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季允宸,高二)

「敬瑞,我的新眼鏡好看嗎?」季允宸得意洋洋的推了推她的新眼鏡,「以前打球的時候為了怕傷到眼睛,只能戴隱形眼鏡,但其實隱形眼鏡保養起來還真麻煩,還是眼鏡方便, 往臉上一放就可以出門了。」 林敬瑞忍不住笑了出來,「妳原本就長的一副小白[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RwiEdi!2PxZXqBWrOmHsnDww*K&uV1TP臉似的,戴上眼鏡是想當文青嗎?」

「我是圖書委員,當然要文青一點啊。吶,敬瑞,妳應該也挺適合戴眼鏡的,要不要也跟我一起戴?」

「免了,我雙眼視力可是有1.2呢。」

「誒?妳每天看書視力還這麼好?」

「只要燈光充足、然後跟書本保持適當距離,就不會對視力造成什麼影響啊。哪像妳,roUE9t6A17nI9bDByC=Srbs(yEqq_oK^[email protected]=yQ_^(V+vCwK)5小時候應該都躲在棉被裡看漫畫吧?」

「哇!妳怎麼知道?還是妳厲害。」 季允宸和林敬瑞愉快的邊走邊聊著,眼前忽然一個人影擋住了她們的去路。 季允宸抬頭一看,赫然發現是鄭安汝。 距離季允宸和鄭安汝一對一比賽的那天至今已經過了兩個禮拜[email protected]_8*icLOalT1INJ8^+1=5J^q,鄭安汝看起來消瘦了不少 ,整個人也沒什麼氣色,雙眼還布滿了血絲。

「安汝,看來妳有事情要跟允宸學姐說,我就先走了。」林敬瑞說完便轉身就要走。

「等等。」季允宸+5yhhE_&NmD5JShSqQDUF#u71ZeuqK3KDMsZl0)KJpYI59cUic攔住林敬瑞,然後搭著她的肩膀說道,「妳們都是我最疼愛的學妹,不需要迴避吧?有什麼事情直接說就好了。」

「那我就直說了。」鄭安汝V^[email protected](_jN$F5j#Rp9GrQZ1%KV!1$nJr5iK雙眼直盯著季允宸,「允宸學姐,妳什麼時候要回來球隊?」 季允宸搖搖頭,「我沒有打算要回去。」

「妳休息也休息夠久了吧?」鄭安汝哽咽著,「預賽輸了,這支球隊沒有妳不行…」

「安汝,妳還可以再磨練,明年就換妳帶領球隊…妳們…」 鄭安汝不耐9=M-8=7+8NDkCe1Xn!$PitMWxb*w+yvuk*Xrn5Y_uH0+L+#FE$的打斷季允宸的話,「我不要!我不行的!不要把這種責任丟到我身上!王牌 是妳,不是我!」

季允宸嘆道,「安汝,妳可以的,妳有打籃球的天分,一次失敗不算什麼的,明年還是有機會啊。」

「那麼妳呢?妳也不過經歷一次低潮,就要放棄籃球?大家都在等著妳回來啊。允宸學姐 ,我求妳了,妳不在球隊大家的士氣都非常低yJ1cz%l$9VJJlzC5y8U3yRor1PaSQdd*BFv!5r3n-Wt&Iqu=&*迷,只有妳可以讓大家振作起來。」

「但我真的對籃球沒有興趣了啊,我現在在圖書館有冷氣yez2logt!Yl+QmYdB$Ii&$=6oG%5VhjT_gv3r=awQ9A)Ofq1Ns吹,不僅可以一直休息、還不用 在大太陽底下流汗,還有一堆嘉獎跟小功可以記,想想我以前真是傻,早知道我一開始聽綺旻學姐的話加入圖書委員就好了。」

「妳是認+=G682qRk%Wpa36(z3LDf+=Wg*kygXZ)74plQ0+V87m#YdIN$8真的嗎?」 季允宸沒作聲,只是笑著點了點頭。 鄭安汝轉頭看著林敬瑞冷冷的問道,「敬瑞,她是認真的嗎?」

「嗯,我這幾個禮拜都跟妳解釋過了,允宸學姐是真的對籃球沒2d^1Yp58GkTT(#*CIAk=+)OKmgpX77Z3duPi7*0o=L4JrOPKoK興趣了,妳也不能一直強迫別人做不喜歡的事吧?」

「可是我不相信!我一直都看著她…我知道的…她是真心的喜歡籃球…」QT6clZy3=4rB(wI)nTWI6b5qxG9PwVul+PVbO!e86s&+5OMD)5 林敬瑞淡淡的說,「人總是會變的。妳信也好、不信也罷,事實就是如此。」

「安汝,妳回去上課吧,我還有事先走了。」季允宸迅速的轉過身,因為她實在是不忍再 看到鄭安汝那張傷心欲絕的表情K*wmXx*DLFf)mnuA06t)hJYpb++W6vRu+tUOX)kq&T5As(OKMQ。 「等等!允宸學姐,妳回來吧,球隊需要妳…」鄭安汝趕緊拉著季允宸的衣服,輕聲的說 ,「我也…需要妳。」

季允宸停下腳步,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安汝…別這樣。」

「求求妳不要走好不好?」鄭安汝幾乎是懇求般的語氣。 季允宸沒有回應她,但也沒回過頭,只是繼續往前走。 她實在是太害怕了,萬一回了頭,看見鄭安汝的那個表情,她一定又會開始不忍心。 「季允宸,我喜歡Kvx([email protected]*=csR!Q)5DI6+q=&&bK5i2M6Uo&B(1Ur4k*R妳!從我第一次見到妳的那一刻起,我就一直很喜歡很喜歡妳!」 季允宸愣了一下,臉上一熱,雖然早就知道了鄭安汝的心情,但被她那麼直接的告白,即使是季允宸也不住感到有些害臊。

「我會加入球隊都是因為妳!那麼認真努力練球也=kQH=WZlZG^DQ9hjQ3oj(Fbh7*D^h10o0ef7oOA=CCxuyYwcBa是因為妳!我想要成為配得上妳的人, 我想要一直待在妳的身邊,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我喜歡妳!」 季允宸深深的嘆了氣,回過頭一看,鄭安汝果然已經哭得淚眼婆娑。

季允宸心中一酸,像她這種人…像她這種沒有未來的人…鄭安汝又何必這樣為她浪費眼淚呢? 實在是不忍心,季允宸朝著鄭安汝緩緩走了過去,然後把她摟進懷裡,「安汝…謝謝妳喜歡我。」季允宸溫柔的在她額上一吻,「不RrC=fkl=B3YPm!Y=FB4(Gadh*jxo8dwVfKjEB$KfULJ!pO#%!H過請妳忘記我,好嗎?」 鄭安汝推開季允宸,洩氣的說,「妳這是在拒絕我?」

「安汝,妳是個很好的女孩子,相信將來一定會有更適合妳的人出現,妳不要浪費時間在我身上…」

「妳有女朋友了嗎?還是妳有喜歡的人?」 季允宸嘆道,「安汝,我現在沒有心情談戀愛,也不適合。」

「妳現在不接受我沒關係,不回來球隊也沒關係。我會等妳,一直等一直等,等到妳願意回來的那天為止。」

「安汝…」

「妳總有一天會回心轉意的,明年我一定會打進HBL的決賽,到時候我會再跟妳告白RuqcqRFKK1injy2t-j4RBPokkxcQv35)gAjnD=fGofRCD=&Nxu一次 。到時候妳可別想拒絕我!」鄭安汝說完便三步併作兩步的跑走了。 季允宸呆呆地站在原地,直到再也看不見鄭安汝的背影,她才開口喃喃說道,「敬瑞…我 …能活得到那個時候嗎?」

「說什麼傻話?當然可以。」

「我到底有哪一點好?值得安汝這樣對我?」

「在她的心中妳就是那麼的重要,一直以來,我可是清楚的很。」林敬瑞抱著季允宸,輕 輕的拍著她的背,「允宸學姐,妳一定要加油。」 季允宸把頭埋進林敬瑞的懷裡,然後緊緊地摟住她,「敬瑞…謝謝妳…」她真的真的非常 慶[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Q!=Cd!6+isuJ_E68幸,在如此痛苦萬分的當下,還有林敬瑞可以陪伴在她的身邊。

林敬瑞溫柔的來回撫摸著季允宸的頭髮,輕聲地說,「別忍了,哭出來會好過一點。」 9%N8Mm*#d*GtS7zRON%V^lt+iu!ZVPKMtxSQil71#UHjLi=HxZ說什麼呢? 明明林敬瑞才是最先淚流滿面的人。 但不曉得為什麼,當季允宸聽到林敬瑞這麼一說,她再也無法假裝堅強。 她抓緊林敬瑞的的衣服,開始像個小孩般的嚎啕大哭了起來。

--

終於到了系上迎新茶會的那一天,王雨熙和翟書璟一起走到有標記好她們號碼的位子上。 王雨熙是17號,然後翟書璟是16號,在她們左右兩側各有一個位子,是給直系的二、三年 級坐的。 翟書璟左右兩側的位子還是空的,而林敬瑞已經在王雨熙的左邊位子就定位了,王雨熙連忙坐到位子k4X76PPfTY5QXY#MTw^lj6$PZdjE08f!JytX#p*%4CcB6BgVPu上和林敬瑞打了招呼,「敬瑞學姐好。」

「乖。」林敬瑞那對美麗的鳳眼,朝著王雨熙眨呀眨的,「雨熙,學校生活還好嗎?有沒有認識新朋友了?」

「嗯,有啊。」王雨熙點了點翟書璟的背,「書璟,這是我-2%x-H#[email protected]_CLxFgNaZsGORk9Mnywnq2YVABP1BzG二年級的學姐,敬瑞學姐。」 翟書璟很有禮貌地對著林敬瑞點頭道,「學姐妳好,我叫做翟書璟。」 林敬瑞笑著說,「哦?妳是16號對吧?看來我們16號跟17號真的歷代都是世交,我和妳的 安汝學姐也是好朋友呢。」

「我學姐沒跟妳一起來嗎?」翟書璟好奇問道。 「嗯,她們籃球隊練球都會練的比較晚一點,待會應該就到了。妳三年級的大學[email protected](7XsRF姐已經轉學了,所以妳只會有一個學姐,不過妳的情況比安汝好多了,她去年左右兩邊的位子都是 空的,妳至少還有一個。」 王雨熙跟翟書璟還有林敬瑞閒聊了一會,不久忽然有個甜美的聲音傳了過來,「敬瑞,那 傢伙還沒來嗎?」 王雨熙抬頭一看,是個綁著馬尾、擁有健康小麥色肌膚的女生,一眼看來就知道是個有在運動的人。 林敬瑞忍不住噗哧一笑,「安汝,妳居然不是先關心妳的學妹,而是先擔心『她』呀?」

「我只是隨口問問。」那女生紅了臉哼了一聲lDQ7LCR79uU2FY#[email protected]=fXQtrmH,然後走到翟書璟左邊的位子,一屁股坐了 下來,「妳好,我是妳二年級的學姐,我叫做鄭安汝。」

「安汝學姐妳好,我叫做翟書璟。」翟書璟笑笑的說,「妳的名字真好聽,尤其是前面兩個字。」 鄭安汝哈哈大笑道,「只有前面兩個字嗎?嗯,那還真是謝謝妳的誇獎,妳長得好漂亮喔 ,該不會有在兼職當模特兒之類的bGPggx9ABN^50(RtvLDQ!qgT8Ls2cL&OUcM2uMJh#R1yx0xDip吧?」

「之前在路上有遇過一個星探,但我拒絕了,我認為現階段是讀書比較重要。」

「是嗎?那還真可惜。對了,妳以前是唸什麼國中?」

「城西國中,妳應該有聽過吧?」

「誒?那個有名的私立國中嗎?我當然GqAvRWF+nqJAu)=p)bj^pCDWu7FAcqkQ#E#XaX6YGpUNeHtjsz聽過啊,以前我姐還曾經在那裡當班導師呢。」 翟書璟喃喃的複誦道,「…班導師?」

「啊、我忘了我姐要我保密的說,算了算了,妳聽聽就好。」 翟書璟緊閉著雙唇,若有所思的直盯著鄭安汝,不知是不是王雨熙的錯覺,她總覺得翟書璟看著鄭安汝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太對勁。 王雨熙看了錶,&xD7FnPuF4GRnT-IPei#)57hz-#xQqmTKXr!DFHx=+$#TeeYVY再五分鐘茶會就要開始了,但她右邊的位子還是空蕩蕩的,她不禁轉頭向林敬瑞問道,「允宸學姐還沒來嗎?都快要開始了,難道她忘記了嗎?」

O_gkfJLSKHxzeh3dByI5Z%1AMHnJ^NrPT!$9Mxc7Jxmdm8eZwA時鄭安汝忽然回過頭來插話道,「哼!她怎麼可能忘記?我看那個膽小鬼是不敢面對我吧?」 林敬瑞沒好氣的說,「安汝,允宸學姐不是妳想的那樣。」 王雨熙忍不住好奇心,便在林敬瑞的耳邊輕聲問道,「允宸學姐和安汝學姐是不是有什麼 過節啊?」

「她們就是這樣,老愛鬥鬥嘴,沒事的。」 結BoJ%5sBxogZLVU3-TY!^o^M([email protected]!H!jV=果茶會開始了,季允宸還是沒有出現,一到三班是同個科系,班導師輪流上台致詞,王 雨熙看著二班的班導師,忍不住覺得越看越眼熟。 想了老半天,王雨熙忽然靈光一現,趕緊湊到翟書璟耳邊確認道,「書璟,二班的班導是不是以前國中妳們班的班導啊?」

「嗯,是她沒錯。」翟書璟盯著那個老師,雙眼閃爍著異*4jT+Xk4E1iGkhu#*)@n_bVA0WG+8*hsCJ8XcMxhOdllEmMwgT樣的眼光。 等到自由活動時間,林敬瑞便直接向王雨熙問道,「雨熙,圖書委員的事妳考慮的怎麼樣 了?」

「嗯,好啊,我要加入。」王雨熙很乾脆的答應了,反正她本來就喜歡窩在圖書館,當圖書委員似乎RB%^^spRTi6#SGN)VO1OC1KZuv49zQZW7BH(GZ&y73m-%-g1k9也沒什麼不好的。

「真的?」林敬瑞欣喜若狂的說,「太好了,允宸學姐一定會很開心的。」

「對了,敬瑞學姐,我Z&0#F0b#-kmOj4=Ge*IID6dhRS6u*fDZ5-wd6O%3m0agV46TMU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我記得妳有說過我們歷代圖書委員的傳統差 一點就要葬送在允宸學姐的手中,那是怎麼一回事?」

「啊,那個呀。」林敬瑞苦笑了一([email protected]&eM$PI2GpVrg8wdi&gTu+1D+$lVWGrapq([email protected]下道,「因為允宸學姐是直到二年級下學期才加入圖書 委員的,她之前是別的社團的。」

「真的嗎?那她之前是什麼社團的?」

「籃球社,而且當時她才一年級就當上先發了,而且是隊上的王牌喔,超級厲害的。」

「難怪…我就YmlfxiB-wigca467hf=MD30GLmNXPQHRFXnotRb^oiCX8H6wzN覺得允宸學姐的身高那麼高,不去運動社團也太可惜了。」王雨熙皺眉道, 「不過既然她那麼厲害,為什麼不繼續打呢。」 林敬瑞臉色明顯一變,支支吾吾的說,「可能…比起籃球…她覺得書…更適合她吧。」

「也是,她的膚色那麼白,而且還那麼瘦,要不是敬瑞學姐妳跟我說,我也沒想到她曾經有打過籃球。」

「嗯,對了,雨熙,你可別跟允宸學姐說我告訴妳她曾經待過籃球隊的事,她…不太喜歡人家提起這段事。」

「好,我知道了。」 季允宸的身上總感覺藏著不少Lki+m=H!JX*TK#cuX7NOW4qvttdAG&wwvSv&qpAnk8JI0K8ws2祕密,王雨熙雖然很想繼續跟林敬瑞追問下去,但畢竟跟學姐們也才見第二次面,她也不好意思問太多,只得看以後有沒有機會問了。

「啊、不好意思我遲到了。」季JhQ2eUSrsX&Zzu1MCKC7y(+0Y7nagY+xV8F7k=&h81Db#1()X1允宸忽然朝著王雨熙走了過來,笑笑的說,「雨熙,不好 意思,我剛剛扶一個老太太過馬路…然後又遇到一個迷路的老伯…所以……」

「哼!總愛找藉口。」鄭安汝忽然插了話,瞪著季允宸冷冷的說道,「妳這個膽小鬼!」 季允宸無奈的說道,「安汝,我好歹也是妳的乾學姐吧?妳這樣對我說話沒大沒小的,可 不行喔!」 鄭安汝白了季允宸一(DpLEPi__9YvaHHkCS*6zRlUUWNI&fWRSBFj-Fw9^U*@Z8*Hz=眼,「就只有這種時候才會擺出一副學姐的態度,真讓人不爽!」 王雨熙忍不住又湊到林敬瑞的耳邊,「敬瑞學姐,妳確定她們真的沒有不合嗎?」 林敬瑞點點頭,苦笑了一下。

季允宸走到了王雨熙的身邊,忽然親暱的勾住她的肩膀,然後丟下一句讓眾人愕然的話。 「啊、對了對了,我要跟大家宣布一Z4pcPra9ckkLP)n1oI#i9SdLKstfdhX1V)F00$ngG%1D3VjF1_下,我最近跟雨熙開始交往了。」 交、交往!?季允宸是在胡說八道些什麼? 王雨熙嚇了好大一跳,整張臉瞬間紅透了。

「妳說什麼?」鄭安汝面色僵硬的說,「哈?新生入學才多久?兩個禮拜?妳說妳在和她交往,這怎麼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我對雨熙一見鍾情了,妳看她多可愛啊!是吧?」季允宸湊近了王雨熙的耳邊,用只有她們倆聽得見的音量悄悄說了聲,「幫sw4I9f8K6oraxCBZ%[email protected]#lR=R3fS4%Z=i1mJ_tb%p!(*b我。」 王雨熙愣了一下,嗯,看樣子是要演戲就是了,雖然不知道是要演給誰看,不過既然學姐都已經有求於自己了,王雨熙也只好乖乖聽從指令的點頭說道,「嗯,我跟允宸學姐是在交往沒錯。」 鄭安汝直接忽略過王雨熙,只是對著季允宸哼了一聲道,「妳這種戀愛白痴怎麼可能對別人一見鍾情啊?妳想騙我是不是?我不相信!」

「妳不相信又怎樣?我不需要徵得妳的同意吧?是不是,敬瑞?」季允宸說完,便對著林敬瑞眨了眨眼睛Nssgre9&96Wd-UGdlvkq6&zQF(bQVHuZ!tVK9N=Thl*[email protected]%=W=。 林敬瑞似乎也了然於心,只好點頭道,「嗯…是啊。」 鄭安汝錯愕不已的說道,「這也太荒唐了吧?居然跟一個認識不到兩個禮拜的學妹交往, 更何況我不覺得這學妹有什麼天大的魅力可以讓人一見鍾情,打死我也不相信!」

嗯,雖然王雨熙自己的確也這麼認為,可是這麼被鄭安汝在眾人面前這麼一說,還頗不是滋味的。

「總之我和雨熙交往了,從今以後妳別再來打擾我,我總要顧慮到女朋友的心情吧?」 看著鄭安汝那張鐵青的臉,王雨熙才明白了,季允宸的這齣戲是要演給鄭安汝看的。 鄭安汝轉頭瞪著王雨熙,氣沖沖的說,「妳們上過床了Qy3fUs6+p53Be5D-^K*!oxAEwqb)kVXJsrfHF-Q7lDINsUus1)嗎?」

「這…這個……」王雨熙紅了臉,尷尬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嗯,當然啊。」季允宸摟著+P1j2y&7S#=C9iof0q-Yse!IL$_g!-6Lcu&gUCUX$R4YX$KY%h王雨熙的腰,語氣平淡的說,「在一起的當天就做了,我們是情侶,做這種事很合理吧?」

「妳……」鄭安汝整張臉脹得通紅,看來她一定是氣瘋了。 「妳要跟學妹3rnt$iDzjW5^#m1t^(4KUsKAaEo)HXflgj_tf3Xf#+X!bqZnX%亂搞是不是?好啊!那我也可以。」鄭安汝忽然轉頭對著翟書璟怒氣沖沖的 說,「學妹!妳跟我去約會!要過夜!這是學姐的命令!」 王雨熙原先以為翟書璟會馬上拒絕,但沒想到她下一秒居然笑笑的說,「好啊。」 出乎意料的回答讓大家都嚇傻了,鄭安汝狠狠瞪了季允宸一眼,還真的拉著翟書璟的手, 匆匆的離開了眾人的眼前。

等到鄭安汝一離開,林敬瑞馬上無奈的說,「允宸學姐,就跟妳說這招不jSi(OE-tSb=jkJ+Ht)YZyJ2CI^[email protected])yMEfFT)bsKE管用吧?妳看安汝被妳一激,萬一她真的跟她學妹發生什麼……」 王雨熙心臟怦怦亂跳,翟書璟她…應該不會真的和鄭安汝發生什麼吧? 「不管如何…若是她能徹底忘了我就好…這樣就好……」 季允宸望著遠方,不自覺的喃喃自語著。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2019年香港同志共融指數暨頒獎典禮即將在5月14日於尖沙咀Hotel ICON公布及舉行,也為當週即將到來的2019「國際不再恐同日」提前暖身。

快加入300位以上的LGBTQ盟友,一同慶祝過去一年為香港同志共融所做的努力,欲瞭解更多或購票參加,請至Community Business網站 #IMPACTxAsia #Time4ChangeHK

16歲的卡麥蓉,從小父母在車禍中雙亡,在她心中造成揮之不去的陰影,並讓叛逆獨行。當在高中畢業舞會被抓到與女同學親熱後,她被有狂熱宗教傾向的嬸嬸,強迫送入性向改造夏令營「掰直」。在這荒謬的營中生活,她結識了許多天涯淪落人,最後決定坦然面對真我,找到心方向……

30秒註冊,馬上看《她的錯誤教育》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