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一覺醒來,梁孟涵看著躺在她旁邊的沈薇玄,她還是那一身黑袍,但握著自己的手,沒有放開。

她伸手,輕輕碰著沈薇玄的臉,她指尖傳來的觸感證明她的真實。

仔細看,其實她並不是化了什麼煙燻妝,而一些黑色的東西,全身的顏色也不似人類%+9rvBeFTQhK!5jR2gtl!0GOABIfoTkpLU5#=3r)4B#[email protected]_這樣鮮亮,一眼就知道她不是活在人界的人。

但是自己滑過的手上,卻沒有任何顏料殘留,比起人的肌膚,她的溫度更低了一些。

但是卻不是完全的冰冷,像是上好的玉石,涼冷的感覺。

看著沈薇玄睡著,她柔軟的臉龐,還是記憶裡的樣子,那個吻,又浮現在自己的眼前。

沈薇玄也是這樣看著自己嗎?

梁孟涵想,也是這樣想要親吻她,想要知道那嘴唇是否如自己想像的甜美?

她伸手,輕輕地撫過沈薇玄的嘴唇,好軟!

如果吻上那唇的滋味,是不是也美好的像是棉花糖一樣軟?

但她還沒反應過來,指尖的就傳來一陣濕潤,沈薇玄像是抓住她的秘密一樣,得意的看著她笑。

「玄。」梁孟涵輕聲的喊。

沈薇玄原本是笑著,但是像是想到什麼,神色又回復初見時的漠然。

發現兩人在床上,沈薇玄起身離開了房間。

梁孟涵愣住,剛剛不是好好的,現在薇玄離開,又是……什麼意思?

但一會,她家的廚房就傳出了香味,梁孟涵眨眨眼,所以薇玄是去煮東西給自己吃喔?

梁孟涵起身,去刷牙洗臉,昨天她徹底的休息了,早上起來就覺得精神飽滿,她看著鏡子裡的$snIVSI$fsKkOZuszWKAs7cLqXO1Qf4UMBWk2iMmf#YQl5w3^r自己微笑,當初買這房子是有打算煮飯,但可惜自己是個廚藝白癡,煎蛋都能加蛋殼的那種。

不過現在卻有人煮給自己吃!

梁孟涵看著鏡子裡傻笑的傻瓜,覺得好幸福喔!

過一會,她已經坐在餐桌前,喝著自己買的柳橙汁,[email protected]*j7kqkLYpVSE-1zEet+YaAibdqiR%tiqYoICRnazHnJ吃著煎的恰好的荷包蛋,上面蛋黃金黃的蛋液淋在剛烤好的土司上,一點胡椒鹽,那種樸實簡單的滋味。

咬一口,梁孟涵覺得自己到了天堂。

「薇玄,嫁給我吧!」梁孟涵說:「我在早餐裡面吃到愛情!」

「噗!什麼愛情啦!」沈薇玄好笑,她把早餐推給梁孟涵,撐著手看她吃,卻沒有否認嫁給孟涵這件事。

「妳呢?」

「我不需要。」沈薇玄笑說。

梁孟涵咬著吐司,看著自己眼前的沈薇玄。

她真的沒有想到,沈薇玄會出現在這,她不是死神,是上帝派來拯救自己的天使吧?

為什麼我可以這樣好運?

吃完早餐!OB$QR#!N+l+pJJk!K$PxG4Yq6dg(FN12kKM%3OnW3lWvzcNon,兩人終於能好好聊天,梁孟涵看著沈薇玄,腦海又過了一遍她們相遇的情景。「薇玄,妳老實告訴我,我是不是快死了?」

「不是。」沈薇玄笑說,她在心裡強調,我不會讓妳死的。

梁孟涵看著她笑著的眼睛,看懂她笑容背後的堅定,她知道沈薇玄不會無緣無故出現在這裡。

「妳是死神。」梁孟涵點出她的存在,如果不是自己快死掉,她怎麼會出現。

「是。」沈薇玄說,她看著梁孟涵。

看著沈薇玄這樣簡短的回答,她知道沈薇玄不會騙自己,但她可以選擇不說。

梁孟涵繼續逼問:「薇玄,不要隱瞞我,如果我的壽命就到昨天,那妳應該帶我走。」

沈薇玄看著她,孟涵,果然長大了,她已經不像以前這樣好瞞過去,學會了深究事情背後的答案。

「可我不想帶妳走。」沈薇玄笑說,能夠決定梁孟涵生死的人是自己,那她選擇讓梁孟涵活下去。

就算自己要受處罰也沒關係。

她體驗過失去生命的感覺,那滋味太孤獨了,她捨不得。

她喜歡孟涵,喜歡她的全部,尤其她活生生的樣子,她還有自己的事業跟父母,還有很多東西可以去9R+QQ-IAX7KlrXnYEn2njNO)K($uWzMk+$zjJ=g=wm$tg%i6aa體會,生命還有太多的美好,她不希望梁孟涵止步於此。

「……薇玄!」梁孟涵還想在說什麼,卻被沈薇玄的問題逼住。

「孟涵,當初我寫給妳的信,妳有看嗎?」沈薇玄垂下眼問。

那封告白的信,她把自己所有的心情跟希望都寫在信裡,梁孟涵有收到嗎?


(圖/123RF)

「我……」梁孟涵看著眼前沈薇玄期盼的模樣,她艱難地說:「抱歉,我把信搞丟了。」

搞丟了?沈薇玄愣住,她苦笑。

其實並不生氣孟涵,只是有些感嘆,看來即便自己身為死神一流,也躲不過命運的捉弄吧?

錯過一次,是不是已經說明,自己注定跟梁孟涵無緣?

「但不管那封信,我對妳的心意是不變的,薇玄,我喜歡妳。」梁孟涵說,說出這句遲到十年的告白。

沈薇玄愣住,看著眼前的梁孟涵。

「孟涵,不要開玩笑了……」沈薇玄搖頭,為什麼她都已經準備要放下了,梁孟涵卻這樣說?

「薇玄我沒有開玩笑,那時候……」想到那個讓自己逃避的吻,梁孟H4j+pO1kXto5gRVg=sNKFNUvzX=ra$E2WzniYb*Bo3_W2-=&NW涵內心一痛,她看著眼前的沈薇玄,「我嚇到了,可是我想了一個月,想清楚了我要什麼,我想要跟妳說……」

「梁孟涵!」沈薇玄突然喊,止住了她的話,「我去拿飲料給妳。」不顧梁孟涵Pu22#$HbzdDq9UJF0e_4X4mNWBXWfm0z*0xxV-j&+EcDdM&%5A手上的柳橙汁,她轉身找了一個藉口要離開。

「沈薇玄!我喜歡妳。」梁孟涵拉著她的手。

沈薇玄沒有轉身,但是她的手卻壓著梁孟涵的手,想要掙脫。

兩人就這樣拉扯,但都是這樣輕輕的。

最後是沈薇玄先開口,瞪著眼前的女人,孟涵的臉皮變厚了!

「涵,妳真的很狡猾,明明是我先喜歡妳的,妳卻老是這樣,仗著我喜歡妳對嗎?」沈薇玄問。

「沈薇玄,妳才是最狡猾的人吧!隨便把我的心拿走,又隨便出現在我面前……」梁孟涵看著她有些灰色的手,心裡有些難受,明明她可qnAaJbzd&XUBjLw$kkY$8h9b-4gC&V#zJcAEEhFBrrxjZwL6mQ以霧化消失的,這也說明她心裡有我吧?

「還隨便的離開,明[email protected]=GtZcouNQ+9#uy1$pmLXaEGQW9T$ouTQ65z明是妳把我寵成這樣……又隨便離開,被妳丟下,妳知道我多難受嗎?」梁孟涵半是嬌嗔的指責。

「明明是妳先逃走的。」沈薇玄指控。

「但是妳先消失的!」梁孟涵厚著臉皮說。

「是妳不要我的!」

「我哪有!」

「就有!」


(圖/123RF)

「……反正我說不過妳。」沈薇玄賭氣的嘟著嘴。

「那就不要走,留下來!」梁孟涵狡猾的說。

「……孟涵,我已經死了。」沈薇玄無奈的提醒她。

「我知道啊!可是我想過了,可以去找東南亞有什麼降頭之類的吧?我[email protected]_9w3QEaS)[email protected]^-*+=(u8JPgGt^rjB可以養著妳,妳看是要滴血還是我跟妳冥婚也沒關係!我不想要再跟妳……錯過了。」

講到最後梁孟涵感覺心裡一p%L_8ZV_UrB)yK2xBJehl0r#V0Yi%k2o0NfuI=cMMj&R!1+jZ_酸,她想過了,她不在乎沈薇玄是什麼,靈魂也好、死神也罷,她就是不想要再跟沈薇玄分開。

沈薇玄也難受的閉眼,如果這句話可以早點聽到該有多好?

如果那時候她們都有一點勇氣,可是那時的她們根本就還不懂。

對感情都是模糊懵懂的,她又怎麼能勉強梁孟涵回應呢?

或許這就是命運給她的課題吧?

沈薇玄轉身,走到梁孟涵面前,將她抱緊,低聲的說出自己的讓步。

「我只能在陽間待一個月,這樣妳還要在一起?」沈薇玄問。

「那妳還會再回來嗎?」梁孟涵問。

「要隔十年或者更久。」薇玄認真的回答她,這次回去,不只是繳回靈魂,她恐怕還要受罰。

「沒關係。」梁孟涵說,沒關係,十年她都耽擱了。

沈薇玄的出現讓她清醒許多,這個世間男女情愛之類的,能真的完滿的沒多少。

更何況,愛情該是什麼樣子,又不一定不是?

她願意等著薇玄,她不在乎沈薇玄去^(NeK_&G+m#Zuf8f))[email protected]%f6UfFf6S2X$MhENa12J=PNG6-哪,只要她還愛著自己,她想要珍惜剩下這一個月的時光,讓她們高中時的遺憾,不要延續到下輩子。

沈薇玄看著她堅定的樣子,心想,罷了,就隨她吧!

面對梁孟涵,她沒辦法說不。

這時,梁孟涵的電話響了。

她看到來電人是媽媽,她掛掉電話,改成傳訊息,說自己已經有了交往對象。

但看到她身上的黑衣,梁孟涵又有些難受,她輕聲的問:「欸,妳一定要穿著全身黑嗎?」

「喔,這是制服啦!那邊的人都穿這樣,我就配合啊,不然…*KsY_tuPumWc^jeBjqyzX^ypg5RarnAW+HlCQfhYY6md95CH6m…這樣呢?」沈薇玄一轉身,身上的衣服換成了她們高中的制服。

「為什麼是這件啊?」梁孟涵問,她走到自己的位置,拉開椅子坐下。

沈薇玄走到她耳邊,輕聲地說:「因為這是我們相遇的地方的衣服嘛!」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霸道總裁的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旅居倫敦的已婚女同志情侶榕心和絜安正準備迎接他們的第一個孩子,然而當榕心得知尚未出生的孩子已被私下協議送給捐精的男同志好友時,她們的關係面臨嚴峻的考驗,榕心憤而獨自回到台灣,絜安則緊追在後企圖挽回她。片中運用大量的倒敘手法,挖掘許多同志家庭所遇到的問題,是繼李安導演經典作品《喜宴》25年後的同志題材力作,也是繼《滿月酒》又一台灣同志探問家庭與小孩的當代之作。

30秒註冊,馬上看《親愛的卵男日記》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