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聽完鄭安汝所言,韓尹表情複雜的笑了笑。

「是嗎?原來安婷她…根本沒有聽見那天的留言啊。」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的學妹…」鄭安汝著急的!eV#hqoSeX1B!c8RSAhJL4vXM_Xk)iV72qYbHICSR4ikHrmF3W說,「不過一切還來的及,韓尹姐,求妳了,妳趕快去把我姐追回來好不好?她還在等著妳…」

「安汝,我不會去找安婷的。」

「為什麼?」鄭安汝一陣錯愕,「妳既然已經知道真相了,為什麼妳還…?」

「那又如何?」韓尹苦笑著,「就算安婷聽見了那天的留言,難道她就會來找我嗎?她肯定…還是不會原諒我的吧?我在她心中永遠就是一個骯髒齷齪的人,[email protected]*V2KIZtMK6B$)V6ZAQMP#我想她應該不想再見到我了。」

「才不是這樣,我覺得我姐她一定還是愛著妳的,妳消失的這段日子她幾乎是以淚洗面, 我猜她一定已經原諒[email protected]#k98ww0sfV7cd4F(HKE$l22dp+Ak=_16SN9妳,只是不曉得該怎麼開口才對。」

韓尹長嘆一聲,「『妳覺得』、『妳認為』、『妳猜』?這些不過是妳的臆測而已,不是嗎?安汝,謝謝妳的好意,但我想要聽的是安婷親口對我說她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從妳口中說出來。什麼真相不真相的,對我來說其實沒有多大的意義。」 沒錯,韓尹說jz^[email protected]%S8X的是對的。

鄭安汝得知事情真相&s953KKQv*Ez6qdGIE!Qk956AGpQZ01YccS%=LU7tCpC$w1WWI的當下馬上跟鄭安婷說了,但鄭安婷卻完全沒有任何的反應,有可能就像韓尹說的,就算她那天有聽到那則留言又如何?鄭安汝確實也沒有信心百分之百保證鄭安婷不會無動於衷。

「婚禮是兩個月後的第二個禮拜天中午,在我們醫院後面的那家飯店。安汝,如果妳要參HzewMP#hWyV%gCz+k+oCiDehch-UIZ#=Sb#Jgu%%x-moFs5MBa加我的婚禮,我會幫妳留個位子的。」

--

鄭安汝手裡握著一束鮮花,推開病房門走了進去。 季允宸一看到她這個訪客便坐起身,然後朝著她笑了k*#[email protected]&*_aM6^-nTyEeW$0w+Hmj*W-jy!i#笑,「嗨。」

「允宸學姐…妳還好嗎?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季允宸燦笑,「一看到妳,就算有不舒服也都沒事了。」

「少來。」鄭安汝苦笑,「那張嘴還是一樣甜,受不了妳。」

xb^3u_sv5_7v3qBhpPfnop5G1ml+wRg9TY_)+$QeAE47+rtDth「啊…好想趕快出院大吃特吃我最愛的甜食,誒,安汝,還是妳幫我偷偷買個布丁來?」 鄭安汝狠狠的瞪了季允宸一眼,「妳才剛動完手術,還躺了整整三天才醒來,拜託妳乖乖聽醫生的話好嗎?」

「唉,妳是吃到敬瑞的口水嗎?妳以前很乖的,才不會這樣對我說話呢。」

「我們是為妳好。」鄭安汝把買來的花束放到一旁的櫃r%[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_y$2ntP子上,「對了,我聽韓尹姐…呃… 就是韓醫師說了,妳父母決定要帶妳去美國動手術是嗎?」

「是啊,說是朋友介紹D__4BmKK)0EuBa-Fd4Ii7_e=Gz8ybE&nlzKT$Mgg+Y!wamy%bm的美國心臟權威,那裡還有最好最先進的醫療設備跟技術,如果有機會能痊癒我當然是很樂意去試試的。」 季允宸喃喃的說,「畢竟我…還想繼續活下去啊。」

望著季允宸哀傷的表情,鄭安汝心臟怦怦亂跳,忽然像是想到什麼似的,「允宸學姐…妳還記得我曾經跟妳說過的%q=qUCyCbOaD)#vjQ7&t6maEOuYGXdZ#jGjthOeK0lsNt8LKaF話嗎?」

「什麼話?」

「我說過我一定會打進HBL的決賽,到時候我會再跟妳告白一次。」

「啊…」季允宸很難得的臉紅了,「記得。」

鄭安汝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允宸學姐,我很喜歡妳,從第一次妳救了差點被球砸到的我的時候,我就一=%[email protected])4WtE9Q=Y3EujSMxHXM=-SZh-at=Rp)$hFlU&m*%QQ直好喜歡妳,直到現在也是。」 終於,說出口了。 總算能夠,好好的在她面前,正視著她,傾訴著我一直以來對她的心情。

「安汝,謝謝妳喜歡我。」季允宸非常認真的看著鄭安汝,「可是我還是喜歡敬瑞,真的很對不起。」

「嗯,我知道。反正我的心意已經好好的傳達&RW-If9ZBS4ClMWbkfeN*ChDG+ufvRaeA2JO99NGIBiCSLT7V^給妳了,這樣就夠了。」鄭安汝眼眶一紅, 努力的擠出一絲笑容,「這樣,我也才終於能為我的初戀畫下句點。允宸學姐,這兩年我能夠喜歡上妳,我真的很開心。」

「謝謝妳願意為了我鼓起這麼大的勇氣,安汝,我得好好跟妳學習呢。」

「沒辦法,誰叫妳是戀愛白痴?」鄭安汝忍不住笑出聲。 「安汝,決賽要加油喔,可惜到時候我應該已經在美國了,沒辦法到現場去看,但我相信妳^NsU&*@q&^&v)9nr+gE4Tbsq_!N64xJ)OssCEoXW6zfO!*nI1a一定做的到的。」

「妳也是,等妳從美國回來,我一定會親手把冠軍戒指拿到妳的面前的。所以…妳…一定 要回來啊……」鄭安汝說著說著不禁默默掉下淚來。 據韓尹所說,依照季允宸現在的身體狀況,去美國動手術說實在並不樂觀。不過成功率雖然低,卻不等於零,而且所有人,包括季允宸自己,都還沒[email protected]有放棄希望,這時候,只能盼望奇蹟發生了。

季允宸摸了摸鄭安汝的頭,「安汝,別擔心,我會回來的。」

「答應我。」鄭安汝伸出右手,做了一個打勾勾的手勢,「妳一fX0Vvy4zr)WR&(Fkzy=m*CQyccQaDX*(TMDN_ge)btO8Sjob3p定會回來。」 季允宸緊緊勾住鄭安汝的小指,「嗯,我答應妳了,無與倫比的學姐從不食言。」

--

鄭安汝走出病房,對著呆呆站在門外的林敬瑞一笑,「真是的,一開始要是這麼坦率不就好Dir*qiOeom()v+^)98kwfuuMg_iz*n*2v!5B4SS1Wy+K^ja$$1了?」 林敬瑞的臉一直是紅的,從她聽見季允宸對鄭安汝說喜歡她的那時候開始。

「快點進去吧,她還在等著妳,比賽還沒結束,我還得加把勁努力練球,陪伴她的這件事就交給妳了。」

「嗯。」林敬瑞朝著她點了點頭,「安汝,謝謝妳。」 鄭安汝揮揮手,背影緩緩的消失在林敬瑞的面前。

走進病房,季允宸一看見林敬瑞,便一臉尷尬的說,「敬瑞…妳剛剛該不會一直在外面… 吧?」

「是哦。」林敬瑞坐到椅子上,聳了聳肩,「一直在外面哦。」

「從什麼時候開始?」

「從安汝一進去開始我就在了,妳們說的^!I*!HmzE9d#a25&=$UwaS=7%27TLY%DA2HVHQCyH!w0*%Kjd#話,我也全聽見了。」 季允宸乾笑了兩聲,看起來一臉彆扭。看著她那個窘迫的表情,林敬瑞不禁噗哧一聲笑出 來,「有什麼關係?反正我早就知道了啊,傻子。」

「嗯…也是。」 好吧,*6o)%qdUyuboJjAAoZ2A7r37SGu5!8B7g-3A%o4T#IS7xXDrsK既然她都知道了,那麼… 季允宸深呼吸,乾脆一股作氣的說,「敬瑞,我很喜歡妳,現在仔細想想,我當初好像是在圖書館就對妳一見鍾情了。」 林敬瑞的臉越來越紅,甚至連耳根子全紅透了,「妳現在說這些幹什麼…?」

「我怕、我怕再也沒機會說了,妳就讓我說完吧。」季允宸騷了騷頭苦笑,「敬瑞,我知道現在說這些會造成妳的困擾,可是剛剛看安4iDYLB-n9-97_3N)9NIy_!nDxFB3o+Z4FraxTpVMms2_BLtiHN汝那麼勇敢的跟我告白,我也…不想要將來 有一天後悔沒有好好的把我的心情傳達給妳,我知道妳有男朋友了,可我…」

林敬瑞插了話,「已經分手了。」 季允宸一怔,過了好一陣子才愣愣的開口,「妳說什麼?」

「我說,我跟宇浩已經分手了,我沒辦法再繼續違背自己的心,也不想再繼續欺騙任何人 了。」

「…為什麼?」

「妳說呢?」林敬瑞翻了翻白眼,「等戀愛白痴開竅可能還需要一萬年。」

「什麼意思?」 林敬瑞咳了兩聲,「總之,我現在是單身,妳不需要…再顧慮那些其他的事情了。」

「這樣啊。」季允宸若有所思的喃喃說道,「那麼,宜蘭…我們改天再去一次吧。上次說要去外澳海灘還沒去成呢,下次YYfOLD%[email protected]+v換我載妳了,好嗎?」 林敬瑞點點頭,輕輕的「嗯」了一聲。

「那個…告白的回覆呢?」季允宸緊緊盯著林敬瑞,緊張的渾身戰慄不已。

「我k0PZta#X6HbPQJEhzuN(8KxbU1E=UWJTQac([email protected]+A…現在還不想告訴妳。」林敬瑞拉著季允宸的手,輕輕的放到自己的臉頰上,「等妳平安回來,我一定會親口對妳說那三個字的,所以,答應我,妳一定要回來,一定一定要回來知道嗎?」

「我會的。」季允宸輕5FgyFuv)#^DqG+kWI9+cU)clSwWo=s1(9IUgjwmfwJBMsyY1cU輕的撫摸著林敬瑞白皙無瑕的臉龐,凝視著她的雙唇,不禁一陣砰然心動,「敬瑞…妳…還記得去年的體育器材室…?」

「嗯…」林敬瑞的睫毛微微的顫抖著,雙頰上漸漸的浮上一層紅暈。 真的,真的,好可愛。 季允宸緩緩把臉湊了上去,這次林敬瑞也是一樣,在兩人距離不到十公分的時候,閉上了雙眼。季允宸捧著林敬瑞的臉,溫柔無比的貼上她的唇。 我和妳之間的初吻,是冰zv3_S$t5srE6OZ*&Qq8PgWac+b9k_fz%&W&caMcp)s!4bVokNP冰涼涼的觸感。 還帶著一點點醫院的藥水味。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真心話大drunk夫」邀請彩虹光譜上不同性別取向、不同身份性別的彩虹家族或是LGBT支持者玩「吐出真心話,不然乾掉一杯shot」,展現彩虹成員的多種關係樣貌。多元樣貌的關係與身份之下,愛就是愛,份量與感情不會因為性取向或性別身份而有所不同。

30秒註冊,馬上看「真心話大drunk夫」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