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去洗澡好了…。」林啟艾決定沖個澡,好讓自己清醒清醒。

當她淋浴出來時,周昕璇除了變換了姿勢外,依然一動也不動地躺在床上。


(圖/visualhunt)

她吞了吞口水,一思及要與自己的長官同床而眠一晚,她臉紅了。

該死,明明沖澡過後腦袋好不容易清醒點的…。下一秒,心中卻出現另一股奇特的凜然正義感。

「奇怪…我又不是同性戀,為什麼我會有這種奇怪的感覺啊?」堅定了一下理智線,她便躡手躡腳地上床,輕巧地躺在周昕璇身邊XjQ#lOwmDgTzlu2H0MGdzRPto16gD8emr^bMFI)5YOE64GN4eg

明明堅定自己不是同性戀的N((2i_9yAhNXJE(i6Ddbo#Pu&i4+xlg6fb9x7j&HBFq76lpdZD意念,但一躺下,她馬上感到自己的心臟正在活蹦亂跳大力彈跳著,如何也平靜不下來。

「嗯……」此時周昕璇發出一聲柔軟的低吟。

林啟艾嚇一跳,周昕璇醒了嗎?無奈房裡漆黑地伸手不見五指。

「昕璇?」她試著小聲喚著。

但周昕璇不再回應,一陣陣深沉的熟睡鼻息又傳入她耳內。

唉。林啟艾無語地嘆了口氣。

她其實比較想要周昕璇醒著的,這樣或許她就不用如此心底難安地躺在周昕璇身旁……9r0EkiIiP$yW5J&CRcvlN_MU3*6gSJF#+FsiY_AA!)j^EcuioZ正胡亂想著,忽然間,周昕璇的身體窸窸窣窣地動著,她以為周昕璇清醒過來,趕緊閉上眼睛假裝睡著——說也奇怪,上一秒她明明還希望周昕璇醒著的,怎麼現在自己又裝睡起來啦?

下一秒,周昕璇輕柔地朝自己靠近。她立馬緊張地全身緊繃。

周昕璇冰冷的一隻手慢慢地從她右邊腰側撫摸上來,最後環住她的肚子;另隻手往她四散的髮絲摸來,最後靠在她的頭頂;最後她感到周昕璇的臉就-WbTZ5Z1YvGMt80L*+7uX2OPH!5!b^p9NB$yGPAq73=Ac=86+g靠在她的側臉,她可以感覺周昕璇沉睡的氣息,繼續一吸一吐在她的頸間。明明只是一個小小動作的轉換,她卻覺得似乎有數分鐘之久。

確認周昕璇依然沉睡後,她張眼偷偷瞄了一下環境,這才發現一隻大熊[email protected]+CN9t=i3A8C3X-t%2sreszkpQV6)&CW%1w=vviy^q_(9(娃娃正穩當當地放置在她身旁——看來,自己被周昕璇當成抱枕抱著睡了。

她僵硬著一身,感受著周昕璇的鼻息有規律地、淡淡地落在頸0_Rsb5#wuEdBA60j_1P_w6e%[email protected]*OVhPS)3%0^mvwA*&G*bD(@間,一吸一落、一吸一落,搔得淡淡的心癢;加上身體被當作抱枕抱著而緊張……看來,今夜是無法入眠了。她有些絕望地想著。

想著想著,不知覺間竟也隨著周昕璇深深跌入夢鄉,林啟艾終於不負自小至大的驕傲,依然一夜好眠。

當她舒服地伸了懶腰、手腳卻碰到另一人的肌膚時,一連串的回憶倏地砸向她—r*Oh&f5Z$!3FF-Jv=BSv*eo!Vh+lcYUDSvVLK!wANA1fzKLz8p—周昕璇的不尋常、周昕璇喝醉、她七手八腳把她搬上床、周昕璇把她當成抱枕抱著睡……

她馬上驚醒!

一張開眼,就見到周昕璇正以右手撐著下巴,悠哉地看著自己。林啟艾愣了幾秒,她…看我多久了?她開始擔心自己的諸多難看睡相,是否都[email protected]%_oRtYq$!GpxdYFCOG2$unmf$^!d0b^%7fIA給周昕璇給看光了。

「醒了?」周昕璇問,一股牙膏的清新滋味飄來。

)q!BPjOzYcare=VCl+sdYFd)w43MMENH%z4GTS2E^c^5bNIxL_「嗯…」林啟艾難為情著,內心念茲在茲都是自己的醜睡態,「妳醒來很久了?」隨後又更加清醒,「現在幾點了?」

「現在才半夜三點多,別緊張。」周昕璇笑道,「我大概醒來一小時有了,還洗了澡、刷了牙,vBYr(#vHB)h5!Q9tw#v_TH#ZTCucaqXG#H*Xwpr(kI=7l9AR-^怕把妳給吵醒,卻也睡不著,只好靜靜地在這裡看妳睡覺。」

「看我…睡覺……」林啟艾羞到不曉得要怎麼面對周昕璇,自己怎麼會如此熟睡SzDEe1(rbkaR9SL&b_k5h#[email protected]%c0uq2oReJ#&TGEMRA&啊?周昕璇到底又看到自己多少醜態?!

「妳幹嘛看人家睡覺啦!」

「哈哈哈,妳睡著很可愛啊,還會微笑,還會流口水,還會……」

「不要講了…我不想聽~!」林啟艾困窘地縮入棉被裡,下一秒她忽然意識到自己在向周昕璇撒嬌。

「好好好,不說不說。」周昕璇笑著,溫柔地撫上林啟艾的頭髮。

林啟艾被周昕璇一撫摸,一股電流馬上由周昕璇觸碰處往下直達全身。

「看來妳今天好多了。」林啟艾假裝沒事般。

「喔?什麼意思?」摸在髮上的手停了下來。

「妳昨天很不尋常…」林啟艾小心翼翼。

「哪裡不尋常?」

「…妳把我拎來妳家過夜,這還不尋常?」

「……」周昕璇一時無語,一直撫著林啟艾髮絲的左手放了下來。

「我、我開玩笑的……」看到周昕璇面露沉思,林啟艾趕緊改口。

她怎麼就是會一直忘記周昕璇是自己的長官、怎麼就是會一直出口不遜啊……!她懊惱地想著。

「啟艾,妳會好奇為什麼我要這樣護著妳嗎?」周昕璇卻沒來由地問道。

「我好奇啊……」林啟艾想起昨天她就有問過周昕璇,但周昕璇並不想多說的模樣,「但妳不SU#3$2#ReGe5SfA5iZXxuLp9e$V&qOP4uD8kG++VDc!hsnnL86是說妳自有妳的打算嗎?」

「我會這樣說,是因為…其實我也很好奇。」周昕璇定定說道。

林啟艾愣了一下,隨即道,「妳也很好奇……?」

「對。CStM&juYJ4AOz0WTGTRnj%aBixY$G^([email protected]我自己也很好奇,為什麼我會如此想護著妳。啟艾,我一開始想做的事情很多,但絕對不包含『保護妳』。」周昕璇溫柔地嗓音清晰地響在林啟艾耳邊。

林啟艾忽然對周昕璇的話語感到有些受傷。

「但,」周昕璇又輕輕撫上林啟艾的頭髮,「現在我做最多的、最念茲在茲的,卻是『保護妳』這件事。」

林啟艾知道周昕璇很保護自己,但她沒有料到竟是「如此地」保護自己。原本有些受傷的感受,已然J)Y6di^3YW+$rlH$$Pc2#)%ASA#[email protected]*Sx#DD2Wu6Hd3wEp=tePG被一股既感動、興奮又困惑的複雜感受給滿盈心頭。

「妳覺得這是為什麼呢?」周DB60gH#[email protected]$)WmA8m%n+wDB*KBaepvJ7vxS)YrhH6昕璇的聲音好柔軟、好柔軟,邊說著,她本來撫著林啟艾髮絲的右手,輕柔且試探地移到林啟艾的臉頰。

下一秒,在林啟艾尚未反應過來前,周昕璇已經在她的右臉頰上輕輕地啄了一下。

「欸…妳幹嘛……」林啟艾頓時羞紅全臉、心慌意亂,下一秒,周昕璇又在她的左臉頰留下一吻。

這個吻又深又長。

林啟艾深刻地感覺到[email protected]^c9$*周昕璇柔軟的雙唇停留在臉頰上的觸感,與雙手捧在自己臉下的溫柔(那雙總是冰冷的雙手,不知何時變得溫暖),她聞到周昕璇的香味清香地竄入心頭……她閉上眼,一股觸電、卻又安心的感覺刺得她頭皮發麻。

不知吻了多久,周昕璇才輕輕地離開她。

她迷濛地張開眼,卻瞧見周昕璇原來也閉著眼、雙頰醞紅而微笑著,那方才*5)[email protected])%9VsciTAssINg8FthumFosA1F##4f^=61Vyd=eN落在自己臉頰上柔軟的雙唇水嫩紅潤地微嘟著。見到周昕璇如此迷人的神情,一直提醒自己周昕璇是直屬長官的林啟艾,這回真的、真的、真的再也不想也無法提醒自己了。

她感覺自己的理智已經無法、也不想掌控全局。

情勢爆炸了。

她往周昕璇的臉上靠去,嘴唇輕輕地碰上周昕璇的唇。


(圖/95.5 KLAQ)

但碰觸到的下一秒、還沒來得及感受到周昕璇嘴唇的柔軟觸感,她就被急遽跳動的心跳給震清醒了。

她…到底在幹嘛?

她怎麼會親了自己的上司?

她瘋了嗎?

她……??

理智回復了。林啟艾急欲終止兩人之間曖昧的氣氛——但周昕璇哪如此容易放過她?

在林啟艾離開周昕璇的下一秒,周昕璇馬上往前啃吻住林啟艾的唇。 極[email protected]^H_aJSBd^5bpfxd!UGk&0具侵略性又霸道十足的一個吻。一個吻未平,另一個吻又強勢落下。林啟艾完全無法反抗。又或者,是她也放棄反抗了。

她被周昕璇前所未有的強勢嚇到,還沒來得及思考,那些接二連三親吻的強烈衝擊,一下就激發出她本來因擔驚受怕而壓抑住_xP1M^[email protected])Xd!$oc5Wp^D&cw&7sqXu=OO!(Zhb7i7^v(V的感官。

周昕璇的一對細唇……原來是如此潮濕又富有彈性。 在周昕璇不住的貪婪啃吻間,她好似嚐到一股甜甜的清香味;那味兒似乎挾帶著強烈的魅惑,使她心頭一盪。 有一股慾望清楚地在她腦海中油然升起:她還想要更多、更多……什麼長官、什麼賴卓群、什麼味覺細胞……所有本來盤據在她腦海中的顧慮6!CwR1o$xh_!HUgGu%tpQLBY$IPkCx1JjD1_Fq!=HXZbD1S*&8,忽然都變得不值一提了。 她只想要沉浸在周昕璇讓她迷失地舒服的吻裡,一個再一個、一個再一個………

不知道吻了多久,周昕璇終於離開了林啟艾。

林啟艾這時卻頓感空虛。原本舒服地閉著享受的雙眼也疑惑地張開[email protected]%wVuyS_YF)[email protected]^huo=ZWSVGj來。一張開眼,就與周昕璇充滿笑意的雙眼對上。她這才清楚她們倆的距離有多麼近。感受到周昕璇呼吸的熱度與氣息,再想起剛剛與她的雙唇纏綿,一股紅暈馬上由她的脖子竄了上來。她害羞地低下頭。

或許是看見林啟艾如此的反應,周昕璇輕輕地笑了起來。

周昕璇的雙手不安分地在她的背後游移,接著慢慢撫上了她的雙耳、替她順了順髮後,再將一些髮絲塞入耳後。她的耳朵本就極其敏感,被周昕璇的手輕巧地碰觸幾下後,幾經忍耐,最後依然)HxzvgRc^3db8*ZW-Fm%WReWC_AjDT_znu(SKL^BO4NX+zG)0$徒勞無功地縮了脖子。同時體內的熱流急速往耳朵竄去,不一會兒便感覺雙耳發燙。

周昕璇見狀,笑得更開心了。她撫著林啟艾的脖子,接著俯下頭,朝那紅通通的耳垂啃咬了一下。

「嗯…」林啟艾身體忍不住輕顫了下。

這一顫似乎啟動了周昕璇的情慾開關。她加重了親吻的力道,並竄入林啟艾溫熱的頸間,開始狂亂地啃咬、親吻頸脖鎖骨,雙手也探入林啟艾衣內,開XG0F4+1oAVl_4P%WlBOXcSx_Q&DM*syQ)yh0wjp&0K#5mT#IgC始肆無忌憚地在肌膚上揉捏撫摸。

林啟艾對於周昕璇忽如其來的急躁不僅沒有感到害怕,反而讓她沒來由地更為興奮。儘管拚了tgZp*R$FKh=ndxEd%YCWZ8L%vrT=Ihq+ybnr$c&Au^XHpoVf8j命地壓抑,喉間那屬於「舒服」的呻吟依然無所保留地從聲帶滑出,身體也不自覺地往周昕璇的軀體靠近,而雙手,也早已勾住周昕璇的頸項,似乎在索求更多觸碰。

林啟艾感受到自己正被強烈的慾望給驅使,臉色害羞地更甚了。


(圖/visualhunt)

就在此時,周昕璇的手機響了起來。

作者:林艾比

百合小說《糖潮》全系列作品

看艾比的其他作品:〈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全系列文章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在高雄橋頭衛生所上班的「海倫她媽」,每天應付不同民眾,為的就是把獨生女兒「海倫」拉拔長大,找個好人家,抱個乖孫。但最近她發現,或許…她將得到一個與想像完全不同的「女婿」!?當媽媽一生的夢想遇上了女兒一輩子的幸福,究竟該如何是好?可以預見的是,這將是一場「海倫她媽」與女兒的共同成年禮……

30秒輕鬆註冊,立即看《海倫她媽》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