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周昕璇很明白她不能待在賴卓群身邊太久,所以在引見林啟艾給賴卓群、並大致討論味覺細胞分離的實驗分配後,她便不顧林啟艾與賴卓群錯愕的表情,又回到中qK5$IHZzYkt0(rh7RbQR_uvfPF*2&a4hKkGL*LIJKyW(y42-5f華製糖。因為她實在對楊宜樺不動聲色的猜忌太了然於心。尤其今早跟楊宜樺表明她欲重啟「味覺提昇計畫」時,楊宜樺那充滿防備的猜忌與質疑,到現在依然使她心跳加速——還好她當時穩住陣腳,不然一切就功虧一簣了。

回到公司,她才剛把車停妥,另台銀色休旅車也相當俐落地在她隔壁停好車。戴著太陽眼鏡的她從車內看過去,那車的車窗搖下來,只見黃計笑起一臉燦爛地y=(P4&RO!=v8ElfS!_DAJ=M0QXYG3BbdH!=rEPn#aA%i$#N(A^跟她打著招呼,她也露出微笑回應,太陽眼鏡底下的雙眼仍忍不住翻了白眼。


(圖/visualhunt)

開了車門,周昕璇的左腳剛碰到地面,黃計的大嗓門就來了。

「周博~剛跟賴博幽會回來呀?」

周昕璇聽了心底一沉。

看來,黃計顯然對於她的行蹤瞭然於心——想當然爾,他是從楊宜樺那兒打聽得來。

果然,楊宜樺還是相當信任黃計,但她卻連黃計早上請假了,都還是許依如跟她[email protected]&ZE1%2tFo%w-ugcP1H9qCz5pg^Y3說,她才得知。楊宜樺說到底,多少還是提防著自己啊…。

「黃博說這什麼話?現在是啟艾在跟賴博幽會,哪輪得到我這黃臉婆?我可是把人交出去,就乖乖回來了。」她摘下太L2LZe$F-uX7ku(62dWN8Gul)YqjWJB)N&k6R5$v7(TIAkLDZCI陽眼鏡,面露微笑。

「唉呀,所以現在是啟艾接棒的意思?」黃計戲謔問道。

「呵呵呵。」周昕璇以笑代答,接著話鋒一轉,「還說我呢,黃博一大早也去兜風?」

「沒A*RX+w^4wWVb-)-Q_e05un9FbO6W&vuqg9E7vS&%*ik8^l^lfJ什麼!去金屬中心談一件合作案罷了。」聽到話題回到自己身上,黃計撇撇嘴,方才一臉的神采奕奕頓時收斂不少。

「喔?」看著黃計的反應,這可激起周昕璇的好奇心了,「金屬中心?咱們製糖業%FYDaT^EBWgDkJ6tUy^[email protected](f跟金屬中心的業務有什麼關聯?」

「呵呵,就是因為沒什麼關聯,所以還沒定論啊,就是談談合作的可能性罷了。」黃計看似不想談太多。

「黃博,你我同樣都是化驗課的人,」周昕璇邊說邊將身子挨近黃計,小聲說道,「很多事情我們應該要知會一下彼此才好,sLvb5PvF*[email protected]+kqb這樣做起事來,想必會比較縝密,才不會漏洞百出、前功盡棄…」

「周博這話什麼意思?」黃計不悅道。

「沒什麼意思,」周昕璇微笑起來,那張被黃計藏起的、原該遞出去的林啟艾假單,依舊穩穩地躺在她褲子口袋中裡&w!2(hM1Bq4QK%WtjBw8*4h1bjXfzcZcFM31bEYHW0GP9CbL7F頭,「我說的只是處理事情的真理罷了。」

「這道理我當然明白,」黃計伸了懶腰,那顆大肚腩呼之欲出,「想當初妳還在中級研究員時,我已經是高級研究員了@UR3PDPoqTwEBBt#d*kW!to9(*plJmSpCw5n6M7BIbfjz+Bk6O,我吃過的鹽說不定都比妳吃過的飯要多。」黃計不客氣地說。

「這是當然的。」周昕璇見黃計嘴巴閉得緊,也沒3vmYL64pE93N0x%Mu0k17N40CbS2GY6tYx-=y(=Y(E$SM6jQDD打算再浪費時間向他打聽,因此微笑地做面子給黃計。「想必黃博還有很多事情要忙,我就先離開了。」

「嗯嗯。」黃計點點頭,一轉身就離開周昕璇身邊。

周昕璇聳聳肩,回到自己辦公室。

一坐下,就打開電腦,連上網路搜尋引擎,開始查閱財團法人金屬工業研究發展中心(簡稱為金屬中心)的網頁;不出多久時間,她就大概搞懂黃計到底在忙些什麼——原來經濟部工業局為了激發國內醫療器材的發展潛能,撥了研究經費高達五千萬餘元給金yG4n$wcPu+Oj3Fa8a*XHsCw=-)3(c-)&hQ)2T!7yzd#6J()&m2屬中心;看來黃計是為了這豐厚的研究經費,才前去金屬中心談合作的可能性。

但,這有什麼好不能說的?

黃計意欲隱藏的訊息,有這麼容易就被她給上網查查資料就得到嗎?

周昕璇沉吟了幾秒,依然想不透,最後決定不再花費腦力在這目前無解的問題上。

她拿起手機,在方才林啟艾撥給她的號碼上,輸入了「木頭」兩個字;一想起#k$&fnC#FK%s8EPsN-z-0%34TKM33BFu%2grorH*n)f50$L7u1木頭,她的腦海中,又不免浮起林啟艾那來不及隱藏的驚愕表情,她忍不住微笑起來。

林啟艾小自己十一歲。

這十一歲的差距,已經可以讓林啟艾在她眼裡算是「小朋友」了。但林啟艾卻有著與她印象中小朋友的特徵有許多不同:林啟艾喜愛隱藏自己真實的情緒、明明內心有別的想法,表情卻喜愛保持在冷淡的範疇裡、她非常安靜,不聒噪、也不急於表現自己等等……。但周昕璇出社會多久了,林啟艾隱藏的那些情緒DT(_T8Hv3wrwIq=-9I84lFEfmcSwsDFuLmRnA4Dc+6agqsaLFk,在同齡人眼中或許不輕易被識破,大部分的情況,周昕璇其實一眼就大概可以看出她的情緒起伏;也因此她才會故意對林啟艾做一些事情、說一些話語讓林啟艾反應不過來,藉以觀察真實的林啟艾到底是什麼模樣。

只是她沒想到的是,林啟艾的真實情緒會跟她表面意欲維持的假象相差如此大。

她發現,其實本質接近於傻愣愣的林啟艾,l2f0HP4KSqMAtlUqVBqTf$%[email protected]*nY0Gqi真的滿可愛的——不知道她有沒有男朋友呢…?下次或許可以找個機會,再來捉弄一下林啟艾,順便問問她這個有趣的問題好了。

接著,周昕璇把所有瑣事自腦海中剔除,帶了手機,便進到細胞實驗室操作實驗。她其實很喜愛操作細胞實驗。在這空無一人、與外界達成一定隔絕程度的實驗室裡,她可以很自在地、不受任何噪音1yLL4#[email protected]_vSxdLK=T_&W^n7%*p=Y8H#XvBj#ybe干擾地思考、計畫許多事情。

她操作實驗時很是投入,平時若非有人自外頭敲打實驗室的玻璃窗,她往往會YDanQ2&HTnPErtNf-VCKcVA8^&9l_ue8dd#J25N_%w%IQ!Nk%_投入實驗直到晚上八、九點。她很愛那種感覺,那是種可以一頭栽入另一個世界、可以不管現實世界如何轉動翻轉的境界——但今天例外,她感覺才埋入另一世界沒有多久,口袋裡的手機就響了。她將無菌操作台裡的火源熄滅後,才離開操作台並拿起手機。

手機螢幕上顯示著「木頭」來電,同時時間顯示為下午四時十五分。

「喂?」她狐疑地接起電話。

「周博…可以請妳來接我嗎?」林啟艾在另一頭說著有氣無力。

「啟艾,很累嗎?」不知道有沒有聽錯?她好像聽見林啟艾口氣中的疲憊。

「嗯…」林啟艾則是依然有氣無力,「麻煩妳了,抱歉。」語畢,斷了通話。

周昕璇愣在原地。

過了兩秒後,她才知道自己被掛電話了。

「什麼跟什麼啊?這小屁孩竟然掛我電話?她到底有沒有當我是她長官?」她忽然有點惱怒。

但她自己也明白,當初可是GmSH%XdhNJY#Pka4*jpxj%R_dTZc&0ly)5mQw7R-kuwkvqtiM^她堅持要林啟艾上自己車的;縱使不悅,她也只能摸摸鼻子,趕緊把實驗收拾好,出門去接那根木頭囉!

在停等前一個紅綠燈時,周昕璇就看見林啟艾在早上停車的地方等她。

靠邊停好車,正準備要好好教訓林啟艾一番時,她瞧見林啟艾一臉沉重。

「還好嗎?」在林啟艾打開車門時,她打量著林啟艾。

「嗯。」林啟艾面色沉重,「砰」的一聲便落到副駕駛座裡。

「……。」周昕璇沒料到林啟艾會是這樣的反應。有些惱怒,卻也覺得有些不尋常。但她不想關心林啟艾太多——那太有失她身為長官的尊嚴了。於是,她假裝沒看到林啟艾那凝b=K+dr)3X$fwR6Fqo%xflYhWwym&ZZ_wQ950#w1G!VHw9)9D7v重的表情,便驅車準備開回中華製糖。

但沒多久,她又忍不住偷看了林啟艾一眼。

不看還好——哪知才幾秒的時間,林啟艾的面色越來越差、雙唇甚至已是蒼白。

「還好吧?」周昕璇再也忍不住內心滿滿的擔心,「啟艾,妳還好嗎?」

「不是很好…我覺得快要喘不過氣……」林啟艾痛苦回道。

「喘不過氣?」周昕璇驚道,同J6FWEkky=a1nXP5IaXUgMZYfOQC9-947M5s*cK8H2j(ELwEcjv時她看見林啟艾額頭上的點點汗珠。她內心一驚,趕緊將車子臨停在路邊,接著急忙下車繞到林啟艾那側,替她解開安全帶。

「怎樣?還好嗎?需要去醫院嗎?」她已經緊張地語無倫次。

「不用…周博…很抱歉…」林啟艾緊閉雙眼,嘴巴卻依然在訴說著抱歉。

「噓…不要說話,要扶妳出來透氣嗎?還是?」周昕璇差點翻了白眼,身體狀況都這樣了,還在跟她xf8ecZ46RZY_cQE8=H_OepP#IttIoWu0-z9kmAmZj2o$XN7QiJ抱歉個什麼勁?

「好…」林啟艾嘗試著要站出到車外,卻在下一秒伸出手,緊接著就要重心不穩——

「小心!」周昕璇即時抓住林啟艾伸出的雙手,那一碰,卻嚇出她一股冷顫——林啟艾的手,怎麼那麼冰?她b7Z!S6tmY#cW6D=MgT(NDndmsahtO-nj5BlCPGbMGFZ1Xfek*@努力地保持冷靜,扶住林啟艾的腰側,「來,小心點。」

林啟艾被她攙扶著,虛弱地坐到路邊。坐下後,她趕忙伸手似乎想看看自己的雙手,卻在下一秒開始狂亂害怕起([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cJBL9nf=zn*Z9JAWRsWXbW4k7ibr^$EKK83來。周昕璇馬上又伸手抓住她。

「不要怕,休息一下就好了。」周昕璇急切地說道。

木頭是看不到自己的手嗎…?周昕璇內心狂跳,一股恐懼浮現上心頭。真的休息一下就會好嗎?她忍不住想起那一晚,在醫院冰涼的病vj85QiW0tT1taVPn3&O-gfw42Anl7+nBL(@bo%gg%[email protected]房裡、母親躺著的病褟裡,那瑟縮的肢體及那越來越看不清的瞳孔……

作者:林艾比

百合小說《糖潮》全系列作品

看艾比的其他作品:〈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全系列文章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妳不可錯過的西斯文!拉拉台火紅最新女女情慾專欄18禁日記等妳來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