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在綜合大樓的屋頂上,鄭安汝、林敬瑞、王雨熙,還有翟書璟,四W&Ocj95^[email protected])KSMq(CY-Z19gmi5bce&hN^4=3kL1人圍著一個圈面面相覷著,每個人臉上的表情皆是前所未見的嚴肅。

鄭安汝首先開了口,冷冷地說,「我問過韓尹姐了,我姐生日那天她明明就有留了訊息在我姐的手機裡,但為什麼我姐沒有收到那通語音留言?」 她接著把視線移到翟書璟的身上,「肯定是有人動過我姐的手機吧?書璟,我想e^[email protected]#&Gy-Eqvj=hap=OvT8OjvGeSIKJBp妳應該有非常充分的理由這麼做,對吧?」 翟書璟沒有回話,只是一直不斷的看著地板悶笑著。

啪!!! 鄭安汝終於按奈不住衝動,怒不可遏的直接賞了翟書璟一個狠辣辣的巴掌。

「妳她媽的為什麼要這麼做?」鄭安gU=Uy$Xpg63r79offW(EnW5$L18Fwxji6H%cL6zpyeI%B7^h94汝狠狠瞪著翟書璟怒道,「妳知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啊?我姐她、她真的會被妳害慘!」

「我當然知道。」翟書璟摸了一下臉頰,面無表情的說,「所以我才…」 鄭安汝毫不客氣的推了翟書璟一把,「妳才?妳才怎樣!?用那[email protected])imK7s*bezevwM9o1JZf8VV7AIb)DVpdSqc種卑鄙下流的手段是嗎? 妳知不知道因為妳的關係,害的兩個彼此相愛的人就這樣硬生生的被拆散?妳知不知道我姐每天都是以淚洗面?原來這一切都是妳害的!我真的瞎了眼才對妳這麼好!」 翟書璟冷笑道,「是嗎?那兩人若是懂得溝通,也就不會搞到這般地步的不是嗎?」

「妳意思是說妳一點錯都沒有!(TSUeG8%xqf%MfTl3AX&ELfqCc8xt%BoxKfYc*zW0)IRrYbauh?都是她們活該是不是?」 林敬瑞趕緊拉住失去理智想衝上前暴打翟書璟的鄭安汝,「安汝,冷靜一點。」

「冷靜!?哈?我要怎麼冷靜?我可真是受夠了!裝成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待在我們的身邊,私底下卻偷偷做這種卑鄙無恥的骯髒事!」 鄭安iFP=X*Os7*ffhKDxUVjauS^%iEq!XXilB%[email protected])qM)ytr4Pjna汝氣得滿臉通紅,她怎樣都想不到,自己最疼愛的學妹居然就是害鄭安婷痛苦不已的元凶。鄭安汝突然想到,自己不僅是常常讓翟書璟回家過夜,甚至還、還讓她睡在鄭安婷的床上!?

林敬瑞淡淡的說,「書璟,這件事情真的是妳做的?」 翟書璟瞄了一眼林敬瑞,卻始終jX+hW8b(DQ68bQ&*cqmvbkFruqbWOx^0nYIkO6M%hnsJYFtQmb沒有回話,也沒有露出任何的表情。

鄭安汝火冒三丈的指著翟書璟的臉,「除了這傢伙以外還會有誰?一天到晚q&(HI)#([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在肖想我姐, 她應該恨不得我姐趕快分手好讓她有機會能趁虛而入吧?」

「不,不是她。」林敬瑞搖著頭若有所思的說,「我不認為這件事是書璟做的。」

「妳說什麼?不是她?那她為什麼不否認?」

「她不否認,但也不代表她承認了。她沒有反駁妳的話只是為了想保護某個#mPNZ2P$dHtW(d!([email protected]+VLHPACJQ*X#4T-r0(NIHlV3%人,想替她頂罪,把所有的事情都扛在自己的身上。」

林敬瑞忽然轉頭看著王雨熙,「對吧?雨熙?」 王雨熙原本就已經很2OzwWNKn*[email protected])2DCuyP_DL=^h([email protected]*$x慘白的臉色變得越來越僵硬,她抿著唇,緩緩的低下頭。 鄭安汝不可置信的看著王雨熙,「…什麼?」 翟書璟仰頭哈哈大笑,「妳們在說什麼啊?跟雨熙什麼關係?那些事情全是我做的啊。」

林敬瑞搖搖頭,「不對,我猜妳HcK#[email protected]@M%[email protected]+*MJGUMY偷偷動老師的手機只是為了想查出真相,事實上妳根本不會這麼做的。妳很愛老師,雖然很想得到她,但妳曾信誓旦旦的對她說過,妳絕不會讓她傷心難過的,所以妳根本不可能會做出這種會傷害她的事,不是嗎?」

「敬瑞學姐,妳錯了,像雨熙這種好孩子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 翟書璟停頓了一下,又繼續說了下去,「[email protected]$Umf4(KE5u2GW4&uXqAsr8ZgZ!54M老師根本和她一點關係都沒有,她有什麼理由需要冒這麼大的風險做這種事?」

林敬瑞嘆道,「雨熙會這麼做當然是為了妳,書璟,妳還不明白嗎?雨熙她其實…是…」

翟書璟急著搶話,「妳別說了!雨熙她[email protected]$2^[email protected]!T73=VJaNgY是不會做這種事的,這一切全是我的陰謀,是我為了得到老師才這麼做的,安汝學姐,我承認這事是我做的了,要殺要剮隨妳便。」

這時,在一旁始終保持沉默的王雨熙突然喃喃開口,「書璟…別說了。」

「雨熙…妳…」

「別再說了。」王雨熙緊緊抓著翟書璟的手,氣若游絲的說,「求妳了。」 翟書璟皺了皺眉,無奈的嘆了口氣。

鄭安汝瞠目結舌的看著王雨熙,「什麼?真的是妳?」

王雨熙的淚水在眼眶打轉著,「安汝學姐,對不起。敬瑞學姐說的沒錯,是我趁老師不在的時候動了她的手機,然後%%53FHeYD(2LwMJGWEe*RyI2O5O=sk5YL4I#*TyhSXzh*VXXbu把韓醫師的那通留言給刪除的。」

鄭安汝乾笑著,「妳…開什麼玩笑?像妳這種膽小又內向的女生膽敢做這種事?打死我也不會相信的!妳是在替書璟頂罪px#=a2bkK(c2&CVGug^[email protected]$eEKw8IwPl&4WaWP70qk2We嗎?」

「不是,跟書璟無關,真的是我。安汝學姐,妳記得有一次我去教室找妳嗎?我原本是想跟妳坦承這件事情的6QdA4F4ODivl3uE^HiTpt(sXCHvxiFjwCb7-dH1H1+)%[email protected](,但我始終沒辦法鼓起勇氣開口…」王雨熙說著說著,眼淚便默默掉了下來。

「妳為什麼要這麼做?我真是不敢相信!」 王雨熙啜泣著,「書璟%cMmeVB!&WqM-w9f$bM5lm&Q)VGh-bEvJhvsnwW1d-_VYZSYcI她…要是沒有鄭老師…她會…她會活不下去的。對不起…真的很對 不起…全都是我的錯…我不知道事情居然會這麼嚴重……」 鄭安汝哼了一聲,「那又如何?一切都是她一廂情願的不是嗎?」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沒辦法眼睜睜的看著她痛苦…我真的沒辦法…」

「雨熙,妳好傻。」林敬瑞心疼的拍了拍王雨熙的肩膀,王雨熙忍不住趴在林敬瑞的肩膀上痛哭失聲。

「妳這個白癡,幹嘛要說出來?壞人就給我做到底不就好了?」翟書璟臉上的表p0m0BlaaOl6x*bB*cT8)y&W(Y&SyTmoGp$*T63V=kUikz7v(vB情似笑非笑的,眼神卻帶著一絲絲哀傷,「真是雞婆。」

「書璟,妳只是嘴上不說,其實妳很重視雨熙吧?」

「那怎麼可能?我這輩子會重視的只有老師一個人而已,雨熙的事我一點也不想管。」

「妳又在嘴硬。」林敬瑞眉頭緊皺,「書璟,妳為什麼老是要把自己搞得像個十惡不赦的罪人似的?」

翟書璟冷冷的說,「我本來就是個自私自利的人,大家都是這麼覺得的不是嗎?」

「是大家這麼覺得、還是只有妳自己一個人這麼覺得?儘管妳一直刻意用這麼癟腳的演技想逼走雨熙,但雨熙仍然在妳的身旁,這不就是最好的證明?」 王雨熙伸手擦了擦眼淚,點頭道,「書璟K7N&p!pu!g7M*PudHk(QPG=wr!$s1mT%*EqRk5H2v=P)IIeePq雖然一直用尖酸刻薄的語氣對我說話,可我一點 也感受不到她是發自內心這麼認為的。當初在我心目中那個完美耀眼的翟書璟彷彿已經從這世界上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渾身遍體鱗傷、脆弱但卻又要假裝自己很堅強的一個普通女孩子罷了。」

「哈哈i$loe7cAx(!qXnz9fL66kQNEkSZR0DlzL3HkL6%j4U+*!4oCE2…妳們一個個別好像裝得很懂、很了解我似的!」翟書璟臉上的表情漸漸的變得有些扭曲,「我已經不再是從前那個沒用的我了,那個懦弱膽小、天真又笨的翟書璟,早就已經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書璟HWwyZSOlyt76d5RDO5^3Bf)p008##&icjjaQ*69Y4Ms0OjN#Ps,我曾經很憧憬完美的妳,但我後來發現,比起那樣的妳,我其實更心疼那個最真實的妳。」王雨熙一邊說著一邊慢慢的走向翟書璟。

「別、別過來…不要隨便靠近我…」翟書璟慌亂的往後退,「不要過來,不要……」 不要,隨便碰觸到我的內心深處,那裡不是妳可以觸及的地方。 王雨熙停下腳步哽akJIGuo2B!Hj8#4Pbx+nP8qf0Q8Un9=jIJ4h=_rZ9*xF-wcd28咽的說,「書璟,我會幫助妳的…不管是鄭老師…還是…只要是妳想要的一切…我都會…」

翟書璟緩緩閉上雙眼,等她再度睜開眼睛時,那對原本混濁的眼神開始一點點的清澈透明了起來。

「雨熙,妳錯了。妳真JE$K3sj9NhezJb#8([email protected])e4^QidvxTsE9H的,錯了。」翟書璟僵硬的臉逐漸變得柔和,「好吧,是我輸了, 我承認,我的演技是真的很差。」 王雨熙愣愣的望著翟書璟,「…什麼?」

翟書璟苦笑道,「雨熙,妳知道嗎?當我看到老師傷心欲絕的模樣,我真的好痛苦,好折磨,好感同身受。如果老師高興快樂的時候MIfB0l9Y-fG97B(WBE4AR+cf*SHdjwr#V#%0^dYJ-M=gGyB5Ma,我會發自內心的跟著她一起笑、如果老師傷心難過的時候,我也會陪著她一起哭。我確實很執著老師,我也不會放棄她,但我想要一 輩子守護她的笑容,僅此而已。」

一旁的鄭安汝急著搶話,「妳開什麼玩…」

林敬瑞趕緊制止住鄭安汝,「安汝,讓書璟說下去。」

翟書璟對著林敬瑞一笑,又繼續說了下去,「若是讓老師傷心難過,那可是比失去她還要更讓我痛苦成千上萬倍的事。我直到最後才發現,與其不擇手段的得到她,我更想要讓她幸福,我想要成為可以在她身邊支持她、讓她依賴的人。只可惜…不管我怎麼努力,能夠讓老師發自內心笑著的人,好像[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2*$D*[email protected]!Vu3yX)!1ne7&AF*wK5b4JRz-永遠不會是我呢。」

王雨熙喃喃0W7krMRT=RWB=Tl)k0-2qYyyUujr+Pqsco^FWqfqin%vGagWrI的說,「所以妳所說的、所做的一切,真的全都是在演戲嗎?妳那時候說妳為了妳想要的東西,會不擇手段,就算要犧牲其他人也一樣。妳還把允宸學姐的秘密說了出 來,故意煽動安汝學姐和敬瑞學姐,這些也都是…演的?」

「最後到底犧牲了誰?」林敬瑞插了話,無奈S4m#ZI$9^lGO5!=X4lEns(dL*ILqilM4JczZJeVPNluKDteKQN的說道,「她把那件事情說出來,未必是不好的。那是秘密嗎?其實這是我們都心知肚明的事不是嗎?只是誰都沒有勇氣先說出口, 書璟她,不過是推了大家一把。」

「那書璟為什麼UJe)&%1G*YQs(5H6Z=-PoXvg69ZNVpHw=)qq#b6-N9_vY6Y5mP老是要在我面前裝的像是個壞人一樣,說什麼利用價值,說什麼根本沒把我當朋友,讓我這樣誤會她,讓我以為…以為…」 林敬瑞淡淡一笑,「我猜那大概是因為,書璟是用她自己的方式在對妳溫柔吧?」

王雨熙一怔,對林敬瑞的一番話E&L7*&ppT$P([email protected]@eGvyi!B%nq+VZuwYUXIJ7ZMKCz感到不可思議,「溫柔?為什麼?她不是很討厭我嗎?在 她心裡,我、我,根本…」

翟書璟笑得非常苦澀,「雨熙,謝謝妳對我好。我從不曾討厭過妳,我一直很感激妳的存 在iGG!3Pu#My_([email protected](K7KqT!rRI78E…是我不夠格待在妳的身邊,我一直拼命的想要趕走妳,妳卻始終對我不離不棄。」

王雨熙搖頭道,「書璟,我們是朋友啊,既然是朋友就沒有什麼資不資格的。」

「朋友…的定義…原來…是這樣啊。」翟書璟仰望著天空,呵呵地W)Xir&Hq7D=nH^[email protected])TfZk2L(2e!FhR$H3g#@q笑出聲,「雨熙,若是 我可以早點遇到妳…或許…不…那是不可能的…嗯…」翟書璟自言自語的說著,下一秒忽然直接掉頭轉身就走。

王雨熙見狀趕緊跟了上去,臨走前還不忘轉過頭向林敬瑞和鄭安汝說道,「學姐,很抱歉 ,那我就先走了。」

林敬瑞點點頭,「嗯,去吧。」

「誒!等下,王雨熙,我還沒找妳算帳…」林敬瑞搭著鄭安汝的肩膀,示意她別再說下去 了,鄭安汝只好乖乖的閉上嘴。 等到王雨熙和翟書璟離開後[email protected]$Un4Gu#XotfXymJgud4f#a5fmXJ_L_9FqFt0q,鄭安汝才搔搔頭,一臉不解的對著林敬瑞問道,「誒?啊? 所以?現在在演哪一齣?為什麼我全部都聽不懂啊?把我給搞糊塗了?」

「學妹們的事就讓她們自己去處理OdX2VmWnCTOD=mmBH%[email protected]*VeEIXyj0k)*#ZKsNR3J%d-H6m)%C吧,我們做學姐只需要在一旁看著她們成長就好。」林敬瑞喃喃自語道,「雨熙,妳…最後果然還是…」

鄭安汝好奇道,「誒?妳說什麼?」

「不,沒什麼。」 林敬瑞嘆了一口氣,抬頭仰望著天空沉思著。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風流成性、旅居邁阿密的伊內絲決定回到馬德里,探視多年來在她心頭縈繞不去的異女密友蘿拉,當年伊內絲正是因為對蘿拉無法抑制的強烈慾望,而在婚禮當天承諾恐懼症發作,拋棄當時已借精懷孕的未婚妻薇若妮卡,但她不知道蘿拉如今與薇若妮卡及她未曾謀面的「女兒」同住,當天大夥兒正準備慶祝女孩初經來潮,伊內絲的意外造訪吹皺一池「春」水之餘,也吹響了對當代同志婚家生活形態的探討。

30秒註冊,馬上看《我的萬人迷女友》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