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top

林敬瑞和鄭安汝面對面坐在「HARU」裡,各自的餐點跟飲料已經上齊了快要二十分鐘,她們卻連一口都沒動過。 兩人靜悄悄的凝視著彼此,或許有很多話想說,只是誰都不知道該如何開這個口。 又不知道過了多久,鄭安汝才首先打破了沉默,「妳們為什麼要瞞著我?允宸學姐她居然有那麼嚴重的病…而我…卻以為她退出球7P(yJ0f=SFTokoP1Rtx1OMrgla$8i^YDcue7KK0fLeQ(EqwRb3隊是因為逃避?」

鄭安汝懊悔不已的說,「我、我還那麼任nnFOCz3M3dL_9ZIB(Ljiz&du#3+8Vmjk4L7+Lt-O9%UOMa4H#7性的嘲諷她…還說她是膽小鬼…我…我什麼都不 知道…敬瑞…對不起…我這樣兇妳…我真是該死……」

「沒事的,我一點也沒放在心上,其實我才要跟妳說聲抱歉,隱瞞關於允宸學姐跟我的事 …」林敬瑞說著說著不禁尷尬的紅了臉s8rA*=j=JrQ%2jSzrHJ3oCVh1i-!+rJuANDi_(EVEG$yg4#Xwp

鄭安汝嘆道,「KtMRFaEQkXHom7zm!ho=yhb^*[email protected]=&lTgtth^-ZGD7J^PYtQe我知道妳是顧慮到我的心情,其實我一直有隱隱約約的感覺到允宸學姐是用不同的眼神看著妳…可我…我只是覺得好忌妒妳……」

林敬瑞喝了一口已經冷掉的熱巧克力,「安汝,妳是個單純的人,所有的心情全部都寫在臉上了,我知道妳不是[email protected]+yMU&Me6s7=O=yJdmsMd5B6^#[email protected]=Wds=故意的。」

「對不起…對不起…敬瑞…妳是我最重要的朋友…」鄭安汝緊緊握住林敬瑞的手,林敬瑞眼眶也是一陣濕潤,下一秒兩人隨即哭成一團。 哭了好一陣子,林敬瑞才擦乾[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眼淚,「安汝,妳要去找允宸學姐聊聊嗎?」 鄭安汝搖搖頭一臉無奈,「我…實在是沒有臉見她…」


(圖/visualhunt)

「允宸學姐從來沒有怪過妳,對她而言,妳是她重要的學妹、很珍惜的人,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我決定了,敬瑞。」鄭安汝深深吸了一口氣,「我要打進今年HBL的決賽,把冠軍獎盃拿到允宸學姐的面前賠罪,這是我唯一能做的X%ib%NRuiwyg69RE0ua&mNjOsOBlnn&lQc6GOs_=xDe=$FRElV事了。」

林敬瑞淡淡一笑,「嗯,這樣的話允宸學姐一定會很高興的。」

「所以等到那天我再去見她吧,敬瑞,我得更加努力練球了,謝謝妳願意原諒我。」

「笨蛋,什麼原不原諒的Rc=g6#[email protected]@654F!VS(bn2s+nh1QoDXSUw!%r6RQa-0n,我們不是朋友嗎?」 聽到林敬瑞這麼說,鄭安汝差一點又哭了出來。林敬瑞真的太過溫柔了,不管對任何人任何事,總是會優先考慮到別人,而把自己的事情擺在最後。 相較之下自己未免顯得太過自私了,不僅假裝對林敬瑞和季允宸之間的曖昧氣氛視若無睹 ,還一直刻意在林敬瑞面前提到季允宸的事,結果卻是害得這兩人越來越痛苦……

雖然林敬瑞嘴上不說,但鄭安汝總覺得林敬瑞肯定對季允宸也是有不一樣的感覺的,她忍 不住開口問道,「敬瑞,妳對允宸學姐是不是也…?」 林敬瑞搖搖頭,笑得非常苦澀,「我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2d*)kHfcpe#nwgP%zdHRkry$1_q!)N9MKD%S4tk^t(DXs_kQfm。我已經有宇浩了。」

「可我一點也不覺得妳喜歡宇浩啊,感覺妳和他在一起好像是在完成什麼任務、或者是順應著誰的期待一樣。敬瑞,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不是應該要eo07H1VJ0HdmR_RNQT6wlAPM0)*[email protected]$Mpz%Y^-LH(bx建立在感情之上的嗎?妳為何 …?」 林敬瑞一怔,不禁沉默了。

這個問句跟答案,打從一開始便是鄭安汝告訴她的。 但她卻始終沒辦法接受這個答案就是她的答案,應該說,每個人的答案都不盡相同,只能 有最適合自己的答案,BmJyF)WSbpl*Gs=*Y^OO0(s3CFtPV1FNGU7xIcV*m*v%9IN#P9根本沒有什麼是正解。

「敬GKztht9p+Xps=fBT(qe$krPzrzA%yCv)4AIxR0sw=9U9-#_NK&瑞…妳還不明白妳自己的心嗎?若是沒有了我、沒有了宇浩,若是妳不需要顧慮些什麼,妳跟允宸學姐之間或許…」

「別說了,宇浩是那麼的愛我,我怎能…」 鄭安汝不耐的打斷了她的話,「W&6MbS4QhHI(ihkl)#dlWH9Aet_)Nu$0s%ZLH6PhE$&n_T!U=D可是妳愛他嗎?這麼多年來,維繫妳們之間關係的東西稱 的上是『愛情』嗎?敬瑞,妳還記不記得妳上一次發自內心的笑,是什麼時候?當時在妳 身邊的人是誰?是宇浩嗎?還是…?」 林敬瑞閉上眼睛,認真地回想著,當腦海中浮現出季允宸的身影時,心中忍不住一酸。

看著林敬瑞的表情,鄭安汝馬上2c*SG1+!vqg&WvqjEsdiSowRh-K%$n5vJLg46W3U1q%*[email protected](_就知道答案了。她按耐不住衝動的說,「妳心裡明明就清楚的不是嗎?為何要一直選擇逃避?」

「我還能怎麼做?我…」

「不管怎麼樣,不要造成遺憾就好,從前的我太自私了,一直以來都是妳在為我們著想, 現在妳也該為自己想想了,好#DB=a9jrGF$4x=7^q&7ZP)[email protected]_%[email protected]嗎?」 林敬瑞哽咽的說,「對不起,安汝…」

「妳從來沒有對不起我、對不起任何人。」鄭安汝輕輕的握著林敬瑞的手,「我姐姐最近也發生了一些事,兩個相愛的人不%ujcAS)XoipygxYzV)VQ(i&ho2Mp2-jUWWKI*P#m#Q+9mfE)2J能在一起…真的是一件很遺憾的事。」

「鄭老師最近怎了嗎?」 鄭安汝長嘆一聲,便把鄭安婷和韓尹之間發生的事情一股腦地說給了林敬瑞聽。

林敬瑞聽完,只喃喃的說了一句,「真是奇怪。」

「奇怪?哪裡奇怪?」

「為什麼鄭老師的戀人、那個叫做韓尹的人,會這樣無緣無故的放棄?都已經持OuwzNfm_IUdeWK-nnco=$cNyY_b7xIq3pc!6#IzFlPbRWj!%[email protected]續一年了 ,總有個原因讓她死心吧?」

「唔,她說放棄的人不是她,她只是選擇接受這個事實罷了。」

「所以她的意思是,放棄的人是鄭老師,但鄭老師明明就沒有放棄,不是嗎?這一點妳不 覺得有點怪?感覺其中應該是有什麼原因…安汝,妳再去問問看韓尹,問QU-x33NX6S*[email protected]&她為什麼會突然認為鄭老師是徹底放棄她了,妳去問問看這個理由吧,或許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答案。」

「嗯,我再找機會去找她吧。敬瑞,謝謝妳。」 林敬瑞心3QT7)9aZ01T(6mslFrLVT-iG_m=-sx&sm(I16l4wnE6(X_Z5PX中突然有了不太好的預感,通常她的預感都很準確的,特別尤其是,最不好的那 一種。

--

王雨熙心情忐忑的在鄭安汝的教室門外來回踱步著。 終於[email protected]^709KZ&9!#%_cCxxTZ1Uh=MIC(A^rUY425x+7E,鄭安汝背了包包走出來,見到王雨熙的時候不禁停下腳步疑惑道,「雨熙,妳是來找敬瑞?」

王雨熙搖頭道,「我是要找妳。」

「找我?妳有什麼話想跟我說嗎?」

「安汝學姐,其實…其實我……」

「怎麼了?」

「我…那個…就是…」說啊!快點b&gcdcmKHXmq)cqRWKzsEVVjiaaH^8=w4ck-xKiBpxhxTAX!)K說出口啊!別再…猶豫不決了。 王雨熙咬著牙,斗大的汗珠從她的額上不停滑落下來,她趕緊伸手一擦。 從小,她的父母就教導她要誠實,不能說謊,不是自己的東西不能拿,看到需要幫助的人要伸出援手,不能對錯誤的事情視而不見,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良心。

鄭安汝看著舉止怪異、面無血色的王雨熙,不禁好奇心大起,「到底怎麼回事?」

「其實…就是…」 不知怎地,王雨熙腦海瞬間閃過翟書璟站在頂樓上的,表情恍惚的往下看的那個畫面。 王雨熙握緊拳頭,渾身止不住地顫抖。 好煩,好痛苦。 為什麼…為什麼…偏偏是她?為什麼、偏偏這件事情只有她一個人知道呢WdpnXWVk&8*a6o_^[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dY

「雨熙,妳還好嗎?妳看起來臉色很差,要送妳去保健室嗎?」 她緩緩鬆開手,淡淡地說,「不…我只是…」

「到底怎麼了?」

「安汝學姐,其實就是……」

「嗨,雨熙,妳在這呀?我找妳好久了。」身後傳來的是翟書璟的聲音,王雨熙嚇了一跳 ,原本已ACBkUerH!sO2)QVYODD8Kt60^RjrXy7C95C&-HP^nz(2Y*%[email protected]很慘白的臉變得越來越僵硬,「書、書璟?」 翟書璟笑笑的說,「我們不是約好要一起去吃東西的嗎?妳找安汝學姐有事?」

約好?她們什麼時候約好的?王雨熙怎樣都沒想到翟書璟居然會突然出現在這裡,難不成 …翟書璟在跟蹤她嗎?

「那我們走吧,雨熙。」翟書璟轉頭對著鄭安汝道,「對了,安汝學姐,今天晚上我再去妳家找妳唸書可以嗎?」

鄭安汝點頭道,「嗯,可以啊。不過我今天要練球練得比較晚,妳就自己先去吧,反正我姐到時候應該在家吧?」

「好,那就晚上見啦!」

「好啊,掰掰。」 跟著翟書璟的腳步走到了校園裡一個四下無人的地方1NH4&MzcJtyb5EdnKbe%[email protected]!(rpyHaWzfogFHynZ,翟書璟忽然臉色一變,冷冷的說, 「雨熙,妳別忘了妳答應過我的。」

「書璟,我還是覺得那樣是不對的,我們應該去把事情給說清楚…」

「如果我說不呢?」

「這樣子是不對的,要是事情揭穿了,那麼、那麼…」 翟書璟嗤笑道,「那又如何?我已經[email protected]_0lpgvK0Owh8V=nHNXzMoMX3%(-wS81j-hV$ZBC$沒有什麼可以再失去的了。」

王雨熙急著搶話,「妳、妳還有我啊!我會永遠永遠、一直在妳身邊,我不會離開妳。」

「雨熙…」翟書璟淡淡地說,「妳知道那是不一樣的。」

「不,不對。妳應該明白的吧?因為我、我就是…」 王雨熙的心已經被折磨的疲憊不堪了,但她相信翟書璟心_WQc7qsh6kKINU)QOCX2pHzH^pP-mLm8gewGZvhV0r#%DCEH*^中的傷痕肯定不比她少。

「我知道的。」翟書璟似笑非笑,喉間發出一些不明所以的聲音,「我一直都知道,可我 ,eC50kq*2IGVQEd1n9mLPknV+Uc64WyfLIfLnN%_lT1XjS*pNYJ對不起…我只是在逃避而已。」

「走吧,書璟,我們一起去把那些事情給說清楚吧。」

「不行的,就只有這個我是不會讓步的。」 王雨熙拉著翟書璟的手,「書璟…我會陪著妳…妳也wx+QTfKpqEj--SfRS!LEwdqFp7Hj$S88nDNnOfso227%O3HCkn會…陪著我的不是嗎?我們一起去面對好嗎?」

「妳別說了!我不要!」翟書璟撥開了王雨熙的手,怒不可遏地說,「王雨熙!妳最好別挑戰我!我是真的會說到做到m1W&NzF3d9=h)tWXEGpryBe^!6kA_#rhoc1gE-yoeV)laIZ7VA的!」

「書璟…我說了,我不會離開妳的,請妳再多相信我一點好嗎?」

「別再用那種同情的眼神看著我!我不需要妳的同情,更不需要妳的關心!妳這傢伙真的 、真的、真的很煩!妳快點從我的世界上消(yO$V(+eAtGNKhH5(B=zv1T(xK)mh3l4%[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nNj9失好嗎?」 翟書璟怒吼著,語氣與其說是憤怒,更像是一種發洩。

她狠狠瞪著王雨熙,知道趕不走王雨熙,乾脆自己轉身掉頭就走。 王雨熙對著翟書璟匆匆離去的背影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執著什麼 ,但她心裡非常明白,翟書璟雖然病了,但並不是治不好,只是需要時間療傷,更需要有(%!-zp41f9ph*@3zx0pcxpSbo7HRIlx4Pc1Mfp0fs1q_wt%9oE人陪伴。 一定能好起來的…一定…總有一天…等事情做個了斷以後……

作者:老闆再來一碗

老闆的系列作品:

看〈第三人稱〉系列小說

看〈小春日和〉系列小說

不要錯過9月14日GagaOOLala與2019台灣國際女性影展合作搶先獨家線上特映會,在當天本屆女影四部「酷兒製噪」單元短片電影註冊搶先看,一探本屆女影精彩LGBTQ同志影像。

30秒註冊,馬上看「台灣國際女性影展精選:控制.慾專區電影」!

延伸閱讀

妳也會喜歡

回應