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出院不久後,楊宜樺便破例讓當時年資僅五年、年僅卅三歲的周昕璇升等為高級研究員,成為中華製糖最年輕的高級研究員;同時,因為化驗課原本表定僅有三個高級研究員職缺,因此缺少一間獨立辦公室給甫升為高級研究員的周昕璇使%7jCVNjdH=pijJE0#ppAM$70em4j=9PZ([email protected]=Vhlkwycuhdrz用。在這樣的狀況下,楊宜樺乾脆把自己的辦公室一切為二,讓周昕璇搬進他隔壁的獨立辦公室。

因為有了這段 只有他與周昕璇兩人知道的往事,楊宜樺把周昕璇視為「自己人」,縱使心中對於周昕璇身後依然有一點賴卓群的影子而感到猜疑,但大多數時間他都是選擇忽略那些影子,並且支持著周昕璇做她自己想做的afu_eAF#VQjstmGhEQfFxpzk2ZYm9JuJv0^6Rg2OEShC9lvxUd事情,也是相當縱容周昕璇的。

bualGo*^stj!v$D^^l(doI^[email protected]_*X^[email protected]+Oa4$db(sy$6!「我明白妳的想法了。」楊宜樺不自覺想起兩年前的種種,他沉吟了一下,口氣明顯緩和不少。「璇,妳當初向我爭取要讓林啟艾到妳的團隊,就是為了這個嗎?」

「是。」周昕璇不再隱瞞。

「那怎麼妳當初不一開始就跟我說呢?為什麼要等跟賴博都談好後,才來徵詢我的同意呢?」

周昕璇忽然覺得這些話有種吃醋似的可愛,「因為我必須先確認林啟艾夠不夠能力做這件事。昨天她et([email protected]#x8$xG+lO#9O4&vb4Rjj#來找我報到後,我馬上帶她進細胞實驗室做實驗,這是昨天的實驗結果,請課長看看。」她說著,一邊將手上的實驗紀錄簿推給楊宜樺。

楊宜樺開始翻看著眼前的實驗數據。

那個實驗數據顯示,同樣的實驗,林啟艾與周昕u&PfJ_SK##JYMF)cTfOC1GQ53zf7F&CLw4hG!^!chx)mZ!#hI=璇的結果誤差大概相差不到百分之五,這在細胞實驗的統計學觀點上,已經是高度接近了;就連周昕璇自己都有點驚訝,完全生手的林啟艾,竟然可以把實驗做到跟自己相當類似的程度了。她可是累積十幾年的細胞實驗經驗了。

「我必須確認林啟艾夠資格,才能跟課長提起這個議題,這樣我們的討論才有意義。DAnzZuW-dktpIDl6&Qhp%LzlX!3&9zzgi5csBP=8i+fn5ctwHr」周昕璇看著楊宜樺,知道他與自己一樣驚訝於林啟艾的實驗操作能力。

「至於先跟賴博談好的這件事,課長,我認為這才是尊重您的作法。我先得到賴博的同意,再來徵詢您的意見;若您同意,那這件事就成了,若您不同意,我便找理由再跟賴博推掉就Yk_(kK4api=#2U*CDlIK1aEVxPS3QM8CLsRQB6GJrV(*AW%B#(好了。這不正是最尊重您的作法嗎?」

「我們只是在利用賴博罷了。賴博念在我曾經是他sa$ewvZMQe3R%9JyZdovlqMsyaJ&Y1mkh%&C+U3cTAle%60bkJ下屬的情份上,很快地就答應了這次的學習;我認為有資源的話我們何不把握,況且去接觸的人是危害最小的林啟艾。」

楊宜樺這時終於微微點頭。

周昕璇知道她又成功說服眼前這個執拗的男人了。

「那就照妳說的做吧!就兩個月,如果失敗,就及早r4GZmE5FM95RmZTek^qeYvY&4bB1rG4wNQr8U=9z5HE4rujWg%收手,不要跟賴博有太多的牽扯,好嗎?」楊宜樺嚴肅地盯著周昕璇。

「這是當然的。」周昕璇微笑點頭,看著楊宜樺在她遞出的假單上簽名以示同意。

「謝謝課長,那我先離開了。」周昕璇接過假單與實驗紀錄簿,便起身準備離開。

「璇。」在她離開前,楊宜樺忽然叫住她。

周昕璇疑惑地回過頭。

「我信任妳,妳明白嗎?」楊宜樺語重心長地說。

「課長,我明白,請繼續信任我。」周昕璇慎重答道。

「好,去吧。」楊宜樺這才對周昕璇露出笑臉。

***

回到辦公室已是約八時十分,周昕璇見到林啟艾已是直挺挺地坐在座位上。她靠近一看,發現林啟艾正在研讀昨天所作的*56qFg$vW+D8LTFv^KC%*v^UnY0Y!du_JTChtnS5gkySzXpwt$筆記。


(圖/Foter.com)

見到林啟艾把這個實驗慎重其事地當一回事,周昕璇忽然心一軟。

「嘿,不好意思,等很久了嗎?」她輕聲問道。

林啟艾卻似乎被她給嚇了很大一跳,但隨即又以冷靜的臉龐對上她。「周博,不會的,我也才剛到。」

周昕璇看到林啟艾亟欲隱藏的、依然被驚嚇得驚魂未定的雙眼,感到很是好笑,但她選擇不去戳破她。

「對了…周博,這是公出單。」林啟艾趕緊拿出壓在筆記本下方的單子。

「好喔。」周昕璇也不跟林啟艾說她已經遞出公出單的事情,順手就接下單子,「所hqea1&NByKEXypY41k=Rp)3HdB9LjrF3hk51$yDq^=(YrH^t8n以,妳想好怎麼防止假單又消失的方法了嗎?」

「呃…把假單7ZnbpCB&FMZ=b-ro6HKB(k21P==1TR7a&cheZf4ZIXkJ9KmkP-拍下來,然後寄電子郵件給所有長官?」林啟艾遲疑地說著,但或許是看見周昕璇皺起的眉頭,又趕緊講別個答案,「…又或者,把照片印出來,然後寄雙掛號到所長辦公室?這樣郵局那兒就會有所長收件的證據了…?」

「嗯,也是可以啦。但啟艾,妳每張假單都要這樣搞嗎?妳是想要黑得發亮了,是嗎?」周昕璇有點傻眼林啟艾會給出這麼慎重其事的答案。「妳剛剛說的是對的,只是那是用在準備BZcss7)Efd(-p)W+*%j8PNnxsyubMWbb!p_Ma(pISLWWqn^g0H撕破臉、像是遞辭呈的時候。」

「噢…原來如此。」林啟艾似乎有點懂了。

「啟艾,這是我的假單,我遞給妳囉。」周VzSg_nDZ(c5_LLv)mwn1!jCrYLmp-w_PDwsyZ-=5bws1u13C*@昕璇把剛剛林啟艾交給她的假單,又交回給林啟艾,林啟艾一臉疑惑,但還是伸手接了過去。

「好了,現在妳是我的長官,妳有我的假單,妳現在卻想把我的假單給擋下來,為fw26_WE358l6-nw2whId=V4KI6E79j*%ijt9xjTYBIwqXE4sBo什麼?」周昕璇一派輕鬆地問著。

「…因為我討厭妳?」林啟艾有點不是很肯定。

「答對了。」周昕璇很滿意,「所以現在時間再往回調,我又把假單交給妳了,妳卻不會想把我的假單給擋下j^XJLyW^&wwaL=e^[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79XV!suvV74eN來,為什麼?」

「因為我喜歡妳?」木頭這次回答地相當快,似乎已經懂了一些道理。

「是因為妳qbZ1#[email protected]%pf&不討厭我啦,妳這麼直白,我會害羞,哈哈。」周昕璇沒想到林啟艾會這樣回答,一時被逗開懷,還調皮地捏了林啟艾的臉一下。

林啟艾整個臉馬上羞紅了起來,還笨拙地笑了幾聲。

「…所以,黃博討厭我?」下一秒,林啟艾又問。

「我不是黃博,我不曉得。」周昕璇用屁股想也知道黃計討厭林啟艾,但她不喜歡回答這種假設性問題,「啟艾,妳要想的是,妳該怎麼讓我、讓課長CDri^uxo$)uh(9JT*G9alzK6s2f7oKJ$qwcqNJ8QOZKDK_Q_mV、讓大家不討厭妳。」

「所以周博的意思是,妳、課長、大家都討厭我嗎?」林啟艾居然看起來有點受傷。

「啟艾,妳的大腦有什麼問題…?」周昕璇皺起了眉。果然是木頭。但她卻開始覺得這根木頭挺有趣的。

叩叩叩。這時一陣敲門聲打斷了她們的談話。


(圖/​Sound Effect)

「請進。」周昕璇輕聲道。

nRE8t_FozhehoFirU0%[email protected]_lYn+5ZsYRVXvFrE周博!」周昕璇聽聲音就知道是許依如,「妳怎麼來這了?黃博呢?」她沒料到家管嚴的黃博實驗室,會讓許依如晃到她這邊來。

「哈囉,啟艾!早啊!」許依如像是沒聽到她的問話,逕自跟林啟艾打招呼。

「早啊。」林啟艾微笑道。

「借我一下妳們家周博,好嗎?」沒等林啟艾回答,許依如一把就把周昕璇往外頭抓去。

「喂喂,小菜鳥到底在做什麼?我等等要去成大出差欸!」周昕璇有點不高興許依如的作為了。

「周博,請先別生氣…」許依如邊說邊把周昕璇辦公室的門給關上,留angCmpRBok)@*Mpq1%W7e3L(Mt&*nHCJ6MLzTQgB83(6PMsL_Q了林啟艾一人在裡頭,「今天啊,就是黃博請假啦,不曉得他請的是什麼假?神神祕祕的都不跟我們說,害我們大家昨天猜很多答案,像是割盲腸啦、割包皮啦、割雙眼皮啊…哈哈哈哈…」

「請說重點。」周昕璇不客氣地打斷許依如的滔滔不絕。

「喔,總之就是,他昨天就吩咐我要把sUCA+z%f+W8UO07VcAjup6=(yWp8Jn=*eFL0!ddPFneBby9M8Q他的辦公室清掃一番,我就很不高興呀,想說我來這裡是來做研究的,不是來做打掃工的欸,怎麼會要我來做打掃呢?想想我在家裡可是千金大小姐,連抹布都沒怎麼拿過呢!」

「許依如。」周昕璇快要不耐煩了。

「是是是,好啦,重點就是,黃博的辦公室其實也不怎麼亂,我隨便用抹布這邊擦一擦,那)ZRdbyFsbxqT1#p)uCtlFt1ax+!JTZNbVF6TiC!ougH92cV(Dl邊掃一掃,就沒什麼可以整理了啊?我就坐在那邊納涼、順便觀賞一下黃博的辦公室,忽然間,我發現黃博的印表機進紙匣,那些紙排得好亂!我就把進紙匣那些紙拿出來,想說把它們敲整齊一點,結果,我敲一敲,被我敲出一張比A4還小的紙張…」許依如邊說著,邊拿出她口袋中一張折得小小的紙,「周博,妳看我找到什麼?」

周昕璇接過來一看。

這可有趣了——這不正是林啟艾那張消失的假單嗎?她瞇起眼。

其實她也不是沒想過黃計在惡整林啟艾的可能性。

但林啟艾跟黃計無冤無仇,還是一介小小菜鳥,對黃計應該也不至於構成什麼威脅,她雖然知道黃計為人不怎麼正派,卻依然不認為黃計需要如此處心積慮R+vH_x^1(YL#[email protected](6H*[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y=9%duP地對付林啟艾。

但昨天的實驗操作,身為生手的林啟艾卻表現出不同於黃計過往所言「林啟艾做事能力差」等等的負面評語;相反地,林啟艾表現出優越的實驗操作能力。從那時起,她就猜想這件事是黃計在惡搞林啟艾了。只是猜想永遠不及證據來得令人震撼,她看著手上的假單,上頭的字跡)qD+*8W*4+NN0e5PSBdf$MGPWCvi1L&fd2CwbDt7a3twT!_S%0跟方才林啟艾親手遞給她的假單上的字跡一模一樣。

所以,黃計為什麼要藏起林啟艾的假單?

作者:林艾比

百合小說《糖潮》全系列作品

看艾比的其他作品:〈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全系列文章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單純而天真的挪威女孩席瑪,內心有著堅強的信仰與管教嚴格爸媽的諄諄教誨。入學後,席瑪與非常美麗的同學安雅建立深厚友誼,但卻在一次圖書館癲癇事件後,她開始發現自己擁有令她爸媽向來畏懼已久的超能力。隨著學期持續, 席瑪對安雅的好感也越來越強烈,但突如其來的神秘事件越來越多,席瑪開始發現她的超能力與家族的祕密有關,必須被迫去面對她過去悲劇性的秘密,以及那駭人超能力的後果……

30秒註冊,馬上看《魔女席瑪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