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一覺醒來,梁孟涵看著躺在她旁邊的沈薇玄,她還是那一身黑袍,但握著自己的手,沒有放開。

她伸手,輕輕碰著沈薇玄的臉,她指尖傳來的觸感證明她的真實。

仔細看,其實她並不是MnZ4++rePwb0dirJZx#g*_qug(yDSoQ%4*i-K&x-br%&B0k2-!化了什麼煙燻妝,而一些黑色的東西,全身的顏色也不似人類這樣鮮亮,一眼就知道她不是活在人界的人。

但是自己滑過的手上,卻沒有任何顏料殘留,比起人的肌膚,她的溫度更低了一些。

但是卻不是完全的冰冷,像是上好的玉石,涼冷的感覺。

看著沈薇玄睡著,她柔軟的臉龐,還是記憶裡的樣子,那個吻,又浮現在自己的眼前。

沈薇玄也是這樣看著自己嗎?

梁孟涵想,也是這樣想要親吻她,想要知道那嘴唇是否如自己想像的甜美?

她伸手,輕輕地撫過沈薇玄的嘴唇,好軟!

如果吻上那唇的滋味,是不是也美好的像是棉花糖一樣軟?

但她還沒反應過來,指尖的就傳來一陣濕潤,沈薇玄像是抓住她的秘密一樣,得意的看著她笑。

「玄。」梁孟涵輕聲的喊。

沈薇玄原本是笑著,但是像是想到什麼,神色又回復初見時的漠然。

發現兩人在床上,沈薇玄起身離開了房間。

梁孟涵愣住,剛剛不是好好的,現在薇玄離開,又是……什麼意思?

但一會,她家的廚房就傳出了香味,梁孟涵眨眨眼,所以薇玄是去煮東西給自己吃喔?

梁孟涵起身,去刷牙洗臉,昨天她徹底的休息了,早上起來就覺得精神飽滿,她看著鏡子裡QluHd2lqFQp*+nh&lZ-aCB-n*5ABay91L^^FN1b-mOz728mQi9的自己微笑,當初買這房子是有打算煮飯,但可惜自己是個廚藝白癡,煎蛋都能加蛋殼的那種。

不過現在卻有人煮給自己吃!

梁孟涵看著鏡子裡傻笑的傻瓜,覺得好幸福喔!

過一會,她已經坐在餐桌前,喝著自己@ntUzx6A%)%Hr0j2$a=W^ELY=rVaOwUO(jKc(8og=XjY5G#OGd買的柳橙汁,吃著煎的恰好的荷包蛋,上面蛋黃金黃的蛋液淋在剛烤好的土司上,一點胡椒鹽,那種樸實簡單的滋味。

咬一口,梁孟涵覺得自己到了天堂。

「薇玄,嫁給我吧!」梁孟涵說:「我在早餐裡面吃到愛情!」

「噗!什麼愛情啦!」沈薇玄好笑,她把早餐推給梁孟涵,撐著手看她吃,卻沒有否認嫁給孟涵這件事。

「妳呢?」

「我不需要。」沈薇玄笑說。

梁孟涵咬著吐司,看著自己眼前的沈薇玄。

她真的沒有想到,沈薇玄會出現在這,她不是死神,是上帝派來拯救自己的天使吧?

為什麼我可以這樣好運?

吃完早餐,兩人終於能好好聊天,梁孟涵看著沈薇玄,腦海又過了一遍她們相遇的情景。「薇玄,妳老實_)YqQA8!T6gNvnw2+hpViMXr-DKmLhH_GO&1u9s(HaK&ERt1t7告訴我,我是不是快死了?」

「不是。」沈薇玄笑說,她在心裡強調,我不會讓妳死的。

梁孟涵看著她笑著的眼睛,看懂她笑容背後的堅定,她知道沈薇玄不會無緣無故出現在這裡。

「妳是死神。」梁孟涵點出她的存在,如果不是自己快死掉,她怎麼會出現。

「是。」沈薇玄說,她看著梁孟涵。

看著沈薇玄這樣簡短的回答,她知道沈薇玄不會騙自己,但她可以選擇不說。

梁孟涵繼續逼問:「薇玄,不要隱瞞我,如果我的壽命就到昨天,那妳應該帶我走。」

沈薇玄看著她,孟涵,果然長大了,她已經不像以前這樣好瞞過去,學會了深究事情背後的答案。

「可我不想帶妳走。」沈薇玄笑說,能夠決定梁孟涵生死的人是自己,那她選擇讓梁孟涵活下去。

就算自己要受處罰也沒關係。

她體驗過失去生命的感覺,那滋味太孤獨了,她捨不得。

她喜歡孟涵,喜歡她的全部,尤其她活生生的樣子,她還有自己的事業跟父母,還有很多東西可以去體會,生命還有太多的美好,她不希[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d940y=(S$1ffm!MCnID(a)5*Ew5CPJ3望梁孟涵止步於此。

「……薇玄!」梁孟涵還想在說什麼,卻被沈薇玄的問題逼住。

「孟涵,當初我寫給妳的信,妳有看嗎?」沈薇玄垂下眼問。

那封告白的信,她把自己所有的心情跟希望都寫在信裡,梁孟涵有收到嗎?


(圖/123RF)

「我……」梁孟涵看著眼前沈薇玄期盼的模樣,她艱難地說:「抱歉,我把信搞丟了。」

搞丟了?沈薇玄愣住,她苦笑。

其實並不生氣孟涵,只是有些感嘆,看來即便自己身為死神一流,也躲不過命運的捉弄吧?

錯過一次,是不是已經說明,自己注定跟梁孟涵無緣?

「但不管那封信,我對妳的心意是不變的,薇玄,我喜歡妳。」梁孟涵說,說出這句遲到十年的告白。

沈薇玄愣住,看著眼前的梁孟涵。

「孟涵,不要開玩笑了……」沈薇玄搖頭,為什麼她都已經準備要放下了,梁孟涵卻這樣說?

「薇玄我沒有開玩笑,那時候……」想到那個讓自己逃避的吻,梁孟涵內心一痛,她看著眼前X8XrP5ryEd)z39m5R(F_GCvctWR*VifNL#ALvL82RCU^[email protected]*Q的沈薇玄,「我嚇到了,可是我想了一個月,想清楚了我要什麼,我想要跟妳說……」

「梁孟涵!」沈薇玄突然喊,止住了她747wa-a7S&l1-rasqo6cMrz9Nu8&g9=vlYgJClV0X+qcTKzpA0的話,「我去拿飲料給妳。」不顧梁孟涵手上的柳橙汁,她轉身找了一個藉口要離開。

「沈薇玄!我喜歡妳。」梁孟涵拉著她的手。

沈薇玄沒有轉身,但是她的手卻壓著梁孟涵的手,想要掙脫。

兩人就這樣拉扯,但都是這樣輕輕的。

最後是沈薇玄先開口,瞪著眼前的女人,孟涵的臉皮變厚了!

「涵,妳真的很狡猾,明明是我先喜歡妳的,妳卻老是這樣,仗著我喜歡妳對嗎?」沈薇玄問。

「沈薇玄,妳才是最狡猾的人吧X^Ulbwfx+HY$BAlK8aPtV+*1N-bT^sVEu_iTzi)_Ro=HMjLv+k!隨便把我的心拿走,又隨便出現在我面前……」梁孟涵看著她有些灰色的手,心裡有些難受,明明她可以霧化消失的,這也說明她心裡有我吧?

「還隨便的離開,明明是妳把我寵成這樣……又隨便離開,被妳丟下,妳知道我多難受嗎?」梁孟OJ-Dm8l9NahG+EB-7E04BaAgNzqlPyPBtCpHna&I#v6Ma&57mF涵半是嬌嗔的指責。

「明明是妳先逃走的。」沈薇玄指控。

「但是妳先消失的!」梁孟涵厚著臉皮說。

「是妳不要我的!」

「我哪有!」

「就有!」


(圖/123RF)

「……反正我說不過妳。」沈薇玄賭氣的嘟著嘴。

「那就不要走,留下來!」梁孟涵狡猾的說。

「……孟涵,我已經死了。」沈薇玄無奈的提醒她。

「我知)sb6W0#YIZbL1(sJO+h_M76Bq5T^A-D0%&#sUoi1Xc)xGq5dTp道啊!可是我想過了,可以去找東南亞有什麼降頭之類的吧?我可以養著妳,妳看是要滴血還是我跟妳冥婚也沒關係!我不想要再跟妳……錯過了。」

講到最後梁孟涵感覺心裡一酸,她想過了,她不在乎沈薇玄是什麼,靈魂也好、死神也罷,她就是不想要再跟沈%&&vp&#xWh5LHee%U^[email protected]@pmHQM薇玄分開。

沈薇玄也難受的閉眼,如果這句話可以早點聽到該有多好?

如果那時候她們都有一點勇氣,可是那時的她們根本就還不懂。

對感情都是模糊懵懂的,她又怎麼能勉強梁孟涵回應呢?

或許這就是命運給她的課題吧?

沈薇玄轉身,走到梁孟涵面前,將她抱緊,低聲的說出自己的讓步。

「我只能在陽間待一個月,這樣妳還要在一起?」沈薇玄問。

「那妳還會再回來嗎?」梁孟涵問。

「要隔十年或者更久。」薇玄認真的回答她,這次回去,不只是繳回靈魂,她恐怕還要受罰。

「沒關係。」梁孟涵說,沒關係,十年她都耽擱了。

沈薇玄的出現讓她清醒許多,這個世間男女情愛之類的,能真的完滿的沒多少。

更何況,愛情該是什麼樣子,又不一定不是?

她願意等著薇玄,她不在乎沈薇玄去哪,只要她還愛著自己,她想要珍惜剩下這一個月的時光,讓她們高中時#p*lHeu27+dny6BuEgL-H!AUzCW-)dxu_IIltmU)qD&HU=V3Ud的遺憾,不要延續到下輩子。

沈薇玄看著她堅定的樣子,心想,罷了,就隨她吧!

面對梁孟涵,她沒辦法說不。

這時,梁孟涵的電話響了。

她看到來電人是媽媽,她掛掉電話,改成傳訊息,說自己已經有了交往對象。

但看到她身上的黑衣,梁孟涵又有些難受,她輕聲的問:「欸,妳一定要穿著全身黑嗎?」

「喔,這是制服啦!那邊的人都穿這樣,我就配合啊,不然……這樣呢?」沈薇玄一轉身,身上的衣服換[email protected]+dd^m(X)l$UaOHsO*Gy5Dvq%eA(yQw*SRi=lM+zu成了她們高中的制服。

「為什麼是這件啊?」梁孟涵問,她走到自己的位置,拉開椅子坐下。

沈薇玄走到她耳邊,輕聲地說:「因為這是我們相遇的地方的衣服嘛!」

作者:馥閒庭

看百合小說《霸道總裁的祂》全系列

看馥閒庭作品

「真心話大drunk夫」邀請彩虹光譜上不同性別取向、不同身份性別的彩虹家族以及LGBT支持者玩「酒醉版賓果X真心話大冒險的微醺遊戲」,遊戲規則「吐出真心話,不然乾掉一杯shot」,展現彩虹成員的多種關係樣貌。多元樣貌的關係與身份之下,愛就是愛,份量與感情不會因為性取向或性別身份而有所不同。

30秒註冊,馬上看女同志情侶X&S、女同志情侶簡琳&刺刺、跨性別男性何星冉&女友凱畢的真心話!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