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在綜合大樓的屋頂上,鄭安汝、林敬瑞、王雨熙,還有翟書璟,四人圍著一個圈面面相覷著,每個人臉上的表+vZ*[email protected]_+E^[email protected](!LqfTim#95Hg4Esx5Cau情皆是前所未見的嚴肅。

鄭安汝首先開了口,冷冷地說,「我問過韓尹姐了,我姐生日那天她明明就有留了訊息在我姐的-aZAX9UVL5q2lmp5W4ZI$t!fiWZU7O((ymBn0x8MFlfJ(&E=18手機裡,但為什麼我姐沒有收到那通語音留言?」 她接著把視線移到翟書璟的身上,「肯定是有人動過我姐的手機吧?書璟,我想妳應該有非常充分的理由這麼做,對吧?」 翟書璟沒有回話,只是一直不斷的看著地板悶笑著。

啪!!! 鄭安汝終於按奈不住衝動,怒不可遏的直接賞了翟書璟一個狠辣辣的巴掌。

「妳她媽的為什麼要這麼做?」鄭安汝bOPOKR9oKrb$XgOWjCr#*4WU)H9ZIH$#YRML=q&WGlxnueXEJi狠狠瞪著翟書璟怒道,「妳知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啊?我姐她、她真的會被妳害慘!」

「我當然知道。」翟書璟摸了一下臉頰,面無表情的說,「所以我才…」 鄭安汝毫不客氣的推了翟書璟一把,「妳才?妳才怎樣!?用那種卑鄙下流的手段是嗎hvoIg9+Fg1f)0#[email protected]*#$mb*[email protected]!Jk!=sgoqbX? 妳知不知道因為妳的關係,害的兩個彼此相愛的人就這樣硬生生的被拆散?妳知不知道我姐每天都是以淚洗面?原來這一切都是妳害的!我真的瞎了眼才對妳這麼好!」 翟書璟冷笑道,「是嗎?那兩人若是懂得溝通,也就不會搞到這般地步的不是嗎?」

@j(&w4^[email protected]!RgY6OSvsl7h*FoSQeAsJ7v7utw妳意思是說妳一點錯都沒有!?都是她們活該是不是?」 林敬瑞趕緊拉住失去理智想衝上前暴打翟書璟的鄭安汝,「安汝,冷靜一點。」

「冷靜!?哈?我要怎麼冷靜?我可真是受夠了!裝成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待在我ZAK7yk6$Neg=VjHZsx=P)Ky%0u8iU$!82uBrmktV(WvJOK0rnA們的身邊,私底下卻偷偷做這種卑鄙無恥的骯髒事!」 鄭安汝氣得滿臉通紅,她怎樣都想不到,自己最疼愛的學妹居然就是害鄭安婷痛苦不已的元凶。鄭安汝突然想到,自己不僅是常常讓翟書璟回家過夜,甚至還、還讓她睡在鄭安婷的床上!?

林敬瑞淡淡的說,「書璟,這件事情真的是妳做的?」 翟書[email protected]+eJo([email protected]^y_Oi*1eBZHuiAo=FxjT7j+Y8璟瞄了一眼林敬瑞,卻始終沒有回話,也沒有露出任何的表情。

鄭安汝火冒三丈的指著l#D1myQWX6CoRxLnlNDGxzDbOiQZKi)k&1Dj%[email protected]!(翟書璟的臉,「除了這傢伙以外還會有誰?一天到晚在肖想我姐, 她應該恨不得我姐趕快分手好讓她有機會能趁虛而入吧?」

「不,不是她。」林敬瑞搖著頭若有所思的說,「我不認為這件事是書璟做的。」

「妳說什麼?不是她?那她為什麼不否認?」

「她不否認,但也不代表她承認了。她沒有反駁妳的話只是為了想保護8E94&Y81j!IBGviGo!gS-p*jpwJwOl&Z!+G!4Ue-fw)_en4auY某個人,想替她頂罪,把所有的事情都扛在自己的身上。」

林敬瑞忽然轉頭看著王雨熙,「對吧?雨熙?」 王雨熙原本就已經很慘白的臉色變得越來越僵硬,她抿著唇,緩緩的低下頭。 鄭安汝不可置信的看著王雨熙,「…SY&O*uQmPfY3-#5tcfIREhe)9p^[email protected]^bsrCF#x#V7z什麼?」 翟書璟仰頭哈哈大笑,「妳們在說什麼啊?跟雨熙什麼關係?那些事情全是我做的啊。」

林敬瑞搖搖頭,「不對,我猜妳偷偷動老師的手機只是為了想查出真相,事實上妳根本不會這麼做的。妳很愛老師,雖然很想得到她,但妳曾信誓旦旦的對她說過,妳絕不會讓MCdnE22#FQ4*&&%NJty9*[email protected]^r%pdtFZ=k-她傷心難過的,所以妳根本不可能會做出這種會傷害她的事,不是嗎?」

「敬瑞學姐,妳錯了,像雨熙這種好孩子怎麼可能做出這種事?」o2QeETP5d5dSETAmpaS!6diiy3$k7RMBrzS!1+nuS!P+E1Wf^3 翟書璟停頓了一下,又繼續說了下去,「老師根本和她一點關係都沒有,她有什麼理由需要冒這麼大的風險做這種事?」

林敬瑞嘆道,「雨熙會這麼做當然是為了妳,書璟,妳還不明白嗎?雨熙她其實…是…」

^B([email protected]=*&MY*WtmY0YcIIJts3$vI%書璟急著搶話,「妳別說了!雨熙她是不會做這種事的,這一切全是我的陰謀,是我為了得到老師才這麼做的,安汝學姐,我承認這事是我做的了,要殺要剮隨妳便。」

這時,在一旁始終保持沉默的王雨熙突然喃喃開口,「書璟…別說了。」

「雨熙…妳…」

「別再說了。」王雨熙緊緊抓著翟書璟的手,氣若游絲的說,「求妳了。」 翟書璟皺了皺眉,無奈的嘆了口氣。

鄭安汝瞠目結舌的看著王雨熙,「什麼?真的是妳?」

王雨熙的淚水在眼眶打轉著,「安汝學姐,對不起。敬瑞學姐說的沒錯,是我趁老師不在的時候動了她的手機,然後把韓*^Ca3*isda=I3Px6rCsKG-S9tcrVYogf7UrjIc$sf)zEyrNW+V醫師的那通留言給刪除的。」

鄭安汝乾笑著,「妳…開什麼玩笑?像妳這種[email protected]$g_0gsNbLC膽小又內向的女生膽敢做這種事?打死我也不會相信的!妳是在替書璟頂罪嗎?」

「不是,跟書璟無關,真的是我。安汝學姐,妳記得有一次我去教室找妳嗎?我原本是想跟妳坦承這件事情的,但我始終沒辦法鼓起勇氣開口…」王雨熙說著說著,眼淚便默E7bP=YBis^miD1h-u)mr*TVpbB^gE4c73wkuf2j*M1^CWrFQp-默掉了下來。

「妳為什麼要這麼做?我真是不敢相信!」 王雨熙啜泣著,「書璟她…要是沒有鄭老師…她會…她會活不下去的。對不起…真的很對 不gG6ix)5aY%[email protected](Lx4A+A6MEbyH_OIT72XX8zF+De6O2Rg48=起…全都是我的錯…我不知道事情居然會這麼嚴重……」 鄭安汝哼了一聲,「那又如何?一切都是她一廂情願的不是嗎?」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沒辦法眼睜睜的看著她痛苦…我真的沒辦法…」

「雨熙,妳好傻。」林敬瑞心疼的拍了拍王雨熙的肩膀,王雨熙忍不住趴在林敬瑞的肩膀上痛哭失聲。

「妳這個白癡,幹嘛要說出來?壞人就給我做到底不就好了?」翟書璟臉上的[email protected]@@U6rG%sm%bdK1bp9oSywr0ID*pxOa^w5E3JnI%GG1=表情似笑非笑的,眼神卻帶著一絲絲哀傷,「真是雞婆。」

「書璟,妳只是嘴上不說,其實妳很重視雨熙吧?」

「那怎麼可能?我這輩子會重視的只有老師一個人而已,雨熙的事我一點也不想管。」

「妳又在嘴硬。」林敬瑞眉頭緊皺,「書璟,妳為什麼老是要把自己搞得像個十惡不赦的罪人似的?」

翟書璟冷冷的說,「我本來就是個自私自利的人,大家都是這麼覺得的不是嗎?」

「是大家這麼覺得、還是只有妳自己一個人這麼覺得?儘管妳一直刻意用這麼癟腳的演技想逼走雨熙,但雨熙仍然在妳的身旁,這不就是最好的證明?」 王雨熙伸手擦了擦眼淚,點頭道,「書璟雖然一直用尖酸刻薄的語氣對我說話,可我一點 也感受不到她是發自內心這麼認為的。當初在我心目中那個完美耀眼的翟書璟彷彿S)C_QO9bya_)ihBJM^T$vd4)[email protected]#h^1Gzc&ceULCCe)0X7已經從這世界上消失的無影無蹤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渾身遍體鱗傷、脆弱但卻又要假裝自己很堅強的一個普通女孩子罷了。」

「哈哈…妳們一個個別好像裝得很懂、很了解我似的!」翟書璟臉上的表情漸漸的變得有些扭曲,「我已經不再是從前那個沒用的我了,那個懦弱膽小、天2rstptn43$c^Uugh%Y72v=Ty)1!ZLcjk_2c6+kKccG8US!PUbS真又笨的翟書璟,早就已經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書璟,我曾經很憧憬完美的妳,但我後來發現,比起那樣的妳,我其實更心疼那個最真YtqjzT6d)[email protected](eZNJGDY5(NZy!U1h(IhkxXtC#BHoF實的妳。」王雨熙一邊說著一邊慢慢的走向翟書璟。

「別、別過來…不要隨便靠近我…」翟書璟慌亂的往後退,「不要過來,不要……」 不要,隨便碰觸到我的內心FF=yN_fElP4jiVzGJ5Wzb3RZdbILg&-1cVfagWM(bQEWKakKb2深處,那裡不是妳可以觸及的地方。 王雨熙停下腳步哽咽的說,「書璟,我會幫助妳的…不管是鄭老師…還是…只要是妳想要的一切…我都會…」

翟書璟緩緩閉上雙眼,等她再度睜開眼睛時,那對原本混濁的眼神開始一點點的清澈透明了起來。

「雨熙,妳錯了。妳真的,錯了。」翟書璟僵硬的臉逐漸變得柔和Ld!obq+lKJ5^[email protected](&BK8hD#CBTYX2LH2fVOgaN6dTNo,「好吧,是我輸了, 我承認,我的演技是真的很差。」 王雨熙愣愣的望著翟書璟,「…什麼?」

翟書璟苦笑道,「雨熙,妳知道嗎?當我看到老師傷心欲絕的模樣,我真的好痛苦,好折磨,好感同身受。如果老師高興快樂的時候,我會發自內心的跟著她一起笑、如果老師傷心難過的時候,我也會陪著她一起哭。我確實很執著^[email protected]+%_xRj)5PE=xT2#%^8E##Y!oThj6dG+H老師,我也不會放棄她,但我想要一 輩子守護她的笑容,僅此而已。」

一旁的鄭安汝急著搶話,「妳開什麼玩…」

林敬瑞趕緊制止住鄭安汝,「安汝,讓書璟說下去。」

翟書璟對著林敬瑞一笑,又繼續說了下去,「若是讓老師傷心難過,那可是比失去她還要更讓我痛苦成千上萬倍的事。我直到最後才發現,與其不擇手段的得到她,我更想要讓她幸福,我想要成為可以在她身邊支持她、讓她依賴的人。只可惜…不管我怎麼努力,能夠讓老師發自內心笑著的1_#[email protected]#Tii+EFTYhED&02d9^6%a#9&Eh9i4LlGDh$kusXH3mE人,好像永遠不會是我呢。」

王雨熙喃喃的說,「所以妳所說的、所做的一切,真的全都是在演戲嗎?妳那時候說妳為了妳想要的東西,會不擇手段,就算要犧牲其他人也一樣。妳還把允宸學姐的秘密說了出 來,故意煽動安汝學姐和敬瑞學姐,這些也都是…演的IB5eueIuGK8O%O&OkW6GnKx!DOYmz))VKopZJvgVZkFUOrx_Xp?」

「最後到底犧牲了誰?」林敬瑞插了話,無奈的說道,「她把那ryyUL1DH1Gt_pp6#*SUznIpaPm9lKiD!O3hkeqxjV-vXT)ZVQ2件事情說出來,未必是不好的。那是秘密嗎?其實這是我們都心知肚明的事不是嗎?只是誰都沒有勇氣先說出口, 書璟她,不過是推了大家一把。」

「那書璟為什麼老是要在我面前裝的像是個壞人一樣,說什麼利用價[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GIPvCh1Oi#E0%S&值,說什麼根本沒把我當朋友,讓我這樣誤會她,讓我以為…以為…」 林敬瑞淡淡一笑,「我猜那大概是因為,書璟是用她自己的方式在對妳溫柔吧?」

王雨熙一怔,對林敬瑞的一番話感到不可思議,「溫柔?為什麼+7z#[email protected]#MwjCkY6CuH#)w=nN2q?她不是很討厭我嗎?在 她心裡,我、我,根本…」

翟書璟笑得非常苦澀,「雨熙,謝謝妳對我好。我從不曾討厭過妳,我一直很感激妳的存 在…是我不夠格待在妳的身邊,我一直拼命的想要趕走妳,妳Whj)(jAFu)[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q1FDaF$6ANtadigOHP卻始終對我不離不棄。」

王雨熙搖頭道,「書璟,我們是朋友啊,既然是朋友就沒有什麼資不資格的。」

「朋友…的定義…原來…是這樣啊。」翟書璟仰望著天空,呵呵地笑出聲,「雨熙,若是 我可以早點遇到妳…或許…不…那#[email protected]_rED(G3d!aIrYRWLHx9Ah_8eaCY)[email protected]=X1m是不可能的…嗯…」翟書璟自言自語的說著,下一秒忽然直接掉頭轉身就走。

王雨熙見狀趕緊跟了上去,臨走前還不忘轉過頭向林敬瑞和鄭安汝說道,「學姐,很抱歉 ,那我就先走了。」

林敬瑞點點頭,「嗯,去吧。」

「誒!等Kd(U-(=bd*amig!#LOBUf-EKpLUe2x_knro7(_syP+nYI+9&Wh下,王雨熙,我還沒找妳算帳…」林敬瑞搭著鄭安汝的肩膀,示意她別再說下去 了,鄭安汝只好乖乖的閉上嘴。 等到王雨熙和翟書璟離開後,鄭安汝才搔搔頭,一臉不解的對著林敬瑞問道,「誒?啊? 所以?現在在演哪一齣?為什麼我全部都聽不懂啊?把我給搞糊塗了?」

「學妹們的事就讓她們自己去處理吧,我們做學姐只需要在一旁看著她們成長就好。」林敬瑞喃喃自語道,「雨熙,妳…最後zhIA!1FvbZnA$#[email protected]@BZ_h1r5!naEa*#Kgnj#i63Q6S4W-果然還是…」

鄭安汝好奇道,「誒?妳說什麼?」

「不,沒什麼。」 林敬瑞嘆了一口氣,抬頭仰望著天空沉思著。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超人氣的女同志PPL情侶兔女狼蜜月系列影片來啦!兔女狼在5月24日登記結婚之後,搭乘同志友善的航空公司加拿大航空,前往加拿大溫哥華度蜜月。一起來看她們的專欄文章以及超閃的系列影片吧!

一起到加拿大秀出你的愛🇨🇦🌈 2019年7日8日起至8月4日23:59止⏰ 拉粉至加拿大航空官網輸入專屬優惠碼「LALATAI19」🎁 並預訂台北出發至加拿大、美國不限航點、不限艙等來回機票🛫 可享專屬 95 折票價優惠💰 立即點擊預訂👉https://go.aircanada.tw/LALATAI19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