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迎新茶會上,鄭安汝坐在一排三個、最右邊的三年級位子上。

如今,她也終於成為別人的大學姐了,已經又過了一年,她還是為依舊沒什麼長進的自己深深的感到慚愧。

想起兩年前的LVkbfS1*[email protected]=O3R$qCVB(AI-OA那個夏天,跟今天一樣是個又悶又熱的日子呢。 話說翟書璟跟王雨熙居然不約而同的在這個重要的日子請假,所以只剩下三年級跟一年級相處。

她回頭看了已經跟小學妹聊得非常愉快的林敬瑞,不禁深深嘆了一口氣。 鄭安汝一向不是閉俗的人,但當她看到這個小學妹的第一kXAfFlmTJTuk%5MKVNRk9$*e#$4cd([email protected]眼,卻始終遲遲無法先開口說第 一句話。 她當然曉得這份尷尬的原因是什麼,雖然知道,但她卻很不想承認這一點。 結果,最後反倒是讓學妹先開了口,「學姐,我應該先自我介紹一下嗎?」

「呃,好啊,妳叫什麼名字?」

「高唯靜,妳叫我靜就好了。」她精神奕奕的笑著,露出一排乾淨整潔的牙齒。

高唯靜的外表十分中性,長的一張俊臉,身材高挑,笑起來非常的迷人。真xNgTIqmLGdMYDK3(whDG%Qnxl41f0XGQTby4([email protected]#8n-是糟糕,光是這一型的、而且身處在女校,肯定又要風靡萬千少女了吧?

呵呵,跟那個人啊…實在是像的可以。

「我是妳三年級的大學姐,我叫做…」 高唯靜搶了話,「鄭安汝,上屆HBL的MVP,我已經認識妳了。」她的雙眼閃閃發光,「安 汝學姐,妳是我崇拜的偶像。還有,我之所以會選這所學校,全都是因為妳、還有妳們球隊。我真的gOxVVgIrLj82(&rE_^j(x$qDF$SR%qcjecex0ycRY1JWw=gV2b很幸運可以當妳的直系學妹,這是我的榮幸!」

「所以妳也打籃球嗎?cUnXul#94_t8L4z3jYBdZ0+zJXJvwnz+$RZf5V0Pabep*hf1M3」 高唯靜興奮無比的說,「是啊,我從國小就開始打了,安汝學姐,聽說妳是從高中才開始打籃球的,才打了兩年就可以拿到MVP的殊榮,妳應該是天才吧?如果可以的話,真想見見妳訪問裏所說的教妳所有籃球技巧、那個無與倫比的學姐呢。」

「她…已經畢業了。」鄭安汝苦笑道,「不管是從這所學校,還是從我的心裡。」

「這樣啊…」高唯靜沉默了一會,但隨即笑笑的說,「但妳…還沒畢業呢,妳願意當我無與倫比的學姐p0-tprq#[email protected]$Kbp3e9i&9HNERblfrRgXPlqtIA&Angq$嗎?」 鄭安汝一怔,眼眶不禁一陣濕潤。 這傢伙…就連溫柔體貼這一點,都跟那個人很像呢。

「當然願意。」 鄭安汝小心翼翼的轉過身,趁著學妹不注意的時候趕緊擦了擦眼角的淚水。

--

韓尹跟鄭安婷的婚禮辦得相當低7*bqhv6eAZ*$e1wUP!b=95mY8zD=-$OkLUH6UV7)[email protected]^@j調,席開五桌,只有邀請至親好友出席。 所以當翟書璟收到邀請的時候,她幾乎有些悲喜參半。

喜的是,鄭安婷居然願意邀請她參加自己的婚禮,悲的是,她實在不曉得該如何面對這一 切。 不管是對鄭安婷的感情、還是對韓尹的愧疚。 畢竟自己曾經趁鄭安婷受傷最深的時候幾乎是半強迫的跟她上了床,聽鄭安汝說,韓尹是個忌妒心重、佔有慾又很強的女人,儘管事情@oJ)SRa3e$([email protected]*co9xkKcBEkcJ都過去了,但誰也不敢保證她不會去在意這件事。

新娘雙雙進場時,翟書璟看著一臉幸福洋溢的鄭安婷,心裡居然有一種暖呼呼的感覺。那就好,原來自己比想像中還能接受這個事實。 終於到了新人敬酒時間,輪到她們那桌時,鄭安婷一看見翟書璟,便溫柔的對著她笑著, 「書璟,d9bG$#t=(R%(zTRFcJ3H-acyP6R0wWxP)QuRc*eS#-s*3L&i6r謝謝妳願意來。」

「老師,我才zLL1$%CXNyLIngwmkFT3JEfYwgDVWPvUNS2eUXdRpp9E-Xew3(要謝謝妳願意邀請我。」翟書璟轉頭朝著韓尹微微一笑,「韓醫師,妳今天好美,不過我覺得老師比妳更美一百萬倍。」

韓尹哈哈大笑道,「小鬼,這一點我跟妳英雄所見略同呢。」

鄭安婷沒好氣的說,「喂喂,妳們兩個眼睛壞掉了哦?要不要NB6Dyc1gGTKQheRi66N0G2)UVU+8UdsgHg0q5^QT*f#PAvYZim去檢查一下視力?跟尹比起來,我明明就普通到不行。」

「老師,看來妳的魅力只H^LT5ATjiuHHtbQ+XwZjIyA!H$&1GejANQ(ioT7tyik#xyQbyR有妳自己不知道呢。」翟書璟把裝滿果汁的杯子高舉到韓尹的面前,「韓醫師,請妳一定要給老師幸福。」

「那是當然。」韓尹笑了笑,拿著裝滿紅酒的杯子回敬翟書璟,「小鬼,安婷從今以後是我老婆囉!j(3YlP&(X$IOWY2Xj5ro*DOGJ3AGj(7cwN3JuO&FEEal*1B03I別再對她有非分之想了。」 翟書璟一怔,看來她跟鄭安婷之間的事韓尹應該知道了吧?

她連忙道,「那個…我…」

「臭小鬼,在這種日子,ny%[email protected]%YV2NgL8=X#[email protected]$別露出那種表情嘛?」韓尹似乎懂得翟書璟心裡在想些什麼,「 妳放心吧,我要是再讓妳心愛的老師傷心難過,妳就隨時來把她搶走吧。」

翟書k11#PTR#5-^PLNQSF5PpgoQwoZ=([email protected]*_璟不禁笑了出來,「好啊,這可是妳說的。」她舉起杯子在韓尹的酒杯上輕輕一撞, 一口把裡頭的果汁喝的一滴不剩。

老師…祝妳幸福…一定要幸福啊…… 謝謝妳曾經…出現在我的生命裡…謝謝妳……

新人繼續往下一桌敬酒,翟書璟直視著穿著婚紗的鄭安婷的背影,眼淚悄悄的從臉頰旁滑落。 已經好多年,她都不曾流過眼淚了,她還以為自己不會再E2I=1Q)=NeT1CAQL-xUa_!)*HARTE4JFDlsz=7ilUWuar^qC6v哭了。

這時王雨熙忽然緩緩的握住翟書璟的手,翟書璟看到哭得比她更慘的王雨熙,忍不住破涕為笑。

「謝謝妳,雨熙。」翟書璟喃喃的說,「妳已經決定了嗎?」 王雨熙笑了笑,朝著她點了點頭。

「那麼…」

「書璟,妳會想我嗎?」

「那當然。」翟書璟緊緊拉著王雨熙的手,依依不捨的說,「雨熙,妳就不能留下來嗎? 妳不是說妳會永遠留在我KK_+I%[email protected])Dnk()1v([email protected](VH的身邊?」 王雨熙苦笑著,「書璟,我們都不是小孩子了,是時候了呢。」

「妳還會回來嗎?」

「嗯…如果妳需要我…我隨時會回來的…但…妳好像已經…」

「雨熙,我…」 我,居然比想像中的還要更在乎更依賴妳。 一句話梗在喉間,翟書璟居然怎樣都說不出口。

算了,這句話就算不說,王雨熙肯定也會懂的吧? 她朝著王雨熙露出了一抹微笑,「(IiV#KU([email protected]%cxd&_L7P3xQmv3k_*mcm=8Jy+K!改天,再一起去看科幻電影吧?」 然後,應該,不需要說再見了吧?

--

林敬瑞站在宜蘭外澳的沙灘上,今天的天氣超級悶熱,上一次和季允宸來的時候,反而還要U*[email protected]=*c!c^^UC$a&HyZFp1lQSrNOlyX%A更涼爽一點。 記得她和季允宸說好的,有空兩人要再一起來這裡走走,但這約定卻始終還沒有機會能實現呢。

海邊有不少人在盡情的衝浪,還有水上摩托車、跟穿著泳衣泳褲的人在戲pLhz4eZyrP5)([email protected]@s(M^QJ37C0njjE8_VYlP7Gjn水,林敬瑞看著那片蔚藍的海,不禁一陣心癢癢的。

她折起褲管,把鞋子脫了放在一旁的沙灘上,緩緩的往海岸邊走去。 海水冰冰涼涼的打在腳上,她朝著遠方瞭望過去,隱隱約約的可以看見龜山島,今天的太陽非常大,天空很藍,把海水映照的像藍寶石一樣TUPV2GB30#&uWSD^PfqU-%E1+WLxpU%s*IB_*VJUv$J#MSEx=P的美麗。

原本看到這般美景應該會讓人心平rbva^Y+RZy9Bt7wFiqyuVRGL$A)jGdN2M*-2yWAYo$PquRd&0+氣和才對,但林敬瑞卻怎樣都沒辦法除去自己心中那份焦慮不安的感受,還有椎心刺骨的痛楚。

即使都已經到了這裡…還是不行啊。 她從口袋裡掏出那封季允宸從美國寄給她的信,雙手顫抖的把信攤了開來。

「敬瑞,妳過得好嗎?如果可以的話,真希pYL2uhPO=$8W4ZTtVfg)k^d+WFgTuV=+Fbj=LX-UlskL=N#lnJ望妳不會看到這封信……」淚水一滴滴的打在信紙上,把字都給暈了開來。

接下來的內容是什麼,她已經完全不想[email protected]!7BGhpK5)[email protected]#xafXL再看下去了,因為根本一點意義也沒有了。 問我過得好嗎?這個問題妳要我怎麼回答? 如果沒有妳的話,我怎麼可能好?

允宸學姐…妳這個…討人厭的…食言的傢伙…我這輩子…永遠都不會原諒妳的… 林敬瑞不顧褲子是否=2GIBrRKtujPshRRr8#yXUKH&ILK-Ecw%[email protected]&會被海水打溼,蹲在海水裡,忍不住掩面痛哭。

時間,轉瞬即逝,悄悄的,來到了七年後。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風流成性、旅居邁阿密的伊內絲決定回到馬德里,探視多年來在她心頭縈繞不去的異女密友蘿拉,當年伊內絲正是因為對蘿拉無法抑制的強烈慾望,而在婚禮當天承諾恐懼症發作,拋棄當時已借精懷孕的未婚妻薇若妮卡,但她不知道蘿拉如今與薇若妮卡及她未曾謀面的「女兒」同住,當天大夥兒正準備慶祝女孩初經來潮,伊內絲的意外造訪吹皺一池「春」水之餘,也吹響了對當代同志婚家生活形態的探討。

30秒註冊,馬上看《我的萬人迷女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