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敬瑞,明天早上八點,在台北[email protected]!JIBQ(ke)a+=GdAkJUGM^bEQORPTd^Q!lI9Sh8Tq)wz轉運站見。」昨晚,林敬瑞突如其來的收到了鄭安汝傳來的簡訊,雖然覺得有些好奇,但她依然是赴約了。 不過怎麼會約在這種地方呢?而且還是在假日的早晨,這怎麼想好像都有點不太對勁。

「敬瑞?妳怎麼會在這裡?安汝呢?」 林敬瑞回頭一看,錯愕的發現出現在她面前的人居然是季允宸。

季允宸今天並沒有戴眼鏡,她穿著淺色的牛仔外套、裡面搭了一件素色的白色T恤,下半身 是深色的牛仔褲搭上白色的NIKE AIR MAX球鞋,雖然氣色略顯慘白,但她整個人還是看起來陽光帥氣到不行。 相較之下,自己就只是隨便穿著皺巴巴的黑色OverSize素色上衣加上寬褲跟髒兮l+t*Q8hQl6uvcdZUZkv(=u3d$TJ(z91ncHPx7v%!1JUYAOJjPo兮的黑色Converse基本款,全身上下穿的烏漆抹黑就算了,整張臉基本上還是素顏的狀態,站在季允宸的身邊就好像侍奉王子的婢女一樣。

唉…早知道就多花點心思打扮了。 林敬瑞無奈的說,「安汝沒跟我說妳會來。」

「呃,她也沒跟我說妳會TCCq%%&Oxeqrgeq_Ux07ynLrLQPN%J$8n5x!HZz8zc75WjSu%B來。」季允宸掏出手機點開了訊息,遞給了林敬瑞。 「允宸學姐,明天早上八點,在台北轉運站見。」

什麼?所以鄭安汝是同時約了林敬瑞、又約了季允宸嗎?她到%YmO2$b*[email protected]#X44QHX6cJux_CdE51!n1!KAd8o4N底是在搞什麼鬼?而且現在 距離約好的八點已經超過五分鐘了,卻還不見鄭安汝的人影。 叮! 這時林敬瑞和季允宸的手機一前一後的響起,是鄭安汝傳來的訊息。兩人收到的內容一模 一樣,看來鄭安汝是同時一起發的。

「敬瑞,允宸學姐,我事先跟雨熙打聽好了,今天妳們兩個不用去圖書室值班,既然如此 ,乾脆讓自己放一天假,一起出遠門走走吧。這次,我就不當夾心餅乾了,如果妳們不曉得要去哪,我推薦妳們去宜蘭。 P.S.葛瑪蘭客運_+UPu4ESerhPqw0^-z8s_o1%2^^VN&)2b49UKI5P+G3NCSbNWv,15分鐘一班車。」林敬瑞苦笑著,鄭安汝這傢伙是刻意製造機會、想撮合她和季允宸嗎?

季允宸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朝著她尷尬的笑了笑。 宜蘭…嗎?想起之前她曾跟吳宇浩提起想去宜蘭玩,結果吳宇浩卻皺著眉頭說外縣市有什麼好玩的?要花錢又浪費[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uq時間,還不如在家裡吹冷氣打電動,她只好放棄這個念頭。她好像曾經跟鄭安汝抱怨過這件事,所以鄭安汝才故意建議她們去宜蘭的吧?

「那麼,走吧。」

「咦?去哪?」

「宜蘭啊。」季允宸聳肩道,「還是妳不想去?」

「還、還真的要去啊?這未免也太突然了吧。可是妳會想去嗎?妳不會覺得無聊?」 季允宸笑笑的IJXMOQ2)Z(zFH!HwZG!2BWjBs5dp3P*pLpBrjGRwR^=RXJXt$U說,「跟妳的話,去哪裡都好啊。」 雖然知道她不是那個意思,但林敬瑞還是忍不住紅了臉。 季允宸是單眼皮,當她笑起來的時候眼睛會瞇成兩條彎彎的線,有一種韓系的感覺,再加 上那對時不時的跳出來的小酒窩,看起來真的是非常的可愛。

qNYbN1_nw-$s)9HY!SpTd)$Mkgp9_Bfq6Hzk*!dk9eGf6BiI-m更何況季允宸不僅是平易近人,而且對任何人都非常溫柔,不會讓人有距離感,難怪學校 一堆女孩子被她電的意亂情迷無可自拔,就算原本是直的也會在不知不覺中給硬生生的掰彎,像鄭安汝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到宜蘭的車程時間比林敬瑞想像中的快多了,林敬瑞都還沒來得及把行程查完,客運就已經到達目的地了。 走進機車租車行,林敬瑞隨口VU93O0MDjI+q85x*[email protected]%!Bd&qicC8eSi%7問道,「允宸學姐妳考過機車駕照了嗎?」

「嗯,一滿18歲的時候就去考了…啊!糟了!」季允宸瞪大了眼睛,一臉錯愕,「我沒有帶駕照在身上…」

「沒關係啦,我有。」林敬瑞一臉老神在在。 「咦?妳滿18歲了嗎?」

「我國小晚讀一年,所以我原本應該是跟妳同一屆的。」

「什麼?所以…?」

「是啊,其實我年紀比妳大呢。」兩人同一年生,生日還是同個月份,林敬瑞是月初,而 季允宸是月中,所以仔細推算下來,林敬瑞還比季允宸大個幾天。 季允宸擺出瞠目結舌的表情,林敬瑞見狀不禁噗哧一聲笑了出來,「^zTmb_LP6ldv8k=el&=2+9V9Alaor-#M2MyWB1VEtJ*q4Cm_rc拜託,這件事是有這麼驚人嗎?」

「當然啊!妳怎麼從來沒跟我說過?」

「妳又沒特別問,有什麼好$ZRvfgxCiZ30nlFuwQpx8e2muVi^X2DT1LA#gvxv4d4cq6rh3G主動提起的,又不是什麼重要的事。」 季允宸一臉認真,「重要啊,關於妳的事情不管什麼都很重要,我還想多了解妳一點。」 又來了。 林敬瑞有時候真的懷疑,季允宸說這些話之前到底有沒有先經過大腦認真思考過? 這個傢伙怎麼可以這麼遲鈍又毫無自覺啊? 到底為什麼能如此輕鬆寫意的說出這種讓人誤會的話?

有一次她們倆和鄭安汝一起去「HARU」時,鄭安汝不過隨口說了一$VwEQFUyYGpvUjNtnDk95dgFmoA60I+%)TW7LPQoBhfUAJROjj句今天飲料怎麼喝起來特別甜,季允宸居然也能接話說「再甜也沒有妳的笑容甜啊」這種肉麻兮兮的話,搞得鄭 安汝連續心花怒放了好幾天。

租好車,林敬瑞很自然的站在一旁等著讓季允宸載,但季允宸戴上安全帽後,只是苦笑著說,「敬瑞,讓妳騎吧。我要是騎到一半突然發病了,會很危險的。」 正常來說,這種時候好像應該要說個幾句話來安慰她、或者是反駁掉她這些負面的KI)-ZNuR7Jfo*!gI3UG^NCFvIi#=fL^[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yd想法, 但現在不管說什麼,似乎都不會讓氣氛好一點。

林敬瑞只好默默的「嗯」了一聲,然後牽了車。 季允宸一坐上後ADGcgWiGU*m6^T+Tcz-sxu#qJgq#jBL=5eE=rtUXNtMKNk*mK)座,林敬瑞馬上覺得腰間一熱,她低頭一看,赫然發現季允宸的雙手居然 正緊緊環抱著她的腰,整個身體還親暱的貼在她的背上。 「允宸學姐妳、妳幹嘛…」

「嗯?」 林敬瑞氣急敗壞的說,「妳幹嘛這樣抱我啦,會讓人誤會的…」

「誤會什麼?」

「就是、一般正常不會這樣抱吧?」

「是嗎?可是我讓人載的時候都這樣抱前座的人啊,小時候阿嬤都叫我要抱緊,才不會掉下去。」

「那是妳阿嬤啊!通常像妳這樣抱這麼緊,如果不是家人的話,大概就是情侶了吧?妳要是每個人都這樣抱,c!s0+e=a$hEvCjkI1UOLWnaJanNbC+=2)u&QsN-XTDBnCid#2=大概會被誤會妳喜歡人家吧?」

「喔,難怪上次我給一個學姐載完之後,她回家就傳簡訊跟我告白了,原來是這樣啊。」 戀愛白痴。果然,真的是無可救藥的戀愛白痴。 等到季允宸放開雙手,林敬瑞才發動了機車,然後往第一個目的地騎去。 根據林敬瑞排定好的行程,第一站是位於山上的一家咖^P--b0^9)Vsu-P5%[email protected]_6=Ii20XqA(WtQuPECq7^L2Q啡廳,原本林敬瑞不太懂這個明明路上有一堆連鎖分店的咖啡廳到底有什麼好特地騎車上山去吃,直到踏進那個有如城堡般的店內,她才明白原來這裡可以邊喝咖啡邊瞭望遠方海景,是個既舒適又愜意的地方。

林敬瑞有注意到季允宸今天[email protected]!DF7c+^wnIjV!^@!Jz-gwI4uy$q*6I1FL_E)v6D+竟然點了鹹食,她正想問季允宸是不是有什麼煩惱時,季允宸卻先開了口,「醫生有交代不能吃太多甜食,所以我慢慢的在戒了。」

「嗯,原來如此。」 季允宸指了指窗外的外澳海邊,「敬瑞,待會去那邊走走好嗎?」

「好啊。」

「敬瑞,妳那些小說還有在寫嗎?」 林敬瑞搖了搖頭道,「沒有靈感。」

「沒有靈感?什麼意思?」

「就是一打開筆記本一拿起筆,我的腦袋就會跟那些紙一樣空白,完全沒有任何想法。」

「是嗎?」 真是慶幸季允宸沒接著往下問,林敬瑞非常明白自己沒有靈感的原因,自從她知道季允宸有心臟病之後,她便再也沒有心情可以寫任何東西了。就算勉強地寫出來,大概也不是什麼好作品吧。 她實在是很不願意承認,自己腦袋中的靈感、還有_hKoYuVH)ra$Qe+qzCocNv#B9F5V!Q$pcs*MjU-+QH33YCSjLn近期內的所有作品,全都是她想著季允宸所寫出來的。

「難道是因為我嗎?」

「什麼?」

「沒有靈感的原因。」季允宸喝了一口飲料,拿著杯子的那隻手明顯的在微微發抖。 林敬+SYTlr8OVD13yJMO6hkFAsR-sGFYVdWVQZ=$8Dm+biL_hbfUBg瑞愣了一下,明明平常是個遲鈍到不行的人,為什麼在這種時候…卻突然變得這麼敏銳呢?

「敬瑞,妳對我是怎麼想的?」a9&7I0we)EjK16e5Ym)uZguTU&%kZ2(jlvIZ_0+o2&Uc3IJPfK季允宸收起平常優柔寡斷的笑容,忽然一臉嚴肅又正經地 說道,「對不起,我知道這個問題讓妳很難開口,但是我無論如何都想要一個答案。」

「我…」林敬瑞正要開口,手機忽然響了起來,是吳宇浩打來的。 季允宸苦笑了一下,「妳先接吧。」 林敬瑞嘆了氣,jZWA%fwLW_6vGIBi2HQ(TAMOkRPxg0h)XqpxEvR41j=6e7)7Rz吳宇浩真的每次都會在最關鍵的時候打來呢。 她才一接起電話,吳宇浩馬上劈頭就問,「瑞,妳在哪?妳為什麼一大早就不在家?」

「我今天有約。」

「有約?跟誰?去哪?」

「我跟允宸學姐在宜蘭。」

「宜蘭?妳說妳現在人在宜蘭?」吳宇浩的語氣顯然相當生氣,「妳為什麼事先沒有跟我說?」

「是突然決定的,我本來也沒想到會這麼臨時啊。」

「就妳們兩個人?」

「是啊。」

「妳現在是怎樣?都不用顧慮我的感受就是了?」吳宇浩怒不可遏地說道,「妳到底是不是我女朋友?還是妳真的跟妳學姐9-N#ET5)$_&j=ToTVhn84Lw9Hn-*jcO-AdqQVZTwWwu8TnA#O%在搞什麼同性戀啊?」 林敬瑞一把火都快燒到頭頂了,忍不住氣沖沖的說道,「我承認沒有跟你說是我的不對, 但我跟允宸學姐是清清白白的,你為什麼要說這些話傷害我?」

「哼!清清白白?妳確定?」

「吳宇浩,你夠了喔,你什麼意思?」

「妳以為我不知道妳那個學姐喜歡妳?我眼睛又不是瞎了!」

「那又怎樣?我又…」林敬瑞瞄了一眼季允宸,「我又沒做對不起你的事!」

「妳現在就是在做對不起我的事啊!要是我沒打這通電話,我根本Tl!RyhxBMxxY3cVwcA%erVAAfsO6rF53_kmwyc$B9-mz7DY)B7就不知道妳居然和別人跑去宜蘭玩,妳是不是打算跟她一起過夜?妳說啊!」

「那怎麼可能?我就說這只是臨時…」 吳宇浩不耐的插了話,「妳騙鬼啊!誰會相信這種鬼話啊?」

「我要騙你的話我大可不必承認,或者是隨便找一個藉口,我要是沒把你放心裡,我幹嘛跟你解釋那麼多?」

「是是是,妳最會講,我吵不過妳。妳如果真的有把我放心裡,妳現在就馬上給我回台北 ,我在妳家等妳。」 林敬瑞看了看錶,「現在?你在開玩笑嗎?我才來不到一個小時你就叫我回台北saX+%u2LppmEX9v*dq&3W%p)MBKaU$Mv(CPG864vm7Yi54$X=N?」

「我叫妳回來就給我回來,哪來那麼多廢話?妳給我老實說,妳跟那個季允宸到底是什麼關係?」

「就是學姐妹的關係啊,還能有什麼?她是我重要的朋友啊。我為什麼每次都要為了你犧牲我自己的時間?我就不能有自己的朋友、自己的空間嗎?為什麼老是要這樣逼我?」 吳宇浩語氣尖酸刻薄的說,「喔是喔,妳好委屈喔,妳幹嘛這麼委屈?妳如果覺得跟我在一起JjVfZ4de+1_T26oL$PO(epo9wC1V)8nRDDDWUW69YLYlffP#jy這麼痛苦,乾脆分一分啊!」

林敬瑞一怔,「你說什麼?」

「瑞,妳到底還愛不愛我?對妳來說,我這個男朋友到底算什麼?HwoAckanDd8kG8%[email protected]」吳宇浩嘆了口氣,「 我好像永遠都不比妳的學姐重要。」

「宇浩…」

「別鬧了,妳快點回來我身邊好不好?算我拜託妳了。」 她是個標準的吃軟不吃硬的人,每當吵到最後,吳宇浩就會用這種方式撒嬌,讓林敬瑞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心軟。 然後她總buCge^na55pOoTwjVc&+F(RYdq2B8EZD4!Bs4*EBIvsK!I8*2n會在最後的關頭發現,自己居然比想像中的還要更在乎吳宇浩,更不想失去他。

「允宸學姐,對不起。」掛上電話,林敬瑞默默站起身道,「我得…」 季允宸也+as3chyk4roYuJ4A3G+EV5pi1Wq(0!fKB(8!TUOOaqEUUHy-m3跟著站了起來,突然伸手抓住她的手,用一種悲傷的眼神凝視著她。

別走,留下來。 明明從季允宸的眼神裡不斷的流露出這個訊息,但她卻始終不發一語。也似乎,並Gd_q5xjCWsf^FeR7TU=Q6--W^cd8OGdVY+J1ySV0j#2_aMpQpe不打算開口。 她捏緊林敬瑞的手指,一副快哭出來的表情。

「允宸學姐…」林敬瑞咬緊了上唇,「宇浩他還在等我。」

「哦…嗯…」季允宸僵硬的笑了笑,輕輕的鬆開手,「對不起。」 騎車下山的途中,林敬瑞感覺到季允宸把臉輕輕的貼在她的背上,明明只是輕輕地貼著而 已,卻讓她感到萬般的沉重。 直到還好車、上了u9v-bHZ1w9+1HOI&gYJRaJoCMRwEeleOF8sJS9Rexn&BT-mlF+回程的客運,季允宸依舊沒說半句話。

一上客運,季允宸便馬上把頭轉向窗戶,然後閉上了眼睛。

林敬瑞心亂如麻的摸了摸被淚水沾濕的背,她悄悄把手伸向季允宸的側臉,卻怎樣都無法鼓起勇氣觸碰這個不屬於她的人,她握緊拳頭,緩緩的把手縮了回去。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為什麼明明就在身邊,卻感覺如此的遙遠? 為什麼明明談戀愛的對象不是她,卻總會在她uasSvTHoQrQYBe_0LSJ#QCzT*)[email protected]*#b*[email protected]@DNp+G(身上嘗到失戀的感覺?

林敬瑞戴上耳機,點開手機裡存著的唯一一首K-POP歌曲,BIGBANG的《HARU HARU》。

BIGBANG《HARU HARU》

當她感到煩躁不已的時候她總會聽這首歌,雖然知道這首歌只會讓她的鬱悶心情更@()[email protected]_suV)YNlXyY-7)Sdv2j-GH-(Ti$W上一層樓,但她就是很犯賤會一直點開來不斷反覆的聽。 某次,林敬瑞偶然在街邊店聽到這首歌的時候,便馬上回家去搜尋這首歌了,她查了韓文跟中文的歌詞,還認真的從頭到尾看了好幾次MV。

MV裡的女主角朴敏英因為身患重病,所以明明是深愛著GD,但只能把這份愛埋藏在心裡不 敢說出口,直到最後去世之前,都未能和對方表明$CqyhGOe=S5Q8QL^Bjl3CWREg2pXSCaYcjlPjGK%rO0uS&$0^J自己的心意。 聽著這首歌,這讓林敬瑞更加確信了。 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似乎真的無法建立在感情跟信任之上…呢。 如果一天一天過去的話,還不如…不要相遇的話。 或許…就…不會那麼痛吧?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台灣作為亞洲第一個贏得同婚主控權的國家,女影豈能不一同歡慶?她認為「不只要製造性別噪音,對應的是躁動後所留下來的動人音符」。拉拉台將有一系列女影文章,拉粉請鎖定女影專區,千萬不要錯過啦!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