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對,「說服」。

這幾年,她說服了執拗又難搞的楊宜樺不下十次,說服眼前這隻社會新鮮人應該不是難事吧?但也不一定,人家可是根木7cZ0puiww#s1zhvMUKhwpou8tMvu(a+*s8Bs3l0+gyvLlKs2JM頭,說不定還擁有一對木耳。

「還有四個月,我們可以做的事情非常多,為什麼我說妳會被解聘,妳就真的認為妳會被解聘呢?在中華製糖,很AC6YG1pdBky^3bSpgnVDlWLWOP%YT%P_6rwWCN5v%8wN3Z8PcI多事情都不會有定論的。」周昕璇語畢,認真地看著林啟艾。

但林啟艾那張嘴卻緊閉著,看來並不想回應。

「啟艾,妳自己也說,假單是無緣無故不見的,所以因為一些不知名的緣故,害妳曠職一個月;第一個月時,黃博也說妳是新進人員有史以來表現最差的一位。」周昕璇見林啟艾臉色越來越臭,明白眼前的木頭生氣了——也是,[email protected]#%tXwT7&hCIj9)P(1G=g_([email protected]誰看到自己這麼走霉運還不生氣的?

「所以現在他們因為這兩件事,決定試用期後解聘妳,妳就甘願這樣投降?」

但林啟艾依然緊閉著她的那對木唇。

綠燈了,周昕璇開始驅動車子,「啟艾,我是妳的話,我會做出一件讓他們驚訝地目瞪口呆的事情^c)%-K7YQ2ct%QA)lZhB!ke)tQ!QvPyGrW!TTFr&N_OVE-xXC0,讓他們明白,失去我會是一件損失多麼慘重的事情;還是妳就甘願放棄,讓他們順心所欲地要妳走,妳就得走?妳的人生追求的是什麼?我追求的一種理直氣壯,所以我會對抗,而不是忍氣吞聲。」


​(圖/Max Pixel)

語畢,瞄了一眼林啟艾,但後者依然沉著一張臉默不作聲。

這小屁孩脾氣真大…是忘記這裡誰是老大了是嗎?見林啟艾死不說話,周昕璇有點不高興了。

「……啟艾,妳生氣了?」但她說出口的,卻滿是關懷的話語,這讓她自己都有點訝異。

而林啟艾這混蛋依然一言不發。

「啟艾…?」周昕璇一開口又不能自己地滿滿關懷,該死。但混蛋依舊沉默。

「對不起,啟艾,別生氣了好嗎?」然後是突如其來的R6oypuz#[email protected]=yX+x$bH!hlgA*3^AAD0Mw(jetwoNUFgBj道歉,不僅嚇到林啟艾,連周昕璇也開始懷疑自己的語言中樞受損了,不然怎麼會一直不自覺說出這麼孬種的話?

要知道她外表溫柔,內心卻是腰桿挺得很、絕不輕易低頭道歉的女人。算了,她的目的是要先安撫好這小)+mEzOs%=E2iKuelQGkvs593#Lt$HSjc0ZM-PaLwodHY0LmM&Z屁孩,先吃點虧不要緊。以後看她怎麼好好利用林啟艾這顆棋子!

「周博,不要這麼說!我沒有生氣。」木頭終於開口了。

「那就好。」[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qxPb([email protected]+sO*VcHi*O^7t(Ke周昕璇露出微笑。但她還是沒能堅定林啟艾要留在中華製糖幫她做事的決心,她果然錯估了木頭腦袋跟耳朵的堅硬程度。

「啟艾。」

「是?」林啟艾馬上畢恭畢敬地回應。

「我剛剛說的,希望妳可以想想。如果妳最後還是決定要走,那我是不會攔妳的;只是妳要記得,每件事情的處理,都要謀定而後動。」周昕璇停了一下,「耐住性nCI*)wASEk^Zd&dOGyw9p)5yjnkClOw&Yl+*m6hw2yYwY=7t22子,是處理事情的不二法門,好嗎?」

「好。」林啟艾順從地回答。

沒時間了。看來,今天先讓木頭好好跟賴卓群做實驗吧?後續的,之後再慢慢對她洗腦…不,是說服。

「快到成大了,下個路口。」周昕璇說著,車子駛過了最後一個紅綠燈,最後停在路邊的停車格。

「走吧。」

「好。」林啟艾拿了包包,跟著周昕璇下了車。

周昕璇走得很快,任林啟艾在後頭吃力地追趕著,「等等我們會見到賴博,不過妳應該要稱呼他為賴教授。」她停頓一下,繼續自顧自地說著,「賴博十年前是我的長官,所以我[email protected])M67Ifn$jkzl5iU(S3gsKElCVa_Wi_zvoBVs+qDS習慣稱呼他為賴博,他人挺好的,妳可以不用太擔心。」

「好。」林啟艾微微喘著氣回應道,「所以賴博…不,賴教授曾經也是中華製糖的員工嗎?」

「他是,五年前辭職後,就來成大當教授了。」周昕璇並不想說太多。

「噢。」而林啟艾也挺識相的,並沒有再繼續追問,這讓周昕璇在心裡對她加了不少分。

「還好嗎?跟得上嗎?」她心一軟,一轉身,哪知便看到林啟艾往自己迎頭撞來——

「小心!」她敏捷地抓住林啟艾的腰側穩住兩人。

「周、周、周博,對、對、對、對不起!」下一秒,林啟艾趕緊跳開,那張小臉已是紅通通的。

而周昕璇的雙手並沒有放開。

她的手依然穩當當地放在Qal3KrkGn36On%pZB([email protected]$U&MPG-8S4OA*uc8%vIbwZX(N林啟艾的腰上。那觸感柔軟的腰…還隱隱透出些溫暖到她四季永遠涼冷的雙手,她忽然捨不得放開手。

但她一下便發現眼前的木頭正直愣地盯著自己,她趕緊清醒。

「啟艾!」她假裝驚叫。

「怎、怎麼了?」只見木頭整張臉熱紅紅的 ,還語帶結巴。

「妳看起來瘦瘦的,想不到腰間肉挺多的!」她故意捏了捏那腰間肉,戲謔地說著。

「………」林啟艾驚訝地嘴巴都張開了。

周昕璇才不管她的驚愕,轉了身、右手順勢拉住她的左手手臂,便要朝賴9qslon6q1ZgxC4Xoa3Q&2a2FdDX&KcW+C)mYI(EQ3gJ)SYJnEn卓群的辦公室走去。或許是因為方才撫在腰上的接觸,才讓周昕璇對林啟艾的親密度上升、也才如此自然地拉住她的手臂吧?但,哪知一碰觸到林啟艾,這小屁孩反倒還把手給縮了回去。

哼哼,小屁孩以為姐姐的手那麼好碰到嗎?她忍不住挑眉,卻也只能悄悄地把手給收了回來,假裝沒事般地走在林啟艾前面,讓她亦xsr#CZ_osDdCsDq5g%c&f+h%yTqlf%e509jm(+JYcizqAH_rvM步亦趨跟著。

從在自強號上相遇開始,她就明白林啟艾是一個很愛隱藏自己真正情緒的人QxRxLlp8XMw=DO=aO(+Pzp(f#[email protected])Pb$f=nl2yP_S(mky,但她想到方才林啟艾聽聞自己說她腰間肉很多時、那來不及隱藏錯愕情緒的模樣,她就忍不住以林啟艾看不到的角度偷笑著——本來她們出發前,她因想起往事而冷冽的心情,也因為在車上與林啟艾的互動而慢慢瓦解,到方才看到林啟艾那隱藏不住的驚愕表情,她完完全全地被逗樂了。


(圖/​Twitter)

自己大概已經多久沒這樣被一個人給逗樂了呢?

正想著,此時林啟艾又輕步追了上來,湊到她身旁。

「…周博的右手怎麼那麼冰?嚇到我了。」林啟艾很刻意地提起剛剛的肢體互動。

「噢,我的身體本來就比較虛,秋天就已經手腳冰冷了。」周昕璇忽然比較@qMpab&NPmNe4BLmIJU4y40JO=s6wiv%fRq=gtDDI49ct=VX^_釋懷些,對於剛剛自己的手被小屁孩拒絕這件事,「原來是手太冰嚇到妳了。抱歉啊,姐姐的屁股沒有像妳們年輕人還有三把火了。」

「不、不用道歉啊,我沒有覺得怎樣啊。」林啟艾連忙說道。

周昕璇發現林啟艾好像很怕被人道歉,但她自己卻又很愛道歉?真是奇怪的人。

「等等,所以我報到那天明明熱得要死,周博卻已經穿著七分袖上衣了,也是因為身體虛的原因嗎?」林啟艾!(!ZuIa)HKfN!r!E)[email protected]@pU09RLnf)0xVBT4xOR2QTI&忽然像找到謎團的解答般,興奮問道。

「這…,其實我已經忘了我那#YFOAUCD35#*CZI!yVQudqNFyOZk)w9OR!pM7MP#K9*YxpMyBP時穿什麼了耶,哈哈。」周昕璇有點尷尬,但卻有更多的驚喜自心底冒出,「看來,妳真的很喜歡我啊,啟艾?那就要記得幫我遞假單唷。」她戲謔地說,同時手指往林啟艾的下巴滑過,接著她笑笑地繞過如她所料又愣在原地的木頭,繼續快步向前走。

沒多久,她們走進電梯,周昕璇熟練地按了五樓按鈕——賴卓群的辦公室,把她眼睛矇著她都知道怎麼去。

作者:林艾比

百合小說《糖潮》全系列作品

看艾比的其他作品:〈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全系列文章

柏林影展精選強片」囊括多部最新與歷年柏林影展佳作,包括最新獨家:男同志新經典《警校禁戀》、好評女同志成長電影《酷愛17》,以及備受矚目的傳記片《快樂王子:王爾德》。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