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翟書璟在鄭安汝家唸完書已經是接近凌晨時分,她便理所當然的和之前一樣留下來過夜。 半夢半醒間,翟書璟忽然感到一陣內急,上完廁所經過客廳時,她看見在沙發上熟睡著的鄭安婷,忍不住躡手躡nr3!BJfDg4Rxet5nGF-bMiFS+ea*(ZbkMab0_t_l5eTM7&JvpJ腳的走到鄭安婷的身旁,眷戀的凝視著她美麗的睡臉。


(圖/Pexels)

好喜歡妳,老UO6yg([email protected]*師,妳知道嗎?我真的好喜歡妳,我只要有妳,什麼都可以不要了,全世界 我只要妳一個,其他的根本一點都不重要………

「尹…嗚嗚……尹…」 翟書璟愣愣地望著鄭安婷,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看到鄭安婷在睡夢中哭泣了。 老師,妳就真的…那麼喜歡那個人嗎?難道我…就不行嗎…?到底還要等到什麼時候,才 可以再次看見妳發自內心的笑? 翟書璟伸手把鄭安婷眼角的淚拭乾,雖然鄭安婷已經回到學校上課,也表現得跟平常一樣自然,但她知道鄭安婷只是在故作堅強罷了,一看到鄭安婷這樣拼命的勉+QiMhfwbT1nzsJyJ9Ap7hD3is-YhaC(^rG=-3A3NM7=B%Funyu強自己,她的心裡就忍不住有一種隱隱作痛的感覺。

翟書璟深深嘆了一口氣,替鄭1LmSX&4inRH()Aw&vOBXsbFwGa75*cE6MG!smUQpv95oQd!Dsb安婷把被子蓋好後,正打算轉身離開時,鄭安婷忽然緊緊抓住她的手,「不要走…不要走…」她不斷的喃喃自語,雙眼卻是闔著的,看來應該是在說夢話吧?

「我在這裡,我不RB00+E5o2pM-7iXY)s70oZNr$uTtf%ziXigWJ)[email protected]%jTg會離開妳的。」翟書璟蹲在鄭安婷的身旁,牢牢的扣住她的雙手,「老師……」一陣心癢難耐,她緩緩湊上前,在鄭安婷的唇上輕輕的一吻。

「書璟!妳、妳!在做什麼!?」 翟書璟回頭一看,赫然發現鄭安汝在她身後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翟書璟瞄了一眼鄭安婷,幸好她沒有被鄭安汝的驚呼聲給吵醒。 話說,肯[email protected](Gm^KfQ4RsI2Cwt4P3ua=xBDO定全都被鄭安汝給看見了吧?

「呼,安汝學姐…」翟書璟語氣平淡的說,「我們不要吵醒老師,去妳房間聊聊吧?」 一走進鄭安汝的房間F0YAKnT0OGoXzqnA86Pz!KFxacoTk*-+pja#jL9ZJnr$YhCFMS,鄭安汝馬上劈頭就問,「書璟,妳剛才為什麼要做那種事?」

「嗯?為什麼要做這種事?那當然是因為我愛她啊。」 鄭安汝顯然是非常錯愕,「愛、愛她!?妳愛我姐嗎?」

「是啊,不行嗎?」

「我姐大妳那麼多歲,而且、她跟韓尹姐…」 翟書璟忿忿的說,「安汝學姐,妳可不可以不要再提到那個人了?她已經跟老師沒有關係X^aY4T5sWrS_3X4Y#Js!wlgROLmxyL7JFHqv+yG58Os^DKwZAj 了。之前我會一直忍耐那是因為我知道老師很愛她,但既然她們都已經分手了,我為什麼不能追求老師?」 鄭安汝嘆道,「書璟,妳不懂,她們這十年的感情不是這麼輕易可以結束的。」

「她若是真的愛老師,為什麼要讓她這樣痛苦?要是我的話,絕對不會讓老師這樣傷心難過的。」

「書璟,我姐她除了韓尹姐以外不可能接受其他人的,妳又何必…」

「是嗎?」翟書璟冷冷的哼了一聲,「那如果我跟妳說,我和老師發生過關係呢?」 鄭安汝瞪大了眼睛,震驚無比的說,「妳說什…」一句話還沒說完,翟書璟便打斷了她的話,「韓尹做得到的事,沒有什麼是我做不到的,如果老師喜歡醫生,那我將來也可以當醫生,我絕對不會背叛老師,我會給她幸福,給她我所有的愛,我會讓妳們知道,這個世界上只w2Ro)aI%MU6K12Tl1ePQC(6jXYv#)o3Y%J93rA38OI=%(-H7Qe有我配的上老師。」 翟書璟說完,便離開了鄭安汝的房間,留下震驚不已的鄭安汝獨自一人愣在原地。

--

(鄭安婷,高一)

高中開學已經過了兩個月了,鄭安婷的心情,也跟著忐忑不安了兩個月。 順利地考上第一志願,本該是要開開心心高高興興的才對。可她就是怎樣都覺得不對勁, 連走路的時候也不自覺的感到背上有些沉重BM2wzxBcIjvDYr!sBTXU6bC(lUMY)*[email protected]…… 沉重…重…好重……鄭安婷才踏出校門口,背後忽然一陣熱,好像…是有人從背後緊緊的熊抱著她。

「抓到妳了!安婷~跟我一起回家吧,妳今天來我家玩吧,我爸媽不TS6T_^znNd=uDxE8UalsaJ_UYlovaxP$=yCaNffwwIkzNMCsg1在喔。」 這麼熟悉的聲音跟粗魯的動作,還能是誰?

「尹…好熱…妳放開啦!」鄭安婷用力推了推背後那個巴著她不放的黏人傢伙。

「抱一下會怎樣?小氣!已經連續三天沒見到妳了耶!妳幹嘛一下課就跑回家?電話也不接不回,難道妳在t!yTs!kVS1=x^W7SmbW63ZO_)+Y(qd^[email protected]躲我嗎?」

「我們又不同班,當然不會見到啊。」 韓尹勾著鄭安婷的手,整個人靠在她的身上,「可是我很想妳嘛。」

「不要開這種玩笑好不好?噁心死了。」鄭安婷忽然身子一晃,害得韓尹重心一個不穩差點跌倒。

韓尹皺了皺眉頭,「噁、噁心?」 都老大不小了*[email protected],幹嘛擺出那種要不到糖吃的小孩會有的失望表情? 想妳?這種話,去跟妳喜歡的人說啊,為何老是說這種曖昧的話讓我誤會? 真是…越想越火大。

「我又沒有開玩笑。」韓尹的表情似乎很委屈,「我是認真的啊。」

「妳才不是認真的。」

「是啊!妳還不明白嗎?我…」 鄭安婷不耐的搶了話,「韓尹[email protected]($gno5GJ+Jd9K)cccM06Qdi1*WjS,妳跟妳喜歡的人告白了嗎?都開學那麼久了,妳應該告白了吧?」 韓尹的表情瞬間變得有些古怪,「呃…是還沒啊。」

「為什FG7KC2jH=^-+XLNd_Q1ipXl2=km*#Uu_DfA#[email protected](Z8sNEmW麼?啊,難道妳喜歡的對象沒有跟妳一起考上這間學校?」 韓尹愣了一下,眼神在鄭安婷的身上轉了一圈,「有啊。」

「那妳為什麼還不告白?趕快去啊!」

「這個嘛…」 看著她猶豫不決FBOGD^RojE6OF)L5^l%^BQd%ZenKAV9Sy)UpynZ#[email protected]的表情,鄭安婷又更加的火大了,「妳既然已經有喜歡的人就不要再一直撩我、害我誤會,妳真的很煩妳知道嗎?」 韓尹不悅的說,「所以妳最近是真的在躲我?」

「對啦!一看到妳就煩得要死,害我睡覺也睡不好,每天都在想妳的事…」 話才一Q(x6nim(D^[email protected]%pB&zeEff^QOSywnx-5zGk)scv#5說出口,鄭安婷馬上就後悔了。 靠,她怎麼會這麼順理成章的不小心脫口而出?

「想我的事…?」韓尹嘴角一勾,笑的很壞,「安婷,妳什麼意思?」

「我…」

「妳喜歡我?」 [email protected])5_9o_wlXFO1$c3At5YR!G2KGse2zfOT鄭安婷臉上一熱,「誰喜歡妳?臭美!討厭鬼!滾開啦!」 韓尹噗哧一笑,把下巴放在鄭安婷的肩膀上,「誒?傲嬌?」

dW0yGJSz(HxL1&UuWT&R_y5b_Km_G&VYQf83JG*ZzYOOFYFu8b「我要走了。」鄭安婷抓緊書包背帶,直接轉身就要走。 韓尹眼見鄭安婷就要離開,連忙慌亂的隨手一抓,「等、等等啦!」 鄭安婷瞬間覺得有些不對勁,她低頭一看,發現韓尹的手哪裡不抓,居然好死不死的抓在她的胸部上啊啊啊啊!!!

「變態!!!」鄭安婷整張臉連同耳根子全部紅透了,Oireul!q+PR4s0_PdIg4szB)[email protected]@(0#6%4jh!l連忙用力的推開韓尹,下一秒便是 一個火辣辣的巴掌伺候。

「唉呦,對不起%dmM*421et2EwiV%^JkBc(hN0BV!et^[email protected]=noDdRzKy5e6z9嘛!我又不是故意的。」韓尹摀著臉,明明被打了卻還是一副嘻皮笑臉的模樣,「反正總有一天也是要給我摸的啊,現在摸一下其實也沒關係的吧?」

「妳、妳……」 鄭安婷氣惱的瞪著韓尹,這傢伙又開了這種不著邊際的低級玩笑話,想起韓尹明明就沒那個意思卻還是故意一直捉弄她,自己怎麼會對這種人…對這種討人厭的傢伙!j!!^PwYBD2Q)L7%3&qq29b4V*_dj)16K^j9Yxy2-QlN5JaG#A……

「安婷,妳、妳…妳怎麼在哭?」韓尹看見眼眶泛淚的鄭安婷,不禁慌了手腳,「對不起啦,我真的不是故意、那個…呃…我是真的不小心碰到的啦!」 鄭安婷吸了吸鼻子,「韓尹,我不是可以讓妳玩弄的對象,如[email protected](P&7y!UDv%iGI6l0TBjwm7miRSN&Z-7!K1hpeu*co果妳只是覺得好玩,請妳去 找別人。」

韓尹一怔,「妳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我不想要再這樣待在妳的身邊了,尹,妳對我,到底是怎麼想的?」 鄭安婷的心臟怦怦亂跳,韓尹也很難得的收斂了平常那個輕浮的笑臉,空氣彷彿瞬間凝結Tm7p8KDotRTB&Q-(5MLPxJOzjzcJcejUg)_CH(3TtjQpThu^KO了。 過了很久,韓尹才開口道,「安婷…妳…確定妳真的沒有喜歡我?」 明明只是個吊兒啷噹的人,這種時候卻敏銳的很。

或許鄭安婷這些日子的心情早已被韓尹看透徹了吧? 老是偷偷盯著她那張美麗的臉癡癡的傻笑,會為了她和別人親暱而感到暗暗感到不悅,當n^D*R8FR6P=bLL&iO-^P6^)Vl5RpB0ZRK+%y9#ZeC=J-H-K3IS她說有個喜歡的對象的時候默默祈禱著那個人要是自己就好了。 呵呵,真是異想天開,好傻。

「妳難道沒有喜歡我嗎?」韓尹呼的一聲深深吐了氣,臉上微微一紅,「這樣不行啊,如果沒有的話,我會7I0JPqg!YhhpybgBS5cymUn-Jy90XafTdo4M5k9^Ab-vFv4$jl很困擾。」

「…什麼意思?」

「妳不是要我趕快去跟我喜歡的人告白?好啊,我現在就去。」韓尹說完便拉著鄭安婷的手匆匆的往前一直走,鄭安婷腦袋一片混亂,等她意識過來的時候,她已經是在韓尹家的大門口前了。 鄭安婷好奇道,「妳不是要告白?為什麼是[email protected]_N_S9n^gB$tTvwL來妳家?」

「安婷,妳是笨蛋嗎?」韓尹苦笑道,「妳進去我房間看看。」 鄭[email protected]$lo3*[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imGmdRKF)PgX9h4JI安婷走進屋內,推開韓尹的房間門,一開燈,她不禁嚇傻了。 房間內全是五顏六色的氣球,牆壁上還貼著Happy Birthday的字樣,韓尹的那張單人床上還用玫瑰花瓣鋪了一個愛心形狀。

「安婷,生日快樂。」韓尹說完忽然拉著她的手單膝一跪,抬起頭深情SYnxCI%qOJNPY)MiC8EmzMNWaUvHVxoB=U9hmGQiY+r#T-#VjP款款地看著她,「 我喜歡妳,請妳跟我在一起。」 …誒?

「我曾經以為自己不會輸給任何人,但妳卻能如此輕易的贏走我的x+MB%$4hLc^[email protected]$BfO)[email protected]心。安婷,我真的好喜歡妳,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可以比我更喜歡妳。」

「妳、妳是說真的?妳喜歡的人…是我?」

「嗯。」韓尹害臊的點了點頭,「我以為我表現的很明顯。」

「可是妳不是說,考上了第一志願就要告白的嗎?為什麼都拖了那麼久才…我還以為…妳喜歡的人不是我…」

「沒辦法啊,我這人的記性只會用在課本上的東西,腦容量實在是有限啊。如果紀念日跟生日同一天的話,我以後就只需要記一天就好FwWC88EC4rnZCNwGK)r43dyr5)PYFQN(Hg-*g=SII0R_HfK2my了,不是嗎?」 鄭安婷還是覺得有些不敢置信,她捏了捏臉頰,該死的有夠痛。

韓尹乾笑,「妳難道忘記今天是妳自己生日?」 呃,還真的是忘記了。沒辦法,這陣子鄭安婷腦袋裡想著全是韓尹的事,根本連今天是禮拜幾都不知道,更何況是自己的7^Pz0S)5%)[email protected])tZsA0IzW&0H^UgjUjE3%bvuHcN(i9z#*9生日?

「妳、妳…先起來再說。」

「安婷,妳不答應我我就不起來了,妳剛剛不是問我對cANaOhn1p8&hdkpwN3I1VvcJ%vxOUFTx5Rk(V9+s6kVNQUCu(R妳是怎麼想的嗎?我現在可以回答妳,我是真的、真的、真的非常的喜歡妳,那妳,對我又是怎麼想的?」

「話說告白就告白,不要搞得跟求婚一樣啊。」鄭安婷不由自主的笑出聲,「大笨蛋。」

韓尹挪了挪跪的發疼的膝蓋,「所以妳要不要答應當我的女朋友嘛!」 鄭安婷紅著臉,害羞的點了點頭。

「真的?妳答應跟我在一起?」

「嗯。尹,妳不准拋棄我。」

「那當然。」韓尹欣喜若狂的跳了起來,緊緊拉著鄭安婷的手,一臉認真,「我會永遠喜歡妳,直到妳不喜歡我的那一天為止。」韓尹說完,便[email protected])H*ZFWYn(cPcVuD$8YgySJeM%te&H^-3UJO(jC!Pyp(r05u捧著鄭安婷的臉,輕輕的在她唇上一吻。 尹,我也會永遠喜歡妳。 即使有一天妳不再喜歡我了…我也……

--

圖書館閉館後,今晚輪值的王雨熙和林敬瑞雙雙走出圖書館,在踏出校門口兩人即將分道揚鑣時,5r&&!jEdEjr&rI#vTuxT(%(-gq#jik+BVn#vkv!nH21rhOorK^王雨熙突然拉住林敬瑞的衣角,欲言又止的望著林敬瑞。

「雨熙,妳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還真是,一如往常的敏銳啊。王雨熙苦笑著,看來她是找對人傾訴了。

「敬瑞學姐,如果妳發現了一件非常重要的秘密,若是把這件事情說出來,會傷害到妳重 要的人,[email protected]!n!gx-DMnf(WLxCDT$*Tf1QP#$dywHX%Ltv0lZu8w9ojh3但如果不說出來,又會傷害到無辜的人,妳會怎麼做呢?」

「嗯…我想妳心裡應該明白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吧?依照妳的直覺去做就對了。」

「可是我就是…沒辦法…我真的覺得很痛苦…我原本想把這件事情視而不見…但我真的做 不到…s!Jy+*ojb(Hy0T835X(Z=Qx=oi!&11tN*7X&d(w([email protected]_G+…」王雨熙說著說著不自覺的掉下淚來,她真的,已經快要到極限了。 林敬瑞摸了摸王雨熙的頭,溫柔的笑了笑,「妳之所以會這麼痛苦,不就是因為妳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嗎?」 王雨熙咬著牙,她心裡明白,這件事情要是再不說出口,她絕對會後悔的。

「敬瑞學姐…其實…」

「嗯?怎麼啦?」

「我…」

「雨熙,到底怎麼回事?妳到底想跟我說什麼?」

「是關於鄭老師…」

「什麼?」 王雨熙深深吸了一口氣,腦袋混亂的可以,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說了些什麼,只是把心中所想的那些字字句句勉強的拼湊起來。 「鄭老師…偷偷…辦公室…動過…手機L*gMb_nt^dHvar*mo84hOixNsb%z95(5P2-_w%bp)YHcYJ9BC$……」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加入拉拉台的官方LINE帳號:直接搜尋名稱LalaTai 拉拉台、

帳號:@hoz8939i (要加@唷!)或者點下面圖片成為我們的好友!

旅居倫敦的已婚女同志情侶榕心和絜安正準備迎接他們的第一個孩子,然而當榕心得知尚未出生的孩子已被私下協議送給捐精的男同志好友時,她們的關係面臨嚴峻的考驗,榕心憤而獨自回到台灣,絜安則緊追在後企圖挽回她。片中運用大量的倒敘手法,挖掘許多同志家庭所遇到的問題,是繼李安導演經典作品《喜宴》25年後的同志題材力作,也是繼《滿月酒》又一台灣同志探問家庭與小孩的當代之作。

30秒註冊,馬上看《親愛的卵男日記》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