jz!C,顯然也是一臉錯愕。 她拿起麥克風,嘴角一勾,毫不猶豫地脫口而出,「這三年,我努力扮演我爸媽、各位師 長,還有同學心目中完美的翟書璟,但我想在最後一刻,在我國中生涯的最後一天,成為自己心目中最完美的翟書璟,畢業快樂。」

沒錯。 從前那個懦弱膽小、單純天真的翟書璟,已5H_&x5Mt&M)751-qB%@hNDW2dVIEN=yMrR8z%-T8CAN)$xXC0#經徹底的死了、消失了。 從今以後,她已經自由了。 再也…沒有什麼事情可以阻擋她了。 她瞄著台下,對著朝她露出憧憬眼神的王雨熙,發自內心的微微一笑。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柏林影展華語及亞洲片」囊括多部華語及亞洲最新及經典電影,包括李安導演的台灣唯一金熊獎影片《喜宴》、周美玲導演的泰迪熊獎最佳劇情片《刺青》、黃惠偵導演的泰迪熊獎最佳紀錄片《日常對話》、蔡明亮導演的評審團大獎影片《河流》。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

親愛的,您要瀏覽的網頁含有成人內容
我們需要確定您有沒有年滿18歲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