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所以,黃計為什麼要藏起林啟艾的假單?

周昕璇不免想起前天那場臨時會議。整場會議,黃計與楊宜樺念茲在茲的,就是「試用$DF-cpMnZKb-f3yt%Xqz3f6oy(mv^6Uy57Z1sLot=HI(JQoPJz期結束就讓林啟艾走人」這件事。

這又是為什麼?

「周博,妳覺得這件事怎麼處理?這件事當初鬧得沸沸揚揚,不還給啟艾一個公道嗎?」許依如忿忿不平。

「依如,謝謝妳,這張讓我先保管,好嗎?」周昕璇問道。

「當然可以啊,周博打算怎麼處理呢?」

「我需要想想,這件事妳當作沒發生過就好,對妳會比較好。」周昕璇道。她明白許依如是有過社會歷練的人,她不會想c8NxWnf(Y)(Yt31&WSQRN!t-D^%sI$hODM^[email protected]淌這個渾水的。

「好,我會幫周博保密的!」許依如不qg0LsCIpyLM#a*QSNjmtGgHlcZ$1!OouVGspP#l9(Q7=!j5#&W出周昕璇所料地一口答應,只是她用了一種更高明的說法答應,順便賣了一個人情給周昕璇。

「那就謝謝妳了。」周昕璇微笑,順著許依如的意,向她買了一個人情。

周昕璇送走許依如後,馬上俐落地把手中的假單循著原先的摺痕折好,放入褲子口袋內,並確認周遭沒有人後,才轉身回到辦公室XLz#5QlO59)aoju+#3LGMP1F0G-1!-2Ch1!xWMRgr2#1mP+MMm裡。

回到辦公室裡,她看見林啟艾依然定定地坐在座位上,認真地看著筆記本;%yv&_2P%zf7d$KdV7Il*n)e1qigqNwAesuK3fo)3Ou5e#))JUK似乎未察覺方才門外發生了什麼事情。見著她那臉木頭,她忽然有種「眼前的女孩好單純、好無力」的感覺。

她…要幫她嗎?周昕璇內心慢慢浮現這樣的想法。

她不禁想,如果十年前的她,一介社會新鮮人,有辦法對付這樣不友善的環境嗎?還是只能跟林啟艾[email protected]^F5e1_$LKcbpFwuFSmv_X^epwM0*mywcUbDiH一樣,如此任人宰割?

她不禁想起,五年前她的頂頭上司——賴卓群辭職後,她也曾經受過楊宜樺及黃計的百般刁難,只因為那時她是賴卓群的人馬,他們便想盡辦法想將她逼走。但與林啟艾不同的是,彼時的她已在中華製糖打滾五年,因此面對他們的刁難,她總有辦法應對,最後也被她逮到機會,才會在楊宜樺住院卻無人照料時,每天不75K9$fG8fWbiDEkcgB42#3ebql(dnfbOM3L+2dDUkeEAMTs_I1厭其煩地探視、照顧他,總算才讓楊宜樺把她收為自己人。

先不論為什麼黃計要藏起林啟艾的假單,也不論為何在臨時會議上,黃計與楊宜樺念茲在茲讓林啟艾試用期結束就走OZQ([email protected])O4!^[email protected])NCkijsxb6=+f0M4ZnUcph!人,目前周昕璇可以確定的是,林啟艾被「惡整」了。周昕璇不禁想起十年前,她很幸運地甫進來這個生疏的環境,就有賴卓群這個慈青帶領著她認識環境、學習操作實驗,賴卓群明明也才長她四歲,卻常常讓她覺得他已是一個長者——除了他成熟溫柔的言行舉止,他不符年齡的滿頭白髮也常讓外人誤以為他甚至比楊宜樺更為年長。

Nfs9Z_PlJrGTVnsELocYB*z!UDb3yN^9aVwtqAYSmcaDJWe4PZ賴卓群的表現卓越有目共睹,要不是「他」使賴卓群深陷在詐欺官司裡而自請離職,賴卓群現今大概已是至少副所長等級的地位。要不是「他」…要不是「他」。

周昕璇忍不住握緊拳頭,情緒霎時冷冽。

「走吧。」周昕璇冷淡地對林啟艾說道。

「是…周博。」林啟艾聞言,馬上乖乖地起身,拿了包包便跟在周昕璇身後。

一路無語,她們很快地走到一台白色車子旁。


(圖/​Twitter)

「上車。」周昕璇俐落地開鎖,便自個兒坐進駕駛座。林啟艾卻沒如她所預想地坐進副駕駛座。

「怎麼啦?上車呀?」她狐疑地搖下車窗,問著仍愣愣站在車旁的林啟艾。

「那、那個,周博,我自己騎車就好…。」林啟艾結巴道。

「蛤?哪有人一起出差還各自出發的啊?」她愣了下,隨即一股不耐,「上車啦!妳哪招啊?」但不耐出口的下一秒她就後悔了——自己的脾氣依然如此容易遷怒於他人,她明明是因為想起「他073Ef^7lKq0be&lzN*r^yF0O-JU64B7F-D7Yej4iRT%UTQso^@」而情緒作動…。

而林啟艾似乎被她的不耐給嚇到,下一秒已經乖乖地坐進副駕駛座。

「怎樣?還舒適吧?」周昕璇有些歉疚地瞄了林啟艾一眼,同時發動了車子。

「當、當然舒適啊,請周博不要誤會,我剛剛只是想說別麻煩周博,所以才…」AwU^TrP_=ypi+)I)[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0ewF6)[email protected]&而木頭卻似乎覺得她的不耐是因為她,居然口拙地急忙道歉,整張臉還脹得紅通通的,「所以才想自己騎車去成大,非常抱歉…」

「妳別緊張,」周昕璇霎時覺得林啟艾著實單純可愛,方才因想起往事而冷冽的心Qfj2+DqM=N)Ds#%)5qett#mP3vH0x9^4esB^-XhEl^8p)&7EZS情,竟因而升溫不少,「我明白妳在黃博那兒過得不太好,但那不代表我就會對妳不好。在我這裡,不要那麼拘束,放鬆心情,才可以把事情做好,好嗎?」

「好,謝謝周博。」木頭很乖,但看起來依然僵直。

U8bvlOXO%UY)blZzjIYbsl+tZQEL0UVg731T%lA8s!d&mlE&1z周昕璇看著木頭那副僵直拘束的蠢樣,差點忍俊不住,「嗯哼。」她憋住笑意,看似隨意地接受木頭的道謝,繼續開著她的車。

接下來就是沉默的空間。

她本來就討厭聽歌,尤其是開車時。那源源不絕的樂聲每每搞得她心浮氣躁——過了這麼久,她依然覺得「安靜[email protected]+U7y1D%HS04s=BToxlX02Y+s7AabMZPPveqkIHC」是最好聽的樂聲。

但她才享受那寂靜沒多久,「我以為周博都是坐火車通勤。」木頭打破了寂靜氛圍。

「噢,妳說自強號那次呀?」她輕聲道,腦中又想起那天自強號上的場景,「我那天因為車子)zbQl*=je3br4K3gGsVWobr7jQx(o8oskN2^v9Phk1y=kj5*TS借人了,所以才搭火車的。」


(圖/Pexels)

她想起那一天,在嘈雜搞得她耳朵隱隱作痛的人聲裡,一個亮橘髮女孩從另一個車廂,自己開門走到了這個車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橘髮太過亮眼,還是因為女孩長得標緻,周昕璇的目光從那時起便跟隨著她——直到她「碰」的一聲,如小屁孩般地跌坐在座位裡時,她的座位因為RYSot!#RhX#*rIQoS2WPZQfIu#IldP3EV1vjExsCmcRWponI6p連動也激起了搖晃。那搖晃不僅沒有晃掉她注視的眼神,反而晃出她找她攀談的勇氣……

y&exT^Yk=vo^8(D%2E([email protected]&瞄了一眼現下正小心翼翼觀察車內、還自以為神不知鬼不覺的橘髮女孩,霎時覺得時空錯亂。「話說,妳那天,好兇噢。」

「啊、沒啦…,我比較怕生,那天對周博不是太客氣…真的很抱歉。」林啟艾笑起尷尬。

「沒關係,這沒有什麼,出門在外,防人總是好的。」周昕璇又忍不住想起五年前「那件事」。是啊,防人總是好的;她現在寧願把+C4ec9&KFz*H=p_Z#G$(L#4F66j#D&j2EDd!!il9wvzd(Jdtg#所有人想成壞人,也不想相信那萬中選一可能存在好人的機會。

兩人之間的對話沒有維持很久,巨大的沉默馬上又降臨在她們兩人之間。

周昕璇暗算了一下時間,大概還有十五分鐘才會抵達成大——這樣的時間長度剛剛好。

「啟艾。」

「是?」

周昕璇不用轉頭過去看木頭,也知道木頭又愣住了,「啟艾,妳當初為什麼會想進來中華製糖?」

「因為…」只見林啟艾挺了身,似乎胸有成竹——  

「我要妳把內心真正的答案說出來,不要講面試時的那一套喔。」周昕璇瞄了她一眼。

「這…」林啟艾頓時啞口無言。

「拜託,這個問題每一屆都會問,當時我也有被問過啊。」車子停下紅燈,周昕璇看向林啟艾,「但我想知道的是,妳為什麼會想oN566kWOj5=pYkABe5XksIWRKTr%Qth=6g370Bz1a$AfqVMR&B進來中華製糖?說說看。」

她眼見林啟艾猶疑,她乾脆說出自己的答案——她可沒時間慢慢等林啟艾猶疑。

「我想進來,是因為我是生科博士。聽起來好聽,在外頭卻不容易找到像樣的工作,所以我進來PK-sL4JEci4AYpKIReMf9i&4=wUN+-0jzVsbqcpy8c(DEsF_Vb中華製糖。」周昕璇直白地說完,繼續嚴肅地看著林啟艾,「妳呢?為什麼妳想進來?」

「周博,我真的沒想那麼多…。」林啟艾被周kzk&9xcve5r7S^0q9IL*0&FLt$zIMDr2fm+VW_zG0Gm8x)K!(y昕璇逼得不得不開口,「我報名考試,然後考上了…所以我進來了…就這樣。」

「嗯。」綠燈了,周昕璇沒再理林啟艾,繼續開著車。

這就難辦了。看來林啟艾這傢伙並不是視中華製糖為優先首選,原來只是「不小心」考上了,所以就來這裡看看;既然如此,前兩個月她生活地如此水深火熱,f3ud9y1KWgU4Yuq)^VvREw49$f0y*smoEEDK=D$IcDIlQ$Hn4u怎麼會沒有想離職的念頭呢?一思及此,周昕璇的心思沉了下來。說不定,林啟艾心中早已盤算離職,只是現在剛調來她這兒,所以想要再觀察一下、再試看看再下決定吧?

這可難辦了。一顆猶疑不定的棋子對她「想做的事」,是十分不利的。

「周博…請問妳還好嗎?」林啟艾又忽然打斷她的思緒。

「嗯?還好啊,怎麼這麼問?」周昕璇忽然胸腔一股煩。

「喔…7uCzUyw&zfS79hDZJZuBmqqwx_L^T*x2&HPuD2TxYw&MGbl6lP沒有,因為覺得妳好像跟依如說完話後,心情變得不太好……心情沒有不好就好了,抱歉。」林啟艾碎念一堆。

「妳會想離開中華製糖嗎?」周昕璇決定乾脆直問了。

「蛤…?」林啟艾再一次愣住。

「啟艾,我就直說吧。妳在黃博那兒的評價很糟糕,又因為假單消失而曠職了一個月,這些事,讓妳有想要離開的念HGgp)[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ip([email protected]頭嗎?」

妳想離開吧?拜託,直說吧,不要隱藏、不要假裝、不要硬撐,我lvigDBzny!y-yB77)!Ta)_NUBzNtD5PbwA(KEXDK-^mGVGzz3f「想做的事情」不是拿來讓妳試看看、幸運、不小心的遊戲。

只見林啟艾沉默了大概兩秒。「周博,我不會想離開。」

「喔?為什麼?」周昕璇完全沒有料想到林啟艾會給出這個答案。

「因為我想要再試著做看看。」林啟艾的回答卻讓她非常不滿意。

「縱使已經確定無法通過試用期,妳也想要試著做看看嗎?」周昕璇挑釁著。

只見林啟艾愣了好一大下,「周博這話,是什麼意思?」

「啟艾,妳的試用期成績已經被評為不[email protected]+zr*-aQ%DKOkrdcvn6lmsFpJjzqPT6合格了。」周昕璇冷淡地說著這個會讓林啟艾晴天霹靂的事實,「即便如此,妳依然想要試著做看看嗎?」

「……」林啟艾似乎大受打擊。那張小臉瞬間沒了血色,表情像是瞬間飄過好幾種思緒想法。

「啟艾,妳想放棄了嗎?」周昕璇催促著林啟艾。

林啟艾有點懊惱,「有點。」最終說出了最真實的想法。

「啟艾,如果我是妳,我不會放棄的。」周昕璇調整呼吸,準備開始說服眼前脆弱的木頭。

對,「說服」。這幾年,她說服了執拗又難搞的楊宜樺不下十次,說服眼前這隻社會新鮮人應該不是難事吧?


(圖/​Twitter)

但也不一定,人家可是根木頭,說不定還擁有一對木耳。

作者:林艾比

百合小說《糖潮》全系列作品

看艾比的其他作品:〈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全系列文章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玩酷女孩寶拉就讀寄宿高中,她天資聰穎,卻因暗戀長相清秀的同班同學夏洛特而為情所困。因夏洛特有個男友,寶拉也試著與男同學交往轉移注意力,另一名同學莉莉則在同時不斷挑釁她,企圖引起她的注意。寶拉該如何處理同儕危機?她又會否對夏洛特表明自己的心意?

30秒註冊,馬上看《酷愛17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