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嗯?」不僅周昕璇,本來在旁想衝上去把黃計生吞活剝的林啟艾也愣住了。

窗口聯絡人?

雖然林啟艾也才剛進來中華製糖三個月不到,但以常識論,高級研究員是不可能擔任這種聯絡人的打雜角色的。

「嘿,對方可是Apple全權當主持人跟聯絡人,總不好讓小小助理跟她對口吧?」黃計似乎看穿周昕璇與OHyldH9Nij9g^8YstX0MFLsFDVXLUxooSueNPSa7t+uV=)3kDm林啟艾心裡的疑惑。

「所以?」周昕璇依舊漠然。

「但也不好由我出馬當V1Ro*[email protected]^smar^f1lU1^o!聯絡人啊,妳也知道我的資歷太高,當聯絡人也太大材小用。所以我問過課長後,他也同意讓妳做窗口聯絡人啦!」黃計得意洋洋,「所以,今後就要麻煩妳聽我的指示啦!」

「所以,周博…不,周『聯絡人』,我派給妳的第一份工作,是先跟Apple問好,可以吧?不會太難吧?」黃計開始得意忘形地命令Ob#[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5w0ET01!%jp+bqC1St80MlrcPqJMg周昕璇。

Apple…?是誰?聽到這樣一個完全陌生的名字,林啟艾愣住。

「當然可以,」周昕璇微笑,「等等馬上辦。」

黃計像是打贏了一場戰役般地離開周昕璇的辦公室。

黃計離開後,周昕璇怒不可遏,一個拳頭重重地打在桌上。


(圖/visualhunt)

林啟艾第一次見到如此動怒的周昕璇, 也不管Apple究竟是誰了,只嚇得趕緊安撫她。

「昕璇,不要生氣……還是,我去當黃博的窗口聯絡人?」

周昕璇微微地笑了[email protected]^je9(rEX+=pT_WgQEE^[email protected]笑,但口氣依然盛怒,「呵,不用了。妳難道看不出來,黃計就是想羞辱我?他就是想讓我當他的下屬……妳自願做,恐怕他還不肯呢!」

「黃博太過分了!」林啟艾咬牙。

「他就是硬要跟我槓上,」周昕璇冷笑道,「既然如此,就別怪我未來會咬他一大口!」

下一秒,周昕璇卻差點昏厥過去。一時間,林啟艾差點來不及扶住倒下的周昕璇,還好周昕璇即時清醒撐住自己,但這一短暫的昏厥,已經足以嚇出她一身冷汗。而她抱著、扶著的周昕璇,是如此嬌小,體qa1)e6M6PymnLioL7N9=TNRM2%R6Y=W)pFA08xQWxO$uGYWBO+溫卻又如此涼冷。

現在明明還是會嫌熱的台南初秋啊。她心底升起一股強烈的憐惜。

「昕璇,妳還好嗎?我怎麼覺得妳從剛剛就怪怪的?」

只見周昕璇望著自己幾秒,最後悠悠地開口。「今晚有空嗎?啟艾?」

林啟艾見著周昕璇紅著一張臉問著自己。「有啊,怎麼了?」

「那妳陪我回家、陪我說話、陪我聊天、陪我睡覺,好嗎……?」

周昕璇細軟的嗓音虛無地在飄入耳內,把林啟艾的心給搔得盪漾。

見著差點昏厥過去的周昕璇、如此虛弱的周昕璇、如此惹人憐惜的周昕璇……。

「當然好。」她差點脫口而出。

但下一秒她又隨即恢復理智。

S)_zP$sKHkDDFHDOy%Nr!aU7lyyYlNfLLGIheIi(9s#38NzPEz昕璇可是自己的頂頭上司,還有賴卓群這個男朋友。她區區一個下屬,這樣跟長官回家,會不會很奇怪?嗯,真的滿奇怪的。

「所以,妳不願意陪我?」看著猶豫的林啟艾,周昕璇難掩失望。

「也不是不願意,只是……」只是這樣很奇怪。剩下的話語,被林啟艾給硬生生地吞回心裡去。

「只是什麼?」周昕璇難過地問。

林啟艾不知道該怎麼說出那句不知是否會傷人的話,只得沉默。

「那陪我吃飯就好…可以嗎?拜託……」對於林啟艾無語的拒絕,霸道的周昕璇非但沒有不悅,竟放低姿態求著。

林啟艾一時無法反應。一向霸道的周昕璇到底怎麼了?而且見到周昕璇如此虛弱、可憐的模樣,她BY-d*p#AMQAQrI2muKZFqJedi0rnU!ctePi)O3jzH4yLuLhbB*哪能說不?就陪她吃飯就好、這沒什麼好奇怪的吧?

「好……。」林啟艾猶豫了幾秒,終於還是答應了。

明明說好是要「吃飯」的。

但她們倆一到飯館,周昕璇就熟門熟路地到冰箱取了三瓶啤酒。聽聞林啟艾不喜喝酒,她也wb+In*[email protected]^Q1)Hpm%1t0H7u+c(jK(uAtBUYMkNLL#lW=_Y(只是聳聳肩,逕自拉開了第一罐啤酒拉環。


(圖/visualhunt)

「空腹喝酒好嗎?」林啟艾擔心地問。

「拜託,這是飲料、不是酒……」周昕璇直爽地乾了第一杯酒。

幾杯啤酒下肚,不一會兒,周昕璇一張臉蛋就被酒氣給醺得紅撲撲的。

看來,她一點都不像她自己說的千杯不醉啊…,這樣喝下去,還撐得下去嗎?林啟艾看著眼前滿臉通紅的周昕璇,正思考著是否要阻止她繼續喝下去。想時遲那時快,周昕璇「噁」的一聲,差點就吐了出%lcC^akubdybF=g$yxNt9Txk8b*J#jcyjV0G49A%[email protected]&k來。

「啊!妳還好吧!」林啟艾嚇到,這回,她沒什麼猶豫地把酒瓶搶走,「別喝了妳!」

「我就只是一陣反胃罷了,小妹妹真愛大驚小怪……」 周昕璇睥睨地看著她,邊說著,一口口的酒氣無禮7A2XRctx(pOsQpFzKH^[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A_6VG6iP地噴在她臉上。

她並沒有因周昕璇的舉止感到反感。反倒是那來自周昕璇[email protected]!P0Ps2XkjNyX([email protected]=E5U2^Kx!hmf(3$R5sta$1嘴裡的濃重酒氣,似乎也把自己給醺得微醉——但她不能醉。絕對、萬萬、千萬不可以醉啊……!

最後,林啟艾沒有醉,倒是周昕璇醉了。還是大醉的那種。看著眼前才喝完一罐啤酒就已經開始胡言亂DKmORtTtjXcvbt&VAf1qYtcswIcl-=Bpzr-2F8BXvMPyJmXul1語的周昕璇,她幾乎無法置信。這樣看來,周昕璇根本是一罐就醉,哪來自稱的千杯不醉?!或許自己的酒量都還比她厲害啊!

「嘿,啟艾,這下妳真的得陪我回家了……」坐在對面的周昕璇醉忽忽地媚笑起來。

「……」林啟艾啞口。她已經無法判斷眼前媚笑的周昕璇,到底是真醉?還是假醉?還是……她自己也醉了?

眼見這頓飯也無法再吃下去了,「走吧?」林啟艾問道。

「嗯……」周昕璇紅著一張臉,一站起身就踉蹌不已。

林啟艾趕忙扶住她,「小心……」頓了一下,「妳『真的』沒辦法自己走?」她刻意加強語氣問。

「不行啊…就說妳真的得陪我回家……」周昕璇又哧哧笑答。

這太瘋狂了。

林啟艾死都沒想到,竟然真的會踏入自己長官的家。霎那間,她開始思考起是不是做錯了「陪周昕璇吃頓飯」的決定。還在躊1orW!(yqi2tKXNiN^[email protected]=xf^6(Sn&#[email protected])mxF1rgL7-01([email protected]躇間,周昕璇的聲音有氣無力地響起。

「毛巾、浴巾、沐浴乳、洗髮乳在這裏……睡衣、化妝水、乳液在那裏……」 不同於林啟艾的內心aY-2WheqJghD4l%CVKc!([email protected]*Z^vKWI)Ak%[email protected]紛亂,懷裏已經虛弱到不行的周昕璇,作為房子的主人,竟依然稱職地張羅這些居家瑣事。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妳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她打斷周昕璇有氣無力的碎語。她可沒打算要留下來睡一晚。

「嗯。」周昕璇乖乖地閉上嘴。

「到沙發可以嗎?」

周昕璇搖搖頭,「到我的床上,我需要躺一下……」

聽聞要去周昕璇的床上,林啟艾頓時感到害羞。但她沒有讓這股羞赧持續太久。好好地把虛[email protected]=QhPh%xmEpF)gThxFswsAzABy^BW^[email protected]弱的周昕璇安置到床上去,是她目前最艱難的任務。

「怎麼去?」

「從右邊繞進去…第一間就是了。」周昕璇輕輕地指示著路線。

周昕璇雖然身形消瘦,但虛iDo4A=i)#YTEm5!fR((tK)oxWtP^k*s#N7=WuQ(AB^A7819BQp弱到無法完全支撐自己的體重時,林啟艾扶持起來,依然感到費力,不一會兒便滿頭大汗。費了一大番工夫,加上周昕璇也努力地支撐著自己的身子,她這才總算把周昕璇給安置到床上去。

「啟艾,謝謝妳……」終於躺到舒服的床裡,周昕璇閉著眼,微笑道。

「不會啦。」林啟艾難為情道,猶豫了幾秒,「妳還好吧?要不要喝水?」

「……」但周昕璇卻沒有任何回應。

「昕璇…?」林啟艾試著呼喚幾聲,周昕璇依然沒有任何回應。

林啟艾的腦海裡霎時竄入「一女因不明原因橫屍自家床上」、5vm!)hCGWFC4WXW$XsVsu#+XYvBTtC_Ovyx^IYC7bZEn&oxYFx「疑似下屬懷恨在心」、「最毒婦人心」之類的新聞畫面,一股恐懼湧上心頭。

「昕璇……?」她又嘗試喚了周昕璇,最後終於鼓起勇氣,把手指靠近周昕璇的人中。

感覺到周昕璇平穩的鼻息後,她這才鬆了口氣。同時暗暗覺得自己的恐怖幻想好笑,本來進到周昕璇家裡時、那股難為情的情緒也漸漸地平復下來。她靜靜地看著眼前已沉沉睡去的周昕璇,不免想起今FeZ19Q!Cnq*[email protected]=#hrLiWqd5WSQ-R_ZQ_F*GWY天下午到剛剛的種種。

「妳今天下午到底吃錯什麼藥啊……?」

林啟艾想起今天下午她回到辦公室後,周昕璇非常不尋常的出神;也想起黃計前來羞辱周昕璇後,周昕璇一反平時冷靜的常態,竟惱怒地重搥桌子;又想起周昕璇要她陪她回家睡覺,她不肯,周昕璇竟一反平時霸道的模樣,低聲下氣地求她陪她吃飯;最後想起吃飯時,周昕璇用一罐啤酒就把自己灌醉,還哧哧地笑著要林啟艾帶她回家……不過還好,現在周昕璇總算安全且安穩[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YIm-ZB)$1wzn_5Q0N%8地睡在床上了。

看看手錶,被周昕璇這樣一折騰,也快晚上九點了。她也該回家了。

哪知一起身——「妳要去哪?」

前一秒還呼吸著深沉氣息熟睡的周昕璇,下一秒竟精準地開口詢問準備落跑的林啟艾。

「呃,回家……」林啟艾嚇到。

「不要回家。陪我…陪我……好嗎?拜託⋯⋯陪我…陪我……」周昕璇竟然又開始苦苦哀求。

周昕璇一連串惹人憐惜的「陪我」,每說一次[email protected]!ONbh_M&%%#(&0k#^_2fo(El%k4pCQW,就大大地削弱林啟艾原本想拒絕的意念。是以周昕璇說了一大串,林啟艾早已心軟得無以復加。

「好好好,我不回家,好嗎?」

「嗯……」周昕璇這才點點頭,下一秒又沉沉睡去。

看著周昕璇沉睡的臉龐——隨意披散的瀏海,再往下是閉著的雙眼,附著於上頭的睫毛不時跳動hdb%4tHe_D1_0NW72wBAh_=ODOmG#vro8vH$B&rD*ns5jbjZ+J著(是在做著什麼夢嗎?林啟艾想著),再往下是因酒氣醺得淡紅的雙頰,再往下…是微開且微微紅腫的嘴唇,再往下……是有著性感鎖骨的脖子,再往下…是微開的襯衫領口………林啟艾趕忙撇開頭,不再往下看去。但周昕璇身上的香氣卻混雜著酒氣,嫵媚地飄進她的腦海。


(圖/Collaborative CBT)

「去洗澡好了…。」林啟艾決定沖個澡,好讓自己清醒清醒。

作者:林艾比

百合小說《糖潮》全系列作品

看艾比的其他作品:〈兩個長髮樣女生的故事〉全系列文章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GagaOOLala 」為亞洲第一個LGBT同志影音內容為主的線上看影音平台,註冊立即看免費專區,每月只要一張電影票的費用,電影、記錄片、短片、影集及原創內容,500多部內容隨時看到飽。」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