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周昕璇聽到黃計連林啟艾的亮橘髮色也可以拿出來說嘴,一時忍不住噗哧笑了出來。


(圖/Pixabay)

「昕璇,怎麼了?」楊宜樺注意到周昕璇的反應。

「沒…沒事。」周昕璇沒料到自己會如此脫序,趕忙閉上嘴。

「總之,是我帶過最爛的新進人員!我帶她帶得很痛苦!」黃計烙下重話。

「嗯,我明白了。」楊宜樺沉吟了一下,低頭望向從方才一直未離開他手的紙張。

「這是新進人員的考核表。」他將手上的紙轉向給周昕璇他們。

「我想,林啟艾試用期的成績,應該現在就已經知道了。那叫做『完全不合格』。」楊宜樺冷道。

黃計馬上極表贊同地點頭。

周昕璇卻大感震驚,方才還有噗哧一笑的閒情逸致,這回全蕩然無存了。

「各位,或許林啟艾才試用兩個月,還有剩下的四個月試用期還沒經歷,現在就給她判死刑好像有點太早了。」楊宜樺摘下他的黑框眼鏡,面露誠懇,「但早知結局的遊戲,實在沒必要再花啟艾四個月的時間去完成它;四個月對我們這E_1n5DRKr%Ou%*TXCd)-L_iUJlQk6Qkc)h3r5x4KwVQ597*[email protected]_些老年人或許沒有什麼,但對他們年輕人卻是很重要的,我們真的要為了這可笑的試用期去限制年輕人的發展嗎?我覺得這才是真的殘忍。」

楊宜樺語畢,眾人無語。

「各位,認同我的說法嗎?我想『即刻』解除林啟艾的任用資格。」楊宜樺繼續說。

周昕璇到此時,才驚覺這場臨時會議的主要目的——炒掉林啟艾!

她完全無法接受。

新人忘記請假一個月的確很誇張,但有到需要「馬上」炒掉如此的嚴重程度嗎?這並不是一件如此嚴重的事情。而且嚴格說起來,扣除掉新人訓驗營,林啟艾也才真正工作一個月而已,憑什麼要以還在適應期的第一個月的工作表現,全盤否定掉([email protected]&rQ#$cKM&#jJCv_lBWv9+C)1G+!O^GC她未來四個月可能會有轉機的工作表現呢?

「我贊同,我們這樣綁著她,很殘忍。」黃計首先表示認同。

「我沒意見。」鄭博一副事不關己。

「課長決定怎樣便怎樣吧。」楊博也沒有多大意見。

其實周昕璇明白,楊宜樺早已下了決定要炒掉林啟艾,才召開這個臨時會議的;這個會議只是宣佈他的決定,並不是真的要徵詢周昕璇他們的同意。以往的周昕璇,是絕對不會傻到在楊宜樺盛怒、且化驗課四位高級研究員在場的情況[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bUxC_1CvIwf&!I8i5RnMPkmKF下,公開反對楊宜樺的決定的。

她深知楊宜樺死要面子——但這次她真的犯傻了。

「昕璇,妳覺得呢?有什麼想法都可以提出來討論。」楊宜樺溫和地看向周昕璇。

「課長,我覺得不妥。」周昕璇好像聽到了自己巨大的心跳聲,同時感覺從嘴巴竄出的字字句句都像不是自己說-=R5Lhj#Ap9so2rw)[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AD_riH)4r!f_=i出的。

眼前的楊宜樺、鄭博、黃博、楊博都不約而同驚訝地睜大眼看著她。

「林啟艾是犯了錯,但她的試用期還有四個月。我明白課長您是為了啟艾好,才會想讓她提早離開、[email protected]@3=I%b3j4L_JseA3qO3v%ixTOSmRt_26sMW77yrTw9fbV4去追尋更適合自己的夢想。」周昕璇停頓了一下,「但我認為課長應該多為自己想想。」

「中華製糖百年以來,就我所知,應該是沒有任何新進人員在試用期未滿Y=kYQFiJjqGRny&aI1XNwMnCvhfIZaBy3b&km&KQewcd=5r9NQ就離職的。啟艾工作表現之差只有我們明白,但外人不見得明白;若我們真的讓啟艾在試用期未滿離職,外人會不會質疑課長對新人過於苛刻?」周昕璇口乾舌燥地說完。

眼前四位老男人瞪著大眼望著她,周昕璇剎時覺得自己的職業生涯大概完蛋了。

「……妳在說什麼?什麼苛刻不苛刻?」首先回神的是黃計,他不客氣地準備辯駁。

「…妳說得有理。」U7pFCC(FBtxzG)#=)[email protected]#%)iVzI_979H4E!I#x%QQlew#9楊宜樺一句就讓黃計閉嘴了,「就讓林啟艾留下來吧,待到試用期滿。」楊宜樺果決地下了決定。

周昕璇押對寶了!楊宜樺果真如她所想地死要面子。

黃計則是對於情況急轉直下一臉愕然。

「課長,我還有一個請求。」周昕璇乘勝出擊。

「什麼?」

「我想讓啟艾進來我的團隊。」再一次,周昕璇好像又聽到自己巨大的心跳聲。

「蛤?」黃計再一次率先答話,「周博,妳忘了林啟艾還在我底下做事嗎?怎麼可以妳要她進去妳團隊,她就去妳團隊?這樣課長當初^HPVR6TYQFN5q$CI7tmgOD+ZBQzChgwPUn!+Hz1aP!_5TE2%*i的安排不就沒意義了?妳把課長放在哪裡?」

「不,黃博您誤會了。」周昕璇微笑道,她早已摸透黃計這種挑撥是非的伎倆,「我一直以來都是相當尊H8lpeWKi7lM^p!dkc4JM&9Z00(#h_))FCx==b2DWhGnOGS+xnN敬課長與黃博的,會提這個提議,是因為有感於林啟艾帶給您們的困擾,所以提出這個提議。」

「我並不是要林啟艾一定要進來我的團隊,因為這個提議最終的決定權sG3r(p_UYtfTL0hij#l3O)[email protected]*5$cA依然在課長、及目前是啟艾指導員的黃博身上。我只是個提議人。」周昕璇語畢,似乎慢慢抓到自己的節奏,方才劇烈的心跳聲慢慢自耳邊消失。

「好。」楊宜樺課長點了頭,臉色依然死沉,「那妳為什麼會想讓她去妳的團隊?我們已經明白不會讓她通過試4UKYEI37MWdZnyST&Z$QDvqlhof!&uWX_$D_a(9z8E-AaEm!3S用期了,妳這樣做不是白費力氣嗎?妳把妳的想法說來聽聽。」

「其實我沒什麼太大的想法。」周昕璇停頓一下,定眼望著眼前認真凝視著她說話的四個老男人,「我會想這樣做有兩個原因。第一點,是因為剛剛聽見黃博說帶啟艾帶得很辛苦,我認為黃博日理萬機,實在不應該把時間浪費在啟艾身上;第二點,先前我曾經聽黃博讚美過我們依如,而我也很肯定依如的機靈,所以我認為年資較輕的我不應該讓黃博這麼辛苦地帶啟艾[email protected]&Px4a(Fl1RzglHpiBI(TBdrK$,應該要讓依如去協助黃博繁雜的業務才是。」周昕璇邊說著,邊望向黃計。

黃計聽見周昕璇給足了自己面子,原本劍拔弩張的面色這才總算緩和下來。

「既然啟艾已經確定無法通過試用期,我認為就不如讓她跟依如交換吧。我可以讓啟艾幫我做一些行政上的事情,而且這邊離課長的辦公室很近,課長也可以就近得知她的行為,以防她再出什麼紕漏1yI0DkX=JKqsf!EPWXpaIYpz98vSv=a*=ytNF!Q01InCDWN!19,讓課長在外難做人。」周昕璇改而望向楊宜樺,「以上是我的小小意見,請課長及黃博定奪。」

「我明白了。」楊宜樺沉吟了一下,「黃博,你怎麼看?」

sR)[email protected]%MFWWiCL55xt#yVzXXWMCXneaBxB(KLEf3TEzXz3$7Q*我哦,我本來是覺得我應該要把啟艾帶到試用期結束啦,畢竟她一開始就是在我這裡做事,雖然她現在表現真的很爛,但我有責任把她教好,至少讓她以後出去不會丟中華製糖的臉…。」黃計殷切地看著楊宜樺,楊宜樺點頭表示贊同。

「…但我實在也累了,就像剛剛周博說的,我真的業務太繁雜、太忙了,光是帶她兩個月,我就覺得好像帶了一年那麼久。」黃計表現出筋疲力+Lq6l-Y%o&8YixXorvSE9ZJGGS4*O58v1M&MmlBpwwcneKLElc盡的模樣,「反正林啟艾既然已經確定無法通過試用期,我也沒必要再把她當正式人員那樣訓練了;而周博都開口願意幫忙了,我認為讓年輕人嘗試帶看看這種不長進的新人看看也好,當作是一種另類的訓練吧!」

周昕璇除了對黃計自以為是的態度在心中猛翻白眼外,她忽然對黃計及楊宜樺一再強調的中心思想——因為林啟艾確定無法通過試用期R$f3V=R&KEGy+$gE43mPGHTazzEPctOPk4S_q376u!L_6A-9&-,所以我們就不用白費力氣了、就不用繼續訓練了…——感到一種說不上來的怪異。

「謝謝黃博。」周昕璇識相地對黃計假笑答謝,黃計則貌似因她甘願臣服於他而感到竊喜。


​(圖/visualhunt)

「好,既然黃博沒什麼意CusBG6U=WpH0qX2pXt8dSKlt+g(fBsj#Lw#!nck5!VA3Z_oW8L見,那就交換吧!從明天開始,許依如就到黃博的團隊,林啟艾則是來昕璇的團隊。今天的會議就到這邊吧,謝謝各位。」楊宜樺拍板定案,同時宣佈會議的結束。

「謝謝課長。」周昕璇適時地向楊宜樺道謝。

「不客氣。昕璇,等等留下來一下,我有話想跟妳說。」或許因為有了共識,楊宜樺的臉色總算不再那麼死沉。

「好的。」周昕璇順從答道。

待其他人等都離開後,楊宜樺起身把門關上,並坐到周昕璇對面。

「璇,不好意思把妳留下來。」僅餘下周昕璇與他單獨在辦公室內後,楊宜樺總算完全鬆懈下來,又開始j#$KWs5ZBN25=a*YuuTozW35kNb^[email protected]以單名稱呼她。

「課長,不會的,請不要見外。」她微笑答道。

「璇,其實我把妳留下來,只是想跟妳確認妳真正的想法。」楊宜樺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請問課長是什麼意思呢?」周昕璇並不很懂。

「我的意思是,」楊宜樺推了推他的眼鏡,「妳真的是因為剛剛所說)!iU!B^C4+cecIQ3qT3A=6^S_1*TNqyLqbHj8DFFNyLd+#qY6!的原因,所以想要交換林啟艾到妳的團隊嗎?」

「是的,千真萬確。」周昕璇僅思索一秒便答道。

「好,那我明白了。」楊宜樺停頓一下,「我只是擔心,妳是因為五年前那件事……」

「不是的,」周昕璇打斷楊宜樺,「不是課長想的那樣,請您放心。」並且收起了她一貫的溫柔微笑。

「…好,那就好,妳懂得控制自己的情緒就好了。」楊宜樺並不介意周昕璇打斷他的話語,「那沒事了,帶林啟艾時如果有什麼問題=^[email protected](5uOe(5ZGrWIqTmArVd4Onrdg)p+XN_4ew9K,隨時都可以來跟我討論。」

「好的,謝謝課長,那我先離開了。」周昕璇恢復她的微笑,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楊宜樺的辦公室。

作者:林艾比

百合小說《糖潮》全系列作品

看艾比的其他作品:〈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全系列文章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在高雄橋頭衛生所上班的「海倫她媽」,每天應付不同民眾,為的就是把獨生女兒「海倫」拉拔長大,找個好人家,抱個乖孫。但最近她發現,或許…她將得到一個與想像完全不同的「女婿」!?當媽媽一生的夢想遇上了女兒一輩子的幸福,究竟該如何是好?可以預見的是,這將是一場「海倫她媽」與女兒的共同成年禮……

30秒輕鬆註冊,立即看《海倫她媽》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