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翟書璟在鄭安汝家唸完書已經是接近凌晨時分,她便理所當然的和之前一樣留下來過夜。 半夢DZPY8^LrTLKfrzBRrEf+e)De%1d(lsa^+JY18VARBjdo!_eJ5B半醒間,翟書璟忽然感到一陣內急,上完廁所經過客廳時,她看見在沙發上熟睡著的鄭安婷,忍不住躡手躡腳的走到鄭安婷的身旁,眷戀的凝視著她美麗的睡臉。


(圖/Pexels)

好喜歡妳,老師,妳知道嗎?我真的好喜歡妳,我只要有妳,什麼都可以不要了,全世界 我只要妳一個,其他的根lJjAFkIeNr_+AM7yojJz0j%6P6!Pr7Sby&e+*WKzYTWJCSPvNK本一點都不重要………

「尹…嗚嗚……尹…」 翟書璟愣愣地望著鄭安婷,這已經不是她第一次看到鄭安婷在睡夢中哭泣vkidcPcI5LL*XYfLk^-_jmGqaTfn#+eZlj&8)GLdhZtxUMvvw1了。 老師,妳就真的…那麼喜歡那個人嗎?難道我…就不行嗎…?到底還要等到什麼時候,才 可以再次看見妳發自內心的笑? 翟書璟伸手把鄭安婷眼角的淚拭乾,雖然鄭安婷已經回到學校上課,也表現得跟平常一樣自然,但她知道鄭安婷只是在故作堅強罷了,一看到鄭安婷這樣拼命的勉強自己,她的心裡就忍不住有一種隱隱作痛的感覺。

翟書璟深深嘆了一口氣,替鄭安婷@wxhZ6sFREMpXtH*44Z9rTW+fweh1WHPnDVUFD&4V6)7_EnlIG把被子蓋好後,正打算轉身離開時,鄭安婷忽然緊緊抓住她的手,「不要走…不要走…」她不斷的喃喃自語,雙眼卻是闔著的,看來應該是在說夢話吧?

「我在這裡,我不會離開妳的。」翟書璟蹲在鄭安婷的身旁,牢牢的扣住她的雙手,「老師……」一陣心癢難耐,她緩@t$0k7sk-N5vP8Rt0hS$Yh9kn_g!Qb3PvioDVi#[email protected]緩湊上前,在鄭安婷的唇上輕輕的一吻。

「書璟!妳、妳!在做什麼!?」 翟書璟回頭一看,赫然發現鄭安汝在她身後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翟書璟瞄了一眼鄭安婷,幸好她沒有被鄭安汝的驚呼聲給吵醒。 話說,肯定全都被鄭安@HwL1r26Hjc4-xwyTI-_6vSfkQDrdm*VyggR50WfK1aE_Pea0z汝給看見了吧?

「呼,安汝學姐…」翟書璟語氣平淡的說,「我們不要吵醒老師=nFLhOSebVxSfYhHH!afByYV3SIqiQ7qwdK+bwo6++ZIkcvnwY,去妳房間聊聊吧?」 一走進鄭安汝的房間,鄭安汝馬上劈頭就問,「書璟,妳剛才為什麼要做那種事?」

「嗯?為什麼要做這種事?那當然是因為我愛她啊。」 鄭安汝顯然是非常錯愕,「愛、愛她!?妳愛我姐嗎?」

「是啊,不行嗎?」

「我姐大妳那麼多歲,而且、她跟韓尹姐…」 翟書璟忿忿的說,「安汝學姐,妳可不可以不要再提到那個人了?她已經跟老師沒有關係 了。之前我會一直忍耐那是因為我知道老師很愛她,但既然她們都[email protected]#5HnL3FL=hWxbG!cIGPpoH+qQmEm(u^&9qdlP3NBv0Oj5已經分手了,我為什麼不能追求老師?」 鄭安汝嘆道,「書璟,妳不懂,她們這十年的感情不是這麼輕易可以結束的。」

「她若是真的愛老師,為什麼要讓她這樣痛苦?要是我的話,絕對不會讓老師這樣傷心難過的。」

「書璟,我姐她除了韓尹姐以外不可能接受其他人的,妳又何必…」

「是嗎?」翟書璟冷冷的哼了一聲,pNQJYaexI([email protected]^7^Yj$pNcZxO*O=IwZLKws53jFtOKv0)_v「那如果我跟妳說,我和老師發生過關係呢?」 鄭安汝瞪大了眼睛,震驚無比的說,「妳說什…」一句話還沒說完,翟書璟便打斷了她的話,「韓尹做得到的事,沒有什麼是我做不到的,如果老師喜歡醫生,那我將來也可以當醫生,我絕對不會背叛老師,我會給她幸福,給她我所有的愛,我會讓妳們知道,這個世界上只有我配的上老師。」 翟書璟說完,便離開了鄭安汝的房間,留下震驚不已的鄭安汝獨自一人愣在原地。

--

(鄭安婷,高一)

高中開學已經過了兩個月了,鄭安婷的心情,也跟著忐忑不安了兩個月。 順利地考上第一志願,本該是要開開心心高高興興的才對。可她就是怎樣都覺得不對勁, 連走)[email protected]%IsIO&L7LXBedIB-6%LlXFVRtvnZzyzkdOV!路的時候也不自覺的感到背上有些沉重…… 沉重…重…好重……鄭安婷才踏出校門口,背後忽然一陣熱,好像…是有人從背後緊緊的熊抱著她。

「抓到妳了!安婷~跟我一起回家吧,妳今天來我家玩吧,我爸媽不在喔。」 這麼熟悉的聲音7V%YA6#@$BT6mdgL9y$y4Ec6%qH+ueuYr1Z5GojS43A)V*7xIq跟粗魯的動作,還能是誰?

「尹…好熱…妳放開啦!」鄭安婷用力推了推背後那個巴著她不放的黏人傢伙。

「抱一下會怎樣?小氣Bf1H(Vl8zuf2cvdJOc8=9r*F8$UKViybmNbQAa%A8nppD58JNH!已經連續三天沒見到妳了耶!妳幹嘛一下課就跑回家?電話也不接不回,難道妳在躲我嗎?」

「我們又不同班,當然不會見到啊。」 韓尹勾著鄭安婷的手,整個人靠在她的身上,「可是我很想妳嘛。」

「不要開這種玩笑好不好?噁心死了。」鄭安婷忽然身子一晃,害得韓尹重心一個不穩差點跌倒。

韓尹皺了皺眉頭,「噁、噁心?」 都老大不小了,幹嘛擺出那種要不到糖吃的小孩會有的失望表情? 想妳?這種話,去跟妳喜歡的人說啊,為何老是!e8RcXU-jLfeDG!%Jb0YJQsT8U6n=Dn5xTq%71(skIW)uS$GSp說這種曖昧的話讓我誤會? 真是…越想越火大。

「我又沒有開玩笑。」韓尹的表情似乎很委屈,「我是認真的啊。」

「妳才不是認真的。」

「是啊!妳還不明白嗎?我…」 鄭安婷不耐的搶了話,「韓尹,妳跟妳喜歡的人告白了嗎?都開學那麼久CEwBm9^[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Z3DHrhAx81了,妳應該告白了吧?」 韓尹的表情瞬間變得有些古怪,「呃…是還沒啊。」

「為什麼?啊,難道妳喜歡的對象沒有跟妳一起考上這4f(TtKdgg&S!#[email protected]=BlYaNmG%o(ivzCN$_hj$間學校?」 韓尹愣了一下,眼神在鄭安婷的身上轉了一圈,「有啊。」

「那妳為什麼還不告白?趕快去啊!」

「這個嘛…」 看著她猶豫不決的表情,鄭安婷又更加的火大了,「妳既然已經有喜歡的人就不要再一直撩我、害我VJ5%lMMmOjC3WCR(9WKZeb*ndi+-N3#cL_PUGCq5#3Xt_rBwDM誤會,妳真的很煩妳知道嗎?」 韓尹不悅的說,「所以妳最近是真的在躲我?」

「對啦!一看到妳就煩得要死,害我睡覺也睡不好,每天都在想妳的事…」 話才一說出口,鄭安婷馬上就後悔了。 靠,她怎麼會這麼順理成章的不小心脫口而出1Y^vzGMb#+GR!0QyCJka%vk#tn)[email protected](

「想我的事…?」韓尹嘴角一勾,笑的很壞,「安婷,妳什麼意思?」

「我…」

「妳喜歡我?」 鄭安婷臉上一熱,「誰喜歡妳?臭美!討厭鬼!滾開啦!」 #Z6*XazR#2u8#uC-jW*ftNgwohOIh*#S#2rll-R$_XnM2cpF(!韓尹噗哧一笑,把下巴放在鄭安婷的肩膀上,「誒?傲嬌?」

「我要走了[email protected](a%q$t#$oEAdTR9CFRd6fSo^@LRj)=J=BY5h。」鄭安婷抓緊書包背帶,直接轉身就要走。 韓尹眼見鄭安婷就要離開,連忙慌亂的隨手一抓,「等、等等啦!」 鄭安婷瞬間覺得有些不對勁,她低頭一看,發現韓尹的手哪裡不抓,居然好死不死的抓在她的胸部上啊啊啊啊!!!

「變態!!!」鄭安婷整張臉連同耳根子全部紅透了,連忙用力的推開韓尹,[email protected]^c2eCR_OD)WEckopM-XhC(^#zA下一秒便是 一個火辣辣的巴掌伺候。

「唉呦,對不起嘛!我又不是故意的。」韓尹摀著臉,明明被打了卻還是一副嘻皮笑臉的模樣,「反正總有一天也是要給我摸的啊,現在摸一下其實也沒關係的ephcS#y7Pb4zZ!(Px*t040GqpB+a1WxGa7yno)[email protected])oPMqSM吧?」

「妳、妳……」 鄭安婷氣惱的瞪著韓尹,這傢伙又開了這種不著邊際的低級玩笑話,想起韓尹明明就沒那個意思卻還是故意一直捉$&HWzSG!XQPri4=R6g!#yaJXyoA*fxx_0tm018b(rqC_lDlE7x弄她,自己怎麼會對這種人…對這種討人厭的傢伙……

「安婷,妳、妳…妳怎麼在哭?」韓尹看見眼眶泛淚的鄭安婷,不禁慌了手腳,li*5D6Y*%$l4YQXZ^_8qdnR(K24Psmec*b_P$&(0s&j4Ea(Df*「對不起啦,我真的不是故意、那個…呃…我是真的不小心碰到的啦!」 鄭安婷吸了吸鼻子,「韓尹,我不是可以讓妳玩弄的對象,如果妳只是覺得好玩,請妳去 找別人。」

韓尹一怔,「妳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我不想要再這樣待在妳的&kIIT3v7b)f7jcUXQKVO$FxHPYA+K7yi1coUYS-L^oFGJLZ3o_身邊了,尹,妳對我,到底是怎麼想的?」 鄭安婷的心臟怦怦亂跳,韓尹也很難得的收斂了平常那個輕浮的笑臉,空氣彷彿瞬間凝結了。 過了很久,韓尹才開口道,「安婷…妳…確定妳真的沒有喜歡我?」 明明只是個吊兒啷噹的人,這種時候卻敏銳的很。

或許鄭安婷這些日子的心情早已被韓尹看透徹了吧? 老是偷偷盯著她那張美麗的臉癡癡的傻笑,會為了她和別人親暱而感到暗暗感到不wcu%)LJ0eb3bYuVlwCsT=T$dr*[email protected]@3CPjN7pfG#eRiAV!Eq悅,當她說有個喜歡的對象的時候默默祈禱著那個人要是自己就好了。 呵呵,真是異想天開,好傻。

「妳難C7p*3kTFsZKs_pF8!%UoR(cqU4H)ud)sZJfdU=GmgS4x!O([email protected]道沒有喜歡我嗎?」韓尹呼的一聲深深吐了氣,臉上微微一紅,「這樣不行啊,如果沒有的話,我會很困擾。」

「…什麼意思?」

「妳不o4SCYMWZaU)R3fwe0YTC6ipDtUU^la#DIGa&kl99R%J=Oc12gj是要我趕快去跟我喜歡的人告白?好啊,我現在就去。」韓尹說完便拉著鄭安婷的手匆匆的往前一直走,鄭安婷腦袋一片混亂,等她意識過來的時候,她已經是在韓尹家的大門口前了。 鄭安婷好奇道,「妳不是要告白?為什麼是來妳家?」

IQD-$lz!iOI&OaXY2+b*NZk0!gD^X2dSr_LlQ+fPH2TREgcFlk「安婷,妳是笨蛋嗎?」韓尹苦笑道,「妳進去我房間看看。」 鄭安婷走進屋內,推開韓尹的房間門,一開燈,她不禁嚇傻了。 房間內全是五顏六色的氣球,牆壁上還貼著Happy Birthday的字樣,韓尹的那張單人床上還用玫瑰花瓣鋪了一個愛心形狀。

「安婷,生日快樂。」韓尹說完忽然拉著她的手單膝一跪,抬起頭深情款款地看著她0vya0oJ4W6iQqi_ezuuHQnhI=3wDisG%8pk%Y923C0$x#KxSJa,「 我喜歡妳,請妳跟我在一起。」 …誒?

「我曾經以為自己不會輸給任何人,但妳卻能如此輕易的贏走我的心。安婷,我真EAOGFCy*[email protected]*@d$jce2CFrdpFgjSDFdU5m的好喜歡妳,這個世界上沒有人可以比我更喜歡妳。」

「妳、妳是說真的?妳喜歡的人…是我?」

「嗯。」韓尹害臊的點了點頭,「我以為我表現的很明顯。」

「可是妳不是說,考上了第一志願就要告白的嗎?為什麼都拖了那麼久才…我還以為…妳喜歡的人不是我…」

「沒辦法啊,我這人的記性只會用在hs1ZKli3xr)mYEmi27B7)h)8F*[email protected]_20Viq2uECzo課本上的東西,腦容量實在是有限啊。如果紀念日跟生日同一天的話,我以後就只需要記一天就好了,不是嗎?」 鄭安婷還是覺得有些不敢置信,她捏了捏臉頰,該死的有夠痛。

韓尹乾笑,「妳難道忘記今天是妳自己生日?」 呃,還真的是忘記了。沒辦法,這陣子鄭安婷腦袋裡想著全是韓i3mcWqX1St2YF0E!SC-67UYp1!^te0VkC4o6TmW$XSV94gJ1!r尹的事,根本連今天是禮拜幾都不知道,更何況是自己的生日?

「妳、妳…先起來再說。」

「安婷,妳不答應我我就不起來了,妳剛剛不是問我對妳是怎麼想的嗎?我現在可以回答妳,我是真的、MwL(+SVx0NY0LIeF^[email protected]真的、真的非常的喜歡妳,那妳,對我又是怎麼想的?」

「話說告白就告白,不要搞得跟求婚一樣啊。」鄭安婷不由自主的笑出聲,「大笨蛋。」

韓尹挪了挪跪的發疼的膝蓋,「所以妳要不要答應當我的女朋友嘛!」 鄭安婷紅著臉,害羞的點了點頭。

「真的?妳答應跟我在一起?」

「嗯。尹,妳不准拋棄我。」

「那當然。」韓尹欣喜若狂的跳了起來,緊緊拉著鄭安婷的手,一臉認真,「我會永遠喜歡妳,直到妳不喜歡我的那一天為止。」韓尹說完,便捧著鄭安婷的臉,輕輕的在她唇上一吻。 尹,我也會永遠喜歡妳。 即使有一天妳不再喜歡uUn%=aa-iEcOJWCiTAbeMyTwlOjUKSz=1vvB-YNiXs!TyS^GD+我了…我也……

--

圖書館閉館後,今晚輪值的王雨熙和林敬瑞雙雙走出圖書館,在踏出校門口兩人即將分道揚鑣時,王雨熙突Z&SM5l2h*HbXC2rR3R-yiY7830DglmbP-b(m!OD_SBta19(X0c然拉住林敬瑞的衣角,欲言又止的望著林敬瑞。

「雨熙,妳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還真是,一如往常的敏銳啊。王雨熙苦笑著,看來她是找對人傾訴了。

「敬瑞學姐,如果妳發現了一件非常重要的秘+NdYE_!ZoHJzx([email protected]=sKZ#vkDuJckAaDqk5Kqy0&62Q!+K密,若是把這件事情說出來,會傷害到妳重 要的人,但如果不說出來,又會傷害到無辜的人,妳會怎麼做呢?」

「嗯…我想妳心裡應該明白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吧?依照妳的直覺去做就對了。」

「可是我就是…沒辦法…我真的覺得很痛苦…我原本想把這件事情視而不見…但我*[email protected]$W!t+Dz4lBH-(!PTx!ZfCgY(2iz08N真的做 不到……」王雨熙說著說著不自覺的掉下淚來,她真的,已經快要到極限了。 林敬瑞摸了摸王雨熙的頭,溫柔的笑了笑,「妳之所以會這麼痛苦,不就是因為妳已經知道該怎麼做了嗎?」 王雨熙咬著牙,她心裡明白,這件事情要是再不說出口,她絕對會後悔的。

「敬瑞學姐…其實…」

「嗯?怎麼啦?」

「我…」

「雨熙,到底怎麼回事?妳到底想跟我說什麼?」

「是關於鄭老師…」

「什麼?」 王雨熙深深吸了一口氣,腦袋混亂的可以,她也不知道N9GCw5VNNTlQy4LQRs&JctX8W3T&([email protected]&&l!kMQ)Z0*(6gG自己究竟說了些什麼,只是把心中所想的那些字字句句勉強的拼湊起來。 「鄭老師…偷偷…辦公室…動過…手機……」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真心話大drunk夫」邀請彩虹光譜上不同性別取向、不同身份性別的彩虹家族以及LGBT支持者玩「酒醉版賓果X真心話大冒險的微醺遊戲」,遊戲規則「吐出真心話,不然乾掉一杯shot」,展現彩虹成員的多種關係樣貌。多元樣貌的關係與身份之下,愛就是愛,份量與感情不會因為性取向或性別身份而有所不同。

30秒註冊,馬上看女同志情侶X&S、女同志情侶簡琳&刺刺、跨性別男性何星冉&女友凱畢的真心話!

LalaTai英文版網站上線啦!快來看看我們的英文版網站吧!LalaTai English website is now ready for you.Check out our English website!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